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179章 欲擒故纵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1 14:51: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昱虽然被对方气场给压制住,可他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他磨磨蹭蹭的向这边走来,一副很不情愿的模样。

  就在这时,随着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一名五十多岁,模样有些凶恶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进来。

  见到他,周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赶紧迎过去。

  “爸,那个人很蛮横,不仅打了我们的人,还要强迫我,把陈家当品还给他。我们不能放过他,否则以后就没法在宁海城立足了!”

  这个人就是周家家主,也就是周昱的父亲,周毕。

  听到周昱的话,特别是看到保安和徐经理呻吟着倒在地上。

  他就是一脸怒气,可当看清楚朱煌模样时,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忽的反手扇了周昱一个嘴巴。

  周昱差点被他给打傻了,捂着脸,很委屈的看着他父亲。

  要知道,周毕一向都很宠着他,这次居然扇了他一个嘴巴。

  周毕倒是管不了那么多,赶紧陪着笑脸,说道,“朱先生,您什么时候来的?也不通知我一声。”

  朱煌淡淡一笑,说道,“老周,你儿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看来你的家教很有问题。”

  沈洲倒是有些不以为然,朱阳更加狂妄自大,比周昱要猖狂得多。

  这真是乌鸦落在猪身上,只看到了别人黑。

  “是,”周毕不敢反驳,赶紧点头说道,“我以后一定好好管教他。”

  他苦着脸问道,“朱先生,您有何指教?”

  朱煌皱着眉头,“把陈家当品还给他,至于赎金,算到我账上!”

  “这个我哪敢收!”周毕亲自把球瓶从玻璃罩子里拿出来,然后递给陈远。

  虽然跟朱煌说话时,周毕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可当看到陈远时,他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

  只是在朱煌面前,他又不敢发作。

  朱煌向外面展厅里走去,并朝着沈洲招招手,“小兄弟,据说连上京的四位大师,都对你推崇备至的,你过来,我考验一下你的眼力。”

  听他这么说,周毕仔细看了看沈洲,沈洲从没到宁海城来过,当然不认识周毕。

  周毕倒是很纳闷,因为朱煌自视奇高,是他们周家惹不起的人物。

  居然对沈洲另眼相待,他更想知道,朱煌要怎么考验他。

  一行人走到外面展厅内,朱煌说道,“老周虽然是做典当行生意的,可这间展厅里的宝贝却不多。我可以替他做主,你随便挑一件吧,算是见面礼。”

  这个朱煌倒是很大方,居然没经过周毕的同意,来了个喧宾夺主。

  周毕苦着脸站在一边,一句话也不敢说。

  沈洲笑着问道,“朱先生,我可以随便挑?”

  “那是当然。”朱煌淡淡的说道。

  给周毕的感觉,他们两个像在暗中较劲似的。

  他对于自己的东西,倒是很有数,因为这些都是死当,没有一件是真品。

  反正都是不值钱的物件,随便让他们拿好了!

  沈洲对别的东西,连看都没看一眼,而是径直走到那只天字罐跟前,说道,“我当然选它!”

  周昱一直在一边看着他们,见沈洲选了那只瓷坛,他脸上就满是不屑的神色。

  他倒是对这只天字罐的来历很清楚。

  有个人急着用钱,把它当了五千块,之后再也没来赎,所以它才成了一件死当。

  沈洲似乎对它很感兴趣。

  周毕冷笑着,寻思着,“这个家伙眼光也不过如此。”

  没想到,沈洲想法跟自己不谋而合,朱煌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来。

  “难怪上京四位大师都很信服你!你能从这么多瓷器当中,一眼就看中它,果然有些过人之处!”

  他跟周毕说道,“周先生,把东西拿给他。对了,天字罐再加上那只球瓶,一共多少钱,我一并算给你!”

  朱煌倒是很大方。

  周毕满脸赔笑的说道,“朱先生,您真是太客气了!区区一点小钱,哪能让您破费?”

  朱煌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有些不悦的说道,“周毕,难道你瞧不起我吗?”

  周毕脸上立刻就冒汗了,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哪敢瞧不起朱先生?”

  “那就赶紧算,我把钱转给你们!”

  周毕知道,朱煌是他惹不起的人。

  本来想在他面前买个好,却没想到,朱煌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他赶紧让徐经理去算账。

  徐经理被人扶着,从地上站起来,嘴巴都没法闭上。

  周毕不敢擅自做主,帮他把被卸掉的下巴端上。

  “朱先生,我的这位经理很不懂事。可现在还用得着他。您帮帮忙,让他帮我们算一下价钱!”

  朱煌朝着那个胖子是使了个眼色。

  胖子走到徐经理跟前,一手捏住他下巴,另一只手扶着他后脑勺。

  然后双手一起用力,随着咔的一声响,徐经理的下巴才恢复原状。

  他脸色变得煞白,再也不敢乱说一句话,赶紧去算账,

  过了一会,才苦着脸过来。

  “球瓶抵押一千万,那只死当最低价一万!一共一千零一万!”

  朱煌笑眯眯的看着沈洲。

  “沈先生,难怪别人都说你最擅长捡漏,你居然用区区一万,就捡了个数千万的大漏,真的很了不起!”

  “数千万?”周家父子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沈洲。

  在他们看来,那不过是一只赝品而已。“难道看走了眼,那是一只真品?”

  他们后悔得很想打自己几个嘴巴。

  沈洲笑着点点头,说道,“那要多谢朱先生帮忙了!”

  其实沈洲一进来,就看中了这只五龙斗彩瓷坛。

  可要是没有朱煌帮忙,想把它买到手,确实有些困难。

  “不用客气!”朱煌看了看陈远,然后跟在场的人说道,“晚上,我在隆盛酒楼订了一个房间。到时候,会有很多朋友到场,我们一起研究球瓶的事。”

  其实这才是他到这来的目的。沈洲猜得没错,他也是奔着这只球瓶来的。

  朱家消息非常灵通,球瓶跟残片有关系的事,肯定逃不过他们耳目。

  既然如此,还不如去看个究竟。

  只要把残片的事情查清楚,那么距离揭开中山王鼎的秘密,也就越来越近了。

  朱煌特意盯着沈洲看了一会,“沈先生,你到时候一定要去哦。”

  “既然朱先生这么瞧得起我们,我们一定去。”

  朱煌目光落在周毕脸上,说道,“宁海城的三大家族,我也都通知到了。毕竟有些事情,还要你们这些地头蛇帮忙的。”

  “那是自然!我们肯定准时到达!”

  朱煌领着两名手下,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沈洲抱着那只天字罐,而陈远则拿着那只祖传的球瓶。

  “走吧。”沈洲和陈远说道。

  他们三个从周家人中穿过,周家父子满脸不甘心的神色。

  他们原本不打算让陈远把球瓶带走,结果他还是如愿以偿了。推荐阅读sm..s..

  沈洲只用一万块的代价,就买走了一只价值千万的古玩。

  这在周家典当行开张数十年以来,还是从没遇到过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