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191章 罪魁祸首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1 14:51: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猫足有一米多长,两只眼睛像湖泊似的,身上没有一根杂毛。

  跟那些吊死在树上的猫尸相比,它要大了很多。

  连陈远也疑惑的看着它。他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黑猫。

  虽然鼠群数量庞大,可现场却异常安静。

  它们都静静的蹲在原地,像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可沈洲和陈远却一直也没看到郝宇。“难道他没到这来?”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缓缓的从树林里出来,并向石碑那边走去。

  看到他,沈洲眼睛就是一亮,来人正是郝宇。

  郝宇像梦游似的,似乎根本没看到那些老鼠。黑猫则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郝宇直接向着一棵松树跟前走去。

  与此同时,一声凄厉的叫声传来,那种声音,在夜里听着让人毛骨悚然的。

  跟他们在白天时,听到的声音倒是很像。

  陈远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低声说道,“我们白天听到的,就是它的叫声!”

  郝宇正向那棵松树上爬去,他很笨拙速度也很慢。

  这让沈洲想到,高家两名手下死掉时的情景。

  郝宇就像被什么东西控制着似的,身体已经不听他使唤。

  黑猫的眼睛放射着绿光,仿佛两个小灯泡似的。原来它才是罪魁祸首!

  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跟村民的消失又有什么关系?

  沈洲有些纳闷不已,因为眼前这一幕,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或许从它身上,能找到跟残片有关系的线索。

  陈远问道,“我们去帮他?”

  他们虽然跟郝宇没什么交情,可他毕竟是四爷的手下。

  如今他处于危险当中,他们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可望着黑压压的鼠群,如果贸然冲过去,下场肯定会跟那名手下一样。

  沈洲犹豫了一下,陈远则紧紧的握着拳头。

  他们两个从来没想过,会落到这样尴尬的境地。

  沈洲低声说道,“我们悄悄靠近过去,然后拉着郝宇就逃,但愿它们追不上求我们!”

  陈远答应着。

  他们两个弓着身子,刚想向着石碑跟前冲去。

  忽然有人轻轻拉了沈洲一下,沈洲神经正紧绷着,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他扭头看了一眼,这才看到,一个女孩正站在他们身后,是高瑶!

  高瑶表情也很紧张,朝着他们摆摆手。让他们别出声,并跟她走。

  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沈洲看了看远处的郝宇。

  郝宇已经爬到一个树杈上,正蹲在那犹豫着。

  陈远疑惑的看着高瑶,低声说道,“我们跟她去,或许她有什么好办法!”

  他们两个跟着高瑶,向林子里走去。

  一直走出去数百米,高瑶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两个胆子真够大的,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们的命都要保不住了!”

  沈洲不解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瑶说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不过村民的失踪,肯定和那只黑猫有关系。我们家两名手下,落到那种地步,也都是它造成的,它是我们最大的阻碍!”

  其实沈洲也是这么想的。

  高瑶继续问道,“白天时,那个人一定碰过梅瓶吧?”

  沈洲微微皱着眉头。因为第一个发现梅瓶的就是郝宇,他确实碰过它。

  见他没有说话,便是默认了。

  高瑶说道,“我警告过你们,无论如何也不许离开房间,可你们就是不听!照这样下去,你们的下场会跟他一样。”

  沈洲忽然有些明白,问道,“难道村民的失踪,也跟梅瓶有关系?”

  “我也有些怀疑,我觉得那只黑猫,原本就是被关在金丝笼子里的。不知道什么人,把它给放了出来。村民的失踪,也跟它有很大关系。”

  沈洲有些想不明白,那么一只黑猫,居然对村子有那么大影响。

  高瑶继续问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们都跟那只残片有些关系吧?”

  其实从陈远提到那只玉佩开始,沈洲就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跟中山王鼎纠缠在一起。

  “我总觉得,陈家祖上把残片拿到这里来,肯定另有所图。”

  其实她说的,也正是沈洲想不明白的地方。

  这里离宁海城数百公里,想要把残片藏起来,当然多得是地方,根本没必要把它弄到这里来。

  陈远说道,“我也觉得有问题,这更像是一个陷阱。祖上似乎想用残片,把什么人给引到这里来。”

  “陈家祖上设置的陷阱,当然不是用来对付自己子孙的,所以他才没把残片的事,告诉自己后代。他肯定知道,有人在调查残片的事。对方迫不及待的到这来,就会陷入他事先设好的陷阱当中。”高瑶说道。

  听她这么解释,沈洲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当初在西明江,遇到那条独角蟒时,他就在想,如果王国臣知道后代会来寻找这只残片,他为什么还要用那么可怕的独角蟒守护着它?

  他就不怕伤到自己家人吗?

  这么看来,他和陈家祖先一样,针对的肯定另有其人。

  沈洲问高瑶,“你知道他们针对的是什么人吗?难道是朱家或者李家?”

  高瑶摇摇头,“我觉得不太可能。我特意研究过,朱家和李家虽然实力雄厚,却也是最近百年才崛起的。之前不过是默默无名的小家族而已,陈家祖先根本就不会注意到他们。他们所针对的,肯定是另有其人。”

  陈远挠挠头,看来祖先真够煞费苦心的。

  似乎看出他的想法,高瑶说道,“或许陈家祖先设置的陷阱已经起了作用。对头出了事,陈家才会安稳这么多年。就是因为最近有人把七里碑挖开,村里才发生了这些事。”

  她的话,令沈洲对她刮目相看。

  高瑶这个人果然很不简单,有着一种与年纪不相符的沉稳。

  沈洲问道,“难道你们高家也是奔着残片来的?”

  高瑶说道,“我们高家,才不会那样自不量力,我们没法跟其他三大家族抗衡。到这来,我们有自己的目的。”

  “什么目的?”陈远问道。

  “这是我们高家的秘密,当然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见她不肯说,沈洲也不好多说什么。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你也碰过梅瓶吧?你也要自身难保了。我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了。你不知道吧,不仅碰过梅瓶,连碰过笼子的人,都会落得跟那个人同样的下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远更有些摸不着头脑。

  无论梅瓶,还是金丝笼子,不过是很普通的古玩而已,为什么会如此邪门?

  沈洲虽然能帮楚成业驱除邪气,却不知道,珍珠粉对这种更霸道的邪气管不管用。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在没找到解决办法之前,你们尽量不要单独行动,否则的话,谁也救不了你们。”

  她的话倒是说得很诚恳。首发..m..

  沈洲说道,“谢谢你提醒!”

  高瑶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是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

  他们这才小心翼翼的回到石碑附近。

  黑猫仍旧站在石碑顶上,鼠群则蹲在地上,它们像是在举行一场神秘仪式。

  在离石碑不远的松树上,郝宇的身体正直直的挂在那,已经丢掉了性命。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