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武当开始 第五十章.那你自裁吧

小说:穿越从武当开始 作者:泡椒炖咸鱼 更新时间:2020-05-29 03:15: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乔峰冷眼看着那些人,这满场的天下英雄们,此刻却尽是沉默,竟无一人出声为自己应援。

  而那些人当中,曾经可是有不少与自己称兄道弟的存在,但此时此刻,那所谓的兄弟情谊,却终究是抵不过这身份之差。

  也是直到如今,乔峰才算是看清了这江湖的真正面目...虽然他早便已经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就是了,但真当如此的时候,他心中最后的那分期待也终究还是落了空。

  如果此时,能有人站出来,说一句公道之话,乔峰必定会将其打心底来视作友人兄弟,但很可惜,这群曾经的朋友,却是无一人配他视作知己!

  他转头看向了玄慈,又看了一眼那人群之中的赵钱孙,说道:“乔峰今日,只求一个交代,玄慈方丈,还有赵钱孙前辈,你两是当年雁门关一事的亲历者。”

  “——如今也就只剩下你们两人了,两位都是江湖前辈高人,如今当着天下英雄们的面,你们难道不该给乔某一个交代吗?!”

  玄慈面色悲苦,轻叹了一声:“乔施主要就此事问老衲一个交代,的确合情合理,老衲....”

  那玄慈本来已经准备应下此事了,结果人群中一中年婆子却突然出声打断了玄慈。

  “哼!乔峰你一个契丹狗贼,还想要什么交代?”

  几人瞬间寻声望去,说话之人,正是那谭婆。

  只见她满脸憎恶不耐的说道:“乔峰,我看你的意思,是非得逼着玄慈方丈与我师兄偿命对吧?”

  “可笑!当年之事,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偏偏要旧事重提,究竟是怀着何等的心思?!”

  “况且,你一家乃是契丹人,我大宋武林人士杀之又有何错?!我劝你还是最好赶紧回你那大辽之中,牧马放羊去,这一生都别再踏入我大宋境内,否则的话,指不定哪一天就被我中原英豪取了你的狗头!”

  谭婆此,护短之意几乎溢于表,而且还着重提及了乔峰契丹人的身份,分明就是想挑起在场众人对乔峰的反感与排斥,可谓是胡搅蛮缠又用心险恶。

  听闻谭婆此,在场不少人都是目光闪烁,暗道这恶婆娘还真是蛮横。

  就连段誉都一脸气愤的朝陆植说道:“青植道长,这婆子还真是出恶毒,就这样的恶婆娘,当真是不值得称作是前辈高人。”

  谁知道那谭婆一行人也是真气有成,耳聪目明之辈,段誉此虽然声音不大,但也没有刻意悄声,竟是被她们几人听到了耳中。

  “哪个小崽子敢在背后妄我?给我站出来!”

  她夫君谭公,以及那师兄赵钱孙也是一脸怒容的转头朝段誉看了过来。

  “小子!你胆敢背后中伤小娟,看劳资不把你的嘴巴撕烂!”

  “哼!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也敢出声议论我夫妻两?今日我便要替你的父母教训教训你!”

  这谭公与赵钱孙也是凶恶,竟直接施展轻功便朝段誉冲了过来,那赵钱孙更是提着大巴掌便准备扇段誉一个大嘴巴子。

  一瞬间,饶是段誉这般的好脾气之人,也是被引动了肝火,脸现怒容,一把抓起手中的折扇,便准备上前给那两人一个教训。

  不过他身旁的段正淳却是比他更快,抬手便是两记一阳指点出,将那两人给逼得狼狈退去。

  “段某的儿子,段某自己会教育,却是不需要两位来帮忙。”

  开玩笑,他段正淳堂堂的大理镇南王,这谭公与赵钱孙竟当着他的面,说是要替自己教训儿子...这两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也是直到这时,两人才反应了过来,段誉居然是段正淳的儿子,一时间不禁又气又恼。

  毕竟以段正淳的身份和武功,完全就不是他们两能比的,这脸今天恐怕是丢定了。

  这场好戏,当真是看到在场之人心中暗笑,这谭公谭婆,还有赵钱孙三人,也当真是出了个大丑。

  真当自己在江湖中辈分大一点,就可以倚老卖老,百无禁忌呢?如今被人狠狠的在脸上扇了一巴掌,当真是让人看得心情舒畅。

  谭公与赵钱孙二人丢尽了颜面,却又无法继续发作,只得灰溜溜的转身返了回去,连句狠话都没脸再放了。

  最后,还是玄慈看场面尴尬,出替他二人缓解了一番。

  “阿弥陀佛,乔施主,老衲当年做下的错事,的确理应得到惩罚,所以今日,便请乔施主你放下话来吧,无论要老衲如何偿还,老衲也必当从命。”

  乔峰正待出声,便忽听一阵大笑声传来。

  “哈哈哈...玄慈你这老秃驴,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来人未见踪影,声音确实洪亮无比,传遍了场中,不少人更是感觉体内的气血都忍不住的翻腾了起来,不禁暗自震惊,这说话之人分明是以高明的真气修为灌注到了声音之中。

  玄慈也是面色微变,暗道此人好深厚的功力,随后也同样将真气注入声音之中,朗声道。

  “高人既已经到场,何不现身一见?”

  “哼!你这老秃驴也不必激我,我又有何不敢?”

  众人只听风声一闪,便见一黑巾蒙面之人骤然出现在了场中,一双泛着精光的眼睛环视全场。

  ‘这人好生面熟!’玄慈有些疑惑,总觉得自己似乎曾经见过这人一般。

  “阿弥陀佛,阁下既已现身,又何必黑巾蒙面,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呢?”

  “呵..我只怕摘下面巾之后,会吓得你当场肝胆俱裂!”

  玄慈皱眉,不卑不亢的说道:“听阁下之意,似乎还与老衲有旧?却是还请阁下赐见一面。”

  那人也不含糊,当场便摘下了面上的黑巾。

  “你..!”玄慈见到其面目之后,果然大惊失色,“竟是你...萧远山,萧老施主!”

  “没错!正是某家!”

  一瞬间,全场皆惊,毕竟当年的当事人突然现身,这是谁都想不到的。

  “啊!是你!”与玄慈一般,那赵钱孙也是瞬间就认出了萧远山的身份,当场便惊的脸色大变,竟脚下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萧远山也下意识的转头向其撇过去了一眼,随后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这赵钱孙,当年在雁门关之时,便是这般的脓包废物,竟吓的当场昏倒了过去,也借此留得了一命...当真是让人不屑理会之。

  “怎么,没想到我萧远山竟然还活着对吧?”萧远山回头冲玄慈说道。

  玄慈沉声道:“老衲的确没想到,老衲当年亲眼看着萧老施主你悲愤之下,从山崖之巅一跃而下,却是没想到,萧老施主你原来大难不死。”

  萧远山嗤笑道:“嘿..别说是你,就连某家自己都没想到。”

  “当年某家万念俱灰之下,只想一死了之,却不成想,被那山崖之上横生而出的一株树给救了一命,却是没有死成。”

  “阿弥陀佛,萧老施主果然吉人自有天相..如此也好,老衲所背负的罪孽也能少了一些。”

  萧远山冷眼看着玄慈:“你这老秃驴,这一副慈悲的模样,还是收起来吧,某家看得简直想吐!”

  “你之前道,无论要你怎样偿还,你都必当从命对吧?是认为这在场的中原武林人士们肯定能护住你的性命,而且我儿也不会提出让你自裁谢罪是吧?”

  “但你可曾想到过,某家竟也还活着?!”

  “你想要偿还赎罪?好啊!那你就当着这在场所有人的面,自裁吧!只要你能做到,那某家与你的恩怨,便从此一笔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