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169章 因祸得福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1 14:51: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洲懒得搭理他。不过是碍于方家压力,他们才这么做的。

  方盛说道,“既然麻烦已经解决,那么我们都散去吧。大伙继续努力,找到其它的残片,尽快把中山王鼎的秘密揭开!”

  其实这才是众人的最终目的。只有解开中山王鼎的秘密,才能改变现状。

  朱阳哼了一声,说道,“我们走!”他当先向着断马崖那边走去。

  而见众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曹永泰也知道,留下肯定占不到便宜。

  他冷着脸,恶狠狠的瞪了四爷一眼。

  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看沈洲手里的箱子,一跺脚,吩咐着手下,“回上京!”

  随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四爷才松了一口气。让手下把死掉的同伴尸体处理掉。

  并帮助受伤的人包扎伤口。

  沈洲有些感激的看着方盛,问道,“你怎么来得这么及时?”

  方盛苦笑着说道,“我们家老爷子也在关注着残片的事,听说它在这里出现,就忙不迭的让我们赶来。最近老爷子对残片的事很用心,正在四处打听有关残片的线索。”

  沈洲问他,“有没有什么发现?”

  方盛虽然不会跟沈洲撒谎,可还是有些怀疑的看了四爷一眼。

  四爷沉着脸,脸色很难看。

  这次他付出很大代价,手下有四五个人丢掉性命,连小邵也受了伤。

  听他提到残片的事,特意侧着耳朵,仔细听了听。

  作为上京四大家族之一的方家,消息当然也很灵通。

  他也很想知道,方家掌握了哪些线索。

  方盛倒是很聪明,低声跟沈洲说道,“师父,这件事我以后再跟你说。我们可能还有合作的机会,不过这块残片你一定要保存好!”

  沈洲知道,残片就是个双刃剑。留在自己手里,那么他也就成了众矢之的。

  他跟方盛说道,“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四爷也把善后都处理好,领着手下,向着断马崖那边走去。

  不仅朱阳,连曹永泰他们也失去了踪影。

  只有四爷他们开来的那些汽车,还停在原处。

  方盛等人的直升机,停在离车队不远的一块平地上。

  由于这次来得很急,他们一共开来五架直升机,难怪速度会这样快。

  方盛跟沈洲告别,然后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的灯火在夜空中闪动着,并向着远处开去。

  已经到了半夜时分,路很不好走。

  沈洲和四爷等人商量一下,打算去何家住一夜,明天早上再出发。

  何家父子都战战兢兢的,幸好这一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他们像送瘟神似的,把沈洲和四爷他们送走。

  他们两拨人马一起到了西明城。

  虽然王宏枫回到西明城,却再也不敢露面。

  他也在派人打听断马崖那边的动静。

  当听说有很多人丢掉性命时,他才知道,这次遇到了狠茬。

  自己能保住一条命,已经算很幸运了。他不想再跟这件事有任何的瓜葛。推荐阅读sm..s..

  不过,他至始至终都不知道,残片出自他们王家人之手。

  沈洲问四爷,有什么打算?

  四爷说道,“虽然这次付出很大代价,可也算达到了目的。我们手里已经有两块残片。我会尽快找到第三块残片的下落。到时候再跟你联络。”

  沈洲有些不放心小邵,因为他伤得很重,每个,半月是很难痊愈了。

  小邵笑着说道,“我皮糙肉厚,这点小伤奈何不得我。我们有机会再见!”

  四爷连同手下一起上车,车队向着西明城外开去。

  最后只剩下沈洲和楚岚站在汽车跟前。

  楚岚虽然被吓得花容失色,可总算是化险为夷。

  她笑着说道,“你这次可算因祸得福。不仅得到残片,还拿到那么多古玩。估计这次又能入手几个亿吧?”

  “是啊,我要尽快把它们出手。韩阳不知悔改,我得给他点颜色瞧瞧。”

  “你打算怎么做?”楚岚问道。

  想到韩阳两次要置自己于死地,沈洲就怒火中烧的。

  他神秘的一笑,说道,“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我们先回奉阳城!”

  他们两个换着班开车,在下午时分,终于回到奉阳城。

  沈洲把楚岚送回家,然后才回到自己家。

  沈平川当然听说了沈洲的事,正在替他担心。见他安然回来,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沈洲把那块残片拿出来。

  沈平川看着上面那两个字。也不知道它们代表着什么。

  残片非常重要,在四块残片凑齐之前,是很难弄清楚,藏在里面秘密的。

  沈洲很小心的把它跟另一块残片放在一起,并藏在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

  回到古州轩,令沈洲意外的是,不仅楚权,连古咸平也在会客室里。

  楚权坐在一侧,古咸平和宋浩轩面对面的坐在桌子两侧。

  他们都脖子粗脸红的,像是刚刚才吵过架。

  见沈洲进来,他们赶紧站起身来。

  沈洲换了一身衣服,清清爽爽的,心情也很不错。

  笑着问道,“宋伯伯,你怎么又跟古先生吵起来了!”

  古咸平冷着脸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宋浩轩撸胳膊挽袖子的,怒道,“我才懒得搭理你!还不是你主动找上门来的!”

  楚权只得在一般当老好人,劝解着他们。

  在沈洲看来,宋浩轩和古咸平简直水火不容。

  他们偏偏还老往一起凑,吵架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大伙坐下,古咸平笑着问道,“小沈,这次出去,一定收获不小吧?”

  “那是当然。”沈洲笑着说道,“这次倒是捡了几个漏回来。要不,我拿给你们看看?”

  “好啊!你能看上眼的肯定不是凡品。”还没等古咸平说话,宋浩轩赶紧说道。

  沈洲让店员帮忙,把那几只古玩从车里抱进来。

  看到它们,古咸平眼睛都直了。特别是熏炉,法螺和蝶纹盘,他简直爱不释手的。

  他倒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问道,“这些东西都和佛教有关系,难道是从地宫里挖出来的?”

  沈洲点点头,“你猜的不错,是在断马崖附近的一个地宫里挖出来的。”

  “这可是甜白釉中的精品!”

  宋浩轩也忘记了跟古咸平吵架,把那只蝶纹盘拿到手里,不停欣赏着。

  楚权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最近无论楚家,还是沈家,生意都很好。特别是晋宝楼那边,更是赚得盆满钵满的。

  奉阳城大部分古玩生意,都被晋宝楼给抢了去。

  可一家欢喜一家愁,晋宝楼生意很好。而那些规模较小的古玩店则吃了大亏。

  有些实在经营不下去,只能改行,卖一些与古玩有关系的产品,勉强维持生计。

  楚权不紧不慢的问道,“老古,你当初选择和小沈合作,算是选对对象了吧?”

  “是啊,”古咸平满脸喜色,“这些东西,完全可以成为晋宝楼镇店之宝。都是千万级别的物件!”

  沈洲说道,“古先生,熏炉和蝶纹盘,你可以拿回晋宝楼去。至于那只法螺,我打算把它拿到泓盛拍卖行去。免得穆先生埋怨我,不照顾他们。”

  楚权笑着说道,“可不是!前两天穆先生还说,最近生意惨淡,小沈有好东西都不拿给他们了。”

  沈洲微微一笑。

  晋宝楼的开业,对拍卖行也产生一定冲击,却没他说的那么严重。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