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洲楚岚 第261章 底牌

小说:沈洲楚岚 作者:吵夜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9-01 17:5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听他提到这个茬,沈洲把那只犀雕拿出来。

  徐朗很小心的把它接过去,双手捧着,像捧着一个圣物似的。

  看了看犀雕,又看了看沈洲,然后把它还给沈洲,却什么也没说。

  韩晨灰头土脸的坐在一边。

  他并没急着离开,而是看了看手表,咬牙切齿的跟韩天说道,“哼,看他得意忘形的模样,一会连哭都来不及。不仅展厅里那些物件都是我的,连整个奉阳大厦也是我的!想跟我斗,你还差得远呢!”

  韩天脸上也满是狠色,低声说道,“大哥,我们就趁着这个机会,把他赶出奉阳城去!我总觉得,留着他迟早是个祸患。他总能逆转颓势。”

  “不会再给他机会了!”韩晨凶巴巴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外面说道,“沈家排场还是很大的嘛。”

  其实这个时候,开业典礼已经完毕,并且连订货会也要结束了。

  没想到还有人来,沈洲赶紧站起身来迎了出去。

  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城主闫阔走了进来。

  他背着手,身后跟着两名助手。

  闫阔沉着脸,像别人欠钱没还似的。

  其实在开业典礼之前,沈洲特意派人给他送去了请帖。

  结果闫阔一直都没答复,没说来也没说不来。

  看到他,沈洲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沈洲跟他打招呼。闫阔也没吱声,而是径直进了屋。

  他那两个助手狐假虎威的看了沈洲一眼,旁若无人的跟了进去。

  闫阔径直向着韩晨那边走去。

  刚刚还像斗败公鸡似的韩晨,立刻就来了精神。

  站起身来,朝着闫阔点点头。他们两个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

  闫阔转身跟沈洲说道,“沈先生,这座大厦在之前就已经被韩先生买下,所以你现在买不合规,请你把大厦给韩先生让出来!”

  “什么?”他的话让沈洲有些目瞪口呆的。

  因为他把大厦买过来有两个多月时间。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装修,从来没人提过,之前被韩晨给买了下来。

  这简直就是讹人!

  沈洲陪着笑,说道,“闫先生,不对吧?在购买大厦之前,我特意核对过,大厦的产权,就在卖主手里。”

  闫阔哼了一声,沉着脸说道,“沈先生,我告诉过你,韩先生给我们奉阳城带来很大收益。你这么做,对他影响很大。我们要给韩先生提供方便,所以请你按照我说的做!”

  他的话说得很不客气。连四爷和方盛等人,都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盯着闫阔。

  这个家伙简直太过分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难沈洲。

  就算他是城主,也不能这么为所欲为吧?

  四爷说道,“闫先生,生意场上本来就是公平竞争,你不能这样做吧?”

  闫阔看了四爷一眼,说道,“李先生,我知道您在上京很有影响力。可这里是奉阳城,我劝你还是别管闲事的好!”

  他已经表明态度,一切都由韩晨说得算!韩晨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其实给沈洲的感觉,不仅仅是韩晨能给奉阳城带来很多利润那么简单。

  一定是他背后的人物,给闫阔施加了压力,所以闫阔才对韩晨听计从的。

  四爷气得脸色铁青。

  可闫阔所说没错,就算他再生气,面对着这个城主,也是无计可施。

  因为他毕竟只是个生意人。

  沈洲微微叹了口气,今天本来一切都进展得很好。结果还是被韩晨给弄得一塌糊涂的。

  韩晨接连失败,最后才把闫阔搬出来压制他。

  沈洲别的都可以解决,就是面对着这个城主,他实在一点办法也没有。

  韩晨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沈洲。同时脸上还带着一丝得意的神色。

  跟闫阔说道,“闫先生,他对我的生意影响很大。我打算立刻就把奉阳大厦收回来。”

  他继续给闫阔施加压力。

  闫阔跟沈洲说道,“沈先生,请你别让我为难!”

  沈洲当然知道,如今已经没有道理可讲。

  可他又不甘心,自己的努力化为一团泡影,让韩晨捡个便宜。

  他紧紧的握着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都绷了起来。

  怒道,“韩晨,你别欺人太甚!”

  听他这么说,韩晨哈哈笑着说道,“沈洲,我跟你说过,在奉阳城,你根本就不是我对手。

  不管你做什么,都是给我做嫁衣而已。不仅奉阳大厦是我的,连你展厅里面的那些东西也是我的!”

  他的话说得肆无忌惮。而城主闫阔则彻底成了他的帮凶。

  他跟闫阔说道,“闫先生,赶紧进动手吧,我的耐心很有限!”

  闫阔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沈先生,如果你自己不方便的话,我来帮你!”

  他吩咐着手下,“去找人来,把沈先生的东西都扔到外面去!把大厦还给韩先生!”

  沈洲气得眼前有些发黑。

  见他怒不可遏的模样,楚岚轻轻拉着他手臂,说道,“既然这个城市不给我们机会,我们可以到别的城市去发展。我们同样不会输给他们韩家!”

  “不!我不会离开奉阳城的!”沈洲吼道。

  这段时间,他委曲求全的,结果还是弄得一败涂地的下场。

  随着脚步声传来,闫阔的助手领着几个人进了屋,打算清场了。

  韩晨冷笑着说道,“沈先生,你还是赶紧滚吧,否则我们连你们也要赶出去!”

  沈洲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盯着韩晨。他头一次感到自己这么无力。

  他微微摇摇头,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既然沈先生在购买大厦之前,产权是卖主的。那么就没人有权利把它夺走!”

  “哼,你是谁?居然敢在这里多管闲事?”闫阔冷声说道,“在奉阳城,就是我说得算,我想怎样就怎样!”

  “口气倒是不小,看来你这个城主要当到头了!”

  徐朗迈着方步,从人群后面走出来。

  跟刚才笑容可掬的模样相比,他沉着脸的样子有些吓人。

  “你……”闫阔刚想发作。

  在奉阳城这个地盘上,他就是土皇帝,当然不会惧怕任何人。

  任何敢跟他作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闫阔本来就像给沈洲来个杀鸡骇猴,刚好有个人撞到枪口上了。

  他盯着对方的脸,说道,“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

  下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他已经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

  原本嚣张的神情,忽的僵住了,嘴巴张得很大,却没法闭上。

  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那个人。

  忽的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总……”

  下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徐朗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闫阔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汗水顺着他的脸流下来。

  徐朗不紧不慢的说道,“作为城主,你滥用职权,打压别人,你的罪过很不小!”

  闫阔像被锯掉嘴的葫芦似的,一句话也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