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12章 Omega的乐子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参观完总督府之后,议员伴侣联谊会并没有安排聚餐,胤修文本打算骑公共自行车去搭地铁回家,可段雪风却热情地邀请他一起逛逛平宁城最著名的夜市,顺便去美食街尝尝小吃。

  原因无他,因为他俩的alpha今晚都有工作上的应酬,而段雪风认为寂寞的omega们也该趁机找点乐子。

  过多了如死水一般平静、乃至有些拘谨的生活,胤修文又何尝不想自由自在地热闹一回。

  每年两次的国会会期,胤修文都要随方其朗在首都平宁城住上将近半年的时间,这期间他不仅要照顾好方其朗的生活起居,还要陪同对方参加各种宴会活动乃至是节目,或是像今天这样,以议员伴侣的身份出席一些他并不想参加的活动。虽然在平宁城住的时间加起来快有两年,可胤修文却一次都没去过本地的美食街,这对于年轻时的他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毕竟当年他到一个城市,第一个去的地方一定是本地的美食街。

  作为方其朗的伴侣,胤修文并不抱怨自己必须扮演的角色,可有时候,他也想随心所欲地做回自己。

  “他的手机怎么还打不通?是没电了,还是关机了?”因为一直无法打通方其朗的手机,胤修文的神色稍微变得有些烦躁,就连手里的烤串一下也不香了。虽说现在才九点,平宁城的夜生活正开始,而应酬在外的方其朗或许也没这么早就回家,但是作为方其朗的伴侣,胤修文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告知对方一声。

  “真是的,你又不是小孩子,他难道不知道你今天下午也有应酬吗?在外面吃饭晚点回去不是很正常。”段雪风对胤修文的焦虑无法理解,他笑眯眯地从对方的盘子里拿起了一串肥美的烤鸡屁股,这可是国会厨房里做不出的平民美食。

  “我就怕他回去见不到我会担心。”胤修文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他其实更担心方其朗会责怪自己敏感期还到处乱跑,不过他昨晚已经被方其朗完全标记过了,今天早上又被对方狠狠咬了一口,二十四个小时之内应该都不会有大问题才是。

  段雪风用手沾了沾唇瓣上的烤肉酱汁,然后暧昧地吮吸起了自己的手指。

  “修文,你太在意你的alpha了。这样下去,你会沦为他的附属品的。我们需要alpha,可是我们并不需要主人。”段雪风微微眯起眼,他知道自己这番话不怎么好听,可他相信胤修文能明白自己的苦心。

  果然,胤修文并没有任何愠怒的神色,他喝了口冰爽的柠檬汁,作为omega男性,他的敏感期并不伴随女性会有的腹痛出血畏寒等情况,这一点,或许也算一种幸运。

  他好脾气地对段雪风说道:“婚姻不就是这样吗?如果都不在意对方了,那还称得上伴侣吗?”

  “当然要在意,可是不能太在意。不然他们真会觉得自己就是omega的支配人。”段雪风不屑地挑了下眉,随后又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神色,“不过作为omega,我也明白我们的身体的弱点。该死的敏感期,让我们受制于alpha多少年了?一千年?两千年?”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开个‘玩具’店吗?”段雪风抬起头,那双带着几分妩媚的眼逐渐泛起了一抹野性的光,“就算没有alpha,omega也有获得让自己快乐的自由。有了抑制剂和那些可爱的玩具,没有alpha又如何呢?今天在总督府里,你也见到了当年军政府用于管控omega贞操,被叫作人工结的工具吧?”

  人工结。但凡稍微了解当年omega平权革命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儿是个什么样的恶魔工具。

  它表面看起来虽然只是个成人拇指大小的椭圆形金属球体,可实际上,它不仅可以产生振动、调节温度、改变形状的大小甚至放出电流。omega的腔体有多么强韧,就有多么脆弱,胤修文完全不敢去想在自己的腔体被电击是怎么可怕的滋味。

  “那玩意儿说是工具,不如说是刑具。”胤修文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

  “呵呵,现在它已经是市面上最受欢迎的玩具了。我的店里才进了一批货,需要给你留个吗?”段雪风又拿起了一串烤鸡屁股,真是肥硕美味,甚至与自己alpha身体的某个部位有着类似的口感。

  “噗……”胤修文吓得把柠檬水都喷了出来,他呛咳着抓起卫生纸擦了擦嘴,又赶紧擦拭起了被自己弄脏的桌面,他一边擦,一边笑了起来,“抱歉,你的话把我吓到了。我可从来不用那些东西。”

  “你不用也可以给你们家方议员试试啊,现在这东西又不是只有omega能用。”段雪风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他开始推销自己店里最受欢迎,也是最贵的一款人工结了,“别担心,虽然是仿照当年的人工结做的产品,不过它完全只是为了给大家增加点乐趣而开发设计,完全不会给身体造成任何伤害。”

  “雪风,你可真大胆,你家秦议员你知道你在卖这些东西吗?”

  人不可貌相,看似阴柔的段雪风似乎有着一颗更狂野的心。

  段雪风神色暧昧地摇了摇自己杯里的气泡酒,说道:“他知道。而且,他还是我的产品测试员,有时候还会被我拉着拍照做模特呢。当然,我不会暴露他的身份就是了。所以,你也不要告诉别人哦。”

  胤修文无奈地捂住了脸,方其朗这种一个月只肯标记自己一次的禁欲狂魔,如果知道自己和段雪风这样在某些方面过于开放的omega交上了朋友,怕是要气得咬穿自己的颈动脉吧。

  “修文,老实说,就算我们在敏感期被临时标记了,可其实还是会希望得到alpha的爱抚吧。真正疼爱omega的alpha,那里舍得总是只给自己的伴侣临时标记呢?”段雪风说着话,目光又悄悄落在了胤修文后颈贴着肌肉胶布的腺体位置,虽然胤修文使用了缓释剂,可是他还是嗅到了对方身上不可自控变得越来越浓郁的信息素气息,那是omega在敏感期时出于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这可以吸引alpha对他们进行标记,从而安抚他们因为敏感期而痛苦不堪的身心。

  “如果alpha履行不了自己的职责,那他们还不如人工结呢。修文,你也要学着对自己好点。”

  段雪风那柔和的声音在胤修文耳中听来异常尖锐,他意识到自己今晚或许犯了个错误。

  “雪风,多谢你的关心。我不知道你和秦议员之间的婚姻是什么模式,但是我和其朗之间也有属于我们自己的相处模式,我并没有觉得和他在一起很辛苦。”胤修文反手抚摸着自己腺体处的胶布,他猜想段雪风之所以会和自己说那些话,是否与自己想要隐藏的临时标记有关呢?

  既然胤修文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段雪风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他又恢复了最初的温柔。

  “好吧,你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我可不是想趁机向你推销商品哦。我只是觉得你和我以前见过的那些议员伴侣都不太一样,我喜欢和你这种率真的人做朋友。”

  “那这顿就朋友你来请吧,下次换我。”胤修文面上轻笑了一下,心里却轻叹了一声,其实,他并未活得像段雪风说的那样率真。

  在逛完美食街,饱餐一顿准备回家时,胤修文再一次婉拒了段雪风想将最新款的人工结作为交友礼送给自己的好意。

  倒不是说胤修文认为人工结是多么龌龊的东西,在他看来,性,并不肮脏也不应受诋毁;而是他认为一旦被方其朗知道自己在使用人工结——这个象征着方家阴暗面的代表***,可想而知,他那位极好面子、作风又老派顽固的丈夫会多么震惊与愤怒,说不定还会被气出眼泪。

  毕竟,方其朗就连身上的伤疤都不愿意让自己多看一眼,而对方又如何能面对那个黑暗时代所留下的伤疤呢?

  大概是段雪风的那些话让胤修文的心里多少有了些纠结,又或许是早上的临时标记已经无法再对抗自己体内激素的上升。胤修文只想早早回到那个有方其朗气息的家里。

  方其朗有工作应酬的时候很难说什么时候才会回来,那些政客大多精力过人,有时候一件事就能聊到天亮。

  胤修文在打开门的时候并没有对方其朗在家抱多大期待,果然,客厅里漆黑一片,只有月光与院子里石板路侧的路灯光影投射在内。

  忽然,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了落地窗的后面。

  一时间,胤修文浑身寒毛直竖。

  “修文,我给你打了电话,可你的手机好像关机了。”方其朗站在客厅里,他换了一身黑色的真丝睡袍,完美融入在了黑暗之中,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正在仔细牵扯着刚贴上脸的面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