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173章 不速之客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1 14:51: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韩家和楚家两位少爷在这火拼,对于俱乐部影响很大。

  因为韩家和楚家都是他们惹不起的人物。

  俱乐部老板脸色煞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周群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们不用怕,这件事有沈先生帮你解决,绝对不会有事的!”

  老板当然听说过沈洲的名号,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沈洲。

  沈洲说道,“你放心,造成的损失都算在我账上。至于楚家和韩家,他们也不敢来找你麻烦!”

  听沈洲这么说,俱乐部老板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在奉阳城,沈洲是数一数二的人物。有他这句话,俱乐部老板心里当然很有底。

  至于黑龙和赵虎,沈洲当然不会亏待他们。

  得让他们得到些甜头,否则以后他们就不会再来了。

  沈洲每人给了他们十万,他们两个都感恩戴德的。

  大伙这才从俱乐部里出来。

  那几名保安仍旧守在门口,见到这个阵势,吓得直伸舌头。

  暗自庆幸不已,多亏刚才没得罪这位沈先生,否则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黑龙和赵虎等人,先领着手下离开。

  周群则陪着笑脸,说道,“沈先生,以后我们就跟你混了!有什么好事,可要多想着我们哦。”

  沈洲斜着眼睛,看着这个见风使舵的家伙。

  当初就是因为韩家势大,他才加入到韩家那一边。如今见到韩家不行了,他又反过来,找自己帮忙。

  沈洲点点头,说道,“周公子,你这次表现还不错。至于能不能合作,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那是当然!”周群非常客气,带着手下走了。

  沈洲则直接开车,回了古州轩。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天丰集团果然发生了很大变化。

  楚熙文被韩阳差点捅死,只剩下半条命,半死不活的倒在医院里。

  因为这件事,楚家和韩天闹得很僵。

  几天后,由于楚熙文伤势严重,楚先陪着儿子回上京去疗伤。

  奉阳城的生意,彻底归楚权打理。这下楚权父女才松了一口气。

  对于曹家来说,天丰集团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这下韩天变得老实很多。

  如今,以沈洲为首的沈家,完全取代韩家,成为奉阳城实力最强的家族。

  可沈洲不敢掉以轻心,仍旧兢兢业业的打理着名下生意。

  他当然知道,生意场上情况瞬息万变,一个不小心,就会落得跟韩家一样的下场。

  因为照片被公开的事,韩阳再也没脸在奉阳城待下去。

  最后被韩天打发到西明城,去打理买下来的那座古玩店,也算是避避风头。

  这天中午,沈洲正在店里和陈叔闲聊。便听有人在外面说道,“我找你们老板!”

  对方语气很冲,连店员都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们老板,不是谁都能见的!”

  对方毫不客气的说道,“我要跟你们老板谈的事情很重要,如果耽误了,你们可承担不起。”

  陈叔不解的问道,“什么人这么无礼?居然敢到这来捣乱?”

  他和沈洲从会客室里出来,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正站在柜台外面。

  他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模样,衣服被撕成一条一条的,脸上满是污泥,像是很久没洗过脸了。

  那副模样,简直比捡破烂的方盛还要凄惨得多。

  陈叔打量他一番,强忍住怒气,问道,“这位先生,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们老板谈?”

  对方毫不客气的说道,“你不是老板,没资格跟我说话!”

  听他这么说,连陈叔脸上,也满是不悦的神色。

  沈洲倒是很温和的说道,“我是沈洲,你找我有什么事?”

  对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沈洲,问道,“你可是沈广杰的后人?”

  “沈广杰?”听他提到这个名字,沈洲就是一愣,沈广杰可是沈家老祖宗。

  沈洲长这么大,也只是见过他的一张画像。不知道他怎么对沈家情况这么了解。

  沈洲微微点头。

  “那就对了!”年轻人向着外面看了一眼,像怕有人跟踪他似的。

  “我已经好几天没正经吃饭了。你先请我吃饭,然后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这个家伙的话说得很无理。店员都满脸怒气的看着他。

  陈叔说道,“不过是个混吃混喝的家伙,你别搭理他。”

  可给沈洲的感觉,这个家伙好像有些来头。

  对方也不客气,迫不及待的向着门外走去。

  陈叔有些不放心的问沈洲,“要不找几个人保护你?这个家伙有些不太可靠。”

  沈洲笑着说道,“不用了,我一会就回来!”

  沈洲跟着那人到了店外,并带着他,去了曾经和陈叔吃过饭的那个饺子馆。

  那人像是饿坏了,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饭店老板当然认识沈洲,见他进屋,赶紧迎出来。

  陪着笑说道,“沈先生,欢迎欢迎!”

  沈洲早已今非昔比,能到他这来吃饭,简直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

  沈洲笑着跟他打招呼,并在一张桌子旁边坐下。

  老板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那个年轻人。

  对方的打扮跟沈洲很不搭,更像沈洲在路边随便找来的一个乞丐。

  老板并不是多嘴的人,问沈洲,“沈先生,您想吃点什么?”

  沈洲说道,“我不饿,给这位兄弟随便弄些吃的来!”

  “好嘞!”老板答应得很爽快。不一会,连饺子再菜的,就摆了一桌子。

  那人狼吞虎咽的,连老板都看得直伸舌头。

  他一连吃了好几盘饺子,并且把所有的菜都吃光,不停的打着饱嗝。

  他一点也没感到,自己的模样有些丢人。

  沈洲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那人不慌不忙的,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来。玉佩大约巴掌大小,材质倒很不错。

  阳绿底子上,刻着一条盘在一起的青龙。

  青龙雕刻得惟妙惟肖,一看就是很有些年头的物件。

  沈洲看了看玉佩,又看了看对方。

  玉佩至少能值百万,如果把它卖掉,他肯定不会落魄到这种地步。

  看他的模样,玉佩似乎对他非常重要。

  那人打了一个嗝,说道,“我叫陈远,这是我们陈家祖传的玉佩。就算处境再差,我也不会把它卖掉。因为家人告诉我,不仅我们,你们沈家人手里,也有一块这种玉佩!”

  对于这件事,沈洲倒是从来没听说过。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人很会察观色,盯着沈洲看了一会,说道,“我也从没见过你们沈家人,可父亲告诉我,如果有一天遇到麻烦,可以来找你们沈家帮忙。我们同命相连。如果对方找到我们,那么很快也会找到你们的。”

  他的话有些令人听不明白。

  沈洲疑惑的望着他,问道,“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你,我们沈家的命运,怎么会跟你们交织在一起?”

  陈远冷笑着说道,“看来你还被蒙在鼓里。不过你可以拿着这只玉佩,去求证一下。或许沈家长辈知道这件事。”

  沈洲仔细看着那块玉佩。

  陈远很随意的把玉佩递给沈洲,说明他还是很信任沈洲的。首发..m..

  “我到奉阳城有一段时间,特意在观察你,知道你不是那种诡计多端的人。你尽管把它拿去,需要它的时候,我自会来找你!”

  说完,他站起身来,向着店外走去。

  这个家伙很古怪,就是要告诉他这件事,才特意找上门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