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想自保啊 第1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小说:我真的只想自保啊 作者:贫道九段 更新时间:2020-10-18 03:42: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深夜。

  零星烛火,重重帷幔。

  听着外头刀剑相交的劈砍声逐渐零落,李涛翻了个身,继续睡。

  不多时,帷幔外的风铃响动。

  随即传来丫鬟秋香的声音,伴随着微微气喘道:“王爷,刺客已伏诛!”

  “下去吧。”

  “是,王爷,奴婢告退。”

  秋香下去了,外面的声音却没有消失。

  护卫们来回走动着,泼洒井水,冲洗着残留的血迹。

  丫鬟们跟在后头,顺着水流的方向,排成一队,拱起俏臀,把一条长长的墩布平推过去。

  再后面是老嬷嬷们,蹲在地上,拿着碎布,专注扫尾。

  王爷最不喜血腥味,所以嬷嬷们擦得极为细致,连地砖的缝隙都不放过。

  李涛躺在床上,却能将这一切尽收耳内。

  一炷香后,外面再次陷入万籁俱寂的宁静。

  李涛翻来覆去的,却再也睡不着了。

  自打八年前意外来到这个世界的唐国,李涛就一直没停止对这个世界的探索。

  唐国是个以武立国的封建王朝,却和华夏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对不上号。

  而且武道盛行,门派林立,修为到极致,甚至可以俯视皇权,成为一国之柱的超然存在。

  连皇帝都得敬畏三分。

  然而遗憾的是,李涛自己却无法习武,诸多名师都无法令他筑基入流。

  超凡入圣这条路,他是彻底没希望了。

  好在,他生来就是一个皇子。

  至少:房子问题是不用愁了。

  吃喝玩乐更不需要操心。

  三妻四妾的,凭着九皇子的尊贵身份,想来也不难。

  唯二美中不足的就是,总有刁民想害朕!

  像是今晚的情况,已经是这八年来,遭遇的第三次刺杀事件了。

  身为尊贵的皇子,自己已经很低调了,好么?

  我真的只想自保啊。

  像连记忆里那些千古绝句,名警句全都只能憋在心里,生怕一不小心说出来,就震动文坛,惊动朝野,遭人嫉恨。

  至于治国方略、治军大计,他可以不带停顿地哔哔上几个时辰。

  是不是纸上谈兵,咱先不谈。

  单靠这哔哔的本事,到哪都算得上个人才不是?

  可咱骄傲了么?

  并没有。

  以至于到现在,整个西京城里提起九皇子,都暗自摇头。

  那就是个纵情声色的纨绔。

  成日里除了弹弹小曲,逛逛勾栏,连马都不骑,半点志向都没有。

  叹着气,李涛起身下床,黑暗中的秋香立刻拨开帷幔:“王爷,奴婢伺候你穿衣。”

  匆匆赶来的丫鬟因为神似记忆里的那个著名丫鬟秋香而得名。

  自从得名之后,这丫头就全盘包下了他的饮食起居,甚至还自告奋勇地担当起了暖床的任务。

  可惜当初年纪太小了点,被李涛直接轰下床了。

  如今几年过去,秋香这丫头彻底长开了,短小亵衣下的身段,曲线动人。

  可这丫头绝口不提暖床这事了,让李涛好一阵郁闷。

  咱是二十一世纪文明世界穿越过来的好男人,也不好干那强迫人的脏事呀。

  被王爷这么盯着看,秋香自己也忍不住浑身发热。

  那感觉甚至比刚才拦截刺客时,还要热血上头。

  深秋,夜凉如水。

  秋香身子热归热,但她没忘给自家王爷披上一件大氅。

  可王爷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刚看得眼红心热的,大氅是无论如何都穿不下去的。

  秋香顿时急了,“王爷,奴婢这就给你熬晚姜汤来驱驱寒。”

  李涛当即拒绝了:“不用了!”

  自己这一肚子邪火的,喝姜汤那不是火上浇油么?

  早上吃姜胜参汤,晚上吃姜塞砒霜。

  这丫头,总是不知道活学活用。

  “取本王的古琴来,你为本王吹箫助兴如何?”

  “奴婢遵命。”

  秋香急急去穿衣取琴,李涛这边也没闲着,刚出正房门,发现小昭正守在门外。

  当然,这个小昭也是李涛亲自取得名。推荐阅读sm..s..

  算是对前世的一种缅怀纪念了。

  “莫非王爷又要半夜抚琴?”

  小昭急急跟在李涛身后,什么话都敢问,胆子比秋香打多了。

  当然,李涛也不会为这点事跟下人们计较:“兴之所至,不吐不快。”

  小昭当即兴奋道:“那太好了,小昭愿为王爷舞剑助兴!”

  李涛欣然道:“好哇,那本王可要看看你们到底有没有进步了。”

  盏茶功夫。

  院内的六角亭里,烛火通明。

  隐藏在暗处的护卫们全都眼巴巴地看向这个方向。

  王爷抚琴,在整个齐王府那是甚大的机缘,可遇而不可求的。

  至于像秋香和小昭那样,够资格为王爷助兴的,更是受益甚足。

  一想到这里,胡子拉碴的护卫们,便恨不得能变成女儿身,侍奉在王爷左右。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成了女儿身,又有几人能落得秋香和小昭这般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姿色?

  所以这事只能想想,实际并不现实。

  唯一现实点的就是,抓住这次机会,好好感悟,没准能参悟个一招半式。

  当古琴的叮咚之声响起,渐进渐急起来,护卫们顿时竖起耳朵,就连别院里的小黑狗都乖乖地闭上了狂吠的嘴巴。

  小昭劲装直立,双剑在手。

  这一刻,在李涛的眼里,凹凸有致的身段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缓慢出窍的宝剑。

  待到秋香吹箫成功加入合奏的瞬间,这把宝剑忽地出窍了。

  李涛闭着眼睛,享受着美妙的旋律,仿佛听到了金戈交鸣的声音。

  而外围的护卫们,更是听得怔怔出神,连被秋夜的露水打湿了面庞都浑然无知。

  直到一曲终了。

  李涛额头间汗,浑身却舒爽了许多。

  秋香立刻递来锦帕道:“这一曲《笑傲江湖》,王爷许久没奏了,似又精进了许多。”

  李涛明知这话是拍马屁,却仍追问道:“何以见得。”

  结果问得秋香一愣,显然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

  倒是徐徐步上六角亭的小昭,关键时刻救了场:“王爷,奴婢舞完这一曲之后,剑意愈发精纯。如果现在遇到刚刚的刺客,奴婢有把握在三招之内生擒他!”

  李涛饶有兴致地问:“哦,今夜那刺客几流水准?”

  “奴婢和秋香一致认为是二流里的高手,距离一流已然不远。”

  “这么说来,小昭你已晋级一流高手行列?那秋香呢?”

  秋香相对就内敛多了,闻只是羞涩地点点头。

  结果李涛不仅没有丝毫高兴,反而自怨自艾地叨咕道:“本王这是造的什么孽,本来只是想把你俩培养成文艺女青年,没事陪本王弹弹琴,跳跳舞。”

  “……谁能想到,生生把你俩从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培养成一流高手了……”

  说完,李涛背手回屋了,留下俩丫鬟仓皇下跪,久久不起。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