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14章 回家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沉沉的黑夜过去,又是新的一天开始,昨晚还吐了一通的胤修文已经像没事人似的为自己的丈夫准备好了早餐与咖啡。

  “早上好,其朗。”胤修文微笑着冲刚打开门走出来的方其朗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正在扣衬衫扣子的方其朗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他低垂着眼,冷峻的面容在夕光的照耀下满是倦意。

  没有哪个alpha能在受到omega敏感期信息素极度撩拨的情况下安睡一夜,方其朗一个晚上醒了几次,可他最终还是忍住手往某个地方伸去的动作,作为一名意志力强大的alpha,他不允许自己如此不堪。

  然而过于克制的结果就是,他雄性的骄傲痛了一整晚,直到早上仍未消停。

  “需要我准备点什么带去本家吗?”胤修文随口问道,自从今年上半年的会期开始以来,他们已经三个月没有回方家本家了,往常时候,方其朗总会吩咐自己准备些守信给他的双亲带去。

  “酒柜里有瓶百年份的沃德莱斯,把它带上吧。”方其朗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胤修文站在他身边时自然而然流露出的omega信息素让他的**又有些隐隐作痛了。

  “好的。我这就去找出来,你看看是不是那瓶。”

  胤修文正要转身,突然,他的手被方其朗一把抓住了,对方手指修长,指节有力,指腹与掌间的薄茧更令人遐想万分。

  “修文。”方其朗顿了一下,他原本想说点软话哄哄胤修文,毕竟昨晚自己对他的态度好像有些过分,可话到嘴边,看着和往日一样对自己温柔微笑的胤修文,他又觉得似乎没这样的必要。

  作为一名alpha,他既然能容忍本该臣服于自己的omega竟敢拒绝被自己完全标记,那对方又还有什么理由抱怨自己这个体贴的丈夫呢?而一晚上过去,看来胤修文已经不在意昨晚的事情了,自己要是再提起反倒尴尬。

  “嗯?还要拿点别的什么呢?”胤修文有些疑惑于方其朗突然的举动。

  “没什么。你去忙吧。不用特意带什么东西,本家那边什么都有。我晚上下班后回来接你去机场,你别到处乱跑了。”方其朗对昨晚胤修文参加完活动后不乖乖回家这一点,仍是有些在意,处于敏感期的omega,即便在这个时代,也仍要小心那些受欲望支配的野兽出没。

  “放心吧,今天我哪儿不去,行了吧。”胤修文无奈地挑了下眉,他就知道昨晚自己踩了方其朗好几个雷点,没被这颗核弹炸死也真是走运。

  晚上八点,在国会大厦里又开了一整天会的方其朗匆匆回到了平宁城郊外的家中。

  在他看到客厅的灯亮着时,这位严肃冷毅的议员先生竟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

  “修文,准备走吧。飞机已经在机场等我们了。”方其朗走进客厅,从门边的隐藏式储物墙柜里拿出了一把车钥匙。

  “你吃晚饭了吗?”正在看电视的胤修文急忙站了起来,他还穿着居家服,或许是没想到方其朗会这么早回来。

  “快去换衣服。我在飞机上随便吃点什么都可以。”方其朗上下打量了胤修文一眼,扬了扬下巴示意对方抓紧点。

  十分钟后,胤修文换上了一身休闲西服从卧室走了出来,穿成这样应该够了,毕竟他们只是回趟家,又不是去什么严肃的场合。

  站在门口的方其朗却微微眯起了眼。

  “为什么不穿我之前送你那套藏青色的?你穿深色系的休闲西服会更好看,还有,把领带也打上,不要在我父亲面前穿得太过轻浮。”微拧的眉间,以及逐渐变得审视的目光,方其朗毫不掩饰自己对伴侣衣装品味的深深担忧。

  “轻浮吗?可我觉得挺好的呀,又不是参加什么重要的聚会,没必要穿得太拘谨吧?”胤修文低头看了眼自己精心挑选的米色外套,炎热的夏天,浅色系的衣服没那么容易吸热,而且整体感觉也更轻松活泼,他考虑的其实很简单。

  “我等你。”方其朗不再多说,他抿紧双唇,目光骤然一冷,直直盯住了不太想去换衣服的胤修文。

  “好,好,好,我去换。”每当方其朗露出这副冷若冰霜的表情时,胤修文就知道对方是认真的,他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下,只能转身走回了屋里。

  “这样行了吧?”

  胤修文换上了方其朗之前为自己量身定制的西服,在他努力健身、调整饮食结构之后,他的身材终于又回到了方其朗满意的标准。

  方其朗那张冰冷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抹微笑,他走上去,从胤修文的手中拿过了领带。

  “别动,我来帮你。”方其朗叮嘱了胤修文一声,认真地为对方打起了领带。

  “呃……”胤修文的满腹不快在丈夫专心致志地为自己打领带的那一刻,似乎烟消云散了。

  他不时偷瞄一眼神色严肃专注的方其朗,即便站得这么近,对方五官依旧完美得无可挑剔,就连皮肤也那么光滑白皙,或许自己也该学着敷敷面膜吧。

  虽然方其朗身上喷了抑制信息素外泄的缓释剂,可是近在咫尺的胤修文还是嗅到了他最喜欢的味道。

  敏感期还未完全消失的胤修文在生理与心理的双重需求之下,忍不住伸出手抱住还在为自己打领带的方其朗。

  方其朗淡淡地瞥了眼胤修文,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点,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又要“拔刀”了,即便对方是自己的伴侣,在没有正式标记的时候就赤裸裸地表露出对欲望的渴求,无疑是低级下流的行为。

  “好了,走吧。”最后,方其朗为胤修文理了理衣领,不动声色地将赖在自己怀里的胤修文轻轻推了开,于他而言,有些事,还是留到床上去做比较好。

  方其朗去车库开车的时候,胤修文就在门口等对方,他不时回头看一眼虫鸣声声的草坪,情不自禁地扯起了领口,这个天气即便到了晚上穿得太多还是会很热。

  被胤修文喂得胖了一圈的石龙子从黑暗中缓缓爬了出来,四条小短腿拖着它肥硕的身体实在有些吃力。

  “拜拜,阿朗,你要好好吃饭哦。”看到熟悉的朋友,胤修文旋即露出了愉快的笑容,他冲那只目光冷漠的石龙子挥了挥手,小声地同对方道别。

  滴滴——

  已经将车开到家门口的方其朗摁了摁喇叭:“上车了。”

  胤修文赶紧拉上大门,快步走了过来。

  “你在干吗呢?院子里有什么吗?”方其朗启动了汽车,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有些在意胤修文刚才那古怪的举动,对方好像在和院子里的什么东西说话。

  “呃,没什么。野猫而已。”胤修文可不敢说自己是在和那只石龙子打招呼,根据方其朗的喜好,他绝不认为对方会喜欢那种又胖又冷漠,还长得有点恶心的爬行动物。

  “别去管那些野猫,它们的毛发很难打理,而且大便也很臭。对了,周末来家里的钟点工那些你都安排好了吧。”果然,别说石龙子,就算是猫这样可爱的小动物,方其朗也依旧不喜欢。

  “负责清洁室内的,还有负责保养你那两辆车的,以及修剪草坪的都安排好了。”胤修文顺便还拜托园丁记得帮给院子里那只石龙子准备一些蔬菜水果。

  方其朗神色满意地轻轻点了一下头,接着他就不再说话,聚精会神地开起了车。

  胤修文不知道别人家的伴侣自驾时是什么样的,可他知道一旦方其朗开始认真开车,自己就应该乖乖地闭上嘴,对于他那位性格严肃的伴侣而言,没有什么比驾驶安全更重要了。

  到达平宁机场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好在方其朗和胤修文乘坐的是方家自己的私人飞机,并不用再花更多的时间值机等候。一上飞机,胤修文就迫不及待地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他有些困了。

  还没来得及吃晚饭的方其朗简单地吃了点东西,他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胤修文,接过空乘送来的毛毯亲自为对方搭在了身上,然后这才坐在一旁开始浏览起了今日的国会新闻。

  一旦进入工作状态,方其朗也再度变得精神了起来,现任omega权益保障委员会主席陈翼因为急病送院的消息占据了国会新闻头条,外界已经在猜测这个炙手可热的位置会由平权党内的哪位omega资深议员来接任。

  方其朗又想起了赵临对自己的暗示,这笔交易,他势在必得。

  没一会儿,方其朗感到飞机开始下降,即便大气层内的航空器都必须遵守限速规定,但是现代飞机的速度也远远超过了音速,看样子他们已经快到家了。

  “方先生,请您和胤先生系一下安全带,飞机就要降落了。”空乘微笑着进来,低声提醒道。

  方其朗将平板电脑交给了对方,然后轻轻推了推胤修文:“修文,该起来了,我们要到了。”

  感觉自己只睡了十分钟的胤修文有些不情愿地睁开眼,他抬头望向了窗外,星星闪烁的夜空,那么近,也那么美。

  方家本家所在的海登省就在这片夜空之下,地面的灯火与天上的星光交相辉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