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22章 珐琅彩长颈瓶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1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要说韩家人,就算自己,也完全可以随便蹂躏他们。

  沈洲淡淡的说道,“赵岩,我劝你赶紧给陈叔道歉!否则你会后悔的!”

  “后悔?”赵岩笑得更加得意。回头跟在场的人说道,“大伙看看,这位就是曾经的沈家大少爷,如今混到这种地步,居然还在这里摆谱!”

  因为刚才得到不少好处,围观的人都站在赵岩那一边。

  “哼,早就今非昔比了,还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混到这种地步,还是找个地方夹起尾巴做人吧,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沈洲,既然你出头,那么我就给你一点面子。不过,老陈不许你在这里摆摊!否则我见一次砸一次!”奚落他们两个一番,心满意足的说道。

  “你以为自己是谁?”沈洲怒道,“凭什么不许陈叔在这里摆摊?”

  “就凭我是古州轩的店长!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因为有韩家给他撑腰,赵岩更加目中无人。

  “你现在道歉,或许还有些机会。否则的话,你会比陈叔更惨!”

  沈洲微低着头,望着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

  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赵岩冷笑着说道,

  “就凭你,也想让我给他道歉?做梦吧!你现在还不是和老陈一样落魄?没有你父亲这座靠山,你什么都不是!”

  陈叔收拾着凌乱的摊位,说道,“少爷,我们走吧,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我以后再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哼,算你识相。记住我说的话,沈洲,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连你一起收拾!”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个家伙越来越狂妄,沈洲倒是懒得跟这个狐假虎威的家伙一般见识。

  有他后悔的时候!

  沈洲帮着陈叔把东西收拾完,一起向人群外面走去。

  “滚蛋吧!”赵岩等人在后面放肆的喊道。

  陈叔拎着包的手微微颤抖着,说道,“少爷,都怪我无能,让你跟着我受连累!”

  沈洲问道,“陈叔,你还没吃饭吧?我们找个地方吃点饭。我有事跟你商量。”

  陈叔刚刚出摊,就遇到赵岩这个对头,结果不仅一件东西都没卖出去,还损失很多货物。

  他非常沮丧,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他们两个在离古玩城不远的地方找了一家饺子馆。

  之前沈洲和陈叔也经常到这里来吃饭,跟店里老板很熟。

  老板当然听说了沈家落魄的事情,不过他仍旧很热情的跟他们打招呼。

  沈洲说道,“老板,还按我们么以前的标准来!”

  “好嘞!”老板答应着,去准备饭菜。

  沈洲和陈叔坐在桌子旁边。陈叔苦着脸问道,“你父亲的病好些了吗?”

  “已经没有问题了。”

  “唉,都怪我混得不好,要不,我应该去看望他的。”

  沈洲当然知道陈叔家里的情况,老婆失业在家,他有两个儿子要养,一大家子的生活重担,都压在他肩膀上。

  从前还好一些,因为沈家给他的薪水很丰厚,足够让他养家糊口,还会有些剩余,日子过得倒也滋润。

  随着沈家出事,老陈的日子也变得很艰难。因为一直找不到工作,生活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陈叔眼圈有些发红。

  这个时候,店老板已经把热腾腾的饺子和菜摆了上来。喝了两口酒,陈叔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我真没用,赵岩说得没错,离开古州轩,我什么都不是!”

  望着他沮丧的样子,沈洲说道,“陈叔,我这次来,就是跟你商量这件事的。”

  “什么事?”陈叔不解的问道。

  沈洲说道,“我很快就可以把古州轩收回来。你做好准备,到时候你还是古州轩的店长。”

  “真的?”听到沈洲的话,陈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直放光。

  不过他的表情很快就暗淡下来。因为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沈家已经彻底衰败,况且韩家处处压制沈家,根本不会给他们起来的机会。

  想要把古州轩收回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陈叔苦笑着说道,“少爷,你就别安慰我了,只要你们一家平平安安的,我就心满意足了。至于我们,就不劳你挂念了。”

  沈洲知道,陈叔不信自己的话,他也没跟他解释,只是告诉他,“这段时间,就别出来摆摊了。事情办妥,我再通知你。”

  沈洲把背包打开,从里面拿出几沓钞票,推到陈叔面前。

  “陈叔,这些钱你先拿着。如果不够,我再给你。就算你这段时间的薪水吧!”

  陈叔揉了揉眼睛。没想到,沈家处境如此艰难,居然连这段时间的薪水都发给了他。

  他赶紧把钱推回来,说道,“少爷,您太客气了。我们虽然很困难,可我知道,你们更需要这些钱!”

  沈洲笑着说道,“陈叔,你记住我说的话就行了。这些钱您先拿回去应急用,反正都是古州轩的钱!”

  “古州轩的钱?”陈叔张大嘴巴,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不明白,沈洲为什么这么说。

  “陈叔,我已经有了计划,接下来就看我的了!”沈洲自信满满的说道。

  望着沈洲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给老陈的感觉,他比沈平川更加可靠,也让他更加有信心。

  陈叔把钱手下。

  两个人吃过饭,从饭店里出来,沈洲让陈叔把剩下的货物都放进车里,然后开车把他送回家。

  临分开时,陈叔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少爷,大约什么时候您能收回古州轩?”

  “半个月!”沈洲胸有成竹的说道。

  虽然很信任沈洲,可对于他的话,陈叔还是半信半疑的。

  他当然知道,想要收回古州轩,肯定没那么容易。

  沈洲倒是没跟他解释,把陈叔送走后,他直接去了泓盛拍卖行。

  在奉阳城,泓盛是最大,也是最有名气的拍卖行。

  每隔两个月,就有一场大型拍卖会,沈洲就在等着这次机会。

  他把车停在停车场上,然后背着背包,向拍卖行里走去。

  那是一栋颇有气势的八层独楼。

  因为还有几天,就有一个很隆重的拍卖会,店里的人倒是很忙碌。

  沈洲从旋转门里走进去,径直向着里面而去。他打算把从古州轩买来的那只长颈瓶卖掉。

  那次,他让楚岚帮忙,一共买进来三只花瓶。

  只有他自己买的那只长颈瓶才是真品,而楚岚买的两只青花瓷瓶,不过是摆设而已,本身并不值什么钱。

  那只长颈瓶,却是价格不菲的珍品,在整个奉阳城,也很难找出这样的宝贝来。

  韩家当然不知道它的存在,否则鼻子非得气歪了不可。

  这件藏品的价值远远超过了古州轩本身,就是因为如此,沈洲才大费周章,不惜让楚岚帮忙,才把它买到手。

  想要拍卖古玩,首先要经过拍卖行的鉴定,确实是正品,才能确定起拍价。

  沈洲直接进了负责登记的房间,这个房间在三楼。

  在房间门口,摆着一张桌子,一个女孩坐在那里,是专门负责登记的。

  在房间最里面,摆着三张八仙桌。每张桌子后面,都坐着一名面色严肃,头发花白的老者。

  他们都是拍卖行的鉴定师。

  负责登记的女孩抬头看了沈洲一眼,问道,“您有什么想要拍卖的?”

  “乾隆御制珐琅彩长颈瓶!”

  听到这个名字,还没等女孩反应过来,坐在当中那个鉴定师就发出一阵嗤笑声。

  跟身边那人说道,“年代真是变了!什么样的人都敢拿东西到这来拍卖!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难道乾隆御制的长颈瓶,是随便就能捡到吗?”

  听到他的话,另外两人脸上也满是不屑的神色。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