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武当开始 第四十五章.阿二阿三

小说:穿越从武当开始 作者:泡椒炖咸鱼 更新时间:2020-05-29 03:15: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风雨之声越加激烈了,一道炽亮的雷光从天际闪过,照亮了一瞬的黑暗。

  而这也正是陆植一直等待着的机会!

  轰隆隆...

  惊雷炸响的瞬间,陆植便已经化作一道残影,瞬间突入了房中。

  借着雷声的掩护,再加上房中的两人早已喝了不少酒,一时间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只是看到一道模糊的残影从眼前闪过,随后便被陆植一指点中胸前大穴。

  “唔!”其中一人直接被陆植一指点倒,而另一人一声闷哼之后,居然还未倒下,反倒是瞬间惊觉了过来,欲要出手反击!

  陆植也是瞳孔一缩,此人功力之深,远比他想象中要强得多,就算是他,一击突袭得手之下,竟也不能直接将其拿下!

  但也就如此了,此人中了自己一记一阳指,劲力已打入他胸前大穴,就算仍旧有所余力,一身实力也发挥不出十之一二了。

  陆植以指做剑,一指荡开那人抓向自己下腹的阴狠虎爪,随后一连三指,连点其胸前天突,璇玑,华盖三处要穴,彻底断绝了其反抗的能力。

  “咳..”胸前大穴被连续重击,那人体内真气激荡之下,直接咳出血来,已然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兔起鹘落之间,房内两人便已经尽数被陆植制住,而直到此刻,那回荡在天地间的炸雷声才缓落平息了下来。

  阁下是何人?竟然敢夜入王府行刺,就不怕被夷三族吗?!”

  “哼!”陆植见其都沦为阶下囚了,竟还敢如此桀骜,出声威胁,不禁一声冷哼,又是一指点在其檀中。

  那人脸色顿时涨红成了猪肝色,只感觉一股难以喻的麻痒感从体内传出。

  “唔..嗬嗬..”

  不过短短片刻,他额头上便已经挂满了冷汗,偏偏身形被制,全身无力不能动弹,甚至连声音都几乎发不出。

  这等手段,简直堪比酷刑了。

  直到那人再也支撑不住,挣扎着朝他投来求饶的目光之时,陆植才出手替他解开了穴道。

  “唔.唔.哈..”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缓了好一会,这才感觉身体中那股让人难受欲死的麻痒感终于消退了下去。

  这时他再看向陆植的目光中,已然带上了几分恐惧,再不复之前那桀骜不驯的模样。

  “你是被称作阿二是吧,西域金刚门的弟子。”陆植如是出声道。

  阿二张了张嘴,也没问陆植为何会知道这些,只是问道:“你是谁?你找我又想要干什么?”

  陆植看了他一眼,先前他特地抓了一名王府侍卫,从其口中逼问出了阿二阿三所在的房间,为的就是要从他们的口中逼问出黑玉断续膏的配方来。

  “黑玉断续膏。”

  “黑玉断续膏?!”

  两句一样的话从他们两人口中说出,但两人语气中的意思却是全然不同。

  此人究竟是什么人?不但知晓我的身份,甚至连他们金刚门中的秘药黑玉断续膏都知晓!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知晓这么多我金刚门中的隐秘?而且你要黑玉断续膏...你是武当的人?!”

  阿二还算是聪明,一番联想之下,居然隐约猜到了陆植的身份,虽然他也并不确认就是了。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知道,我只需要你将黑玉断续膏还有它的秘方告诉我就行了。”

  “呵..”阿二一声冷笑,“你做梦!黑玉断续膏乃是我金刚门不传之秘,就算你再怎么逼迫折磨我,我也绝不会告知你分毫!”

  他这句话说的倒的确是真的,毕竟就连汝阳王府都没能从他们的口中得到黑玉断续膏的秘方,又更何况是陆植了。

  陆植也不啰嗦,确认真的不可能从他这得到黑玉断续膏之后,索性便自己在房间里搜寻了起来。

  最终,他在房间内的一排药柜中找到了许多的瓶瓶罐罐,但陆植也辨认不出里面的药究竟都是什么,于是便干脆扯上了一块床头上的床帘,将那些瓶瓶罐罐全都打包了起来。

  “你..?!”

  见陆植再次朝着自己走来,阿二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慌乱之色,但没等他问什么,便已经被陆植一掌拍晕了过去。

  陆植将打包好的包袱打结背好,随后一手一个将昏倒在地的阿二阿三夹在臂弯中,走出了房间...

  等阿二再次恢复意识之时,只觉得浑身都传来阵阵冰冷刺骨的寒意。

  湿冷的衣服贴在身上,寒气直入骨髓,再加上他现在浑身的真气都被陆植封住了,没了真气护体,那股寒意真的是让他止不住的发抖。

  “这是..哪?”

  阿二醒来之时,便已经察觉到了,此地已经不是他的房中。

  再看到那破败的掉漆神像以及前方斑驳风化的土墙,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丝记忆,这里好像是大都几十里外的一座废弃道观,他几年前还曾在这里露宿过一夜呢。

  “醒了吗?”陆植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阿二下意识的转头循声望去,正见一少年道士坐在上首方打坐。

  这时候的陆植,已经换下了夜行服,换回了日常的道士打扮。

  “是你?!”

  陆植的声音,他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但正是如此,才更加的让他心中震撼惊疑。

  昨晚突袭他的那名高手,无论是武功还是修为,都远在他之上,但他的真身居然是这样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人...这如何能让他不心中震惊?

  阿二沉默了好一会,这才语气低落的说道:“看起来你果然是武当之人,江湖之中,在这般年纪便有如此惊世之修为的,我能想到的,也就只有你了———武当陆青植。”

  对于阿二能认出自己来,陆植也并不奇怪。

  对于江湖上的消息,汝阳王府一向十分关注,像是陆植这般江湖中的后起之秀,更是他们的重点关注目标。

  从他武当斗剑,击毙华山掌门鲜于通而名扬江湖的那一天起,他的各种资料就已经被整理成册,汇报到了汝阳王府之中了。

  只是他们却也没有想到过,陆植远比江湖传中描述的还要强大,就算是阿二这样的一流高手,也远不是他的对手。

  诚然,陆植昨晚是用突袭的手段制服啊两人,但阿二也清楚,就算是正面对抗,他也不会是陆植的对手。

  陆植只是瞥了阿二一眼,也不答话,昨晚他带着阿二阿三悄然离开了王府,然后一路在雨幕中奔行出了数十里。

  就算是他,在带着两个体重过百斤的成年男子一路奔行之下,也难免会感觉到疲累,今早天亮之时,他找到了这间破败废弃的道观,刚好停下来歇歇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