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249章 青铜像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29 10:18: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对于这种叫声,他们简直太熟悉了。

  当初在七里坪时,就是这只黑猫,使得很多人丢掉了性命!

  曹骏宇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战战兢兢的问道,“黑猫怎么会在这里?”

  小邵冷着脸向楼里望去,不过那个声音再也没响起过。

  这里离七里坪足有上千里,黑猫不可能跑到这里来的。

  沈洲安慰着曹骏宇,“没事的,猫都是这么叫的,或许有野猫跑了进来。”

  听到他的解释,曹骏宇才镇定一些。

  可还是拿出一只香烟来,塞进嘴里。

  他拿着打火机的手都在颤抖着的,费了很大力气,才把那支烟点着。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稍微缓和一下紧绷着的神经。

  端木泽倒是笑得前仰后合的。

  不屑的说道,“什么曹家大少爷,我以为多么了不起!居然被一只猫给吓成这幅模样!真是没用!”

  曹骏宇哼了一声,懒得搭理他。他没有见过黑猫,当然不知道它的可怕。

  小邵不耐烦的说道,“进去吧,哪来的那些废话!”

  端木泽瞪了小邵一眼,然后伸手把小楼的门推开。一股子寒气立刻迎面而来。

  最显眼的是,在墙壁上,到处都是蚯蚓一样粗细的黑色纹理。

  那些纹理和沈洲在棺材上见到的一样,是煞气!

  这里的煞气比悬棺内的,还要浓重好几倍。

  看来端木源所说没错,这里才是煞气源头。

  沈洲一直也没弄明白,范星河拿着的,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古玩,居然能让端木家那么眼红。

  并且为了把它拿到手,不惜杀掉他。

  虽然刚才嘲笑曹骏宇胆子小,可看到那些煞气纹理时,端木泽脸色也变得煞白。

  他下意识的停住脚步,不敢再往里面走。

  曹骏宇反倒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来。

  “继续走吧,不过是些煞气,有什么好怕的?你们端木家人短命,还不是因为它们的原因?只要把它们给解除掉,你们端木家就不会有事了。”

  端木泽胆子这才大了一些,继续向着里面走去。

  因为长时间没人进来,小楼里面显得空荡荡的。

  大伙每一脚落地,都会发出很刺耳的回音声。

  在走廊两边,有着一排一排的房间,那些房间的门都是关着的。

  沿着楼梯往上走,在三楼,也就是顶层,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原本应该是活动室之类的地方。

  煞气变得更加浓重,所有的墙壁,都变成了灰黑色。

  大伙表情都很凝重。

  在来的人当中,只有小邵并没沾染煞气。

  不过小邵胆子倒是很大,问道,“你说的东西在哪里?”

  端木泽寻思了一会,其实长这么大,他也没到这来过,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往煞气最重的地方走,就能找到了!”

  沈洲的话提醒了大伙。

  他们边往前走,边观察着墙壁上面的煞气。

  到了最后,所有的墙壁都像被墨水浸泡过似的,给人一种非常恐怖的压迫感。

  在空间尽头处,靠着墙壁的地方,摆着一张桌子。

  桌子原本是红木的,却已经变成乌黑色。

  在桌子上放着一只一尺多高,用黑布盖着的物件。

  要是没猜错的话,它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了。

  沈洲回头看了小邵一眼,他当然不想小邵有危险。

  他们虽然是来解决煞气的,可谁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

  小邵明白了沈洲的意思,说道,“好吧,你们到跟前去,我在这里帮你们警戒。”

  连端木泽也停住了脚步。

  曹骏宇推了他一下,说道,“反正你一出生,就沾染了煞气,还有什么好怕的?我们这次来,虽然是为了我们自己,可也帮了你们一个大忙。”

  见其他人都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端木泽暗自后悔不已,不如多带几个人进来了。

  可现在后悔也没用,只得硬着头皮走到桌子跟前。

  沈洲和曹骏宇站在他身后。

  曹骏宇说道,“把黑布掀开,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有那么重的煞气。”

  可无论曹骏宇怎么嘲讽他,端木泽都不敢碰那块黑布。

  沈洲咬咬牙,反正也来了,况且自己身上有盟主令牌。

  按照端木源所说,就是因为范星河身上带着这块令牌,古玩才一直也没出事。

  只是后来随着范星河死掉,令牌被放进悬棺里面,古玩的煞气才漫延出来,并且变得如此恐怖。

  沈洲觉得,古玩和令牌之间,肯定有着某种联系,可暂时还不是研究它的时候。

  沈洲伸手抓住黑布,端木泽赶紧远远的躲到一边。

  沈洲倒是很好奇,很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有那么大的威力。

  居然能让端木家的人变得如此短命,并且像被诅咒了一样。

  沈洲轻轻的把黑布掀开。

  一个做工精美的青铜器出现在他面前,那是一只人首鸟身的铜像。

  人首脸上带着面具,大耳高鼻,鸟身则较短,双翅翘起,保持腾飞状。

  因为被摆放在这里很长时间,上面已经有了点点的锈迹。

  随着黑布被掀开,周围的温度又下降很多,整个房间内简直像冰窖似的。

  很明显,这个青铜器才是所有煞气的源头。

  曹骏宇站在离他一米多远的地方。

  “这个戴着面具的人物,应该代表着某位上古大神。可具体是谁,还很难说。”

  曹骏宇扭头问端木泽,“你知道范星河是从哪弄到这尊青铜塑像的吗?”

  端木泽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忙不迭的说道,“赶紧动手吧,我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多呆一会!”

  曹骏宇问沈洲,“该怎么办?”

  沈洲说道,“按照许凌枫所说,令牌能够驱除青铜器的邪气。只要把它们放在一起,就会起到那种作用。”

  曹骏宇也同意他的说法。

  沈洲轻轻的把犀雕塑像放在青铜器头上。

  随着两件东西,接触到一起,青铜器似乎轻轻震颤了一下。

  眼看着黑色煞气像水浪一样被吸进来。

  周围的煞气正在向这边涌来,像刮起一阵旋风似的。

  曹骏宇脸上满是惊喜的神色。“这招果然好使!”

  沈洲说道,“虽然暂时能压制住青铜器的煞气,可是能克制多久,我们还不清楚。如果把令牌拿下来,煞气会不会再次漫延出来,这个很难说。”

  大伙都站在离桌子不远的地方,眼看着煞气被青铜器吸收回去。

  照这样的速度,一时半会的,是很难把煞气吸收干净的。

  不过,他们最起码看到了一丝希望。

  站在这个巨大的空间里面,端木泽感到有些毛骨悚然的。

  跟大伙商量着,“要不让它吸收着,我们先回去。明天再回来,煞气就应该被吸收光了。”

  沈洲也是这么想的。

  这里集聚了那么多年的煞气,当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吸收干净的。

  大伙沿着楼梯,往下一层走。曹骏宇的好奇心倒是很强。

  看着那些紧闭的房门,问道,“你们端木家总是鬼鬼祟祟的,把什么东西,藏在了房间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