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想自保啊 第2章 王府老规矩

小说:我真的只想自保啊 作者:贫道九段 更新时间:2020-10-18 03:42: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琴箫合奏一曲后,李涛睡得极为安稳。

  以至于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起来后,发现秋香没像往常那样知冷知热地伺候,李涛心下正疑惑着,难不成是被自己那番话寒了心?

  结果一推门,才看到俩丫头正跪在门外,身形笔直。

  “你们这是干什么?”

  “奴婢知罪,请王爷责罚。”俩丫鬟拜倒在地。

  看得李涛哭笑不得,“何罪之有?”

  “要我说,你俩跪了一夜,坏了身子生了病,让本王掏钱给你们找郎中看病,那才是有罪!”

  小昭看了秋香一眼,一副早就料到会如此的表情。

  其实自打武道入流之后,这种秋露之寒早就对她们没什么影响了。

  结果到了如今一流境界,王爷还总爱那这事说话。

  “行了,起来陪本王吃早饭。”

  秋香这才一喜,提着裙摆匆匆起身,和小昭紧跟在李涛身后,直往偏厅而去。

  说是陪王爷吃饭,可实际上只是在旁边伺候着。

  李涛不是没让她们坐下一起吃过,可这个世界的上下尊卑,几乎是刻到了骨子里头。

  强令要求她们照做,反而会害了她们。

  今儿早饭是小汤包,外加豆腐脑儿,还有豆浆这样的副产品。

  李涛只挑了一笼小汤包和一碗豆腐脑儿,就够了。

  总不能如今衣食无忧了,就胡吃海塞了。

  到头来,真吃出个肥胖症、三高什么的,这个世界还真不好治。

  小汤包鼓鼓囊囊的,汤汁浓郁,戳破一个小孔,对嘴一吸,既香又烫,入嘴即化。

  “吴嫂啊,你这小汤包做得越来越地道了。赏!”

  一直候在旁边的吴嫂美滋滋地道:“谢王爷,都是王爷教得好。”

  李涛点点头,“通知香满楼的大厨老赵,叫他过来好好跟你学。学好了,咱们香满楼又多一道招牌菜。”

  “是,王爷,奴家告退。”

  片刻后,八仙桌旁没了别人。

  小昭这才禀报说:“经昨夜王爷点拨,王府护卫中又多了三名二流高手。”

  实力强了是好事。

  可李涛作为低调的王爷,却不能只考虑眼前。

  “老规矩,二流高手集中起来抓阄,谁抓到谁出去跑船。”

  “是,王爷。”

  李涛吃了一大半,剩下最后一个汤包,实在是吃不下了。

  这才想起来一直被关在别院的小黑。

  小黑是一条狗,因为特别有灵性,被李涛一眼看上了,从此飞黄腾达,连吃早饭都能和王爷一起吃了。

  “小黑呢?”

  “下人们说是从昨夜叫过之后就一直昏睡,叫醒了也蔫了吧唧的不吃。”

  李涛夹起最后一个汤包,“那就让它睡吧。”

  反正猫一天,狗一天的,也不至于真把一条小狗弄得跟自己同等待遇了。

  就在这时,一个梳着双髻的小丫头,提着裙摆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不好了,不好了,王爷,公孙先生等了一个时辰,彻底生气了,说是要到贵妃那儿去告状。”

  这下连秋香和小昭都慌了。

  换做其他人,俩人还敢以自身武勇护佑王爷。

  可是对于贵妃娘娘派来的老先生,那谁也帮不上忙。

  “怎么办呀,王爷?”

  李涛慢条斯理地喝完最后一口豆浆:“慌什么慌,又不是没告过状。待本王去会会公孙老先生!”

  结果俩丫鬟急忙跟在身后,又开始担心另外的事儿了,“王爷,有话好好说,可千万不能跟公孙先生胡来啊!”

  李涛猝然转身,差点和俩丫鬟装了个满怀道:“本王是那样人么?”

  换来秋香楚楚可怜的目光,和小昭似笑非笑的语气道:“王爷忘记上回把公孙先生气得背过气了么?”更新最快s..sm..

  李涛不由怀念,“那回连着清闲足足一月,想想还真是怀念啊。”

  和俩丫鬟有说有笑的,便来到了前院里。

  一路上,家丁护卫不少,见到李涛纷纷施礼。

  李涛却没那么多功夫搭理,但却不妨碍护卫们看向王爷那崇拜而又尊敬的眼神。

  不多时,七拐八绕地来到文运殿。

  公孙济已经吹胡子瞪眼地背对屏风而坐了,旁边立着位和李涛身高相仿的伴书魏无忘。

  李涛连忙上前见礼,“见过公孙先生!”

  虽然他有些烦这个世界的老夫子,但是尊老爱幼的礼貌,咱还是有的。

  “王爷可知,现在是何时辰了?”

  这个问题有什么好考的?

  李涛毫无压力地看了眼墙上的挂钟。

  那是他两年前设计出来的产品,如今已经畅销整个唐国,甚至远销西境大夏国,乃至于北境的胡国。

  至于南境的那些蛮子,他们不需要这个。

  “巳时三刻。”

  话音刚落,公孙济啪的一声,戒尺重重地打在紫檀木桌面上。

  听得李涛下意识地心疼。

  这种质素的紫檀木,在上辈子的世界里,那可是价值连城。

  只是不知道为何如今这个世界,却是生的遍地都是。

  果然是物以稀为贵。

  “王爷还知道已经巳时三刻?再过两个月,王爷就要纳妃成家了。难道王爷打算成家之后,还像现在这样,成日里流连勾栏,不务正业么?”

  这话李涛就不爱听了,“敢问公孙先生,本王怎么不务正业了?”

  “自打七岁出宫开府至今,阖府上下几百口人,不也没饿着累着,活得挺好么?”

  “再有那文工阁、香满楼、百花楼,没有本王的捧场,该有多黯然失色……”

  话未说完,公孙济便气急败坏地敲桌子、瞪胡子道:“齐王!!!”

  “敢问王爷,对半月前大夏国重兵叩边怎么看?又有何应对之法?”

  “西南边境的南蛮作乱,又有何良策?”

  “……”

  面对公孙济问出的一连串问题,李涛直接来了个一推四五六,“那都是太子和秦王考虑的事,本王操哪门子闲心?”

  “而且就算太子和秦王都没办法,那不是还有英明神武的圣上么?圣上有国师辅佐,加上宫里的大宗师坐镇,稳坐钓鱼台,有的是功夫应对这种边境争端啦。”

  公孙济又上头了,“你……你……你……,白费贵妃娘娘的一片苦心哪……”

  说着就对着皇宫方向跪下呼号道:“贵妃娘娘,老朽无能呀,老朽无能!”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