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30章 危险的信息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汤汁浓郁、叉烧肥厚、面条筋道,这样一碗豚骨拉面最能抚慰人的胃和心。

  胤修文几口就吃完了自己的半碗面,然后撑着头笑眯眯地望向了正慢条斯理嘬面的方其朗。

  即便是在这种适合大吃大嚼,尽享饕餮快感的路边摊上,方其朗依旧保持着优雅从容的用餐态度,他脊背挺直,端着筷子的手以一种固定地高度举着,手肘和手腕绝对不会沾到推车餐台的任一个地方,就连嘬面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生怕有面汤会溅到他那身黑色衬衫上。

  “哎哟哟,你这个年轻人怎么回事?你这么吃面哪里还有一点意思?”早就对方其朗起疑的老板终于忍不住叹起了气,拉面这种食物适合大口吃面、大口喝汤,像对方这样斯斯文文的吃法,这不是给自己赶客吗?

  “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其朗,你慢点吃,我等你。”胤修文的眼睛一直紧盯着自己的丈夫,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习惯了对方这副高度自律的严谨模样,甚至觉得这样的方其朗有些可爱。

  一碗面吃了快半个小时,方其朗放下筷子的时候,天空开始洒下雨滴,闷热了一下午的天气终于多了一丝凉爽。

  “终于要下雨了。”

  胤修文转过身望着闷雷阵阵的红色天空,轻声呢喃道,他身边的方其朗仍在不慌不忙地用餐巾纸擦嘴。

  “热了一下午也应该下雨了。我们快去开车回家吧。”方其朗拿起外套站起了身,他微微皱起眉,有些后悔自己答应胤修文来这地方吃东西了,他们的车停在离这里十分钟路程的地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这场暴雨不要那么快降下来了。

  然而,就像人生不如意十之**一样,天公不作美才是常态。

  方其朗和胤修文还没走到停车场,之前还不算密集的雨滴在刹那间化作雨幕,伴随着阵阵闪电雷鸣,倾泻而下。

  匆匆赶路的人们在暴雨的冲刷下开始奔跑,也开始尖叫,甚至是欢笑。

  胤修文下意识地就抬手去挡自己的头,不过下一秒,他的头顶就已经被方其朗牵开的外套遮住了,昂贵的手工定制西服,即便只是休闲款式价位也在数十万特星币,胤修文感动了十秒之后就开始为衣服心疼,要知道他当年为了能赚到两万特星币的学费一天只睡五个小时的日子过了至少半年。

  “快跑吧,还看什么啊?!”方其朗催促着不时看一眼自己的胤修文,对方眼巴巴的样子像极了委屈的小动物,该委屈的明明就是自己,要不是对方贪吃夜宵,自己这样一个平日举止妥帖体面的国会议员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狼狈,在大雨中狂奔的境地?

  “早知道就把伞带出去的。”

  终于回到了车上,胤修文拢了拢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叹了一口气,好在有方其朗的西服替他遮挡着,这才没让他被淋成落汤鸡,而方其朗就倒霉了,这个总是衣冠楚楚的议员阁下浑身上下都湿透了,那头梳理得十分整齐的头发也因为雨水的缘故变得乱糟糟。这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的威力。

  方其朗不断拿卫生纸擦拭自己湿漉漉的脸和头发,以及那些顺着他脖子往胸口滑落的雨滴。

  “其朗……对不起。”胤修文这才注意到了自己的丈夫比自己被淋得惨多了。

  方其朗目光直视着前方,突然的降温让他的面色也变得苍白了一些,神色看上去更显阴郁深沉,他好一会儿都不说话,只是紧抿着双唇默默地擦拭自己身上的水渍。

  “其朗,你生气了吗?”

  胤修文心里咯噔了一下,或许是雨水减弱了缓释剂的作用,他察觉到车厢里多了一丝凌乱的楠木信息素。

  方其朗看都没看胤修文一眼,他径直启动了汽车。

  完了完了完了,这个美好的夜晚看样子要到此为止了。被淋成了落汤鸡的方其朗一定是生气了!

  胤修文开始慌张,他还真有些害怕方其朗这种不说话的模样,对方一般是心情极为不好才会这样冷冰冰地板着一张脸,连多余的眼神都不愿意给自己。

  直到汽车离开停车场之后,方其朗这才低低地说了一声:“没有。今天这么闷热,下雨也是正常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落下来。”

  “要不是我拉着你去吃东西,我们就不会淋雨了。”胤修文多少觉得这事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才导致他们被淋成落汤鸡。

  方其朗轻笑了一下,他虽然的确有些怨怪胤修文拖自己去美食街,害他淋雨,不过听到对方能这样反省,他却觉得这几年来自己对胤修文的引导还是有效的,他的伴侣可以犯错误,但是必须认识到错误,并能改正错误。

  “所以说,少吃点夜宵吧,有利身心健康。不过今晚我的确是没吃晚饭,这事也不能全怪你。”

  “其朗……”听到方其朗主动为自己开脱,胤修文又在心中小小地感动了一把,自己的丈夫有时候还是挺有人情味的。

  “好了,我要开车了,不要和我说话。”下一刻,方其朗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淡去,他神色专注地看着被雨幕模糊的道路,在暴雨中行车更要注意安全。

  一回到家,方其朗就迫不及待地脱掉了被雨水淋湿后黏在自己身上的衬衫,当然在此之前他没忘记操控客厅的全景窗变成遮光模式,对于方其朗而言,结婚后,他的身体只有自己的爱人才有资格看见。

  原本正准备为方其朗烘干外套的胤修文忍不住停下了脚步,他痴痴地看着脱掉衣服后正在解腕表的方其朗,对方这副穿衣有肉脱衣显瘦的身材,果然丝毫不输那位裴闻东教练,只可惜自己被标记的时候很少有机会完整地欣赏自己丈夫那完美的体格。

  或许是受空气中的alpha信息素影响,忽然之间,胤修文的情绪变得有些低落,他走到方其朗身后,轻轻地揽住了对方的腰,亲密地将头贴紧了对方宽厚的背。

  “其朗,真抱歉,你工作这么辛苦,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你身边的omega都很优秀,我却这么普通。”胤修文又想起了今晚和自己打过照面的那位omega议员,对方的优秀从那拥有alpha特征的外貌上就一览无余,而自己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omega,且不说个人能力,就连身材和颜值连自己丈夫也赶不上。

  方其朗将腕表缓缓放到了桌上,他还以为胤修文要向自己寻求第四次标记,这让他的心跳都不由自主地稍微加快了一些。不过,胤修文说的这番话,还是令他多少产生了些许困扰。他当然知道自己选择与胤修文结婚是为了什么,而他也告诉自己,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就必须落子无悔,身为方家人,以及为了alpha的尊严,他绝不允许自己玩弄omega的感情,哪怕这份感情一开始并不是他想要的。

  不过这份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比方其朗想象得要顺利许多,胤修文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平凡的omega,可对方天性乐观开朗、温顺隐忍,完美地承担起了成为自己伴侣的责任,那股铃兰的气息也渐渐变得能安慰自己,就像现在这样。

  “你不用和任何人比。”方其朗抓住了胤修文的手,他大概猜到对方为什么会忽然这么说,赵临也好,段雪风也罢,这两名omega的确在能力和外貌方面,有着过人的优势,但是,他们都不是胤修文,不是那个自己每个月强忍着欲望不去标记的omega。

  “修文,和我一起四年了,你还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吗?”方其朗在胤修文的手背上亲了一下,对方的手顿时轻轻一颤。

  “我就是因为了解你有多么优秀,才会觉得自己真的太过普通了。”要不是考虑到方其朗是个极其有底线且思想顽固的alpha,胤修文真想好好揉弄一把丈夫的胸肌,但是那样会被对方认为越界,omega怎么可以调戏alpha呢?这个优秀的alpha,要是再好色一点,不对,是再好色很多,那才是真的完美,即便性格不那么亲人也没有关系。

  不过这种与目前主流omega权益思想完全相悖的想法让胤修文自己都忍不住暗自咂舌,他怎么怎么想那么污秽的内容呢。

  “记住,你是我方其朗的omega这一点,就足以让你不普通。所以不要总是为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烦恼了,这个月我都标记你三次了,你应该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分量。”方其朗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甚至带了些骄傲与得意。

  算下来,这也不过一周不到一次的标记而已,方其朗这家伙真的对正常的ao夫妻生活有概念吗?

  想到这一点,胤修文就痛心地想起了段雪风口中那漫不经心的“一天一次”,对方热情的天堂,却是自己嫉妒的地狱,上帝既然让他们进化为abo人种,不就是为了让春天的种子播满大地吗?!然而,就凭方其朗这毫不用心的耕种进度,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怀上孩子?当然,他猜想正值事业开创期的方其朗暂时也并不想要孩子,至于他自己,虽然对要不要孩子暂时没有确定的打算,但是他也并非完全不想为这么优秀的丈夫留下爱情的结晶。

  “好了,我要去洗澡了。你也赶紧去吧。明天别忘记给我煎蛋。”方其朗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皱了皱眉,他察觉到胤修文的信息素在变浓,这是危险的信息,他今晚还要再最后一遍校正提案修正稿,并为明天提交到委员会审核做好准备,虽然赵临那家伙之前有意无意地流露出会帮助自己推动提案,可是对方最近的表现似乎有些过于令人不安甚至不快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