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13章 做旧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1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洲刷完卡,便向店外走去。

  赵岩冷笑着说道,“你慢走,我就不送了!以后我们店里不欢迎你们沈家人!”

  沈洲用鼻子哼了一声,寻思着,“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初走投无路时,是父亲好心收留了他,结果他却来了个落井下石!我们走着瞧!”

  沈洲紧紧抱着长颈瓶,就算那只卖了四百五十万的鱼藻纹大缸,他也没这样紧张过。

  沈家能否东山再起,就指望它了!

  沈洲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今天和楚岚演的这场戏,倒是很成功。

  他沿着古玩城门前的公路一直往前走,刚刚走出去不远,就看到楚岚的车子正停在那里。

  楚岚朝着他招招手。她正在把弄那两只花瓶,却没看出什么异样来。

  她心里很清楚,能让沈洲大费周章才拿到手的东西,肯定不是凡品。

  因为连那张郑板桥的菊石图,他都没看上眼,随随便便就送了人。这三只花瓶里肯定藏着什么秘密。

  她让沈洲上了车,笑着问道,“这下你可以告诉我,这三只花瓶有什么不同了吧?”

  沈洲神秘的一笑,“连我父亲都不知道,在他店里还有这么值钱的东西。把这件藏品卖掉,不仅可以偿还他的债务,还会有剩余!”

  听沈洲所说,楚岚虽然有了心里准备,可脸色还是微微一变。

  这么看来,沈洲这次捡的是千万级的漏了。

  其实在前世,沈洲也是后来才知道,父亲店里有这么值钱的藏品。

  可惜等他发现时,东西已经被卖掉,所以他干脆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沈洲把三只花瓶并排放在车座上,笑着问道,“楚小姐,你猜哪只才是我要的?”

  楚岚嗔道,“我的眼力可不行,否则就不会被周群奚落,需要你解围了。你赶紧告诉我吧,免得我心里一直想着这件事!”

  沈洲卖了个关子,“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答案的。”

  楚岚哼了一声,“既然如此,那就算你欠了我一个人情。这几天,我刚好有事要你帮忙,之后我们各不相欠!”

  “你们楚家有钱有势,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沈洲不解的问道。

  “暂时保密。”楚岚也卖了个关子,“你眼力很好,只有你能帮这个忙!”

  听她这么说,沈洲多少有些明白。他打算把那两只花瓶的钱转给楚岚。

  楚岚笑着说道,“你送的那张菊石图,我父亲非常喜欢。钱就算了,我们楚家不差这么点钱!”

  既然对方这么说,沈洲也没勉强,否则的话,会让对方瞧不起。

  他抱着三只花瓶,从楚岚车上下来,然后打辆车回到住处。

  见儿子抱回来好几只花瓶,吴桂琴疑惑的看他,问道,“洲儿,你在哪弄到这些东西的?”

  沈平川倒是看着它们眼熟,问道,“你到店里去了?”

  沈洲说道,“是啊,我买回来几个花瓶当做纪念!”

  他把经过跟父母说了一遍。

  沈平川叹了口气,说道,“真没看出来,赵岩是这种人。老陈就有些可惜了,他的眼力还是很不错的。”

  沈洲把那三只花瓶全部收好,然后把从地摊上买的那几块玉牌拿出来。

  这些玉质还算不错,可都是新品,本身并不值钱。

  只有品相好,很有些年头的玉牌,才能卖个大价钱。

  为了报复韩家,沈洲把全身解数都使了出来。

  幸好古州轩的店长换成了赵岩,想要糊弄他,会更加容易一些。

  如果是老陈,那么沈洲要更加费些心思才行。

  他买来的玉牌都是没有纹饰的素玉,不过这难不住他。

  经过前世的历练,沈洲已经是一名纹饰高手。

  他先在素玉上面雕刻出古代常见的花纹,然后再把玉饰放进火里烧。

  直到在玉石表面上,呈现出白色来。在行业里,这层灰白色被称为鸡骨白。更新最快s..sm..

  经过他的一番手脚,玉饰已经很接近古玉。就算眼力再好的鉴定师,也很难发现破绽。

  用这种手段骗过赵岩,问题应该不大。

  沈洲还是有些不放心,又买来几块肉,把做旧的玉饰夹在肉里,并放进冰箱内。

  两个星期以后,他的玉饰就真假难辨了。

  就在沈洲精心把玉饰做旧时,楚岚给他打来了电话,说有件事要麻烦他帮忙。

  楚岚之前就跟他打过招呼,沈潮当然欣然同意。

  在电话里,楚岚并没说让他帮什么忙。

  只是告诉他,明天早上,在奉阳城最有名的五星级酒店黎明酒店门口等她。

  沈洲挂了电话,就去房里休息。

  第二天按照约定,他到了黎明酒店门口。

  作为奉阳城最有名气的五星级酒店,黎明酒店装修得异常豪华。

  在停车场上,停满了各种豪车。

  就在这时,随着汽车轰鸣声传来,两辆黑色轿车在停车场停下。

  汽车车门被推开,几道身影从车上下来。

  看到他们,沈洲眉头就皱了起来,真是冤家路窄啊!

  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韩阳。

  跟韩阳同时下来的,还有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

  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外套,长着一张国字脸,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

  沈洲当然认识这个人,他就是韩阳的父亲,也就是韩家家主,名叫韩永前。

  韩永前一共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在京城,二儿子在国外。只有三儿子韩阳跟他在奉阳城打理生意。

  韩家除了做古玩买卖之外,还做其他生意,只是古玩生意占了其中大半。

  作为最大的仇家,沈洲已经把他家里的情况调查得清清楚楚。

  韩家父子在几名保镖的簇拥下,向这边走来。

  既然跟他们狭路相逢,沈洲当然不会示弱。他站在门口,冷眼看着韩阳父子。

  韩阳边走边低声跟父亲交谈着什么,他们的表情都很严肃。跟在他们身后的保镖手中,则捧着一个木盒。

  在他们身旁,还有一名大约五,六十岁,头发花白的老者。他板着脸,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看到沈洲时,韩阳先是一愣,然后恶狠狠的说道,“你怎么也来了?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沈洲盯着他的脸,“我去哪里,当然自己说得算。难道还用你管吗?”

  沈洲的回应不卑不吭,连韩永前也疑惑的看着沈洲。要知道,在奉阳城,敢这样和韩阳说话的人并不多。

  “他是谁?”

  韩阳冷着脸说道,“他就是沈家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上次就是他让周家人打断李顺和张强腿的!”

  听到韩阳的话,韩永前特意仔细打量沈洲一番。在他眼里,这不过是个不值一提的年轻人罢了。

  他低声跟韩阳说道,“阳儿,暂时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我们办正事要紧!”

  韩阳哼了一声,说道,“你别以为打了我的人,就这样算了。这笔账我很快就会跟你算!”

  沈洲才不会被他吓住,“随时奉陪!”

  他们从沈洲身边匆匆而过,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酒店的旋转门转动几下,他们的身影便消失了。

  这个时候,楚岚那辆红色跑车也在停车场上停下。跟她同来的,还有一名中年人。

  那人面色白皙,穿着一身休闲装,给人一种很儒雅的感觉。他是楚岚的父亲,也就是楚家家主楚权。

  沈洲有些纳闷,不知道为什么,楚家和韩家家主先后都到这里来了。

  难道跟楚岚要自己帮忙的事情有关?

  一下车,楚岚的目光便向这边扫视过来。看到沈洲时,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来,并朝着他招手。

  楚权边向这边走,边低声问楚岚,“他就是你找的人吗?”

  “是啊。”楚岚笑着说道。

  楚权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沈洲。

  在他眼里,这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年轻人,站在人群中,甚至不会给人留下一点印象。

  楚权眉头微皱,问道,“岚儿,他能行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