沈洲楚岚 第5章 仗势欺人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1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来的人正是正源典当行老板周宏运。

  他瞪了周群一眼,“群儿,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人要虚心!要不是这位小兄弟提醒,你的命还能保住吗?”

  周群被骂了个狗血喷头,可在父亲面前,他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能灰溜溜的站在一边。

  周宏运这才问道,“小兄弟,你很有眼光,玉牌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宏运态度异常温和,也很谦逊。

  “楚小姐,你也来了!”他笑着跟楚岚打招呼。

  “我担心您这位公子又在仗势欺人,所以特意来看看!”楚岚毫不客气的说道。

  周宏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既然对方这么说,沈洲也不好再隐瞒。因为他的下一步计划,还要从周家人身上实施。

  “周先生,您可以仔细看看,在玉牌左下角,有一个针孔大小的红色印记。”

  周宏运赶紧拿起放大镜,仔细看了看沈洲所说的地方。他的手一抖,无事牌差点落在地上。

  他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沈洲。

  那里果然有一点小小的红色印痕,就算用放大镜,如果不仔细看,也很难发现。

  “那是血沁,也就是说,这块无事牌沾过血!”

  作为典当行老板,周宏运对于古玩也颇有研究,沈洲说到这里,他就已经明白。

  能把血渗进无事牌里,说明它在地下埋了很长时间,这是一件陪葬品,也就是沈洲所说的凶玉。

  周宏运满脸惭愧的说道,“小兄弟,你果然是高人!请指点迷津,只要能救犬子一命,不管您提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沈洲就在等着他这句话,“您客气了,不过,我还真有一件事要麻烦您。”

  “这个好办!”对于周宏运来说,没什么比他儿子的命更重要。

  “听说您在郊区有一座空着的院落,我想租下来住一段时间。不知道您同不同意?”

  众人疑惑的望着沈洲,听他所说,似乎对于周家情况了如指掌。

  因为周家很久以前住在郊区,后来开典当行逐渐发达,才搬到奉阳城里来,那座院落也就空了下来。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沈洲居然会对那座院落感兴趣。

  那座院落已经空了很久,对于周宏运来说,倒是没有什么损失。

  他本以为,沈洲会提出什么更过分的条件来。

  “小兄弟,这个好办,我现在就答应你,房子你随便住。你救了犬子一命,就算我报答你的吧!”

  沈洲摇摇头,说道,“据我所知,在郊区那样的一座院落,一年租金大约要两万。这两万块,就算我付的租金了!”

  沈洲从钱袋里拿出两万块钱来,放在茶几上面。

  周群忽然明白过来,难怪沈洲当初要了两万块零头,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

  他斜着眼睛,仔细看了看这个年轻人,他越发看不透这个人。

  虽然不知道沈洲有什么目的,可这件事肯定不简单。

  他知道,父亲答应人家的事,是没法改变的,他面色不善的盯着沈洲。

  见沈洲满脸不容置疑的神情,周宏运说道,“既然小兄弟你执意如此,那么这笔租金我就收下了!”

  周宏运让人把钱收下。

  沈洲接着说道,“想要解除凶玉的纠缠,倒是很简单。只要把它埋在寺庙佛像前的香炉内。三个月后再取出来,就没有大碍了!”

  周宏运这才松了一口气,朝着周群吼道,“还不按照这位小兄弟所说的去做?”

  “我一会就去办!”周群不敢再把无事牌带在身边,而是把它放进一个木盒里面。

  既然事情已经办妥,沈洲不想多耽搁,因为已经到了中午时分,估计韩阳很快就要去医院,得赶紧回去才行。

  他站起身来,楚岚也跟着站了起来。

  知道他们要走,周宏运一直送到房门口,说道,“二位请慢走!”

  他吩咐着周群,“群儿,你送他们一程,我就不远送了!”

  沈洲很客气的说道,“请您留步!”

  沈洲和楚岚并肩向外面走去。楚岚这次前来,主要是因为不放心沈洲。

  至于绿玉髓,对于她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走在他身边,从侧面望着沈洲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楚岚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周群默不作声的跟在人群后面,他一直也没想明白,沈洲为什么要租周家那处院落。

  到了典当行门口,楚岚在一辆红色跑车旁边停住脚步。跑车后面,是她手下开来的两辆黑色轿车。

  楚岚有些惋惜的问沈洲,“你真要退学吗?”

  沈洲点点头,说道,“是啊,因为我还有比上学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楚岚还想说些什么,可当看到站在沈洲身后的周群时,脸立刻就沉了下来。

  “周群,你记住!如果你敢动沈洲一根汗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自从在课堂上,沈洲帮她解围后,楚岚就对他很有好感。这个一向心高气傲的楚家大小姐,才特意来帮他。

  周群讪笑着说道,“楚小姐,你也亲眼看到了,我哪敢动他?”

  楚岚噗嗤一笑,她当然看得出来,沈洲并不是那种任由别人欺负的人。

  她朝着沈洲摆摆手,然后上车,她的手下也跟着上了车。随着汽车轰鸣声响起,三辆轿车沿着公路向远处开去。

  沈洲松了一口气,手里拎着那只有些沉重的钱袋。

  周群犹豫了一下,问道,“我一直也没想明白,郊区房舍多得是,你为什么偏要租我们家那座院落?”

  沈洲神秘一笑,问道,“你想知道答案吗?”

  “当然了!”

  “你先帮我个忙,然后我就告诉你为什么。”沈洲狡黠的眨眨眼睛。

  周群眼珠转了转,他也不知道,沈洲在打什么鬼主意。

  他跟沈洲交锋两次,结果每次都是完败,他怕再次落入沈洲的圈套之中。

  可越是如此,他好奇心越强。还是忍不住问道,“要我帮什么忙?”

  沈洲看了看钱袋,说道,“带着这么多钱,打出租车又不太方便,麻烦你帮我送到医院去。”

  “这个……”周群犹豫了一下,他一直都不服气,气哼哼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他把自己那辆宝马吉普开出来,在沈洲面前停下。沈洲上车,让他把车开到奉阳医院门口。

  周群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沈洲把绿玉髓卖给自己,是为了给父亲交医疗费。他对于沈洲的印象,多少改观了一些。

  他们两个进到病房里,韩阳还没来。

  沈平川夫妇二人心急如焚,吴桂琴赶紧迎过来,问道,“洲儿,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沈洲拍了拍背包,“已经办成了,钱就在里面。”

  吴桂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沈洲。

  四十万确实是一大笔钱,沈家夫妇虽然亲戚朋友很多,平时关系也不错,可一提到钱,都躲得远远的,特别是在他们落难时,更怕惹上麻烦。

  她疑惑的问道,“洲儿,你在哪借到这么多钱?”

  沈洲指着身边的周群,“是周家大公子借给我的。”

  不仅吴桂琴,连沈平川也听说过周群的名字。儿子似乎跟周群关系不错,否则他也不会跟他一起到医院来。

  周群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来得仓促,没来得及买礼物。”

  沈家夫妇简直把他当成救命恩人,让他在病床旁边坐下。

  周群虽然很霸道,可沈家人对他感恩戴德,他的表情很不自然。

  就在这时,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韩阳已经领着手下走了进来。

  看到坐在病床前的周群,他先是一愣,然后冷声说道,“难怪沈家那个小子不把我们看在眼里,原来是你在给他撑腰!”

  在奉阳城,韩家和楚家实力差不多少,周家跟他们之间,还是有些差距的。

  周群知道沈家和韩家之间有过结,他当然不想卷进去。

  他赶紧站起身来,解释着,“三少爷,您误会了,我来不是这个意思……”

  “哼,这个见风使舵的东西!居然敢帮沈家跟我们作对!”韩阳凶巴巴的说道。首发..m..

  周群苦着脸站在一边。韩阳正在气头上,根本就解释不清楚,况且对方也不给他解释机会。

  沈洲直接把钱袋向韩阳跟前扔去。钱袋重重的落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响。

  “这是你要的四十万,以后不许再来骚扰我们!”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