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38章 羊脂美玉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1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手下答应着,守在门口处,如果有人来就把他们赶走。

  韩阳高高的翘着二郎腿,阴恻恻的盯着沈洲。

  这让沈洲想到,当初在医院里,被他逼得走投无路时的情景。

  可如今跟当时不同,沈洲已经不是那个谁都可以随便碾压的人了。

  这段时间以来,沈洲接连捡了几个大漏,身价大涨,不用再看他脸色。

  与此同时,陈叔领着十几名店员跑来。

  他们手里拎着家伙,虽然都脸色煞白,可仍旧护在沈洲身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

  韩阳朝着赵岩招招手,说道,“喂,你过来!”

  赵岩赶紧跑过来,手里拿着一块擦鞋布,单腿跪在韩阳面前帮他擦鞋。

  韩阳最在意的就是他那双鞋子。无论到哪里,那双鞋都要保持一尘不染的。

  他这才说道,“小子,你果然些本事。不管跟楚家之间有什么交易,你还是把沈家的店收了回来。很明显,你是在跟我们韩家对抗,以前我还真小瞧你了!”

  沈洲冷眼看着他,“属于我们沈家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包括我们的住处。同样的,我也要让你尝尝,被人愚弄的滋味。”

  韩阳脸上的表情倒是很淡定,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我既然能把老沈打垮,你就更不在话下。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比他更惨!”

  他伸手指了指正在给他擦鞋的赵岩。

  赵岩脸色通红,在曾经的店员面前,自己被韩阳像狗一样使唤,他心里肯定非常不舒服。

  沈洲冷冷的说道,“你就别做梦了,难道忘记当初舔鞋的滋味了吗?”

  听到他的话,韩阳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

  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提他舔鞋那件事。那是他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侮辱!

  他哼了一声,忽的一脚把赵岩踢开。

  赵岩正在专心致志的帮他擦鞋,冷不防被踢出去很远。脸贴在地上,立刻被蹭掉一大块皮。

  韩阳哼了一声,说道,“不过是被沈家赶出门的狗而已,走投无路才投奔我!沈家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他就是你们的榜样!”

  赵岩苦着脸坐在地上,眼里有着一丝狠色,不过很快又满脸赔笑的说道,“要不是三少爷收留我,我就得流浪街头了,既然三少爷说我是狗,那么我就是狗!”

  说完,还煞有介事的叫了几声。

  大伙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厚颜无耻到赵岩这种程度,简直有些令人作呕。

  韩阳笑得更加得意,“你们沈家手下都是这副德行!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亲自出手。跟你们一般见识,会拉低我的身份。我很快就会让古州轩关门!”

  他瞪大眼睛,盯着沈洲的脸,这是明目张胆的威胁!

  沈洲坐在柜台跟前,淡淡的说道,“如果怕了你,我就不会把店铺收回来了。这只是开始,你们也得意不了多久了!”

  韩阳嘿嘿笑着说道,“小子,别以为你很了不起!跟我们韩家比,你啥都不是!记住我说过的话,好好享受几天吧,估计再过几天,你连哭都来不及!”

  他阴沉着脸,似乎早就已经想好了对付沈洲的办法。

  他站起身来,手下赶紧把那只太师椅搬起来。

  赵岩急忙把店门推开,韩阳背着手,嘴里哼着歌曲,不紧不慢的向着店外走去。

  汽车带起一团烟尘来,消失在视野当中。

  陈叔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跟沈洲说道,“少爷,你要多加小心!韩阳什么坏事都能做得出来。他今天只是在警告你,估计很快就要动手了。”

  沈洲皱着眉头,虽然他并不怕韩阳。

  可古州轩是正八经开门做买卖的,如果韩家经常找人来捣乱,那么店里的生意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

  韩家在奉阳城颇有势力,如果他们集中全力对付沈家,那么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的。

  想到这里,沈洲咬了咬牙,寻思着,“既然能把店铺收回来,我就要维持下去。就算韩家再难缠,我也会奉陪到底!”

  他跟陈叔说道,“陈叔,每天多安排些人手。如果有人来捣乱,也好应付一下!”

  陈叔答应着,特意把店里年轻力壮的人组织到一起。每天都有两名年轻人在店里值班。

  店里剑拔弩张的,气氛很紧张。

  不过令他们意外的是,这些天反倒过得顺风顺水的,生意也很有起色。

  过了将近一个星期时间,徐诗涵来了。

  她仍旧穿着红衣,可跟上次不同,她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似乎事情办得很顺利。

  沈洲把那块子冈玉牌还给她。

  而徐诗涵则连本带利的把钱给了沈洲。

  她笑着说道,“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你这个人也很不错,比典当行的人强多了。”

  望着她满脸真诚的模样,沈洲笑着说道,“谁都有遇到困难的时候,这点小事不足挂齿。况且我也得到了实惠!”

  徐诗涵有些调皮的笑了笑,问道,“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吃饭。顺便带你去见一个人。”

  只跟徐诗涵见过两次面,沈洲对她一点都不了解。而她还要带自己去见别人,沈洲有些犹豫。

  “怎么,你不敢去吗?”

  听她这么说,陈叔朝着沈洲使了个眼色。

  因为玉牌押在店里不长时间,韩阳就来了,陈叔怀疑她跟韩家有关系。

  弄不好她和韩家一起做套,在算计沈洲,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陈叔经历过很多这种事情,而沈平川就是前车之鉴。

  似乎看出来沈洲的顾虑,徐诗涵问道,“给我感觉,你并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如果你不敢去,那就算了。”

  沈洲当然知道她在用激将法。不过沈洲倒是有些好奇,很想知道,她要带自己去哪里。

  刚好到了傍晚时分,店员也要下班了。

  沈洲吩咐陈叔他们看好店,然后跟着徐诗涵从店里出来。首发..m..

  徐诗涵对于奉阳城的情况似乎比较熟悉,跟沈洲说道,“我们去金都酒楼,想要见你的人就在那等着。”

  金都酒楼在奉阳城非常有名气,规模很大,在奉阳城的酒店业,至少能排到前三位。

  徐诗涵在迫不得已时,把玉牌抵押才弄到几百万。她的出手倒是很阔绰,这不由得令沈洲有些怀疑。

  这根本就不像一个穷途末路之人应该选的地方。

  沈洲也加了些小心,然后上车,徐诗涵坐在副驾驶位置。

  他发动汽车,向着金都酒店方向而去。

  从古玩城到金都酒店距离较远,还要经过一条很偏僻的大街。

  就在汽车刚刚开到大街中央时,几辆汽车突然从胡同里冲出来。

  幸亏沈洲反应很快,否则非得敢跟他们撞到一起不可。

  那些车停在道路中央,把沈洲去路拦住。对方似乎知道沈洲要来,才埋伏在这里的。

  难道陈叔说得没错,徐诗涵故意把自己引到这里来?

  这么一想,沈洲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都怪自己太轻信别人了!

  他扭头看了徐诗涵一眼.

  徐诗涵粉面含煞的盯着那几辆车,说道,“什么人这么猖狂?居然敢拦住我们的去路!”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