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241章 软硬兼施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26 18:01: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沈洲和曹骏宇等人仍旧稳稳的坐在桌子旁边。

  端木泽并不知道高瑶的可怕,否则就不这么说了。

  高瑶就是来找端木家麻烦的,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教训他们了。

  虽然面对着一个身材娇弱的女孩,端木家手下却一点也没留情面。

  拳头雨点一样向着高瑶砸落下来。

  连贺宇航都替高瑶捏了一把汗。

  虽然他见识过她的厉害,可这些人跟贺家的手下不同,他们很能打。

  贺宇航战战兢兢的,随之准备开溜。

  随着一阵嘭嘭声响起,那是拳头轰在身上发出来的声音。

  刚刚还目中无人的端木家手下,不过几个照面,已经有一半人倒在地上。

  高瑶像鬼魅似的,在他们当中穿梭着。

  那十几个人,很快就只剩下三四个还没倒下。

  他们像见鬼了似的,忙不迭的向后退去。

  这下端木泽和另一个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高瑶冷着脸,向他们跟前走去。那些人被打怕了,没人敢过来。

  高瑶在端木泽面前停住脚步。

  端木泽面色铁青,他从来没见过身手这么好的人。

  他那几个手下根本就不堪一击。

  高瑶凶巴巴的说道,“你们端木家人就是欠收拾!”

  端木泽彻底给镇住,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高瑶伸手,把他给摁在椅子上。

  沈洲淡淡的问道,“端木先生,你还要两百万赔偿吗?”

  虽然端木泽脸色煞白,他倒是很倔强。

  怒道,“弄丢了我们的东西,就得照价赔偿,否则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哼,嘴巴倒是很硬,不知道你脸皮够不够厚!”

  高瑶扭头跟贺宇航说道,“昨天他是怎么修理你的?你就怎么修理他!”

  贺宇航简直喜出望外的,终于可以出一口恶气了。

  他把鞋子脱下来,他穿着一双皮鞋,带着硬硬的牛皮底子。

  看他的模样,端木泽就知道他要干什么。

  可在手下面前,他又不能求饶,只是凶巴巴的瞪着杜宇航。

  想到昨天被扇嘴巴,成了整个酒吧的笑料,贺宇航就有些怒不可遏的,挥动鞋子,在端木泽脸上扇了一下。

  随着啪的一声响,端木泽脸上立刻留下一个鞋印,那半边脸跟着肿了起来。

  站在他身边的人怒道,“你们别太过分,我打个电话,就能叫来几百人,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沈洲当然不想把事情闹僵,给他们点厉害瞧瞧就可以了。

  沈洲让高瑶松开端木泽,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

  这下端木家人彻底没了脾气。

  沈洲说道,“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所以我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听我们把话说完!”

  端木泽的一颗牙齿差点被打掉下来,他捂着脸,敢怒不敢的。

  沈洲问另一个人,“你是哪位?”

  因为给沈洲的感觉,这个人比端木泽要沉稳得多,像是个有身份的人物。

  还没等那人说话,端木泽捂着腮帮子,说道,“他是我大哥,也是端木家未来的家主,名叫端木淮!”

  端木泽被高瑶打得一点脾气也没有,只得把端木淮搬出来。

  他忿忿的说道,“敢打我们端木家的人,你们简直是活腻歪了。一会我们回去找人来,把贺家所有产业都拆了!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端木家,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听他这么说,高瑶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端木泽赶紧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贺宇航倒是非常解气,满脸得意的看着端木泽。

  端木泽坐在椅子上,捂着脸生闷气。

  沈洲说道,“端木先生,我除了见过你们端木家的屏风之外,我手里也有一件端木家出品的物件,我很喜欢它,并一直把它给带在身边。”

  虽然端木淮和端木泽不把他看在眼里。可经过刚才那件事,他们两个不敢再托大。

  端木淮很客气的问道,“您喜欢我们端木的物件,我很高兴。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物件,可以让我们开开眼吗?”

  连端木泽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沈洲。

  要知道,就算端木家最近出售的东西,也是百万级别以上的。

  如果是古玩级别的,那更是价值连城。这也是他们端木家引以为傲的地方。

  沈洲把那串手串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端木先生,我这串手串,跟你丢失的那串相比如何?”

  端木泽有些不敢相信的,把手串拿起来,特意仔细看了看。

  他当然认识端木家留下的印记。

  惊呼道,“是我们祖先特意给皇家制作的手串,难怪乾隆很喜欢它。”

  “真的?”端木淮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惊疑神色来。

  看到那个“御”字时,也连连点头。

  “我也只是听说过,却从来没过它。”

  他们当然知道,这种东西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拿得出来的。

  因为这串,他们立刻改变了对沈洲的看法。

  端木泽苦着脸说道,“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以为,我那一串手串非常了不起,却没想到,沈先生居然能拿出御用的手串来。”

  沈洲先硬后软,他们兄弟两个彻底服了气。

  曹骏宇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沈洲。

  寻思着,“这个家伙果然有两下子,刚才还桀骜不驯的端木兄弟,居然被他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沈洲问道,“二位,不知道你们身上有没有带着,端木家最近做出来的手串?”

  端木泽忙不迭的说道,“当然有,我们端木家,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东西。不过跟我丢掉的那只相比,这串要逊色很多。”

  他拿出一串手串来,不过是一串很普通的小叶紫檀手串。

  可端木家出售的东西,肯定不会太差。拿到市场上去,卖个几万应该问题不大。

  沈洲把手串接过来,跟自己那串手串并排放在一起。

  然后问道,“不知道二位有没有发现?”

  “发现什么?”端木淮不解的问道。

  沈洲说道,“我这串御用手串颜色光亮,上面包着一层包浆,而你刚刚拿出来的这串,虽然也是油光发亮的,可上面却覆盖着一层很浅的黑气。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没法发现!”

  听沈洲这么说,端木泽立刻把手串拿回去。

  上上下下的大量沈洲一番,然后怒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到这里来?”

  其实除了沈洲和高瑶之外,别人并不知道,端木泽为什么突然大发雷霆。

  经过沈洲的提醒,他们也能看到,每一颗珠子上,都若有若无的有着一丝黑气。

  沈洲继续说道,“黑气虽然很淡,可如果长时间把它带在身边,不仅会出现各种古怪的病症,运气也会变坏,甚至横死。”

  沈洲说这句话时,特意目不转睛的盯着端木淮。跟端木泽相比,端木淮更加冷静。

  尽管如此,他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因为这是端木家的一个秘密,外人很少知道。

  如果这件事被传扬出去,那么端木家的木器就算做得再好,材质再高档,买家也会敬而远之的。

  见他脸色阴晴不定的。

  沈洲继续说道,“之前端木家出售的木器,一点问题也没有。只是在两百多年前,才出了问题,想必这段时间内,端木家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我说的对吗?”

  端木泽忍不住站起身来,怒道,“你到这来有什么目的?哼,别想在我们端木家身上,捞到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