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武当开始 第十八章.珍珑棋局(求订阅)

小说:穿越从武当开始 作者:泡椒炖咸鱼 更新时间:2020-05-29 03:15: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陈卯自校书局离开后,很快便回返了皇宫之中,随后又暗中派出了大量密探,前往洛阳等地,调查核实陆植带回来的情报。

  也不是他不信任陆植,只是因为他带回来的情报有些太惊人了,而且每一条都事关重大,甚至关系到他们大宋武林的平稳,他自然不敢轻易的下结论。

  所以一切还是要等密探们将情况核实之后,他才好上报给赵煦,继而制定对策。

  而陆植回到汴梁之后,很快便恢复到了之前那般深居简出的生活之中。

  他花费了将近半月时间,将这段时间校书局搜集上来的道书尽数翻阅整理了一遍后,这才再次出了校书局,准备外出一趟。

  而这一次,他准备前往那擂鼓山一行,拜访一下那位道家前辈无崖子。

  擂鼓山。

  这一日,服侍完无崖子今日午膳的苏星河,才刚从石室里走出,便是神色一动,转头看向了山谷之中。

  只见山谷空地之上,不知何时来到了一青年道人,正站在山崖之下,观望着他在崖壁之上布下的珍珑棋局。

  随后,或许是感受到了自己的目光注视,那青年道人转头朝他看了过来。

  “贫道武当陆植,见过聪辩先生。”陆植施礼拜见道。

  那聪辩先生苏星河也不答话,只是盯着陆植打量了好半饷之后,才脸色木然的冲他点了点头,走了过来。

  他也不说话,只是伸手从地上抓起一颗碗口大的棋子,以真气掷出,落子在那崖壁上勾画的棋盘之上。

  然后他就转头看向了陆植,抬手往另一堆棋子的位置示意...他似乎是误会了陆植的来意,见他一直盯着那珍珑棋局看,便以为他对此有些兴趣,索性便与陆植对弈上一局。

  不过陆植也没解释什么,那就陪苏星河下一局好了。

  他之前因为这珍珑棋局的名声,好奇之下仔细观察过这一棋局,并暗自思索过破局之法,心中已然是有了些思路。

  毕竟这珍珑棋局的解法,他早就知道了啊,不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十六子倒脱靴吗?

  陆植如是想着,略一思索之后,随手一招,以真气隔空黏住棋子,投向那棋盘之上。

  苏星河神色微变,陆植这一手隔空取物的手段,当真是精妙之际,展现出了其那不俗的真气与实力,似是这般的手段,就连苏星河都很难做到如陆植这般的轻松写意。

  深深的看了一眼陆植后,他压下心头那些繁杂的想法,准备专心与陆植弈棋。

  但在看在陆植下的那一步棋之后,他却是再次脸色一变。

  因为陆植这手落子,可当真是下了一步大大的臭棋,一子落下,不但没对己方的困境有丝毫帮助,反而还将自己的棋子葬送了一大片!

  这小子,当真会下棋吗?莫不是来消遣于我的?!

  陆植当然会下棋,当初在武当山上,他可是没少和老张弈棋,并以棋局来演练那阴阳太极之变化,所以他的棋艺,还当真不算差。

  定定的看了陆植几息,见陆植脸上并无什么异色,苏星河也只好收回了目光,抬手掷出一颗棋子,彻底将陆植一方的大批棋子给围成了一片死棋。

  因为陆植那一手故意送出的臭棋缘故,苏星河对他的印象与感官顿时便差了起来,此刻已经只想尽快屠了陆植的大龙,然后赶走这捣乱之人,以免玷污了他师傅无崖子的心血之作。

  而陆植这边,却是陷入了沉吟之中,毕竟虽然他知道解开珍珑棋局的办法,但却是不知其详细步骤与棋路的,想要解开这棋局,还需费力思考一阵,下面的步骤该怎么走。

  然后,慢慢的,陆植突然有些失神了起来。

  不过只是瞬息,他便惊醒了过来....他刚才似乎是被这棋局给扰了心神,脑中竟差点根据棋局中的局势,幻化出相应的幻象来。

  若不是他精神力远比普通人强大的话,恐怕一不小心都要着了道。

  这逍遥派的手段,果然有点意思。

  陆植嘴角一勾,觉得有趣之下,心中对于那逍遥派的各种武学典籍也更加感兴趣了起来。

  哆!

  一声闷响,陆植的棋子已经深深的嵌进了那棋盘之中。

  陆植与苏星河,就这样在棋局中你一子,我一子的互相博弈了起来,然后...

  “就是这一手了。”陆植自语道,然后抬手抛出了手中的棋子,径直钉在了棋盘的中央天元之中。

  “这?!”苏星河骤然一惊,下意识的便往前走了数步,满脸惊愕的注视着那棋局中的局势,震惊之下,居然连那聋哑人都忘记装了。

  陆植这最后一手,看起来依旧还是胡乱落子,但就是这一子,却是盘活了他这边的大半棋子,将自己一方从那无法挣脱的泥沼之中彻底解救了出来,并且一举扭转了局势。

  “你居然破解了我师傅设下的珍珑棋局!”

  “取巧而已。”

  毕竟如果不是提前知道破解的思路的话,陆植恐怕也没那个本事能轻易破解这珍珑棋局。

  不过苏星河却是误会了他意思,以为陆植是自谦自己只是以这般偏门的办法门来盘活这盘棋,顿时便摇头道。

  “这珍珑棋局,以寻常之法,根本就没有半分破解的可能,也只有以这等另辟蹊径之法,才能解得开,小友你能有如此才智,却是不必过分自谦。”

  解开珍珑棋局之后,这苏星河对陆植的态度瞬间再次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那张干枯木然的脸上,居然难得的露出了几分洋溢的笑容。

  “对了,陆植小友,你先前道,武当陆植,不知这武当是何地?是你的家乡,还是你出身的门派,或者是教派。”

  “既是门派,也是教派。”

  苏星河皱了皱眉:“那可否告知,你所在之武当,可还有师长存在?”

  陆植怅然道:“当世之中,武当仅我一人而已。”

  “妙极,妙极!”苏星河却是高兴的拍起了手,然后直接一把拉住陆植的手臂,有些急切的说道,“青植小友,快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一位神仙般的人物!”

  陆植眉头一挑,心中已然猜到,苏星河口中那位神仙般的人物,恐怕就是那无崖子了。

  却是没想到,这么轻易便能见到无崖子了,他都还未开口呢,苏星河便迫不及待的拉着他过去了。

  苏星河带着陆植走进了山崖边上的一间小木屋中,抬手猛地抬手一掌轰在那岩石崖壁之上,崖壁瞬间缩了进去,露出了一个两米多高的通道入口来。

  陆植颇为赞叹的看了一眼那机关石壁,这机关设计的当真是精妙绝伦,就连他第一时间都没能看出来这崖壁居然不是一体的。

  “青植小友,跟我来,那位老神仙就在下面。”

  两人一路向下,行了数十步之后,来到了一间山腹之中挖出的石室来。

  “星河,你带这位小友前来,可是我设下的珍珑棋局已被破解了吗?”

  “回禀师傅,这位陆植小友,确实以一手十六子倒脱靴的手法,破解了您布下的珍珑棋局。”

  两人一问一答间,陆植也看向了那无崖子,只见其端坐于半空,姿态悠然,一眼望去,不禁让人心下惊疑,此人莫不是神仙。

  不过陆植却是看得真切,那无崖子分明是用数根黑绳捆绑在身上,将自己像蜘蛛一样凌空悬吊在半空之中,这样一来,那神仙姿态自然就大打折扣了。

  而这时,那无崖子招呼过苏星河之后,目光也朝陆植转了过来,准备仔细打量一番,这破了自己珍珑棋局的青年才俊。

  然后,在看到陆植的第一眼,他便愣住了,脸色逐渐生疑,最后更是惊讶的忍不住直接出声询问道。

  “小友!你可见过我师逍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