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222章 木匠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22 12:40: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下午时分,就到了宁海城。沈洲倒是对宁海城很熟悉,简直轻车熟路的。

  不过他们要去的地方,并没在市内,而是在郊区的一个大院里面。

  大伙把车在院子外面停下。

  那是一个很大的院落,整个院落被一圈一丈多高的朱红色围墙围绕着。

  虽然围墙有些破旧,倒也还算整齐。两扇黑色铁门紧紧关闭着。

  跟古咸平同来的,其中有个人名叫谢宝德,他跟古咸平年纪差不多少,是古玩协会里的一个小头目。

  这个消息,就是他告诉古咸平的。

  谢宝德告诉大伙,卖主名叫那洪珍,具体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也没见过。

  他轻轻敲了敲门,过了不一会,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人把门打开。

  出现在大伙面前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者。

  他头发有些花白,脸上满是皱纹,穿着件洗得有些发白的外套,精神头倒是很好。

  他看了看大伙,然后问道,“你们是来看货的吗?”

  谢宝德说道,“是啊,我特意把我们古玩协会的会长给请了来。”

  听说会长亲自来了,那人赶紧主动跟古咸平握手。

  并且自我介绍着,他就是卖主,名叫那洪珍。

  他把古咸平当成了这些人的头,陪在他身边,向着院子里走去。

  其他人则跟在他们身后。

  迎面是一栋宫殿模样的老式建筑,灰色琉璃瓦,红色门柱。

  因为时间较久,木柱上面油漆有些脱落。

  走到门柱跟前时,沈洲特意仔细看了看。

  那两根两人合抱粗细的门柱,居然是乌木的!

  乌木虽然不是最名贵的木材,却也价格不菲。能用得起这种木料的,当然不是普通家庭。

  给沈洲的感觉,那洪珍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派。

  如果说他们是皇族后裔,沈洲还真会相信。

  从过道走过,在一个房间门口,他们停住脚步。

  那洪珍把门推开,让古咸平先进去,之后才跟进去。

  那洪珍对古咸平另眼相看,古咸平像大大统领胜利归来似的,有一种优越感。

  可其他人就没有这种待遇了。

  房间里倒是很宽敞,却空荡荡的,给人一种徒四壁的感觉。

  这应该是个客厅。

  除了朝着门的地方摆着一张桌子,和两排椅子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家具了。

  大伙都在椅子上坐下,那洪珍坐在桌子后面。

  那几张桌子和椅子,都是红木材质的。

  跟沈洲他们在七里坪见到的家具,倒是有些相似。

  椅子做工很精致,上面雕刻着牡丹形状的花纹。

  这些家具原本应该是很贵重的物件,只是因为年头较多,才看着有些破旧。

  看来这个那洪珍,果然还是有些来头的。

  古咸平一坐下,就笑着问道,“那先生,听说您有个不错的物件,我们才冒昧的来看看。”

  那洪珍叹了口气,眼圈微微发红。

  “都怪我们这些后代无能,连老祖宗的东西都守不住,只能拿出来卖钱养家糊口。”

  说到这里,忍不住流下两行泪水来。

  看到他这幅模样,大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古咸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那先生,东西在哪里?让我们过过目吧。”

  那洪珍说道,“各位别急,还有几位朋友要来,你们稍等一下。”

  古咸平翻了一下白眼,给人的感觉,这个老家伙一幅穷途末路的模样。

  结果比老狐狸还狡猾,他特意放出风声去,把有实力的人给吸引来,然后再来个价高者得。

  这种手段,沈洲已经见多了。只要是好东西,就算多花些钱,也是无所谓的。

  这下大伙都不再说话。

  又过了十几分钟,随着大门被推开,十几道人影走了进来。

  “他们来了!”那洪珍赶紧迎出去。

  不一会,脚步声到了客厅门口。有人把门推开,一行人从外面走进来。

  看到他们,沈洲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不过才一个多月时间,结果又跟他们见面了。

  来的正是宁海城三大家族中,霍家的霍栋父子二人。

  还有个人,一直板着一张苦瓜脸,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正是周毕。

  自从周昱死掉之后,周毕的世界就像崩溃了似的。

  他已经没心思打理生意,直到最近才稍微缓过来一些。

  霍栋父子当然认识沈洲,知道他和四爷和朱家人比较熟,都笑着跟他打招呼。

  并离他不远的地方坐下。

  见到沈洲之后,周毕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或许他想到了自己儿子,眼泪差点流出来。

  看到他这幅模样,沈洲也有些心酸。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周家和陈家有着很深的仇怨,当时周昱和陈远,肯定要有一个人死在古坟里面。

  他横了沈洲一眼,因为沈洲和陈远关系不错,他已经把沈洲当成了敌人。

  沈洲倒是不会把他看在眼里。

  霍栋笑着说道,“沈先生,真想不到,你消息这么灵通,居然也知道龙椅的事情。”

  “是一位朋友告诉我的。不过是来凑凑热闹罢了。”沈洲说道。

  霍栋说道,“龙椅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据说上面残留着龙气,要是能买到手,可是件大吉大利的事。”

  对于他的说法,沈洲倒是不以为然。

  如果真是那样,这位皇族后裔,也就不会如此落魄了。

  跟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个跟那洪珍年纪差不多少,模样也很像的人,他名叫那洪瑞,是那洪珍的亲弟弟。

  古咸平有些着急的看了看手表,说道,“既然人已经到齐了,我们就看货吧!”

  “好吧。”那洪珍答应着。

  大伙站起身来,刚想出去。就在这时,有人把院门推开。

  那洪珍有些纳闷的说道,“据我所知,今天能来的就是你们几位,难道还有别人吗?”

  大伙透过窗户,向着外面望去。看到一行十几个人,已经进了院子。

  前面那人昂首挺胸,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看到他,连古咸平也是一愣,“他们怎么也来了?”

  沈洲的脸立刻沉了下来,寻思着,“真是冤家路窄啊!”

  因为进来的正是韩晨,在他身边跟着韩天以及杨斌等人。

  韩晨身边,那个沉着脸的人,沈洲也认识,正是上京四位大师之一的魏勋。

  看来韩晨果然有些本事,连魏旭都被他给请了来。

  在他们后面,却跟着一名男子。

  他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蓝色外套,耳朵上夹着一支铅笔,脸色有些发黑,大约五十多岁的模样,像个木匠。

  沈洲也想不明白,韩家怎么会带了这样一个人来。

  那洪珍问道,“你们认识他们吗?”

  其实沈洲和古咸平等人认识他们,不过他们对韩家人没有什么好印象。

  大伙谁也没有吱声。

  既然对方不请自来,那洪珍懒得去迎接他们。

  韩晨等人倒是不管那么多,径直向着屋里走来。

  那个木匠模样的人,走到门柱跟前时,特意用手指敲了敲木柱。

  摇摇头说道,“是上好的乌木,可惜被蛀空了!真是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