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25章 全职主夫的日常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裴闻东热情的推荐下,胤修文痛快地买了五十节力量训练课、以及五十节综合格斗课,还根据对方的建议购买了会所从帝星进口的蛋白粉作增肌准备,反正他现在又不用工作,有的是时间磨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

  不过话说回来,以前的胤修文虽然在方其朗委婉的建议下开始重视自己的身体管理,可他并不算热衷健身这项运动。这个周末回到方家本家,在看到方其朗的大哥方其俊那健康积极的生活态度之后,同为omega胤修文觉得自己也不能真的就安于做个全职“人妻”,虽说骑马那种高端的运动与他无缘,可他至少可以利用空闲时间将让自己的身材变得更好,甚至还能拥有一副让方其朗也会愿意偷偷捏上一把的翘臀。

  “胤先生,您购买的最高级的vip专属私教课程,只要您有需要,我全天候24小时都能为您提供服务。”裴闻东望着正在刷卡结账的胤修文,笑容诚恳。

  “我虽然不一定每天都有空,但是我会尽量多过来的。”胤修文并不想给别人一种自己整天无所事事的感觉,实际上,除了做点家务以及照顾方其朗的饮食起居之外,他似乎的确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要做。

  不知是不是因为裴闻东靠得太近的缘故,对方身上那股甜美深沉的愈创木气息让胤修文总有些心神恍惚,即便是已经受到标记的omega,其他alpha的信息素如果达到了一定的浓度,也能让他们产生心理乃至生理上的波动,所以这也是政府为什么推广在公共场所大家都尽量使用信息素缓释剂的缘故了。

  只是在健身房这种注定会大量出汗的场所,极易随体液挥发的信息素实在很难被缓释剂完全掩盖住。

  “裴教练,你的信息素味道真好闻,是我喜欢的木质香。”胤修文委婉地表达了空气中那股过于浓郁的alpha信息素给自己带来的困扰,如果他使用了抑制剂的话,又另当别论了,可惜他的丈夫并不喜欢他使用那种强制切断腺体反应的药物。

  “啊,抱歉,抱歉!刚才我带学员做了热身运动,大概出汗太多了,所以信息素难免会溢流出来。”裴闻东急忙站开,在特星的社交场合中,礼敬omega为最高原则,所以如果alpha不受控制的信息素让陌生omega的心绪产生了浮动,又或者alpha因为omega的信息素而有所反应,那无疑都是不礼貌的轻薄行径。

  说完话,裴闻东赶紧拿出随身带的缓释剂往自己身上喷了喷。

  “不必这么紧张,这种场合大家都理解的。”胤修文豁达地笑了笑,他对这个懂得尊重omega的alpha教练的好感又加深了一些。

  “啊,对了,请把账单明细给我一份,最好是纸质档。”临走之前,胤修文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

  “现在很少会要纸质明细的客人了,您是打算拿去公司报销吗?”裴闻东稍微有些好奇胤修文的举动,因为他看到对方非常认真地将账单明细对了一遍之后就小心翼翼地折了起来。

  胤修文笑着摇摇头,他不介意和这个英俊帅气的健身教练多聊几句:“我没有公司,我目前是在家全职照顾我的丈夫。”

  “啊,没想到您这么年轻就已经结婚了!”裴闻东吃了一惊,特星上四五十岁才开始考虑婚姻甚至是恋爱的人比比皆是,反倒是二十多岁就结婚的人十分稀少,毕竟这个社会发展得太快,而人们又活得太长,在无法找到适合伴侣的情况下,单身也是不错的选择。

  “已经结婚好几年了呢。”胤修文又炫耀地伸出了手,晃了晃无名指上那枚朴素稳重的婚戒。

  裴闻东幽默地笑道:“能够和您这样自律的人结为伴侣,您的丈夫真是幸运。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句,回头您学习了综合格斗,可不能用来家暴您的丈夫哦。”

  “要说自律,我的丈夫他才是非常自律。”胤修文语气里多了一些骄傲,“还有你放心吧,教练。我学综合格斗只是想自己打发下时间,可不是为了揍谁。”

  再说了,我也打不过方其朗那家伙。

  胤修文心中默默地这么想,他瞥了眼裴闻东被紧身t恤勾勒出来的壮硕胸肌,方其朗脱掉那身西服衬衫之后,身材并不会比对方差多少。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说的就是方其朗这种从头到脚享尽了上天恩宠的alpha吧。

  “您的丈夫也很自律的话,那您完全可以让他陪您一起健身啊?伴侣双人vip卡可以打九折哦!”裴闻东眼里一亮,他隐约觉得可以将胤修文的丈夫也发展成自己的客户。

  “他啊……”一提到自己总是早出晚归的丈夫,胤修文轻轻地叹了一声,他怎么会不想多一些和方其朗相处的时间呢?只可惜就算自己有这个心,对方也未必有这个意,那个工作狂怎么会舍得花时间来健身房专门陪自己锻炼。

  “怎么了,您的丈夫他很忙吗?可是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啊,如果他时间上有问题的话,可以单独办周课,这样一周一两次课程也算是生活中不错的调剂了。”裴闻东不愿放弃发展客户的机会,他相信胤修文的丈夫一定比对方更舍得刷卡买单。

  “忙得很呢,算了,别指望他会陪我来健身。当然,我也很纳闷儿,他平时也不怎么锻炼身材怎么还那么好。alpha的人种优势未免太强了一些。”胤修文夸张地挑了下眉,说实话,他可有些佩服高度自律的丈夫。

  “看样子您的丈夫是位成功人士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忙。那好吧,我就期待您的第一次约课了。”裴闻东知道什么时候该适可而止,过度的推销只会引起顾客的反感,他笑眯眯地看着胤修文,掏出手机又说道:“这样,我先加一下您的touch号吧,可以吗?有什么我们可以随时联系。”

  “好啊。”胤修文急忙拿出手机和裴闻东互相交换了touch账号,而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段雪风不知什么时候给自己发了条私聊消息。

  ——修文,晚上出来玩玩吗?我知道你丈夫肯定不会那么早回家,因为我家的死鬼已经被通知今晚去国会参加一个临时紧急会议了。

  胤修文略微考虑了一下,随后回复了段雪风。

  ——好的。一起出来吃个晚饭吧,上次的美食街就不错,我还有很多想吃的没吃到。

  五秒钟之后,段雪风秒回了胤修文。

  ——就这么说定了。

  胤修文看着手机屏幕就笑了,来了平宁城这么久,他总算交上了个一个或许算得上朋友的人。

  从健身房回到家,骑了一路车的胤修文出了一身汗。

  为了避免像裴闻东那样因为汗液挥发而造成信息素溢泄,胤修文赶紧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了一身轻松舒适的体恤短裤。虽然方其朗总是让他注意形象,可是和自己的朋友出去玩只需要放松就好。

  临出门前,胤修文没忘记关照下寄宿在自己院子里的石龙子,对方目光冷漠地趴在一块石头上,肥硕短小的四肢不时轻轻扭了一下。

  “阿朗,这两天在家有乖吗?”胤修文把给方其朗做沙拉准备的蔬菜喂给了石龙子,反正都是阿朗,谁吃也没差。

  石龙子只顾张大嘴吞下菜叶,对于胤修文问什么,从来都是一副恍若未闻的呆萌模样。

  “呵……你就只知道吃,尾巴都长肉了。”胤修文轻笑着抚了抚石龙子的背,对方这副专心贪吃的模样和方其朗用餐时还真有几分相似,一样冷漠,一样只顾自己吃。

  天气炎热,加上自己要去的地方离家比较远,胤修文决定自己开车去。

  虽然车库里的每一辆车都不是他喜欢的风格,可是他却喜欢方其朗驾驶过之后留在轿厢中那股挥之不去的楠木信息素气息。

  或许吃了饭之后自己晚上还能顺道去国会把方其朗接回家,这样也算给对方一个惊喜吧?

  胤修文忽然有了主意,这个灵机一动的想法让他顿时心情变得愉悦起来,他与方其朗的婚姻生活里多一丝浪漫不也挺好吗?不过浪漫的前提条件是自己不能穿着露出腿毛的短裤出现在方其朗面前!为了避免惊吓到自己性格古板的丈夫,胤修文只好回到屋里脱下凉爽的短裤,取而代之换了一条规规矩矩的长裤,没有破洞,也不会短到露出腿毛。

  “韩司机,我今晚要去市区那边,就不必麻烦你专门跑一趟接其朗了,他要车的时候,你通知我一下好吗?我到时候把车停在附近,很快就能去国会接他回家。”胤修文一边开车,一边用蓝牙连通了手机,要做到惊喜,就必须万无一失。

  作为方其朗雇员的韩啸自然不敢轻易否定胤修文的提议,他猜想这或许是方其朗夫夫之间难得一次的浪漫,虽然在他看来这样的行为实属无聊,alpha与omega之间除了浪漫之外,征服与占有,不是更有意思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