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武当开始 第十七章.回返汴梁(求订阅)

小说:穿越从武当开始 作者:泡椒炖咸鱼 更新时间:2020-05-29 03:15: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鸠摩智心中顿生退意,已是准备强行逼陆植和他对拼一招,然后顺势脱离战圈了。

  如果最后还能来个强行平手收场的话,那就更好不过了。

  如是想着的鸠摩智,一发狠,顿时便用出了那同归于尽的打法,强运起真气,瞬间朝着陆植猛攻数招,只攻不防,意图逼陆植退避,或者与他硬抗。

  看陆植的年岁,至少要比自己小了将近二十岁,所以在功力上,自己应该是能胜过他一筹的。

  但真当他与陆植双掌相交之时,他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轰!

  一声爆震,激荡的真气顿时化作劲风冲击而出,吹拂的两人僧衣道袍紧紧的贴在了二人身上。

  然后便见那鸠摩智猛地涨红了脸色,又瞬间化作一阵惨白,即使咬紧了牙关,鲜血还是不住的从他嘴角涌出。

  他只感觉自己这一掌如同拍在了那呼啸而来的海啸上一般,一掌拍过去,却是差点没把自己震的五脏俱裂。

  那炽烈的纯阳真气,更是如同旭日一般,所过之处,他的小无相功顿时如冰雪般消融殆尽,被那纯阳真气直接冲入了肺腑,几乎将他直接从内部烤熟了!

  这一次,我们的大轮明王再也无法强行挽尊了,整个人都被那股巨大的反震力给崩飞了出去,足足倒飞出一丈多远,才狼狈的砸倒在了地上,张口便呕出了一口热气沸腾的逆血。

  “国师大人!”

  那几名给他抬步辇的吐蕃武士们,也是再也坐不住了,赶紧便冲了过来,将鸠摩智从地上扶了起来,纷纷拔出腰间悬挂着的弯刀守护在他身边,警惕的看着陆植。

  不过陆植也没想朝鸠摩智下死手,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吐蕃的国师,如果就这样杀了他的话,别说大理会有麻烦,就算大宋那边,也会出现不小的邦交问题。

  所以陆植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几名吐蕃武士,然后便不再理会他们了。

  “大轮明王,现在你可幡然醒悟否?贫道可从不危耸听。”

  “你噗”

  被就已经重伤的鸠摩智,再被陆植这么一奚落,顿时悲愤交加,心情激动之下,又是一口逆血喷吐而出。

  陆植摇了摇头,说道“看起来大轮明王你还是没有明白贫道的意思,你以为贫道奉劝你返回大雪山寺静心修行,是在讽刺于你吗?”

  “可怜啊,大轮明王你已祸根深埋,却还是看不透此节,只一味的强求那神功绝学岂不知你已经落入了魔障,而且命在旦夕了吗?”

  鸠摩智先是一愣,随后赶紧追问道“你什么意思?!”

  陆植也不和他卖什么关子,直道“我是说,明王你的功夫,已经练的走火入魔了。”

  “无论是你修炼的小无相功,还是那少林的七十二绝技,都有问题这一点你自己应该也感受到了,或许你以为这只是小问题,但是若你再不重视,想办法补救的话,恐怕活不过三年!”

  鸠摩智顿时心中一凛,陆植说的这些问题,他的确是清楚的。

  小无相功就不用说了,他自己都知道,那人传授给他这门武功之时,必定留下过后门。

  所以他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在找机会,找一门别的神功来替换了它,而且自认已经找到了办法,便是那少林的易筋经。

  但少林七十二绝技也有问题,却真的是他所没有想到过的一时间,他也有些迟疑,到底要不要相信陆植所说之话。

  “陆道长所,贫僧却是听不懂”

  陆植也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信与不信,由鸠摩智自己决定,反正又不关他的事。

  “行吧,明王如何想,如何决定,那是明王你自己的事情,贫道也管不着,但是今日你,却是要立刻离开大理,而且日后也不得再来天龙寺找麻烦明王觉得贫道此如何?”

  说道最后之时,陆植已经是赤果果的开始威胁他了。

  但鸠摩智也只能默认下来,毕竟技不如人又有何话可讲?除非有一天,他的武功能更上一层楼,从陆植这找回场子之后,事情才能发生变化。

  不然的话,有陆植在的一天,他就别想再图谋那天龙寺的六脉神剑。

  沉默许久,鸠摩智最终也只能服软“此事,贫僧答应了”

  纵使心中不甘,他如今也无可奈何。

  不过他倒是心机深沉,如今也只是表面答应了下来,如果将来有了机会,亦或者陆植这边出了什么意外情况的话,恐怕他瞬间就会撕毁诺,重临天龙寺。

  鸠摩智最终还是带着浓浓的不甘与怨愤离开了,陆植目送他由那些吐蕃武士们用滑竿抬着远去,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背影之后,这才转身回了天龙寺,与枯荣禅师报告。

  随后,他也没继续在大理多待,只是找到了段誉,花费了三天时间,将乾坤大挪移传授给他之后,便直接动身离开了大理,返回大宋而去。

  当初他便已经说过,借阅六脉神剑秘籍乃是交换,但那枯荣禅师也不知道是真的不在意,还是想让陆植始终欠他们天龙寺与大理段氏一个大人情,最后也没有收下乾坤大挪移的秘籍。

  于是陆植索性便直接找到了段誉,将乾坤大挪移传授给了他,如此一来虽说恩怨人情不一定就能两清了,但至少陆植念头通达了。

  又是半月后,陆植回到了汴梁,这一趟他也外出了有一个多月了,是时候找赵煦交差去了。

  另外,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校书局里应该又搜罗上来一批道书了,他得去看看,其中有没有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陆植这边前脚才刚回到校书局,陈卯后脚便赶了过来,一见面就向他询问情况。

  也由不得他不急啊,陆植这一去一个多月,不仅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而且连他自己的行踪消息都失联了。

  除了最开始,洛阳那边的本地官员传来了一个信,说陆植去了一趟丐帮总舵之外,再之后就彻底没有他的半分行踪了。

  陈卯都怀疑,陆植是不是找了个地方,在外游玩了一个月,根本就没调查。

  亏自己还把赵煦赐下的金牌给了他,并吩咐沿途的各州县官员们,一定要力配合他调查,结果最后一个都没用上。

  陆植抬头瞥了陈卯一眼,随后便又低头看起了手中捧着的道书“都调查清楚了,最近江湖中那些惨死在自家拿手绝技下的江湖豪客,都是被慕容博杀的。”

  “不过丐帮的马大元,却是死在他的妻子康敏,还有与她勾搭成奸的奸夫白世镜手中的。”

  陈卯面露惊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是真的?”

  马大元的妻子偷情丐帮长老白世镜,然后两人合谋一起杀了马大元这种事情,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丐帮天大的丑闻了。

  “还有那慕容博,他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突然冒出来杀人呢?”

  陆植顺手将道书翻过一页,头也不转的说道“不过是假死而已,他如今藏身与少林寺中,一边偷学少林绝技,一边还暗自谋划那劳什子的复国大计。”

  “如果你想要引他现身的话,也很简单,直接到燕子坞去抓了他儿子慕容复,放出话去,他自然就会被逼现身了。”

  “还有那康敏以及白世镜合谋暗害马大元一事,其中更是内情颇深,其中牵扯到了不少东西,也包括那位乔峰乔帮主那毒妇康敏,似乎还想要借此事去对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