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26章 吐槽老公大会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哇,这个车……看起来好像老大爷的风格。”

  一身干练清爽打扮的段雪风看着胤修文将车停进了好不容易找到的车位,夸张地挑了下眉,大气稳重的车型、深沉的曜石黑,怎么看也不该是胤修文这个年纪的人喜欢的车。

  下午五点的时候,胤修文就开车去了段雪风唐璜街的甜品店门口,然后接上他一起过来。

  胤修文朝段雪风走了过来,他一手抄进裤兜里,一手按动电子锁将车门锁上。

  “这是我家方议员亲自选的车,他啊,或许就是个老大爷吧。”胤修文当着段雪风的面就调侃起了自己的丈夫,那个严肃古板、谨慎稳重的alpha除了相貌外,很多地方和老头子还真没什么区别,就连那十年如一日的饮食习惯,以及过于克制的欲望也像极了有心无力的老人,当然,自己这些心里话是绝对不能让方其朗听到的。

  “是吗?我看这位老大爷在床上倒是挺猛的呢。”段雪风戏谑地瞥了眼胤修文的后颈,这一次对方并没有使用肌肉贴,腺体处隐隐若现的齿痕正暧昧地诉说着一个alpha强烈的占有欲。

  “你这家伙,别开这种玩笑。”胤修文无奈地笑了笑,他反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颈,因为敏感期正式结束的缘故,不解风情的方其朗今天已经没有再主动给自己临时标记了。

  段雪风和胤修文最后在美食街的一家网红炸鸡店坐了下来,他们一起要了一份甘梅炸鸡和一份蒜香翅中,两杯饮料。

  段雪风原本的打算是和胤修文去尝尝前不久在平宁城最繁华商业区开业的三星餐厅。餐厅的老板因为和秦罡有些交情,特意赠送了他贵宾折扣劵,然而因为国会会期即将结束,议员们都忙得不可开交的缘故,段雪风一直没机会和自己丈夫去试试美味。不过既然胤修文主动提出想去美食街,善解人意的段雪风也只好把折扣劵留着下次再用了。

  “你这是几天没吃过饭了吗?”段雪风咬着吸管,看着吃相有些粗鲁的胤修文,忍不住笑了起来。

  胤修文拿起一块炸鸡沾满了盘子里的酱汁之后,一脸享受地塞进了嘴里。

  “唔……太好吃了。”胤修文舔了舔手指上沾到的甘梅浓酱,咧嘴一笑,“我打算开始继续健身了,所以今晚当然要好好吃一顿。”

  “瞧你说的,这算什么好好吃一顿?至少得去高档餐厅吃点大餐,那才叫好好的一顿吧。”段雪风笑着摇了下头,有时候他觉得胤修文就是个大孩子,一份炸鸡就能收买。

  胤修文又抓起一块蒜香翅中啃了起来,他头也不抬地含糊说道:“你不懂,多油高热的垃圾食品才是人类放飞心灵的救世主。高档餐厅那种氛围不适合痛痛快快地吃饭。”

  段雪风的话让胤修文又想起了自己陪同方其朗出席各种高级宴会的悲惨遭遇,尽管桌上有那么多美味,可为了符合方其朗议员伴侣的形象,他每次都只能像只小鸡似地吃上一点,如果多吃几口自己喜欢的食物,在招来别人异样的目光之前,方其朗警告的目光就已经杀到,无声地提醒自己注意风度。这次回到方家本家,要不是有陆宵给自己打掩护,他肯定不能痛快地吃一顿烤肉。

  段雪风愈发觉得胤修文是个有意思的人,他把自己面前的那盘蒜香翅中推到了对方跟前:“慢慢吃,没人和你抢。”

  “老板,这里再来一份芥末章鱼须。”胤修文意犹未尽,虽然桌上的东西还没吃完,可他在看到旁边那桌人点了一份芥末章鱼须之后,也跟着叫了一份。

  芥末章鱼的辛辣刺激味蕾,段雪风吃了两根之后,感觉胃口大开,话匣子也随之打开。

  “修文,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讲。”段雪风嚼着被甘梅酱裹满的炸鸡块,看着胤修文脖子上并不作遮掩的咬痕,终究还是忍不住想和对方聊点更为隐私的内容。

  “那就不要讲。”胤修文抬头直直地盯着这个阴柔美丽的omega,随后才笑了起来,“说吧,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方议员他好像很喜欢咬你。我听说一般欲望很强的alpha喜欢咬人来标记。你要不要考虑照顾下我的生意,买点好玩的道具回去增加夫夫情趣啊?”段雪风暗示意味浓重地冲胤修文眨了眨眼。

  正在喝青柠气泡水的胤修文差点没一口喷到段雪风脸上,欲望很强?是说方其朗吗?要知道对方可是那种一个月只在敏感期标记omega一次的alpha。

  炸鸡店里坐满了客人,周围都是嘈杂而欢快的聊天声,胤修文并不担心自己和段雪风之间的对话被旁人偷听去。

  不过或许因为聊的内容的确太过出格,又或是难以启齿,他还是把声音压得低低的。

  “雪风,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其朗他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别开玩笑了,这些alpha有谁不好色?拿我们家死鬼来说,他每天不管多晚回来都会拉着我来一次。你们家方议员应该也不遑多让吧。”高等级的abo人种在体力智力上自然有过人之处,而在欲望的需求上也会表现得更为强烈,这一点是特星的科学家们早就研究证明过的内容,段雪风的成人用品店的核心客户群也都是这样高等级的alpha或者omega。虽说人种能力评级制度已经随着平权时代的到来被取消,可段雪风相信,像秦罡、方其朗这样能成为议员的alpha,必定是高等级人种。

  “每天一次!”胤修文差点就大叫了出来,那不是他梦寐以求的天堂一般的生活吗!

  段雪风点点头,反问道:“这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好吃惊的,难道……你不是?”

  在特星这样的abo星球,对于信息素可以互相交融并产生催化反应的alpha与omega而言,欲望永远是一个无法填满的深渊,已标记的ao伴侣之间更是随时都可以因为彼此的信息素散发而被撩拨出欲望,更没有人会嘲笑ao伴侣对欲望的渴求。

  胤修文一下子没了胃口,他很难当着段雪风的面亲口承认自己婚后的窘境,但是欺骗从来都不是他擅长的。

  “其朗的家教很严,所以他也一直非常克制。一般情况下,他只在我的敏感期标记我。”胤修文苦涩地笑了一下,他最终还是没有隐瞒真相。

  段雪风显然被胤修文的话吓到了,他倒抽了一口气,甚至用手捂住了嘴,生怕自己下一刻就要大喊大叫起来。

  “只在敏感期标记?那对于omega的身体来说负担可是很大的。你有在用抑制剂吗?”不过段雪风毕竟也见多识广,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开始关心起这位新交不久的朋友。

  胤修文往嘴里塞了块炸鸡,他在没有结婚之前倒是用过抑制剂,因为那时候他还没被alpha标记,难免每个月的敏感期会有所困扰:“现在没用了。其朗他不喜欢我用药物。”

  “那你岂不是经常都会有很想要的冲动?”段雪风仍捂着嘴,小声问道。

  胤修文垂下眼,缓缓点了点头,神色有些无奈,也有些委屈。

  敏感期只是omega们急需alpha信息素来安抚身体所发出的强烈信号,而这并不意外着敏感期外他们就不再渴求alpha的信息素,omega的天性就决定了他们在完全分化之后会一直依赖alpha信息素。

  “方其朗真不是个东西,他怎么可以这样冷落你?!老实说,他是不是外面有人了?!”段雪风虽然长得一副美丽阴柔楚楚可怜的模样,但是脾气却十分暴躁。

  “不是,不是!其朗他真的只是家教严,他怎么可能外面有人。”胤修文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为自己的丈夫开脱了起来。方其朗虽然和自己分房而睡,可不管怎么忙,对方从不曾在外留宿,如果有急事出差,也必定每晚都会和自己视讯确认。而习惯使用缓释剂的方其朗身上很多时候根本都无法让人嗅到他自己的信息素气息,更别提沾染别人的信息素了。

  “修文,他们可是alpha,可以标记不止一个omega。”段雪风对于胤修文这种天真的想法感到了一丝担忧,他眉头拧紧,神色也渐渐变得严肃,“别看秦罡现在对我这么好,那还不是因为我以前抓到过他偷人!那混蛋差点就标记了他的秘书!”

  “什么?秦议员他居然出轨吗?!”一直都有关注touch首页的胤修文随时都能刷到段雪风发布的那些与秦罡一起的恩爱照片,以至于他还在心里暗暗艳羡过这一对。

  “哼,alpha这种生物就算标记了omega,仍会忍不住想要标记别的omega。尤其是像我们丈夫那种有权有势的,他们就更有资本玩弄omega了。”段雪风提到心头的恨处,一把折断了饮料吸管,看到胤修文似乎被自己的神情吓到,他这又故作轻松释然地笑了一下,“不过也别为我担心了,秦罡这家伙是个怂包。他既然这么欲求不满,连那种低级的omega也想上,那我就让他每天晚上都嗨到不行咯。我开这个成人用品店,原本也是为了‘照顾’他。现在每天我都会锁好他,到了晚上再好好安抚他,他好像反倒变得依赖起我了。真有趣。”

  虽然段雪风不惜用自身的悲惨遭遇警示了胤修文,可他依旧不认为方其朗会在外面有人,如果那样的话,对方的内裤也不会经常都弄脏了。

  “多谢你关心我,雪风,不过我还是相信其朗,他不会背叛我的。虽然他的确很多这样那样的毛病,例如每天早上都必须要吃煎蛋、标记我的时候总是用我最讨厌的体位、连内裤都要我帮他洗……”胤修文絮絮叨叨地数落起了方其朗的缺点,诚然,他和方其朗都不是最完美的omega和alpha,但是他们彼此却能微妙地和谐相处,他还记得那个午后躺在方其朗的身边,对方轻轻揉了揉自己脑袋;以及对方冷着一张脸替自己舒缓腿部抽筋的画面,他能感到这个严肃寡言的alpha是爱着自己的,就像大哥方其俊说的那样,对方只是不会恋爱不懂浪漫罢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既然他内裤都敢给你洗,看来的确没什么隐瞒了。修文啊,你在说他缺点的时候好像很幸福的样子,怎么让我觉得有点羡慕呢?”段雪风拿起杯子喝掉了里面的青柠气泡水,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在别的omega面前变成一个柠檬精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