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武当开始 第六十九章.武当,太极!

小说:穿越从武当开始 作者:泡椒炖咸鱼 更新时间:2020-05-29 03:15: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陆植也注意到了半空中那爆开的焰火信号,而且赵敏放出信号之后,便再一次转身朝着山林之中而去,竟是直接丢下玄冥二老阻拦陆植,自己逃走了。

  陆植虽有心追上,但却是被玄冥二老绊住了手脚,一时之间也脱不开身,只能看着其消失在山林之内。

  “今天有我哥俩在此,你休想对郡主不利!”

  “师弟,你跟他说那么多作甚?我们只需要拖住这小子,等郡主带着援军一到,顷刻间便叫他月缺难圆!”

  鹿杖客与鹤笔翁一边联手对陆植围攻,一边企图用话术扰乱他的心神,故意提出援军一说,让其心中慌乱。

  虽然对陆植无效,但他却也清楚,这两人话语中虽有夸大之意,但也的确是此道理。

  如果真的被拖住,然后汝阳王府的大军合围而来的话,那纵使是他,也会陷入危险的境地之中。

  ‘这赵敏可当真是狡诈如狐,一见局势不对,便立刻远遁,而且此刻还召来了援军,看起来今日想除掉她大概是不可能了。’

  不过这玄冥二老却是不能再让他们跑了,这两人不但为元廷驱使,充当马前卒,暗害了许多反元志士,与他武当之间,也有着诸多仇怨。

  当年便是他们带队致残了三师叔俞岱岩的四肢,并且以玄冥神掌打伤了张无忌,几乎让其致命,今日有了机会,却是定要让这两人付出代价了!

  他引着这两人落入林中一块空地之上,一边与两人交手,一边观察着这两人的招数,试图寻找出其中的破绽。

  这二人,不愧是几十年形影不离的师兄弟,出手之间,互相配合的无比默契,那鹤笔翁主攻,而鹿杖客则是游弋在一旁,从旁策应。

  一旦陆植露出什么破绽,亦或者陆植出手攻击鹤笔翁之时,那鹿杖客便会立即出手,两人联合之下,就算是陆植一时间都找不到什么机会,一举拿下这两人。

  噗..

  连续数道短促的破风声传来,只见那鹤笔翁手中一支鹤嘴判官笔上下翻飞,如雨打枇杷一般,短短一息间,便朝着陆植连刺数笔,专点陆植身上大穴。

  那鹿杖客也是不断的转换着自己的方位,一边凝神关注着陆植的动作,一边时不时从他身后偷袭一杖,当真是阴狠无比。

  叮!

  陆植一指点中鹤笔翁刺来的鹤嘴笔,浑厚的纯阳真气顿时顺着兵器反冲向鹤笔翁手臂,令他几乎将手中的武器脱手飞出,同时以指代剑,使出那神门十三剑的剑招,一指朝其手臂神门穴刺去。

  鹤笔翁也不缩手,只是招式一变,手中的鹤嘴笔一转,便再次朝陆植手肘刺去。

  他这以伤换伤的打法,用的毫不犹豫,因为他知道,自家师兄会替自己挡住陆植的这一击的!

  果不其然,下一瞬,鹿杖客手中的鹿角杖便带着沉重的破风声朝陆植砸了下来!

  陆植眉头一皱,只得收手向后退去。

  原以为,破了这两人的玄冥神掌之后,这两人便再无多大威胁了,却不成想,他们手上的兵器功夫却也不弱,而且两人配合默契,攻守互补,对于陆植来说,远比他们那招牌的玄冥神掌更加麻烦。

  事实上,这两人能在汝阳王府中混出这么大的名头,自然不可能只是因为一手玄冥神掌。

  诚然,玄冥神掌可以说是他们最精通,也是最厉害的功夫,但是在他们早年间,玄冥神掌还未大成之时,凭借的就是手中的这一支鹤嘴判官笔,和一根鹿角杖,行走江湖难遇敌手。

  如今虽然他们已经很少再动用这手兵器功夫了,但并不代表他们的兵器功夫就退步了。

  陆植见一时无法拿下他们两人,也就不再一味的与他们争锋相对了,只是以太极拳稳扎稳打的与两人原地周旋,一边暗自积蓄着真气,一边观察着两人的招式路数。

  反观玄冥二老,却是以为陆植无法破除他们师兄两联手,手上的招式越发的凶急狠辣了起来,竟是想一鼓作气,将陆植压制下去。

  可他们哪知道,太极拳本就是讲究不急不缓,圆润如意,任由他们攻势再如何猛烈,陆植却也截然不动,轻松的甚至都站在原地没动过一步。

  十余招过后,陆植已经大致上摸清了这两人的武功招式路数。

  那鹿杖客,使得是大开大合,一力降十会的刚猛杖法,再结合上那沉重的奇形鹿角杖,的确威力十足,一般人可能连他一杖都挡不住。

  而那鹤笔翁手里的鹤嘴判官笔,走得则是灵巧、戳刺打穴的手法,招式灵活繁杂,最擅长近身缠斗。

  这两人一刚一柔,一动一静,一攻一守,居然还正巧符合了那太极阴阳之意,再加上两人相识数十年,心思互通,配合起来更是亲密无间,默契无比。

  所以这两人合力之下,所能发挥出的实力远不止一加一等而二那么简单。

  不过也就如此了,在陆植洞悉了他们的招数套路,适应了之后,这两人对他已然再无任何威胁。

  又是一掌荡开鹤笔翁刺来的鹤嘴笔后,陆植突然头也不回的伸手往身后一探,竟未卜先知一般的提前一步挡住了那鹿杖客从他身后砸来的鹿角杖。

  更让鹿杖客惊讶的是,陆植只是轻轻的在他的鹿角杖上一抚,一粘,一带,他便感觉手中的鹿角杖突然不受控制的偏移了方向,竟杖头一偏,砸向了一旁的鹤笔翁!

  “师弟小心!”

  砰!

  一声闷响,鹿杖客的鹿角杖狠狠的砸在了鹤笔翁匆忙抵挡的鹤嘴笔上,直将鹤笔翁砸的浑身一颤,整条右臂都不住的发抖。

  偏生屋漏偏逢连夜雨,陆植也瞬间插入了两人之中,左掌右拳,一掌重重打向鹤笔翁,同时右手一记进步搬拦捶砸向鹿杖客,让他救援不及。

  “噗!”即使鹤笔翁最后之时匆忙挡了一下,但还是被陆植一掌震的呕血,整个人腾腾腾的连连退后了整整七步,几乎直接跪倒在地。

  “师弟!”

  鹿杖客心中大急,再一次朝陆植一杖直直的捣了过来,但就如同之前一般,陆植只是顺手一拨,便让他的攻击偏离了方向,落到了空处!

  “你这小子,用的是什么妖术?!”

  陆植缓缓踏前一步,摆出一记十字手起手式,朗声道:“武当,太极!”

  ‘这太极是什么功夫?难道是那位张真人新创出来的绝学吗?’

  鹿杖客心中震惊,但却并不知晓这太极究竟是什么功夫。

  毕竟如果认真说起来的话,直到现在,老张那边也都还没有真正完全将这一套武功完善完毕呢。

  老张平时也就每天黄昏之时在金顶之上缓缓打上几式,连宋远桥他们一开始都以为这是老张从道经中悟出的什么健身之法,诸如五禽戏一类,调理身体,延年益寿的养生法门。

  毕竟习练太极之时,那慢悠悠软绵绵的动作,也着实不像是什么能与人争斗的武学。

  也只有陆植‘慧眼识英’,每日都跟随老张一起习练此功,并日日请教,提前学会了这一套不世绝学。

  并且在当年与鲜于通一战中,他展现出了这门绝世神功的威力,这才让武当众人知晓了老张这数十年如一日的在金顶之上一边打,一边感悟完善的太极拳究竟是一门怎样的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