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15章 二次标记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海登省,特星共和国的第三选区,也是方其朗担任众议员的代表选区。

  作为特星上最为煊赫的世家大族,方家的本家一度扎根于帝都,亦是如今的平宁城,不过在方其正的暴政被推翻之后,曾全力支持方其正的方家本家一脉因为受到共和国新政府的清算与打压,不得不退出了帝都圈,回到了方家发迹之初的海登省。在二次平权革命之后,方家本家的老人们老得老、死得死,方其朗的父亲方岭,作为上一任方家家主最年幼的alpha儿子接管了当时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方家,这位曾经一度被作为战犯投入监狱的alpha,以前所未有的魄力重振了衰落的方家本家,避免了方家像其他几大家族一样在共和国新政之后逐渐落魄的局面。

  除此之外,方岭最成功的就是培养出了两名优秀的儿子。

  他的长子方其俊接管了家族的产业,让方家的金融帝国全面**,重新走上巅峰;而次子方其朗则带着方家人骨血里的野心,一步步走回了权力的中心。

  位于海登省最北部的弦城,特星北方大陆最重要的商业大都市,在经过近百年的迅猛发展之后,它已经有了足以媲美平宁城的繁华,而方家本家就位于弦城郊外的苍林山下。

  下了飞机,方家的司机已经等候在机场,午夜的弦城依旧热闹,方其朗从车窗外望去仍能看到城市的霓虹闪烁。

  胤修文今天似乎十分疲惫,虽然在飞机上休息了一会儿,可是上车后不久他又软软地靠在了方其朗的肩头。

  “其朗……”胤修文感到自己身上又开始发热,这种不正常的发热按理说是在没有得到完全标记时才会有的生理反应,而方其朗身上的alpha信息素气息加重了他内心深处的躁动,那也是一种源自omega本性、对alpha的渴求。

  “你累了就先睡会儿吧。”方其朗仍望着车窗外,他已经有一阵没有回本家了,即便是在国会休会期的时候,作为议员的他更多的时候都在海登省的行政首府克罗城处理相关工作。

  还想被标记。

  但是这样的话胤修文怎么说得出口呢,哪怕他是omega,可是每一次的标记主动权都在方其朗那里。

  如果自己能用上抑制剂的话,或许会没有这么辛苦吧?此刻,胤修文能做的不过是如此臆想一下罢了。

  直到凌晨一点多,方其朗与胤修文才回到了方家本家,那是一处掩映于月色林间、富有东方古韵的大宅,在方岭决定将方家本家从平宁城迁到弦城之后,他就开始着手修建这处古香古色又点缀了现代设计的建筑物,以此恢复方家本家当年的繁盛风貌。

  “二少爷,老爷与傅先生都睡下了。你们也赶紧休息吧。”已是满头银丝的管家关晋和蔼地看着方其朗,轻声叮嘱道。

  “关叔叔,大哥回来了吗?”方其朗随口问道。

  “大少爷大概要明天才能回来了。”关晋微笑着回答道,尽管在外人看来,他们的大少爷与二少爷之间的关系似乎不怎么亲密,但实际上,他很清楚方其朗一直是十分在意自己大哥的。

  “呵,他还真是个大忙人。”方其朗的语气里多少有一些嘲讽的意味,这年头,商人比政客还要忙了,也难怪国会大厦的走廊里到处都挤满了商人们派来的游说者。

  方其朗结婚之后,原本属于他的卧室就变成了他与胤修文共同的婚房,当然除此之外,方岭还将位于弦城市中心的一座独栋别墅作为礼物送给了两人,年轻人不喜欢和老年人住在一起,而老年人也未必喜欢被年轻人打搅。

  虽说建筑物的外观古朴素雅,但是内部的装饰却采用了简约沉稳的现代风格。

  胤修文一进门就瘫在了沙发上,还未散去的高热让他的脑袋有些发晕,他隐约觉得自己的激素有些失控。

  “修文,你怎么了?实在很累,就早点休息吧。”方其朗将外套挂在了衣架上,走向了胤修文。

  胤修文缓缓睁开眼,此时,他的眼底都因为对alpha信息素的过度渴求而隐隐泛红。

  “其朗……我很难受。”胤修文喘息了起来,勒在脖子上的领带让他的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

  空气里泛滥着的omega信息素,让方其朗又想起自己昨晚辗转难眠的那一夜。

  “你这是怎么了?”方其朗有些担忧,在路上他就意识到了胤修文的不对劲,不过那时候他只是认为这是对方处于敏感期的正常反应,而现在,屋子里这股过于浓郁的omega信息素明显有些不对劲了。

  胤修文张着嘴大口地喘着气,他目光恍然地看着方其朗,对方微拧的眉宇、冷峻而严肃的神色、紧抿的薄唇,在alpha信息素的渲染下,呈现出了一种迷人的魅力。

  意识开始混沌,胤修文完全忘记了自己向来习惯扮演的那个角色,他一把扯住了方其朗的领带,差点将对方拉了一个趔趄。

  “你这是在做什么,修文?”

  方其朗吃了一惊,以两人的力量对比,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挣脱,但是胤修文此刻的神态却让他不敢掉以轻心。

  接着,他被自己的omega索了一个吻,也算是一个轻薄而无礼的被动临时标记。

  alpha信息素的快速摄入总算让胤修文暂时又恢复了理智,他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冷不防地发现自己还紧紧拽着方其朗的领带。

  “可以松开了吗?放心吧,我就在你身边,哪儿都不会去。”方其朗轻声安抚着伴侣,面上冷厉的神色也稍有缓和。

  他伸手摸了摸胤修文的额头,烫得可怕,而这并不是发烧。这两年来,方其朗为了omega抑制剂的限制法案查阅了诸多相关资料,他知道有的omega之所以会使用大量抑制剂是因为体内的激素异常而导致敏感期信息素紊乱,这种情况下,omega需要更大量的alpha信息素才能平复身心的不适,而那些无法得到足够alpha信息素安抚的omega,只能借抑制剂饮鸩止渴,所以如果需要限制omega使用抑制剂,那么对于已婚alpha所履行的伴侣义务必定也要做出相应的改变,这一点,方其朗早已有了会得罪部分alpha的觉悟。

  不过他和胤修文结婚四年来,对方的体质一直十分稳定,每次敏感期只需要完成一次完全标记即可满足需求。

  今天这样的状况,方其朗也是第一次遇到。

  “抱歉,我……我不知道我怎么就……我就去洗个澡睡觉。”胤修文赶紧放开了方其朗的领带,他哭笑不得,却又说不清自己刚才那一瞬间到底是怎么了,他只是下意识地就想要获得alpha信息素,不管用什么办法。

  说完话,胤修文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不能继续再挨方其朗这么近,即便得到了短暂的临时标记,可是他不确定再继续这样被对方的信息素包围下去,他又会失去理智做出什么事来。

  “你现在需要的不是洗澡。”其实,方其朗昨晚就感觉到了胤修文的异常,对方的信息素水平很不稳定,也导致了自己受到影响。虽然在结婚之初,方其朗就告知过胤修文,方家的家教里就没有纵欲一说,方家人历来都在标记omega方面十分克制,当然,方家那个臭名昭著的暴君除外。不过克制归克制,在omega需要的时候,他也不会推卸自己的责任与义务。

  例如现在。

  “二次标记。”方其朗往床的方向别了别头,然后随手解开了领结,虽然他的脸上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冷峻,可原本松紧得当的西裤却在不知不觉似乎变紧了不少。

  瘫坐在沙发上的胤修文对着丈夫下半身那非常令人遐想的画面,默默地吞了口唾沫。

  二次标记,这种无异于中了巨额彩票一般的奖赏,在这四年的婚姻中,他也仅仅享受过那么两三次而已。

  【此处省略的3k车请见微博@野兔的锁骨哟】

  温暖的阳光最终唤醒了浑身酸痛却倍感轻松的胤修文,和上一次一样,最后他连自己怎么睡过去的都不知道了。

  他下意识地就要甩开手脚摆出个舒坦的大字,可随后却因为想起身旁还睡着人而及时停止了这种放肆的行径。

  自己的丈夫终于躺在了身边,这种感觉让人满足,又有些忧伤。

  他们俩一年到头能同床共枕的夜晚,恐怕不会超过一个月,而有的夜晚还是自己厚着脸皮强行求来的,有时候他也并不是非要方其朗标记自己,只是单纯地想躺在自己丈夫的身边,嗅着对方的信息素入睡罢了。

  柔和的晨光就如同一只画笔,它细细勾勒出了方其朗那轮廓分明的五官,高挺的鼻梁、薄削的双唇、深邃的眉眼,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以及对这个alpha的偏爱。

  胤修文静静地盯着睡得正香的方其朗,对方身上的alpha信息素也已经平稳了下来,淡淡的楠木气息令人无比安心。

  然而方其朗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随着阳光愈发灼烈,这个平日严肃稳重的alpha竟孩子气地皱起了眉,最后更是干脆地直接牵开被子,蜷起身体将自己整个人都塞了进去。

  “呃……”还没看够的胤修文差点就想阻止方其朗将那张俊美到不像话的脸藏起来。

  小气鬼。胤修文在心里暗自调笑了一句,困意再度涌上,他伸出双手抱住了身旁那个用被子裹出来的大茧,再一次昏昏睡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