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78章 四大家族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1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对于楚家的情况,沈洲倒是不怎么了解。问道,“楚家很有实力吗?”

  穆先生摇摇头,说道,“虽然在上京,楚家只是个三流家族,可他们在好几个城市都有产业,在奉阳城,还真没哪个家族能跟他们抗衡。”

  难怪沈洲在前世没听过他们的名号,原来他们只是个小家族罢了。

  穆先生跟沈洲商量着,“王时敏的画都是无价之宝。起拍价八千万,每次加价以一千万为基准,你看怎么样?”

  “都按照你的安排去办。”沈洲说道。

  穆先生说道,“一周后,楚家刚好拍卖清岚坊,这两件事,可以在同一天进行。”

  把一些细节研究完毕,沈洲才从泓盛拍卖行出来。

  在接下来几天时间里,拍卖行也下足了功夫。

  特意在电视上,播出一档欣赏王时敏字画的专题节目。

  并且把将要拍卖王时敏字画的消息,通过广告在全范围内散发出去。

  整个国内的收藏界都沸腾了。

  大伙除了要一睹名画风采之外,好多人野心勃勃的,想要把它收入囊中。

  经过这一番策划,泓盛拍卖行成了全国收藏界的焦点。

  到了拍卖会开始那天,奉阳城内大部分旅馆都被外地的客商住满。

  他们都是奔着王时敏的画来的。

  跟沈洲送给爷爷那张不同,秋山图是王时敏最有名气的一张画作。

  沈洲也做了万全准备,他特意把大柱给找了来。

  大柱疑惑的问沈洲,“还有玉牌让我帮忙卖吗?”

  大柱已经尝到甜头,那几个玉牌,就让他赚了十几万。

  “这次不卖玉牌,不过你要帮我买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你先不用管,到时候看我眼色行事,我让你举手你就举手,记住了吗?”

  大柱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沈洲拍着他肩膀说,“我不会让你白忙活,事后肯定给你一笔很不错的酬劳。”

  “我不要你的酬劳,这段时间,你没少帮我。”大柱倒是很懂得知恩图报。

  沈洲叮嘱着他,“我们先不谈这个,记住我跟你说的话,千万别弄错了。”

  大柱有些疑惑的点着头。

  为了不被别人猜透他的想法,沈洲并没跟大柱一起去拍卖场。

  而是给他买好门票,让他自己先进去。

  泓盛拍卖行像过节了似的,异常热闹。

  广场上人山人海的,比拍卖长颈瓶那次,还有热闹数倍。

  穆先生很会宣传,在广场周围的围栏上,都挂着秋山图的图片,好多人站在画片前拍照。

  售票口处,也站满了人,已经排起了长龙。

  好多远道而来的人,因为没能买到票,只能乘兴而来,扫兴而归。

  等沈洲走进拍卖场时,已经是座无虚席。

  穆先生很照顾沈洲,仍旧在前面给他安排好座位。

  座位在楚岚身边,楚权父女在沈洲之前已经就位。

  虽然十几天没见,楚权明显瘦了很多。

  可脸上仍旧看不出什么异样来,他点头跟沈洲打招呼。

  向着旁边望去,杨德丰和杨凯仍旧坐在楚权身边。

  自从加入天丰集团之后,杨家是集团主力。

  他们确实捞到不少好处,很多原本属于楚家的生意,都被他们给抢了去。

  不过买卖归买卖,楚权仍旧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跟他们有说有笑的。

  他们城府极深,就算满心不高兴,也不会从脸上表现出来。

  在杨凯旁边,则坐着韩天和韩阳兄弟二人。

  韩天沉着脸,秋山图的事,已经在奉阳城传开,简直成了一件传奇。

  而韩天却花两百万,买了一堆废纸,被沈洲给耍了个够呛。

  特别是那张秋山图,更让他眼红不已。

  他铁青着脸,凶巴巴的盯着沈洲。

  沈洲倒是微微一笑,朝着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韩天哼了一声。

  韩阳则目不转睛的盯着楚岚,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想到哥哥跟他提过,去楚家给他提亲的事,他高兴得鼻涕泡都出来了。

  可韩天也叮嘱过他,楚家当然不是这些土鳖家族企业所能比的,你要争气一些。

  如果还像从前那样,就算楚家再唯利是图,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

  所以韩阳收敛很多,经常帮着哥哥打理生意。

  令沈洲意外的是,在韩天旁边,坐着一个大约四十几岁,身穿绿色西装的男子。

  他微微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沈洲倒是从来没见过他。

  今天,来了很多国内大家族的人。

  泓盛拍卖行根本就没管那么多,除了前排坐着的人有邀请函之外。

  其他人无论是谁,都得买票入场。

  穆先生能把他安排到这里来,这个人肯定有些来头。

  感觉到沈洲在打量着自己,那人扭头,面无表情的看了沈洲一眼,然后继续望着拍卖台,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沈洲低声问楚权,“楚叔叔,他是谁,为什么会坐在前排位置?”

  “这个人可很有来头。在上上京,最有实力的有四大家族,他就是其中之一曹家的人,名叫曹永泰,是曹家三当家的。估计他也是被你那张秋山图给吸引来的。”

  这也难怪,穆先生在国内开了好几座拍卖行。

  在上京也有买卖,曹家来了人,当然要给他面子。所以才特意把他安排在前排。

  这个时候,拍卖已经开始。

  主持人穿着一身灰色西装,一副精神饱满的模样。

  那副秋山图,使得沉闷几个月的拍卖行,终于有了一些活气,他当然非常高兴。

  不过在那之前,还有几件很普通的物件要拍卖。

  那些东西价格都不是很高,幸好现场收藏界的人很多,全部溢价卖了出去。

  主持人笑着,跟下面的人说道,“今天的重头戏要开始了。”

  他的话音刚落,一名穿着红色旗袍的礼仪小姐,端着一只漆盘走出来。

  大伙都伸长脖子,望着那只漆盘。

  他们当然知道,漆盘里装着的,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秋山图。

  虽然只有一个人能把它收入囊中,可能够开开眼也是好的!

  礼仪小姐把漆盘放在桌子上,主持人把盖在上面的红色绒布掀开。

  那卷画轴从里面露出来。

  看到它,韩天脸上的肌肉就抽搐一下,下意识的看了沈洲一眼。

  沈洲这个家伙真够狡猾的,居然在自己眼皮底下,捡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漏!

  最主要的是,自己一向以古玩世家自居,这张脸面算是丢尽了。

  而曹永泰一直都板着脸。

  虽然他也是奔着这幅画来的,却始终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越是这种不动声色的,才越是狠人。

  主持人轻轻的把画轴拿起来,然后把它展开。

  “经过我们拍卖行老板亲自鉴定,这确实是清初书画大师王时敏的秋山图,如果有假,我们拍卖行愿意十倍赔偿。”

  既然他们敢这么说,那么这幅画就肯定没有问题。

  现场气氛立刻被调动起来,大伙都瞪大眼睛盯着那副秋山图。

  坐在后面的人干脆把长筒望远镜拿出来,仔细欣赏着那张字画。

  要知道,或许一辈子,都没有欣赏王时敏画的机会,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主持人清清嗓子,说道,“这幅画起拍价八千万!”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