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9章 幕僚官的建议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怎么了?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一上车,谭鸣鸿就注意到方其朗的脸色变得阴沉了下来,明明对方与胤修文告别的时候还是一位风度翩翩的温柔绅士。

  “走吧。”方其朗垂下眼,对谭鸣鸿的问题置若罔闻。

  谭鸣鸿冲韩啸点了下头,在看出方其朗不想正面回答自己之后,他也不再自讨没趣,而是将话题转到了方其朗关心的工作上:“介入凯鲁兽星的内战或许会以公议案的形式提出,你是不是有点替内阁国防部操心了?再说,以现任总统的性格来看,他未必会同意对外用兵。”

  “即便是公议案不也必须从我们国防军事委员会进入国会吗?能成为提案议员的话,那么一旦战事打响,我在国会的影响力不言而喻。至于总统阁下,他也总得做出点什么为自己下一届连任赢得选票吧?你不觉得咱们的总统有些太平庸了吗。”方其朗闭上眼,合拢手指轻轻揉搓起了高挺的鼻梁,昨晚标记了胤修文之后,他在客厅一直工作到半夜才躺在沙发上小憩了一会儿,即便作为精力过人的alpha,也难免会有些疲惫。

  “特星共和国发展到现在,各方面都进入了新的繁荣期,公民们享有了前所未有的自由与机遇。在这样一个自由繁荣的国度,总统不想平庸也没办法啊,这个星球需要他发挥的地方实在不多。高效率的政府机构、认真履行监督与立法权的国会,再加上完善而体察人性的法令,这些才是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总统本人反倒没那么重要。你的那位暴君堂兄不就是管得太多,最后才死得那么惨。”谭鸣鸿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但是在判断事物方面目光老辣,而且在人际方面也游刃有余,这也是为什么方其朗会力邀他作为自己幕僚官的原因之一。

  “的确,总统不是那么重要。但是总统作为人,就难免会有私心。现在的特星实在太安稳舒适了,到目前为止,总统推行的政策都是些不痛不痒的玩意儿,顶多算是锦上添花。他一定很期待能有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再说,特星自古以来都崇尚力量,在共和国之前的政府基本背后都有军方的影子,到了方其正时代更是直接沦为独裁军政府。军方的大佬们也想重新获得对国家的影响力吧。不打战,他们哪来什么影响力?你可要知道特星周围的星际流匪十年前都被咱们当年剿灭得差不多了。”一聊到工作相关的内容,方其朗的心情一下就好了不少,他脸上的冰霜之色终于开始悄然融化,至少他不再挂念今早没吃到的煎蛋了。

  在通往市区的路上,方其朗一行少有地遭遇了堵车,毕竟他们这么早出门就是为了避免出现堵车的情况。

  谭鸣鸿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急忙拿出来看了眼,是一条新邮件,来自负责管理行程的秘书官李苒,看样子对方已经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国会议员伴侣联谊会那边有个活动,今天下午请有空的议员伴侣去参观总督府,这件事修文他知道吗?”谭鸣鸿问道,他不确定方其朗这家伙有没有及时给胤修文传达这个消息。虽说这种联谊会的活动不参加也没什么大不了,可谭鸣鸿总觉得把生活重心都放在照顾方其朗身上的胤修文有些太可怜了,对方并不是在平宁城生活长大的,又因为要伺候那个挑剔的家伙哪还有属于自己悠闲娱乐的时间呢?

  “有这件事吗?”果然,方其朗对于自己工作之外的事情就是如此不关心。

  “上周李苒好像提醒过你。”谭鸣鸿自己还依稀记得那时他正在和方其朗抑制剂提案的修改问题。

  “他这两天在敏感期,让他在家休息算了。”方其朗晃了晃手指,立刻表示了否决,自从自己成为议员之后,胤修文免不了得陪自己参加各种应酬活动,国会议员伴侣联谊会也是对方在自己的建议下参加的,不过他看得出来胤修文似乎并不喜欢那些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应酬活动,也是,毕竟对方在嫁给自己之前不过是个不被家族重视、做着一份普通工作的工薪族罢了,这种上流场合对方适应不了也很正常。

  “你不是已经给了他狠狠一口?别总是这么管着他。再说联谊会邀请的是修文,又不是你,这些小事不需要你替他做决定。”谭鸣鸿认为方其朗对胤修文管得太多了一些,再这么下去,他可真担心方其朗会遭遇婚姻危机。

  方其朗对谭鸣鸿的指控愤愤不平:“我什么时候管他了?家里三辆车,他想开哪辆就开哪辆,国会的工资卡我也给了他保管,他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这叫管他吗?我这是关心他!”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过于激动,方其朗扯了下领带结,强迫自己恢复了平静。

  “算了,你发个讯息把这事告诉他,他愿意去就去吧,毕竟这也算伴侣外交。”

  “我说,你不会到现在还是觉得修文配不上你吧?”谭鸣鸿不愧是方其朗的老战友以及最信任的幕僚,他一边给胤修文发送信息,一边漫不经心地随口问了一句。他怎么会忘记当方其朗得知只能和胤家那个庶出的omega结婚时,眼底深藏不露的悲伤。多惨的人生啊,似乎命运总是在捉弄方其朗,不管是读书时受到歧视,还是从军时受到打压,就连婚姻也被拿来当做了进入国会的筹码。

  “鸣鸿,你今天的话好像有点多。”方其朗转过头,直直地盯着唇边带笑的谭鸣鸿,他的身边也只有对方敢这么和自己说话了。

  “修文他一直很努力地想要讨好你。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不管怎么说,你们已经结婚四年了,你能在国会里奋力拼搏,不就是因为他在你背后全心全意地照顾好你和这个家吗?永远不要忽视你背后的人所付出的努力,他值得被你好好对待。”谭鸣鸿轻笑着抬起了头,看着方其朗那张俊美却略显阴郁的面容,作为朋友或是幕僚官,他都不得不提醒对方一句,“无论如何,一定不要家暴。”

  “鸣鸿,就算我们是老朋友,你这么胡说,我也会生气的。”方其朗的眉峰猛地拧紧,有些东西是底线,不可以拿来开玩笑。

  “别这么严肃嘛,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你还不知道吗?国会里那些人都在背后说你长得一脸会家暴的样子,好看是好看,吓人也是吓人。就像现在这模样,我可真怕你会忽然给我两拳。”谭鸣鸿不得不亲昵地拍起了方其朗的后背,他的确是在开玩笑,当然,也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对方其朗做出劝告。

  “哼,那些无聊的家伙。他们找不到我工作和生活中的纰漏就用这种臆测来攻击我,低级的把戏。”方其朗冷哼了一声,旁人无中生有的恶意并非他所能控制,他只要问心无愧地做好自己就行了。

  “总而言之,想要有好的形象,你就必须改变你对修文的态度。”谭鸣鸿语重心长地说道,这才是他真心想要劝告方其朗的,当一个人将爱人的付出视作理所当然时,这份爱表面再漂亮也会打上折扣。

  方其朗缓缓揉搓起了酸胀的眼角,谭鸣鸿的话的确不无道理,可他本就对爱情无甚期望,现阶段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议员这份工作上,自己那种迫切的想要出人头地、光耀门楣的念头,或许是谭鸣鸿或者胤修文都无法理解的。

  因为方其朗早上没吃到煎蛋的缘故,胤修文特意给自己多煎了一个蛋作为补偿,虽然身体有些黏糊糊的,但是他还是决定先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他把冰箱里方其朗的专属早餐也给自己来了一份,一如既往的难吃,难怪对方这些年一直能保持着那么好的身材。

  一想到周末就要跟方其朗回方家本家去,胤修文不禁觉得一阵头痛,方家人的生活习惯真的是很健康,很自律,很不快乐,但是好处也不是没有,至少在本家的时候,方其朗总不能和自己分房睡,甚至不能和自己分床睡。

  或许周末可以吃顿好的吧?那时候方其朗应该也已经消气了。

  胤修文轻笑着用勺子拨弄起了碗里的沙拉,有时候一个小小的盼头,就可以重燃人生的乐趣。

  正在胤修文幻想着属于自己和方其朗的美好周末时,他放在桌边的手机里跳出了一条信息。

  “参观总督府?那种鬼地方有什么好参观的。”胤修文一脸不耐,可随后他还是很快回复了讯息,确认了自己将准时参加。胤修文对于历史古迹并没有什么兴趣,有这个时间他倒是宁可瘫在沙发里打几把游戏。但是作为一名国会议员的伴侣,那些他不感兴趣的教会活动、宣传活动、拉票活动,他从来不会拒绝,毕竟那是除了照顾好方其朗外,自己唯一能帮上方其朗的地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