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20章 如愿以偿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汗血马的爆发力与速度在世界范围内都属前列,眨眼工夫,方其朗就驱马追上了方其俊。

  “你来了?”方其俊瞥到从后面追上来的方其朗,轻轻拽了拽缰绳,凯撒立即会意地开始放慢步伐。

  方其朗也将马速控制了下来,直到两匹马并肩而行之后,他这才抬手随意拢了把刚才跑乱的头发。

  “你是真的打算和那个叫陆宵那家伙在一起吗?”方其朗充满怀疑地看向了自己大哥,除了皮囊外,他实在没看出陆宵哪里配得上自己的大哥,而皮囊却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最重要的部分,至少方其朗是这么认为的。

  方其俊扭头看了眼目光凝重的方其朗,对方这副严肃谨慎的表情简直和父亲一模一样。

  “其朗,你怎么也操心起大哥的事了?你觉得我是那种会拿感情开玩笑的人吗?”方其俊轻轻挑了一下眉,英俊的脸上随即流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神色,“在陆宵身边,我觉得很放松、很舒服。”

  说话间,方其俊调转了马头,虽然他们离陆宵和胤修文所在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可他仍高高举起马鞭挥了挥。

  方其朗也让阿波罗转过了身跟上了凯撒的步伐,接着他就看到陆宵为了回应自己哥哥高高举起双手使劲蹦跳了起来,简直就像个幼稚的小鬼,还好胤修文没有做出那种幼稚的举动。

  就在方其朗心中暗自腹诽了陆宵的幼稚之后,他的伴侣也开始学着陆宵那样高高举起双手开始跳上跳下。

  方其朗头痛地拧紧了眉心,可随后他还是学着哥哥那样举起马鞭挥了挥,他只是怕自己如果不稍微回应下胤修文,对方能在那里一直傻跳下去。

  “哈哈哈哈哈!”方其俊爽朗地大笑了起来,他比陆宵年长了近二十岁,在遇到对方之前,他和小说里描写的那些霸道总裁一样并没有太大区别,威严稳重、不苟言笑,顶多比起方其朗这个做政客的弟弟来要少些阴郁,多些宽厚,而那也只是他需要展示给外人所看到的形象罢了,只有和陆宵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找回无拘无束的感觉。

  “驾!”方其俊扬鞭一挥,再次催动凯撒狂奔。

  方其朗自然不甘示弱,他夹紧马腹,很快就和阿波罗追了上去。

  “大哥,你可要考虑清楚你的身份!我们的婚姻并不是儿戏!”方其朗仍想劝说自己的哥哥,因为他知道,如果陆宵不是方家认定的人,恐怕父亲最后是不会答应这门婚事的,即便是方其俊,对方终究也无法抗衡父亲的权威。

  “我们的婚姻不是儿戏,更不该是交易!”方其俊目光坚定,他带着一丝同情看了眼紧紧跟在自己身边的方其朗,“其朗,永远不要用利益去衡量自己的爱情,那样是不会幸福的。”

  “耶!他们看到我们了!”陆宵高兴地和胤修文击了一掌,没什么比爱人回应自己更令人满足与兴奋了。

  “其朗也向我挥鞭子了!我还以为他会装作没看到我呢!”胤修文也觉得很开心,他终于知道了方其俊为什么会选择陆宵,因为和对方待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放松,而谁不想和这种能让自己感到放松快乐的人待在一起呢?

  “这么惨吗?装作没看到你?!”陆宵摇摇头,不知为什么他竟有点同情胤修文。

  胤修文挠挠头,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声:“如果惹他生气了,他就会不想理我吧。没办法呀,他就是那么小气的。”

  “那你丈夫可真是需要好好调教调教了。”陆宵眯起眼笑得灿烂,大概是蹦跳了一番之后身上又出了一身汗,他觉得有些热,干脆将挽起的发髻给解了开。

  胤修文吃惊地看着陆宵那头及腰的长发像瀑布一样披散了下来。

  “你的头发居然这么长吗?”

  陆宵拢起长发,冲胤修文狡黠地眨了眨眼:“头发长很烦的,例如那个的时候,其俊他总是会拽掉我好多头发,我只好把他……”

  “要骑马吗?”方其俊浑厚的声音赫然响起,他正骑着凯撒在陆宵和胤修文面前打转。

  “要要要!”看到男友过来,陆宵立刻抛开胤修文跑了过去。

  “把头发扎起来,可别吓着凯撒。”看到陆宵将头发都放了下来,方其俊不得不提醒对方得先把头发扎好,即便凯撒温柔成熟,可是马儿在奔跑的时候很容易受惊,随意飘飞的塑料袋、扬起的衣物、被风吹落的帽子都可能刺激到它们,更别提陆宵那头可以去演鬼片的长发了。

  等陆宵扎好了头发,方其俊将他一把拉到了凯撒的背上。

  身强体壮,四肢发达的凯撒轻易地承受住了两个成年人的重量,不过为了避免爱马太累,方其俊没舍得让凯撒跑起来,只是让对方小步快走带陆宵感受一下吧。

  陆宵坐在方其俊的前面,被对方紧紧箍在了怀中,这是一种保护的姿势,在胤修文眼里也是深爱的姿势。

  “修文,一会儿你也来试试啊!”陆宵没忘记已经和自己熟稔起来的胤修文,他知道方其朗或许不会带胤修文双骑,但是他想和对方分享这样的快乐。

  “没关系,你们去玩吧。我在这里等其朗。”胤修文微笑着婉拒了陆宵的好意,他怎么会做打搅别人恩爱那种没眼力见的事呢。

  片刻之后,方其朗就和阿波罗奔回了马场,在劝说方其俊不成反倒被对方教育了一番之后,他的心绪像是受了刺激,只能通过策马狂奔来缓解那种沉闷的情绪。

  阿波罗虽然速度惊人,可是耐力与负重却远远比不上方其俊的凯撒,方其朗刚一下马,阿波罗就立即喷吐起了粗重的鼻息。

  “宝贝真乖。”方其朗上前抚摸着阿波罗的脖颈,他的微笑在这一刻温柔动人,将平素的阴郁深沉也都一一掩去。

  “其朗,辛苦了。”胤修文刚要上前,阿波罗就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这匹马根本就不让他接近,更别说骑上去。

  方其朗收敛起笑容,有些担忧地冲胤修文挥了挥手,示意他站远一点。

  胤修文只好退回一边,他在马房边用于休息的长凳上坐了下来,不远处,是愈发举动亲昵的方其俊与陆宵,陆宵几乎将整个人都陷在了方其俊的怀里,他们耳鬓厮磨、旁若无人地互相亲吻,然后一起发出愉快的笑声。

  胤修文时不时会向那匹大黑马背上的恋人投去羡慕的目光,可最后他还是又转回头,静静地看着方其朗拿起水管替阿波罗冲洗发烫的身体。

  方其朗做事情的时候不爱说话,胤修文也很知趣地不会去吵他。

  一种异样的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空气里也随之漂浮起了楠木与铃兰味的信息素,截然不同的醇厚与清新气息互相碰撞,又互相交融。

  替阿波罗简单地冲洗了身体之后,方其朗又拿起刷子擦拭起了对方那身油光水亮的皮毛,在夕光的映照下,阿波罗就好像被镀上了一层金色,成为了一匹名副其实的金马。

  “修文,我知道你也想骑马。可是阿波罗认生,它恐怕是不会让我以外的人骑它,而且,它这个体格也无法像凯撒那样承载两个人的重量。至于马房里的其他马,我也不怎么熟悉,骑马是项危险的运动,大哥那样其实是很不安全的。”方其朗背对着胤修文,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又觉得自己不想看到伴侣那失望以及羡慕他人的目光。

  “没关系,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会执着于骑马这种事。看着你能骑得这么开心,我也很开心。”胤修文双手撑着木凳,身体微微向前一倾,能够听到方其朗这么耐心地对自己解释,他竟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这种氛围下,除了情人共骑之外,这样说说情话也是不错的。

  胤修文以为会在浪漫的夕阳下,听到丈夫对自己说一些情话,毕竟对方的言语中多少流露出了安慰自己的意思。

  方其朗替阿波罗擦洗干净身体之后,顺手将它拴在了马桩上,他转过身,目光温和地看着对自己有所期待的胤修文,走到对方身边坐了下来,轻声开口道:“修文……”

  “其朗……”胤修文悄悄吞了口唾沫,身边那股楠木气息的alpha信息素变得浓郁了不少,这也导致他的情绪跟着变得兴奋而激动,他开始猜想,方其朗是不是打算给自己一个亲吻,让这美丽的夕阳变得更有意义。

  “阿波罗是热血马,凯撒是冷血马,你知道热血马和冷血马的区别吗?”方其朗的目光依旧温和,但是他的神色却异常专注,在看到胤修文瞬间露出一脸茫然的神色之后,他确定自己的伴侣对于马的分类一无所知,这也让他有了想要向对方传授知识的欲望。

  “其实除了马的品种之外,按照他们的个性与气质主要分为三种,热血马、冷血马、温血马,当然这种分类与马的血液温度并无关系。热血马主要是指那些敏感暴躁的马,它们很难驯服,不易亲人,高傲而不受约束,有着极强的爆发力与速度,像阿波罗所属的汗血马就是热血马的一种,而冷血马较之热血马则更显冷静沉稳、平易近人,它们体型高大,力量与耐力也十分可观,在古代常被用作挽马以及战马使用。大哥的凯撒就是著名的冷血马,这也是它为什么这么亲人的原因。”提到爱马相关的知识,方其朗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他不厌其烦地为胤修文解释起了马的血统。

  “呃……是这样吗,我大概明白了。”胤修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夕阳、草原、奔马,身边还坐着俊美帅气的alpha,而在这样浪漫氛围下,他竟被对方科普了马匹血统的相关知识,而他也觉得自己快从冷血马变成热血马了。

  “可惜我太忙了。要不然我可以替你挑匹马,再教你怎么骑它。不过如果你真的对马感兴趣的话,回头去专门的马场学习怎么骑马也可以。”方其朗一心认为胤修文是因为想要骑马没有骑到才如此失落,当然他也理解对方作为不受重视的胤家庶子,根本不会像自己和大哥那样接受传统的贵族教育。

  “不必了,不必了!这种活动对我来说太难了一点,我还是看你骑就好。”胤修文可不想每周除了健身之外,从此还要被督促学骑马,有那个空闲他宁可躺在沙发上刷刷touch,或者约上三五个网友玩几盘网络竞技游戏。

  方其朗没有再强迫胤修文,但是他随后想起什么似的站了起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修文,我说你要不试试我的凯撒吧?这个小家伙真的不太适合你。”方其俊一手捂住嘴,强忍住笑,而他身旁的陆宵早已憋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胤修文一脸尴尬地骑坐在一匹矮脚马的身上,因为他的腿比起马的身高稍微长了些的缘故,而不得不努力往后翘起,这也让他的坐姿变得更为滑稽了。这匹矮脚马是方其朗刚才从马房里牵出来的,对方似乎为了弥补自己不能骑阿波罗的遗憾,特地挑了这匹几乎没有危险性的矮脚马。

  “大哥,修文毕竟从没骑过马。我可不想他出任何意外,这匹矮脚马小是小了点,但是给新手骑却是很好的选择。”方其朗一本正经地解释着,他骑着阿波罗缓步走在前面,一手牢牢牵住了矮脚马的缰绳,这样一来,胤修文只需要抓紧鞍带就可以了。

  “修文,感觉怎么样?”方其朗低头问道,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原本不算矮小的胤修文因为矮脚马的缘故也跟着变得有些滑稽了起来,也难怪那个没礼貌的陆宵忍笑忍得浑身发抖了。

  “还行……”胤修文恨不得能立刻离开这匹矮脚马,他看着对方的大眼睛里好像蓄满了委屈,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最后,胤修文终于如愿以偿地在方家的马场里骑上了马,而他再也不想来这个地方,更不想再和他的丈夫一起骑马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