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250章 端木家的威胁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29 10:18: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端木泽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赶紧说道,“听祖上说,出事之后,大伙就从楼里撤了出去,整栋楼都空了下来。原本打算从镇子里搬出去的,后来才知道,就算搬出去,也不管用。只得硬着头皮住了下来。更可怕的是,如果离开镇子一段时间,煞气会变得更可怕,很快就会丢掉性命,所以大伙都很少离开镇子。”

  沈洲果然没有猜错,难怪端木家总是这么低调。原来他们是没法离开这个镇子。

  曹骏宇才懒得搭理他。他向走廊旁边的一扇门跟前走去。

  那扇门紧紧关闭着。他伸手去推那扇门。

  端木泽本来不想跟他同去的。可他自己一个人又有些害怕,只得皱着眉头跟过去。

  随着一阵沉闷的吱呀声响起,那扇门被曹骏宇给推开。

  大伙的目光都落在那个房间里面。

  因为长时间没人打扫,房间内落了一层灰。

  端木泽所说倒是没错,房间里确实是空的。

  曹骏宇却不死心,一扇接一扇的,把房间的门都推开。

  小邵苦着脸看了沈洲一眼。这位曹家大少爷倒是很怪癖,不知道他在找什么。

  沈洲问道曹骏宇,“你在找什么?”

  曹骏宇笑着说道,“你那只青铜器至少能值几个亿,你又捡了个大漏。我就不信,只有你运气那么好,或许在这栋楼里,还藏着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也想捡个漏。”

  原来这位曹大少爷也想捡个漏。大伙都啼笑皆非的。

  沈洲苦笑着说道,“端木家最擅长的是制作木质的物件。过去这么久,估计不会把什么好东西了。”

  “那可不一定。”曹骏宇倒是个死心眼。看来捡不到漏,他是不会罢手的。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黄昏时分,外面的天正在逐渐黑下来。

  端木泽脸色有些发白。

  这里简直就是他们端木家的禁地,一向很少有人到这来。

  结果曹骏宇还不肯走,他简直心急如焚的,却又无可奈何。

  他最反感曹骏宇说他胆小如鼠,他只得硬着头皮,跟在他们身后。

  他们从二楼一直搜查到一楼,结果什么都没找到。

  当把最后一个房间的门推开时,曹骏宇咦了一声,似乎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三两步进了屋。

  沈洲和小邵紧跟着他进屋。

  端木泽站在门口处,苦着脸看着他们。

  夕阳的余晖从窗户照射进来,墙壁被镀上一层金黄。

  沈洲这才看清楚,墙壁上挂着几幅画。

  那些画画得惟妙惟肖的,虽然颜色有些发黄,可线条仍旧清晰可见。

  曹骏宇像找到宝贝似的,走到那几幅画跟前。

  “说不定是名家字画,这下我总算是没白来。”

  那几幅画虽然画面很工整,并且人物形象也很丰满。手法倒是很普通,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师留下的。

  在第一幅画上,画着的是四个男子。

  他们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从一个路口分开,向着四个方向走去,并且彼此打着招呼,

  每个人身后,都有人推着小车,还有几名手下跟着他们。

  曹骏宇疑惑的看着那幅画,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的一幅画上,画着一只巨蚌。

  巨蚌个头很大,有人正把什么东西,塞进它里面。

  曹骏宇眨巴着眼睛,看了要好一会,也没看明白,这个人在干什么人。

  沈洲忽的想到些什么,赶紧向着第三幅画上看去。

  上面画着的却是在一个山崖上,好多人正在修建一座石塔。

  那座石塔刚修建一半。看模样,倒是跟他们在断马崖上见过的那座石塔很像。

  沈洲忽然有些忙明白。

  连曹骏宇也说道,“很像断马崖上的那座石塔,难道这几幅画在告诉我们什么?”

  他们继续看下去。

  第四幅画,则是在一个院落里,有人在来回走动着,似乎非常热闹。

  曹骏宇纳闷的挠了挠后脑勺。

  在画的一侧,写着“宁海陈家”四个字。

  其实曹骏宇也是个很很聪明的人物。

  他忽的想了起来,一拍脑袋,说道,“第三幅图,应该说的是王家那块残片的下落,跟那座石塔有关系。而第四幅图,则是说另一块残片和陈家有关系。至于第二幅图是什么意思,我倒是没看懂。”

  他当然不知道,那只巨蚌代表着什么,沈洲倒是心知肚明的。

  那是说,徐家留下的那片残片,藏在一只巨蚌里面。

  一共有四块残片,他们已经弄清楚三块残片的下落,看来端木家果然很不简单。

  他们一直在关注着四块残片的下落,肯定也做了很多事情,并且对陈家造成很大威胁。

  陈旗实在没有办法,才以残片为诱饵,除掉端木家家主端木良。

  而当初王家祖上,用一条独角蟒看守着那块残片,估计也是在防备着端木家。

  这么一想,沈洲就有些明白过来。既然前面的都是他见过的三块残片。

  那么第五幅图,应该跟最后一块残片有关系。

  他的目光落在那副画上。令他意外的是,在那幅画上,画着的是个人物。

  那是个穿着清朝朝服,模样瘦削的男子。最显眼的是,在他衣角处,挂着一枚玉佩。

  看到这幅画,沈洲的心就是猛的一跳,因为这幅画他之前就见过。

  当初跟他爷爷打听那块玉佩的事情时,沈志华就让他看过这幅画。

  陈远所说没错,第四块残片,果然和沈家有关系!

  而所有的线索,要从那张画像上面寻找。

  端木家祖先果然很狡猾,把所有残片的下落都调查清楚。

  他先对王家和陈家动手,结果还没轮到徐家和沈家,就被陈旗给除掉了。

  因为家主的突然去世,对端木家打击很大。

  再加上煞气的事,他们自顾不暇,已经顾及不到残片的事情,所以这些年才相安无事的。

  沈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曹骏宇则在仔细观察着前面的那张画。

  他当然也知道,画上所画的,是跟残片有关的线索。

  他跟大伙说道,“我们把画带回去,让大伙好好研究研究!”

  沈洲和曹骏宇很小心的把那五幅画从墙壁上面摘下来,然后收进背包里面。

  他们都兴高采烈的,总算是有了一些收获。

  端木泽却冷着脸看着他们。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画代表着什么意思。可以肯定的是,记载着很重要的事情。

  他很不甘心,曹骏宇把它们给带走。

  可这里端木家人只有他一个,就算动手,他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他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大伙从小楼里出来,才松了一口气。

  端木泽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一路小跑的向着来路跑去。

  曹骏宇不屑的说道,“没出息的东西,居然差点被吓尿了!”

  沈洲微微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他在寻思着,“那副祖先画像,如果跟最后一块残片有关系,那么会藏着什么秘密呢?”

  沈洲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当然逃不过小邵的眼睛。

  问道,“沈兄弟,你在想什么?”

  沈洲说道,“我在想,那只青铜像,能不能彻底吸光煞气。”

  曹骏宇说道,“应该没问题。因为在之前铜像一直也没出事,在端木家人杀掉范星河之后,或许是因为范星河的血液沾到铜像上面,再加上范星河的怨气,才触发了里面的煞气。而那枚令牌传了数百年,辟邪能力很强。在它的压制下,煞气才被吸收回去。只是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把煞气全部吸光。看来,我们要在镇子里住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