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武当开始 第二十二章.赵煦来信

小说:穿越从武当开始 作者:泡椒炖咸鱼 更新时间:2020-05-29 03:15: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不好意思,薛神医,我练的这门功夫,有真气护身之能...没伤到你吧?”

  “啊,没事没事。”薛慕华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赶紧摆手道,“陆道长玄功精妙,倒是在下贸然了,陆道长放心,在下无事,只是可惜了这碗补气汤了。”

  陆植冲其笑了笑,问道:“对了,无崖子前辈怎么样了?可醒来了吗?”

  提起无崖子,薛慕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道:“多亏了陆道长不惜真气,为师祖调理身子,五个时辰前,师祖已然醒转,还喝下了一碗补气汤,如今已是无有大碍了。”

  无崖子的‘术后反应’远比众人预想中的要好的多,也许是薛慕华带来的珍贵药材,也或许是无崖子有近百年的北冥真气护身,没过多长时间便醒了过来。

  如今他只需要再修养上一段时间,待全身的骨骼再次一一长好复原之后,便不用再忍受那永不见天日之苦了。

  陆植点了点头,对这样的结果也十分满意,也总算是没白费他那么多功夫。

  与薛慕华聊了几句,又到石室中看了看无崖子的情况,陆植找到了苏星河,向他提出了借阅逍遥派典籍之事。

  如今无崖子虽然还没有彻底好转,但陆植也算是已经履行了许下的承诺,那相应的,逍遥派的武学典籍是不是也该给他送来了?

  但这件事,似乎又有了点变化,陆植找到苏星河后,他却是顾左右而他,颇有敷衍之意,陆植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这一次相助无崖子,他所耗费的精力,可谓是甚大,如果不是他体质特殊,寿元长久的话,换成旁人至少得折寿十年不止!

  而事成之后,这苏星河却是如此作态,又怎能让陆植不恼怒。

  见陆植面色不虞,苏星河赶紧说道:“陆道长还请赎罪,实在不是我逍遥派而无信,而是...老朽我真的拿不出来啊。”

  “当年,那贼子丁春秋,害暗了我师尊,然后我逍遥派便几乎就此分崩离析...门派内的诸多典籍也被两位师伯以及丁春秋那贼子给带走了。”

  “如今,老朽实在是拿不出来啊,除了一些医卜星象的杂书,我逍遥派内的绝学,如今只有我师无崖子修炼,所以只有等师尊他好起来之后,才能默给道长。”

  听到苏星河的解释,陆植的脸色这才好了许多。

  “那便先把那些有关医卜星象一类的典籍给我带过来吧。”

  苏星河奇怪道:“这...陆道长难道也喜好这些杂学吗?”

  他本是以为,陆植想要,乃是他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小无相功,以及那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等武功绝学,也正是因此,在陆植找他索要典籍之时,才会如此为难。

  毕竟他是真的拿不出来啊,就算是他所修的北冥神功,他也修的不全,至今也才修炼到第四张图,往后的秘籍他也不知道。

  不过他却是猜错了,陆植固然对逍遥派的这三大神功十分很感兴趣,可对逍遥派的其它传承也同样十分的感兴趣。

  就比如那逍遥派的医经,原著中刚接手了逍遥派没多久的虚竹,就能做到更换眼球,修复视觉神经这种神乎其神的事情了,那可是连现代医学都搞不定的难题!

  所以与那些只垂涎逍遥武学神功的人不同,陆植他全都要!

  对于陆植要这些杂学典籍的要求,苏星河倒是不为难了,很爽快的便命薛慕华给陆植搬来了一大堆经卷典籍,让陆植如获至宝,一连十天都尽待在房间之中翻阅典籍了。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随后薛慕华的声音也从屋外传了进来:“陆道长。”

  盘坐在一堆书籍之中的陆植抬头往门外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薛神医,有何事吗?”

  “是这样的,有一人找到了聋哑谷中,是说来寻陆道长你的,并交予了一封书信给我,请我转交给陆道长。”

  “这样啊..倒是麻烦薛神医了,还请进屋一叙。”

  薛慕华推开门走了进来,先是简单与陆植讲述了一遍那来人的话语,又将一封用火漆封住的密信交给他后,便告退离开了。

  陆植看了一眼信封上的火漆标志,顿时眉头一挑,这个标志...竟是赵煦亲自给他来信了。

  这一次出行之前,陆植曾与陈卯说过自己的目的地是擂鼓山聋哑谷,并道如果有事的话,可以直接差人到此来寻找他。

  大概是因为我提前剧透的那些事情吧,陆植还未看信,心中便已经大概猜到了几分信中的内容。

  撕开信奉,取出信纸打开看了几眼之后,果然不出他的所料,赵煦的来信,的确是请他去处理那些江湖事的。

  因为陆植的剧透,这段时间以来,朝廷的密探一直都在暗中打探着他透露出来的那些消息,根据这个思路查下去之后,密探们也确实查出来了不少东西。

  就比如那丐帮几位长老密谋设计乔峰一事。

  于是,赵煦(大概是陈卯的主意)便给陆植来信了,希望他能关注一下此事,并且在必要之时,出面揭穿康敏那毒妇的阴谋,以保丐帮不内乱。

  毕竟赵煦还想多让丐帮创造一些价值呢,他这些年来经略西夏,已经有收服西夏,还他汉家江山的想法了,而丐帮这样好用又自觉的友军,他当然不希望其内部出现什么太大的乱子。

  “滋...这是拿我这个文官当密探使啊。”陆植颇为牙疼的滋了滋嘴,腹诽道。

  实际上,赵煦与陈卯他们那边也是没办法了,毕竟他们大宋朝廷之中,能用的高手本来就没几个,唯一一个能算得上当世顶尖的,也就陈卯一个人了,但他还要镇守皇宫大内,不得轻动。

  这不就只能可劲的逮着陆植这一只羊使劲褥了呗?

  不过那赵煦信中的词倒还算陈恳谦逊,并没有以命令的方式去要求他做什么,只是以朋友般的口气方式,请他帮这个忙。

  而且信中也说了,如果陆植没空或者不想去的话,他那边也可以另想办法。

  虽然陆植也知道,赵煦那么客气,也是因为自己的实力。

  但这些事情,他本来就准备着要去凑凑热闹的,索性便答应下来好了,还能让陈卯那家伙收集道书的时候更卖力一些,他又何乐而不为。

  于是,第二天一早,陆植便找到了苏星河,向他提出了告辞,并向他道,有空之时,他还会回来,这段时间就请他多将那些散落在外的逍遥典籍收集回来。

  而苏星河也是满口答应了下来,最后又一副扭捏模样的向陆植求道:“如果陆道长日后在江湖中遇到那贼子丁春秋的话,还请道长替在下与家师将那贼子给斩了!”

  “如若陆道长能帮此忙的话,老朽必当感激不尽!”

  虽然与陆植相处不过月许,但苏星河对陆植的本事却已是佩服之至。

  毕竟就连无崖子都曾道,哪怕是他巅峰鼎盛之时,恐怕也不一定是陆植的对手。

  所以苏星河很确信,只要陆植肯帮忙的话,那丁春秋绝对不可能从陆植的手中幸免...但就是不知道,陆植愿不愿意帮他们逍遥派这个忙了。

  虽然陆植还要借阅他们逍遥派的典籍就是了,但他也已经帮忙替无崖子治好了身上的陈年旧伤与残疾,也的确没有那个必要再为他们做什么了。

  他此举,却是有些贪心不足的意思了。

  好在陆植也不在意,毕竟那丁春秋手里面,也还有一部分从逍遥派中盗取而去的典籍呢,如果真的遇上了他的话,陆植当然不会放过他。

  “此事我可以应允,如果在江湖中遇到那丁春秋的话,我自会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