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212章 祖师爷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22 12:40: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因为身上带着珍珠粉,黑猫的邪气对沈洲不管用。

  而棺材里的东西,就像它命根子似的。它护着棺材,不许任何人动它。

  沈洲一只手拉着锁链,站直身子。

  高瑶在下面喊道,“把它脖子上的木牌摘掉,它就老实了!”

  黑猫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被木牌控制着。

  沈洲轻轻的向它跟前靠近过去。

  黑猫倒是没有闪开,仍旧一动不动的盯着沈洲。

  大伙的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或许是因为护身符的缘故,沈洲觉得,黑猫对他的敌意,并不是特别深。

  虽然一直凶巴巴的盯着他,却始终也没冲过来。

  尽管黑猫并不能对他造成致命伤,可被它抓几下,也不是闹着玩的。

  陈远就是他的前车之鉴。

  沈洲轻轻的把手向着黑猫伸过去。因为在祠堂里受过伤,黑猫行动有些不便。

  刚才不过是仗着一股冲劲,才把陈远给弄到下面去。

  如今它有些精疲力竭的,朝着沈洲发出喵呜的叫声。

  如果它真被关在石棺里那么久,也算是只古董猫了。

  沈洲尽量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这种东西活了那么多年,肯定有了灵气。能够感受得出来,一个人对它是否有恶意。

  沈洲的手离它越来越近,现场异常安静。

  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头顶处的一人一猫。

  令沈洲意外的是,黑猫并没闪开,仍旧冷冷的瞪着他。

  沈洲抓住木牌,小心翼翼的从它脖子上摘下来。

  黑猫如梦初醒似的,咪呜的叫了一声,然后从悬棺上跳下,一溜烟似的跑得没了影子。

  沈洲低着头,望着手里那块木牌。

  木牌四四方方的,应该是用紫檀木做成的。上面刻着很古怪的纂字,很像道士画的符。

  黑猫控制郝宇他们神智,并令他们自杀,都跟这块木牌有关系。

  沈洲有些厌恶的看着它,打算把它扔掉。

  高瑶却说道,“你最好留着它,如果有一天黑猫找上门去,只有这块木牌能制得住它。否则你会落得跟那些人一样的下场。”

  听她这么说,沈洲想到郝宇等人死掉时的恐怖模样。

  虽然很讨厌这只木牌,可还是把它揣进口袋里。

  他这才把手电筒,向着悬棺里面照射过去。在棺壁上,满是黑色蚯蚓一样的细纹。

  细纹布满了棺壁,要是没猜错的话,这就是煞气了。

  棺内煞气很重,黑猫身上的煞气,就是在这里沾染上的。包括那几只古玩。

  悬棺内空间很大,在中央躺着一具尸体。

  它肯定已经存在数百年,却并没有腐烂,仍旧面色如生的。

  那是一个模样清秀的男子,双手交叉着平放在胸口处,表情倒是很平淡。

  可令沈洲吃惊的是,他的头和身体是拼在一起的。

  能够看得出来,他的头被人砍掉之后,才被装进悬棺里。

  难怪他煞气这么重!

  沈洲能感受到,一股寒气迎面而来。

  最显眼的是,在他身体一侧,摆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片。

  木牌的材质,倒是跟黑猫脖子上的那块很像。

  在木牌一面,写着两个篆字。

  沈洲把它拿起来,那两个字,像两条蛇似的缠绕在一起。手机端sm..

  他辨认了好一会,才认出来,是“端木”两个字。

  在木牌另一面,则刻着一张面具一样的图案。

  沈洲把它拿到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不知道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高明国倒是满脸惊喜的神色。

  跟高瑶说道,“瑶儿,看来我们猜得没错,令牌果然在悬棺内,这下我们可以扬眉吐气了!”

  高瑶脸上,也难得的浮现出一丝喜色来。朝着沈洲喊道,“把木牌给我扔下来!”

  看来高家父女的目标,就是这块木牌了。

  沈洲倒是对它不感兴趣,直接把它向他们扔去。

  高瑶伸手把木牌接住,简直有些欣喜若狂的。

  沈洲用手电筒继续向着悬棺里面照了照。

  发现在尸体双手下面,有个东西露了出来,很像是某种玉质的物件。

  沈洲把手伸进去,打算把它拿出来。

  他的手碰到死者手上,那双手掌简直像冰块似的,有一种侵入皮肤的寒气。

  难怪黑猫煞气那么重。

  跟这具尸体被关在一起那么多年,肯定沾染了浓重的煞气。

  沈洲很小心的把下面的东西拿出来。

  这才看清楚,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用犀牛角雕刻出来人像。

  那是个文士模样的男子,微微催着眉头。看到它,沈洲眼睛就是一亮。

  他当然认识这个人物。它就是古玩行业的祖师爷范蠡。

  犀雕塑像拿到手里有些沉甸甸的。因为长期受煞气侵染,又凉冰冰的。

  虽然被煞气侵蚀那么久,它上面却一点煞气也没有。

  有人把尸体放在悬棺内,犀雕则被放在他手掌下面。应该是生前对他很重要的物件。

  见下面的人没有注意,沈洲悄悄的把它揣进口袋里。

  高家父女如愿以偿,对于别的东西,根本就不感兴趣。

  高瑶朝着沈洲喊道,“下来吧,我们的目的都达到了!”

  “好吧!”因为棺盖已经落到地上,根本就没法再弄上来。

  沈洲也懒得管那么多,顺着锁链滑到地面上来。

  在场的人,除了高家父女之外,其他人都充当了陪太子读书的角色。

  大伙心里都很不忿,却也没有办法。

  朱煌恶狠狠的盯着高明国父女。

  “你们别太过分,我们忙活这么长时间,结果却给你们做了嫁衣!我们朱家的便宜,可没那么好占。虽然你们暂时能拿到残片,可我们还是会把它给夺回来的!到时候,你们的下场肯定会很惨!”

  高家父女当然知道,朱家不是好惹的。他们这么做,无异于虎口夺食。

  可事到如今,他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高瑶冷声说道,“朱先生,你说话注意一些!惹怒我们,对你没有好处,如果把你们弄死在这里,肯定不会有外人知道!”

  朱煌却不肯忍气吞声,怒道,“虽然你们能把我们父子杀死,可我们朱家人肯定不会放过你们,到时候,你们会经受百倍折磨!”

  高瑶一点也不客气,走过去挥手扇了他一个嘴巴。清脆的声音在墓室里面响起。

  朱煌差点被打傻,他一直养尊处优,从来没人敢这么对待他。

  他的脸立刻变成青紫色。

  朱阳更是怒不可遏的,吼道,“你敢打我父亲!”

  他伸手来抓高瑶,可跟高瑶比,他差了很多。

  高瑶一脚踢在他肚子上,朱阳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哎呦哎呦的叫个不停。

  高瑶怒道,“我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我劝你们,别太嚣张。”

  朱家父子虽然一向很霸道,可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只得选择忍耐。

  高瑶跟高明国说道,“爸,我们在宁海城住了那么久,终于可以把属于我们的东西夺回来了!”

  高盟国的表情倒是很严肃。

  “虽然我们手里有端木家祖传的令牌,可端木源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把家主位置让给我们。”

  “哼,他不让也得让!”高瑶脸上滑过一丝狠色。

  她领着手下向通道外面走去。

  直到他们的脚步声消失,大伙才松了一口气。

  曹永泰的尸体靠着墙坐在那里。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