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17章 方家兄弟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方其俊和陆宵已经在路上吃过早饭,不过既然刚好赶上早茶时间,他们也不介意坐下来喝一杯。

  “你这个大忙人也真是难得有空回来一趟。”方其俊轻笑着看了眼方其朗,即便在家里,这家伙也是一副略显阴沉的模样,有时候他真是心疼同为omega的胤修文。

  “毕竟现在是国会会期。既然受选民的信任成为了第三选区的众议员,那我必须对这个国家和人民负责。相信父亲和爸爸也能理解吧。以及大哥你难道不忙吗?巅峰的重担现在应该都压在你的身上,辛苦了,赚钱这种事我向来不如你。”方其朗动作优雅地抿了口红茶,比起红茶,他还是更喜欢咖啡焦香的口感,只可惜在这个家里,不是什么都自己说了算。

  巅峰,由方家控股的大型商业集团,也是目前足以跻身特星前三的企业之一,旗下产业涉及房地产、商贸百货、奢侈品、护肤化妆、金融投资等行业。虽然因为平权革命导致方家在特星的政治地位受到严重削减,但是随着其商业地位的崛起,这个一度落魄的世家大族又再度焕发生机,甚至比当年那个只在政坛与军队呼风唤雨的方家更显活力。

  十二年前,独占巅峰集团72%股份方岭将自己手中的份额分给了自己的家人,其中,他的伴侣傅以诚获赠22%的股份,而他的两个儿子则获得10%的股份,除此之外,方岭还卸下了巅峰集团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并将董事长的位子一并移交给了自己的伴侣傅以诚,从此,这位让方家本家从落魄走向辉煌的宗主正式退出台面,在弦城的苍林山下,与风风雨雨携手数十年的伴侣傅以诚一起过上了隐居的生活。

  “就像政府有内阁有国会,集团也不是我一个人在运作。父亲给我留下了一套很好的班底,其实也没那么辛苦。还有你放心,我会替你管好那些委托代理的股份,等你以后竞选失败从政坛退出了,回家安心做个亿万富翁好好和修文享受一下人生也不错,或者你也可以选择来巅峰帮把手,副总裁的位置我相信董事会很愿意留给你。”方其俊知道方其朗不太看得上生意人,对方之所以从军从政也是想极力摆脱昔日辉煌的方家人沦为生意人的印象,仿佛人必须和权势沾上关系才算成功,而事实上对方之所以可以不受影响地以独立、公正、为民这样的口号参与竞选,不正是因为有方家在背后为他提供源源不断的竞选资金吗?而这些钱,可都是自己这个做哥哥的为股东们辛苦赚来的。

  餐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不过方岭倒是见惯不惊,他甚至认为自己的儿子之间就该像这样存在较劲的心态,不管什么目的和原因,只要他们能在各自的领域不断上进,那就是方家人的本色。

  只是一向温和的傅以诚却不希望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总是这么一副表面争执模样,哪怕他知道他们兄弟之间其实有着深厚的感情,可如今他们都有了自己的男友或是伴侣,在外人面前,总不能让人家看了笑话。

  “其俊,其朗,注意下场合,这是我们家的早茶时间,不是挖苦讽刺时间。”

  “对不起,爸爸。”两兄弟几乎是同时开口,他们一方面敬畏着严厉得有些冷酷的父亲方岭,另一方面却是十分尊重慈爱的爸爸傅以诚。

  而此时,完全插不上话的胤修文只能默默捧着茶杯微笑,他偷偷看了眼坐在对面的那位精灵一般美貌的陆宵,对方也默契地和自己一起捧杯傻笑,看样子,在来方家之前,大哥一定教过对方如何“明哲保身”。

  慢条斯理喝着红茶的方岭冷冷看了眼不再争执的方其俊和方其朗,这才开口说道:“话说回来,明年其朗就要连任竞选了,不管怎样,既然他是我们方家本家年轻一代唯一回到特星政坛的人,要找回方家的昔日荣光,光有钱是不够的。其俊,务必尽全力为你弟弟提供竞选支持,或许有朝一日,我们还能光明正大地回到帝都也说不定。”

  “是平宁城,帝都已经没有了。”傅以诚小声地提醒道,即便现在社会环境不再像当年那样风声鹤唳,可如果方家人被指责还在怀念过去的极权时代,恐怕也会招惹来不少是非,胤修文他们足够了解,可陆宵毕竟还是个完全不知道底细的外人。

  “呵呵,瞧瞧我这记性,真是老了。”方岭轻笑了一声,他不动声色地看向了一直默默啜饮茶水的陆宵,终于开始对大儿子的男友稍微多了点关注,“陆宵先生,之前其俊在我们面前提到过你,说你是……音乐家?你在平宁城的皇家剧院开过几次音乐会呢?”

  “呃,叔叔,我只是会点乐器而已,音乐家还谈不上。更别提什么皇家剧院了……”陆宵握着茶杯的手指不停地在动,他说话时的嗓音一直都很轻,还有些沙哑。

  “岭哥,人家小陆第一次来,你问得是不是有点失礼了?对了,我可以叫你小陆吗?”傅以诚觉得是自己的丈夫吓到这个年轻的alpha了,在对方没有正式来方家之前,他的大儿子已经告诉了他们陆宵不过二十七岁,比修文还要小两岁,至于和今年四十三岁的方其俊比起来,对方更是年轻得多了。说实话,这样年轻又没有什么正当职业,更不是九大世家出身的alpha完全不被方岭看好,在方岭看来,如果不是全国知名甚至蜚声星系的音乐家,那只能叫不务正业,优秀的alpha必须在各自的领域都出人头地。他的儿子在挑选omega方面或许可以放松条件,但是在挑选alpha上,怎么能选个连自己都远远不如的对象呢?

  “当然可以,您叫我什么都可以。”陆宵赶紧点点头,他感激地看着傅以诚。感谢对方为自己解围。

  刚才嘲弄弟弟时还颇为得意自在的方其俊有些坐不住了,他轻咳了一声,替陆宵对方岭解释道:“父亲,您肯定记错了什么。我只是说陆宵从事的工作与音乐有关,没说他是音乐家。而且也不是所有搞音乐的人都回在皇家剧院开音乐会,音乐也有很多分类的。”

  “原来不是音乐家吗?”方岭轻笑了一声,随后却将带着质问的目光投向了方其俊,他这个比绝大多数alpha还要优秀的omega儿子选择伴侣的眼光,看起来比弟弟方其朗还要差劲。当然,那时方其朗为了获得胤家手里大公党议员候选人的公荐票没得选,只能接受了与胤修文结婚来达成两家联姻的提议。然而,自己可从未逼迫方其俊非要和谁在一起。

  “岭哥,年轻的人事,我们这些老头子还是少掺和吧。”在这个家里,最疼爱儿子的永远都是傅以诚,他不愿让方其俊难堪,更不想吓到那位初次到访的年轻alpha,不管对方是不是音乐家,又是不是出身世家,只要儿子喜欢就好。

  傅以诚大概是唯一能够让方岭这个傲慢自大的alpha有所收敛的人,在看到方岭冷着脸不再对陆逍过多追问之后,他这才笑道:“好了,既然今天有客人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招待下小陆?自从你们兄弟俩忙各自的事业之后,家里很久没有热闹过了,要不,偶尔放纵一回,今天中午就试试烤肉派对?岭哥,你认为呢?”

  “随便。”方岭面色冷漠地又往自己的茶杯了加了一块方糖。

  胤修文偷偷地打量着神色冷漠的方岭,不由感慨对方不愧是方其朗的生父,这副阴冷得让人不寒而栗的表情简直和他那alpha儿子如出一辙。

  “那你们的意思呢?”傅以诚微笑着转过头,慈爱地看向了桌上的小辈们。

  “爸爸,您觉得合适就可以,我没有意见。”方其俊说话间,已经伸手拉住了陆宵,像是要好好安抚一下对方。

  方其朗没有立即回答,他看了眼胤修文,低声问道:“你最近不是在减脂吗?要不要给你额外准备点减脂餐。你的体脂率好不容易保持到了非常标准的水准,可不能轻易放弃啊,修文。”

  胤修文完全没想到方其朗这个时候还惦记着自己的身材,天知道他多想好好地吃一顿垃圾食品,自从嫁给方其朗之后,他的生活真的变得好健康,也好“辛苦”……

  “没必要为了我专门做那些吧……”胤修文小声地抗议道,如果这算得上抗议的话。

  “今天是家人聚会的日子,保持好身材固然重要,可是坏身材也不是一顿就吃得出来的。修文平时都那么辛苦了,偶尔吃点烤肉有什么关系?他难道不配吃点好的吗?”方其俊对弟弟“完美”继承了父亲方岭过于严格性格这个方面颇有微辞,对方总是拿自己的标准去要求身边人,却不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并非总要一致。

  “我也是为修文好。大哥,你可别因为自己有了男友,就挑拨我和修文之间的关系。”方其朗微微一笑,一副随和的模样,在国会议员这个位置上干了将近四年,他的脾气早比当初在军中时好了不少,要是换了以前,他可能真的会和对自己指手画脚的方其俊吵起来也说不定。

  “你们俩兄弟,每次见面就这么互相找茬,完全不把我和你们爸爸放在眼里是吧?”方岭本来就心情烦躁,尤其是今天连续被傅以诚“数落”了两次,他总不能拿自己的枕边人来撒气,那么这两个事业有成之后就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子自然成了他撒气的最好对象。

  方岭虽然早就辞让出了方家最大产业巅峰集团董事长的席位,可他在家里的地位还是无人能及。

  因为不想看到方其朗和方其俊再因为中午吃什么这种小事起争执,丢自己的脸,他干脆顺了傅以诚的心思,直接拍板中午就搞烧烤派对。

  胤修文终于如愿以偿地吃到了烤肉,经过炙烤之后风味独特的黄金牛肉几乎入口即化,一口下去,身心都得到了满足。

  确定方家父子正在花园的一角聊某些不想被他们听到的话题之后,胤修文这又急忙往自己餐盘里夹了几块烤好的肉,背过身去赶紧塞进了嘴里。虽然方其朗想让自己吃减脂餐的计划没能得逞,不过对方肯定还是不希望自己吃太多肉的。

  “胤先生,你这么喜欢吃烤肉的吗?我来帮你烤吧,这样能快点。”同样无法**方家人话题的陆宵走了过来,他放下自己的餐盘,主动拿起了多余的烤肉夹。

  “陆先生,这怎么好意思!”胤修文擦了擦嘴,他这才注意到陆宵的脑后扎了一个发髻,看来对方留了一头漂亮的长发。

  陆宵烤肉的动作非常娴熟,就好像他经常参加烤肉派对似的。

  “别客气,我们都是客嘛,互相帮助应该的。”陆宵冲胤修文眨了眨眼,对方那张看上去清冷俊逸、高贵优雅的漂亮面容竟在一瞬间多了丝孩子似的狡黠与调皮。于胤修文而言,山中的精灵落入凡尘,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旁人的确很难融入方家这种压抑的氛围,胤修文又转头看向了花园的角落,即便是在本该轻松悠闲的烤肉派对上,那三父子的神色也一个比一个深沉阴郁。

  “在聊什么呢?你们不喝点酒吗?”傅以诚拿着红酒走了过来,烤肉搭配红酒,口感绝佳。

  “爸爸,您不过去和其朗他们聊聊吗?”

  胤修文因为已经和方其朗结婚的缘故,自然跟着对方管傅以诚叫爸爸,而陆宵则有些不知所措地叫了对方一声叔叔。

  “修文你知道的,他们三个聚在一起除了家族与事业之外,恐怕也没什么别的可谈。小陆,你可要小心弄脏衣服。”傅以诚笑着摇了摇头,他对主动为大家烤肉的陆宵很感兴趣,他原本以为看起来清冷高贵的陆宵是不屑做这种容易弄脏自己,又沾染上一身烤肉味的事情的。

  “放心吧,叔叔,烤肉这件事我可在行呢,我可是……”大概是傅以诚的温和以及胤修文的亲切卸下了陆宵的心防,就连他之前一直压得低低的嗓音也赫然变大了起来,但是很快他就回过了神,在稍微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之后,手脚麻利地为胤修文和傅以诚一人夹了几块烤到恰到好处的黄金牛肉。

  “我可是很喜欢照顾人的呢,所以叔叔,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其俊的。虽然……他好像大了我不少。”陆宵扭头看了眼方其俊站的方向,眼底满满都是甜蜜,而不远处的方其俊有所感应地也回过了头,冲着陆宵遥遥举了举酒杯示意,几乎只是一瞬间,那位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大人物收敛起了与父亲弟弟谈话时的肃重,露出了一抹只有自己亲人才能窥见的温柔笑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