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想自保啊 第6章 难以驯服的烈马

小说:我真的只想自保啊 作者:贫道九段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芳华小筑内。

  李涛也有些后悔自己的孟浪了。

  这个世界的女子大多情真意切,一旦认定,确实没那么容易变节的。

  自己万不应该随便生疑的,徒伤人心。

  所以一听对方追问道:“王爷对馨芳心意,是否还有疑虑?”推荐阅读sm..s..

  他便立刻摇头,“是本王鲁莽了,你且起身吧。”接着续道:“说回本王纳妃一事,想必你已有推荐?”

  文馨芳重新斟了杯香茗,递到李涛手里才道:“王爷,说起各大世家王族的良配,馨芳以为曹家有女,最适合王爷。”

  听得李涛手一抖,差点把香茗打翻道:“那个曹……曹……曹丹毓?她可当街指着马车嘲笑过本王!”

  文馨芳嫣然一笑,每当这个时候,她才愈觉得自家王爷直率可爱:“王爷体度大气,岂会在意此等小事?”

  “可外面都说她是难以驯服的烈马!”

  “再难驯服,到王爷手里,还不是小菜一碟。”

  “可是传都说她丑啊!”李涛欲哭无泪了,“都快送到婆家门上,还被退婚,整个西京城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吧?”

  文馨芳美眸微眨,连带着修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着,格外动人。

  “王爷,馨芳以为娶妻当娶贤。曹家乃是将门之后,祖上和大夏国屡次交手,未曾败。只不过这些年来,唐国和大夏修好,才致家道中落如此。”

  “其实这也是当今圣上中了大夏国的反间计。”

  “如今大夏国再度犯境叩边,圣上手头竟无可用之人了。”

  “更何况,那曹家有女,虽然英气过人了点,仔细看来,仍旧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这话,李涛实在是难断真假。

  早知如此,当初当街挨骂时就该好好看清楚那匹烈马了。

  结果为了维护废物王爷的人设,自己连窗帘都没掀,就把这事轻飘飘揭过了。

  文馨芳纤手再度攀上他的身体,登时令人浑身轻松道:“关键的关键是,王爷迎娶曹家女,大概是既能让贵妃同意,也能让圣上不在意的唯一选择了。”

  “到时候,圣上一愧疚,多给王爷些赏赐,也说不定。”

  李涛撇撇嘴不屑道,“老头子会愧疚?”

  即便如此,对于纳曹丹毓为妃,心里已经接受八成了。

  “不过万一到时候,本王驾驭不了那匹烈马,小心本王把你纳进门去,管理后宫!”

  文馨芳噗嗤一笑,盈盈起身下榻道:“待馨芳为王爷亲奏一曲,为王爷成家立业贺!”

  “你就尽情嘲笑本王吧!”

  虽然嘴上这般说着,但李涛的心情还是不错。

  把文大家娶回王府是万万不可能的,这无疑于当面打老头子的脸了。

  至于没名没分地馋人家身子,换做其他人都行,唯独对于文大家,李涛下不去手。

  这大概是他和老头子之间,最大的区别所在了。

  不多时,叮叮咚咚之声响起。

  一曲《凤求凰》幽婉响起。

  小院内外登时进入一个玄妙的境地。

  院外路过的匆匆行人都不由放缓了脚步,生怕发出声音,破坏这曼妙的音律。

  小昭和秋香不动声色地靠近少许。

  就连李涛也听得入神,浑身精气神借由自信、自豪的攀升,而不断充实恢复。

  果然,这世界的韵律就是奇妙。

  竟和其高深莫测的武道暗自相合。

  李涛弄不清这里头的关联,但他只知道,自己弹奏出来的曲子,一不小心就有加深感悟、触动突破的功效。

  所以为了低调,李涛在公开场合,从来不会随意摆弄乐器的。

  看在外人眼里,以为他是自持身段,不愿再做那下贱事了。

  实际上,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王爷一旦出手,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一曲终了。

  抚琴的美人,美眸攒动,散发着摄人的光彩。

  看得李涛心思大动,起身走过去道:“本王偶有所得,独奏一曲,你为本王起舞助兴。”

  文馨芳款款走下琴台,来到室内中央躬身道,“馨芳遵命!”

  李涛一边调琴,一边道:“此曲名为暗香,乃本王为汝而作。”

  “馨芳先行谢过王爷!”

  “开始吧。”

  随即,室内悠扬乐声再度响起。

  伴随着李涛的清唱,带着忧郁难的味道,当即就让心如止水的文馨芳莫名触动。

  “当花瓣离开花朵”

  “暗香残留”

  “香消在风起云后”

  “无人来嗅……”

  低沉的声线,配合着古琴古雅的音色唱出来,立刻让文馨芳进入一种玄妙至极的状态。

  作为被李涛音律感染触动最多的人选,文馨芳早早便从一介弱女子,晋级为一流高手的巅峰境界。

  这也是多年来文工阁走南闯北,能够超然于皇室之上的实力依仗所在。

  即便如此,文馨芳也为自己困在一流巅峰数年而困扰很久了。

  直到这一刻,李涛的这首“暗香”,就像一涓细流,潜移默化地进入她的丹田,随后一石激起千层浪。

  伴随着妖娆妩媚的舞姿,丹田下的澎湃力量,瞬间画作滔天巨浪,翻涌而出,直冲天灵。

  最终轰得一下,在头顶交汇炸开。

  咔嚓一声。

  一直以来,横亘于一流高手巅峰和宗师之间的那道桎梏,轰的打开了……

  一曲结束,李涛意犹未尽。

  脑海里全是前世生活的样子,历历在目。

  直到舞池中的文馨芳骤然跪伏在地,“馨芳谢王爷赐曲,助馨芳突破!”

  李涛回过神来,由于意外,嗓子艰涩难:“你又突破了?宗师?”

  文馨芳抬起臻首,满面泪痕犹在,仍旧微微点了点头。

  李涛连忙走下琴台来,伸手把伊人扶起道:“宗师见圣上都可以不跪,你却还跪本王做什么?况且本王本来就不喜被别人跪,跪多了总觉得本王要死了似的。”

  文馨芳不由破涕为笑,“王爷自有吉人天相。”

  “狗屁!”李涛一句粗话,登时惹得文馨芳愈发欢乐,“本王若是真的吉人天相,至于你都位列宗师了,本王却还在武道之外久久徘徊,不得其门而入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