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武当开始 第四十三章.贫道掐指一算

小说:穿越从武当开始 作者:泡椒炖咸鱼 更新时间:2020-05-29 03:15: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听闻段誉提及最近江湖中所发生之事,陆植不免感叹,果然,江湖这一潭池水,永远都不会有风平浪静的一天啊。

  江湖便是这般,从不会有片刻平静之时,只要还有人的存在,便永远少不了争端。

  那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说的便是这般,无论何时,也无论何地,江湖之中总会有人搅弄风云,或是风云际会,形势所迫,也或许野心之辈刻意设计,江湖...混乱才是永远的主流。

  “....倒是听闻,有人称江湖中那诸多武林人士遇害之事,乃是慕容家上一代家主,慕容博所为。”

  闲谈之中,段誉似乎无意中提了这样一句。

  陆植神色一动,问道:“可知这消息是从什么地方流传而出的吗?”

  段誉说道:“这点我倒是也不知晓,最初也是听闻,大宋官军在清缴慕容世家的燕子坞之时,并未在慕容博的棺椁之中找到他的尸身,便怀疑他当年其实未死,然后才有了这样的传闻流传出来...”

  当初杏子林大会之后,慕容世家意图造反之事被公之于众,没过几天,大宋朝廷便派遣的大军征讨了燕子坞。

  陆植了然的点了点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条消息应该是自陈卯那边散播流传出来的,就是不知道他后续究竟还憋着什么后招了。

  毕竟陈卯曾对他说过,想要以慕容博为引子,收拾一番少林的那些和尚,所以他此举肯定有其深意。

  想了想之后,陆植又向段誉问道:“你可知乔兄现在何处?他这一次要找那些江湖名宿们了结恩怨,一个人终究是有些势单力薄了,贫道准备去向他询问一番情况,看能不能帮上他一点什么。”

  虽然陆植与乔峰并未见过几面,但交情却是深厚,乔峰此人,有一种难的人格魅力,他如果遇到什么难事,陆植也愿意出手相助。

  段誉笑道:“乔大哥现就在嵩山脚下陪伴父母,如果青植道长想去寻他的话,小弟也和你一起去,顺便正好去少林寺与我父亲他们相会。”

  陆植点头:“那便一起。”

  两人又在聋哑谷停留了一天,期间陆植也将童姥的书信转交给无崖子,然后便与段誉一同离了擂鼓山,往少林寺而去。

  嵩山脚下,一间农家小院之中,陆植与段誉寻到了乔峰,乔峰对两人的到来也是欣喜的很,当即便拿出了家中埋藏的好酒,与两人畅饮了一番。

  三人一直饮酒到了深夜,没用真气逼出酒气的段誉早已是不胜酒力,早早便睡下了,只留下乔峰与陆植二人还在对饮。

  两人一边饮酒,一边交谈着。

  “乔兄你此次找玄慈,赵钱孙等人了结恩怨,可有十足的把握?”

  乔峰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笑道:“嘿..把握谈不上,但此事,他们也必然要给乔某一个交代,就算是误杀,但杀母之仇,又怎能视作等闲?”

  陆植表示理解,他与乔峰是同一种人,思维方式也接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当年的确是他们那群人误杀了乔峰的生母,此事若不给个交代,又岂能罢休?

  就算这件事他们也是被慕容博所蒙骗,可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你想装聋作哑蒙混过去,却是万万不可能!

  “对了,乔兄你有寻到你的生父吗?”

  乔峰端起酒碗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才点头道:“得蒙陆大哥(陆植年岁比乔峰大!)你的提醒,数月前,我曾与他见了一面,也交谈过了几句。”

  “当时,我刚赶回家中,正巧碰上他欲要害我养父母,我便与其交手了一场...随后也与他相认了身份。”

  “但我正想与他好好谈上一番的时候,他便转身离去了,然后我也就没再去寻他。”

  “想必这一次,我与玄慈方丈,赵钱孙等人了结当年之事,他也会现身的吧...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之后,我父子两还能不能在这大宋江湖之中立足。”

  陆植说道:“乔兄也不必忧心,当年那件事,本就是玄慈等人的错,你找他们要个交代,也是合情合理之事。”

  乔峰却是摇头,对于那些江湖人士的秉性,他再了解不过了。

  就算这件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错在玄慈等人,可到了时候,也必定会有人跳出来,或是以什么狗屁江湖大义来逼迫他放弃寻仇,亦或者可能直接就表明态度,偏帮玄慈等人。

  毕竟江湖中人,不就是这般吗?更别说乔峰如今身世已然暴露,指不定有多少人在心中暗骂他契丹狗贼呢。

  所以对于一月之后的少林寺之行,他其实并没有任何的把握,甚至能不能活着下山都还是未知数。

  陆植大概也猜到了几分乔峰的想法,毕竟帮亲不帮理自古便是常态,更别说此事还涉及到了少林寺方丈这样的大人物,那些江湖中人会偏向哪方自然不必多说。

  不过陆植对此事,却是有不同的看法,毕竟他少林寺虽然势力庞大,威望深厚,但能及得上大宋朝廷吗?

  赵煦与陈卯老早便计划着要好好的收拾一番那些少林和尚了,而这一次正是绝好的时机,以陆植对陈卯的了解,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一次机会的。

  乔峰长舒了一口气,抓起桌上的酒坛给两人碗中重新倒上了酒:“不聊这些了,今日与陆大哥久别重逢,且不要让这些烦心之事打扰了我们的酒兴。”

  陆植也笑道:“那便先饮酒。”

  两人又是一番畅饮,直至凌晨二更天之时,两人才结束了这场畅饮,各自回房休息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清早,陆植便早早的起了床,在乔峰的邀请下到了院子之中,一同用早膳。

  段誉早在他之前便已经在院中了,正笑吟吟的与一红衣少女交谈着。

  “阿朱。”乔峰喊了那少女一声,然后将陆植给其介绍道,“这位是陆植道长,你便与我一起,喊他一声陆大哥就是了。”

  “陆大哥,这位是阿朱..是乔某未过门的妻子。”

  陆植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乔峰还是与阿朱遇到了吗?不过....这样倒也不错呢。

  至少这一次,有陆植在,也不会再有那塞上牛羊空许约的终生遗憾了。

  “陆大哥?”

  阿朱也是神情疑惑的看了乔峰一眼,这无论怎么看,也该是乔大哥的年岁更大啊?

  “哈哈。”见状,乔峰立刻笑着解释道,“阿朱你有所不知,乔大哥乃是道家高人,有长生驻颜之能。”

  “原来如此,倒是阿朱见识浅薄了,陆大哥好。”

  陆植笑着冲其点了点头,突然做神棍状道:“阿朱姑娘好,初次相见,贫道也身无长物,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礼物送与阿朱姑娘,便送你一卦如何?”

  阿朱有些奇怪的问道:“送我一卦?”

  乔峰也同样不明就理,反倒是段誉,却是颇感兴趣的说道:“青植道长你果然会卜算之术吗?”

  他早先便怀疑,陆植仿佛无所不知一般,第一次见面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却不是修炼了什么卜算之术?

  只是陆植一直没有正面回答他,如今陆植自己提出此事,段誉当下便心中认定,陆植肯定是如同前唐李淳风那般的能掐会算的高人。

  陆植也不解释,只是笑着说道:“贫道这一卦,就替阿朱姑娘你卜算身世如何?”

  “我的身世?”阿朱顿时一惊,然后急忙问道,“陆大哥真的能算出我的身世吗?”

  “当然。”陆植点头,“说来也巧,贫道关你与段兄之面相气息,十分相近,便不自觉的暗中卜算(纯粹装神弄鬼)了一番,发现果然如贫道所想一般,你与段兄却是(表)兄妹!”

  “啊?!”

  “什么?!”

  段誉更是反应激烈,见鬼一般的看向了阿朱:“阿朱你...‘也’是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