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46章 饕餮兽纹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1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韩阳手下把红木太师椅搬过来,他大大咧咧的坐在上面,满脸冷笑的看着沈洲。

  “怎么样,在这里住着还算舒服吧?可惜就是有些潮湿。不妨告诉你,这件事都是我们一手筹划出来的。你还满意吗?”

  他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来。沈洲俨然已经成了他的阶下囚。

  冷眼看着这个自命不凡的家伙,沈洲说道,“住得倒是很舒服,不过就是有些冷清,要不你来陪我?”

  韩阳嘿嘿一笑,说道,“你还是自己在这享受吧,我们利用一切关系,让你下半辈子都在这度过!给你找到这样一个养老的好地方,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他洋洋得意的说道,“不过那两个老不死的就没这么舒服了。很快他们就会被赶出家门,只能流落街头,估计这辈子你们都不会见面了。”

  这个王八蛋真是够狠的。

  沈洲虽然气得咬牙切齿,表面上却仍旧不动声色。因为他很清楚,韩阳到这来,就是来看自己热闹的。

  见沈洲没有说话,韩阳吩咐着手下,“既然他住得很舒服,不如就来个锦上添花,你们帮他按按摩。”

  他手下答应着,目露凶光的盯着沈洲,并向着他围拢过来。

  沈洲手上戴着手铐,动起手来肯定会吃亏。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同时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处,来的人是王思萱。

  看到韩阳,她就是一愣,问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韩阳当然不会把她看在眼里,不停的晃动着二郎腿,“在奉阳城,还没有我进不去的地方。”

  “哼,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王思涵怒道。

  她临走时,特意吩咐过,不许任何人见沈洲。

  王思涵并不是本地人,当然不知道韩家人手眼通天。

  见韩阳仍旧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她粉面含煞的盯着韩阳。

  “难道还等我动手,请你们出去吗?”

  韩阳虽然目中无人,却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大。

  这才站起身来,说道,“反正我目的已经达到,你下半辈子就等着在牢狱中度过吧!”

  赵岩赶紧帮忙把那张椅子拿起来,然后恶狠狠的瞪了沈洲一眼,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神色。

  等他们一大群人从房间里出去。

  王思萱才说道,“我们领导想见你,你要放老实一些。知道什么就交代什么,记住了吗”

  沈洲以为王思萱和韩阳是一伙的。从刚才那一幕能够看得出来,他们并不认识。

  他跟着王思萱出来。在一个房间门口,王思萱停住脚步。

  轻轻把门推开,说道,“我把人带来了。”

  “你们进来吧。”一个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王思萱领着沈洲进屋。

  在房间里面,靠着窗户的位置,摆着一张桌子,一名中年男子正坐在桌子后面。

  他手里夹着一支烟,沉着脸,烟气在面前弥漫着。

  那张面孔看着倒是有些面熟。

  王思萱说道,“郑先生,他就是沈洲。”

  听到她的话,那人才抬头看了沈洲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来,“小沈,听说你的事,我就立刻赶了来。”

  这个人正是那天跟徐诗涵在一起的老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老郑站起身来,吩咐王思萱,“思萱,赶紧把手铐打开。我认识他,绝对不会有问题。”

  王思萱满脸疑惑的神色,不过还是把沈洲的手铐给打开。

  老郑笑着说道,“一定是误会了,我很了解这位沈兄弟。有件事,我刚好要找他。”

  沈洲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腕。

  老郑让沈洲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并吩咐王思萱去把那只青铜方壶拿来。

  随着王思萱离开,老郑跟沈洲说道,“小沈,你不要怪罪她。最近出了很多事,大伙都弄得焦头烂额的。”

  沈洲一直也没弄明白,这个老郑是做什么的。不过给他的感觉,这个人似乎很有权利。

  沈洲问道,“徐诗涵怎么没跟你在一起?”

  老郑说道,“我们人手紧张,她去办别的事了。”

  这个时候,王思萱已经把那只青铜方壶拿了过来。

  老郑跟沈洲一起,坐在沙发上,然后把方壶放在茶几上,问道,“小沈,依你看,这是什么年代的物件?”

  他的态度很诚恳,就像个小学生似的。

  沈洲把方壶拿到手里,仔细观察着。

  方壶一共有四个面,在每一面上,都刻着饕餮兽纹。

  壶顶处,铜片分成八片,仿佛花瓣似的。上面站着一只铜鹿,造型精美,雕刻得非常传神。

  虽然经历了很多年,仍旧栩栩如生的。整个方壶外面,裹着一层铜锈。

  这种铜锈,当然不像青铜残片那样,是后来才沾上去的。

  而是因为长年累月空气侵蚀才形成的。

  沈洲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这种青铜器异常珍贵,更是价格不菲。

  为了彻底打垮沈家,韩家也下了大力气,居然不惜用这种东西,来陷害自己。

  房间里异常安静,老郑目不转睛的盯着沈洲,等着他给自己答案。

  王思萱则半信半疑的看着沈洲。

  她也想不清楚,刚刚还是阶下囚的沈洲,居然成了自己顶头上司的座上宾。

  看了好一会,沈洲才说道,“从工艺和造型特点上看来,它更像是西周时期的物件。”

  老郑很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沈兄弟,你说得没错。这几天,我找过好几位鉴定师鉴定过,包括上京的顶级鉴定师。他们也都说,这是西周时期的青铜器。”

  这种顶级文物,一般都是古墓出土的。

  沈洲也不知道,韩家人是在哪弄到的它。

  老郑并没多说什么,而是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来。

  上面画着一副图,看清楚那张图时,沈洲就是一愣。

  那是一张拓片,图案是一块青铜残片。

  图案倒是跟四爷让沈洲帮忙鉴定过的残片很像。

  应该是同一个物件上的,这也是其中一部分。

  沈洲疑惑的看着那张拓片。

  老郑问道,“沈兄弟,你见过这件东西吗?”

  沈洲摇摇头,他当然不会把四爷的事跟他说。

  对于这种残片,他还是很好奇的,就问道,“老郑,这是做什么用的?”

  老郑满脸严肃的说道,“具体是做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最近好多组织都对它很感兴趣。”手机端sm..

  老郑很会察观色,根据沈洲的表情能够看得出来,他似乎真没见过这件东西。

  “小沈你记住,它牵扯到很多利益,最好还是别碰的好。”

  他把那张纸叠好,然后收了起来。

  “我们该谈正事了,既然方壶是从你店里找到的,你一定知道它的来历吧?”

  如果是王思萱凶巴巴的要他交代问题。沈洲多半不会把韩家陷害他的事告诉她。

  不过给她的感觉,这位老郑还是比较可靠的。

  沈洲就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一遍。

  老郑微微点头,“我们就来个顺藤摸瓜,把这件事查清楚。不管是谁,只要跟方壶有关系,我们绝对不会手软!”

  听他这么说,沈洲心里更加有底,韩家很快就要搬石头砸自己脚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