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武当开始 第八章.你妹啊!

小说:穿越从武当开始 作者:泡椒炖咸鱼 更新时间:2020-05-29 03:15: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咔咔..!

  浑厚的纯阳真气犹如那巨人之手一般,一把便将岳老三擒住,抛向了半空之上,任凭其拼命挣扎,也根本动弹不得。

  岳老三瞬间憋红了脸,却是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这种可怕的体验,不禁让他想起了那深海之下的恐怖。

  多年之前,他还年幼之时,曾落入过深海之下,当时的感觉也是这般,窒息,压迫,浑身动弹不得,感觉整个人都被要压扁了一般!

  现在也是这般,他只感觉一股股大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浑身都爆出阵阵令人牙酸的骨骼碎裂声。

  他的嘴角之上,已经渗出了一抹粉红色的血泡,这是内脏受到重压破裂之时才会产生的情况!

  段正明几人膛目结舌的看着那凌空悬浮在半空中的岳老三,心中不禁掀起阵阵滔天巨浪,这般玄奇的手段,真的是武学能够办到的吗?这怕不会是仙法了吧?!

  陆植用眼角余光打量了一眼几人的反应,感觉已经差不多达到效果了,便散开了乾坤一气。

  别看这一招气势骇人,犹如神仙手段一般,但消耗也不是一般的大,不过维持了短短几息的光景,陆植便感觉脑袋有些发晕了。

  相比起真气来说,这一招对于精神力的消耗无疑更大,就算是修炼了九鼎炼神法的陆植也同样经受不起这样的消耗。

  如果想要将此招化作常规手段的话,继续完善修改这一式是其一,继续提纯体内真气与精神力也是必须的。

  砰的一声闷响,岳老三重重砸在了广场之上,奄奄一息,看那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显然是不活了。

  嗖嗖!

  忽听两声破风声闪过,然后便见两支毒镖骤然钉射在了岳老三的脑门之上,彻底将他送上了西天。

  “婉妹?”段誉惊呼。

  众人也是寻声望去,正见木婉清抬手抹下了袖子,重新遮住了那绑在手腕上的袖箭。

  她解释道:“这人之前不但强逼段郎拜其为师,还将我抓住,语羞辱于我,有机会我当然要杀了他报仇。”

  “.....”

  一时间,众人心中都突然生出了一股冷意,这木婉清容貌秀丽妖娆,气质清冷,一眼望去只觉其是那月宫嫦娥般的人物,话语间也多天真率直之意。

  但...这份率直放在眼下这种情况,还就有点让人心中害怕了。

  尤其是段誉,不禁一阵的后怕,毕竟当初初遇木婉清的事后,她可是说过好几次,要杀了他的,他那时候还没当真,只觉得是小姑娘家矜持傲娇。

  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一身的冷汗呐!

  他又想起木婉清之前与他说,让他离钟灵妹子远点,不要招惹她,和她亲近,段誉还不以为然,自觉钟灵妹子那么可爱,当要好好与她亲近亲近才是,现在嘛...他还真不敢有什么想法了!

  那刀白凤与段正淳也是看着木婉清,目露异色,自家儿子招惹回来的这位木姑娘...也不知道他驾驭得住吗?

  虽然几人都木婉清的观感都发生了一些改观,但段正淳他们却也没有直接在脸上表现出来。

  “好了,如今这南海鳄神已死,我们便继续回去饮酒吧...今晚又除去一位恶人,这场庆功宴自然也该更热闹一些,来人啊...”

  段正淳一边邀请众人继续入厅赴宴,一边吩咐府中的卫士下人,将岳老三的尸体处理了,然后重换上一桌酒宴来。

  但今晚却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他这场庆功宴,也是注定无法圆满的。

  因为没过多久,这镇南王府之中便又一次被人给闯了进来,而且这一次来的人,可不止一个岳老三。

  “段正淳何在?赶紧出来受死!”

  一声包含真气的传音响彻整个王府,使得段正淳与段正明几人皆是面色一变,互相对望了一眼。

  来人这一声传音,深厚的真气修为显露无疑,而是从他那毫不客气的语气中便能听得出来,此人必定是大敌!

  今晚这场宴席,看来是注定办不下去了。

  众人只得再次起身,来到王府广场之中,见到来人,段正淳瞬间就变了脸色。

  让他脸色大变的原因,倒不是因为那四大恶人中的恶贯满盈段延庆与无恶不作叶二娘这两人,毕竟这里可是他的镇南王府,府中甲士上百,当然不会怕了两人。

  真正让他在意且心绪不宁的,是另外那两个跟在段延庆他们身边美少妇。

  秦红棉与甘宝宝,都是他段延庆的老情人了,曾经年少风流时的老相好,虽然已经多年不曾联系相会了,但久别重逢之后,段正淳心中还是忍不住的泛起了丝丝波澜。

  他目光迷离的看着两人,下意识的踏前一步,深情道:“红棉,宝宝,你们两..这些年还好吗?”

  “哼!”

  “哼!”

  “哼!”

  回答他的,是三声冷哼,尤其以他身后的刀白凤的冷哼声最大,那股冷意与怒意,就连人群边缘的陆植都感受的清清楚楚。

  也多亏了老段手段惊人,深韵游历花丛之道,这才能潇洒风流了那么多年还没被这几个女人给柴刀分尸,一人一块了。

  “额..”段正淳面色一滞,显然也想到了,此刻不是和老情人们倾诉旧情之时,只得讪讪的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段正淳是不说话了,但那刀白凤却是正火气旺盛呢。

  “秦红棉,甘宝宝,你二人带着这段延庆与叶二娘闯入我镇南王府之中,是想要杀了我吧?!”

  那甘宝宝倒是没说话,秦红棉的脾气就暴躁多了:“刀白凤你这贱婢!我今日不想与你斗嘴,我两的恩怨,日后自然会有清算之时,我今日来,只是来带婉儿走的。”

  “婉儿。”秦红棉看向了所在人群后方,和段誉手拉着手的木婉清。

  木婉清目光有些躲闪,不敢看向秦红棉:“师傅..我与段郎两清相悦,已经定下了终身,所以婉儿今天是不能和你一起走了...”

  “什么?!段郎?!”秦红棉瞬间脸色大变,看向了段誉,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骤然露出一抹震惊莫名的神色。

  “段正淳,这小子是你和刀白凤的孽种吧?!”

  段正淳没说话,只是长大了嘴,显然,一向聪慧过人的他,已经从秦红棉那震惊暴怒的神情中猜出了一些什么。

  “红棉,难不成婉儿她是...”

  “段正淳!你这该挨千刀的魂淡!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人群中的陆植转头看了一眼那还处于懵圈状态之中,不知发生了何事的二人,心中居然生出了一份十分不该的畅快感。

  要来了!祝你们有情人终成兄妹!

  “那小孽畜!还不快放开婉儿的手!”秦红棉朝段誉怒喝道。

  吓得段誉当即就是一激灵,下意识的便要松开木婉清的手,谁知那木婉清却是执拗,反而一把死死的抓住了段誉,并出声朝秦红棉反驳道。

  “师傅,我与段郎真的是两情相悦,已生死相许,我们是不会分开的!就算死也不会!”

  “好好好!”秦红棉咬牙连道了三声好,然后转头恶狠狠的瞪向了段正淳,“这件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到底是大庭广众之下,还有着诸多外人在场,秦红棉也不好意思将她与段正淳曾经的那段旧情当中宣之于口,如此一来,就只能指望段正淳这个做老爹的来处理这段畸形孽恋了。

  段正淳也是一脸的不堪回首,他叹气道:“誉儿,婉儿,你们两...当真不能在一起!”

  “父亲,这是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要分开我和段郎?”

  “那当然是因为你也是段正淳这老不修与你那师傅秦红棉的种!”却是那刀白凤突然间冷不丁就直接爆料道。

  “凤凰?你...”

  “呵呵。”刀白凤冷笑,“怎么着?你段正淳敢做还不敢当吗?!”

  来了!陆植当即精神一震,瞬间看向了段誉与木婉清两人,想要看看这两人究竟是何反应。

  也真不是他恶趣味或是什么的,只是...嗯,只是很普通的想要看看这两人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