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43章 彻夜未归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清晨六点,胤修文放在床头的闹铃声如约而至。

  “唔……”睡得半梦半醒的胤修文揉着眼抓过手机摁了停,依依不舍地趴在被窝里不愿起身,昨晚在浴缸里用人工结纾解了一番之后,他觉得自己似乎睡得踏实了不少,就连身体也轻松了许多。

  直到身旁的崽崽开始发出喵喵的叫声之后,胤修文这才逐渐清醒过来,等他再看了眼手机时,已经是六点三十了。

  是时候起床为方其朗准备早餐了,胤修文估摸对方此刻或许也已经起床开始准备洗漱沐浴,虽然昨晚没等到方其朗就睡了,可在胤修文的记忆中,对方还从未在不曾告知自己的情况下夜不归宿过。

  唯恐耽误了方其朗用餐,胤修文慌慌张张地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将喵喵叫着乞食的崽崽拎回了属于它的墙角。

  “你自己乖乖吃饭啊,我要去给爹地做早饭了,回头再来陪你玩。”随便套上了一身短裤t恤之后,胤修文冲被“圈禁”的崽崽笑了笑,虽然小宝贝这么可爱,可是他的大宝贝也不能饿着呢。

  方其朗的卧室就在胤修文房间的对面,胤修文走出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对方的门缝,让他稍微有些纳闷的是,那里并没有像往日那样渗漏出暖色的灯光。

  “其朗……”胤修文有些担心,虽然他每天要早起为方其朗准备早餐,可对方也并不是那种会睡懒觉的人。

  不过胤修文也没有太多想,他猜测可能昨晚方其朗回来太晚,现在仍在补觉,那么等自己做好早餐之后,再叫醒他也不迟。

  然而就在胤修文走出卧室的玄关、来到料理台前准备先为方其朗煎蛋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院子的大门外走了过来。

  “其朗,我还以为你在房间里?原来你昨晚没回来吗?”胤修文放下刚从冰箱里拿出的鸡蛋,快步迎了上去。

  神色憔悴的方其朗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对自己的伴侣露出亲切的微笑,他神情木然,只是低头机械地去脱掉自己的皮鞋。

  然而不知是不是因为因为鞋带系得太紧的缘故,方其朗一时竟没能脱下来,胤修文见状,急忙蹲**来帮忙。

  “谢谢。”方其朗嗓音沙哑,他只说了两个字,径直换上拖鞋就朝自己的房间走了去。

  “其朗,我这就给你准备早餐好吗?”胤修文在方其朗身后问道,看着丈夫那委顿的身形,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

  “不必了,我想休息会儿。”方其朗的语气,他进了卧室之后,随手轻轻地关上了门。

  “这是怎么了……”胤修文一脸茫然,他站在门口,这时候才注意到了空气里飘散着一股楠木气息的alpha信息素,那是属于方其朗的味道,他再熟悉不过,然而令他不解的是,教养良好、认为alpha在公共场合泄露信息素是不礼貌行为的方其朗为何会对自己的信息素失去控制,难道对方随身带的缓释剂用完了?还是说有什么意外引起了他信息素的波动,导致信息素无法自控释放而出。

  胤修文早上的好心情完全被打乱了,他没法不去关心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的方其朗,尽管对方从来都是那样一个既强势又强大的alpha。

  就在胤修文关上客厅大门时,一丝掺杂在方其朗那醇厚的楠木气息中的omega信息素让他微微一怔。

  omega对于信息素的敏感更甚于alpha,尽管那股陌生的omega信息素也是和方其朗一样的木质香,可是胤修文还是轻易地将它分辨了出来。

  是檀木的气息,好像在哪里闻过,拥有木质香型信息素的omega毕竟是少数,在omega基因进化之前,木质香几乎是alpha们的专属,所以这样的木质香或许只属于那些高等级的omega……

  胤修文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结合昨晚那通有些莫名的电话,他的心中立即闪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他还记得那个拥有alpha外形的omega,赵临议员,对方是自己丈夫在国会的同僚,似乎大有来头。

  omega的信息素气息能留在alpha身上,一般情况下有两种原因:一是因为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二是……

  胤修文果断地排除了第二个想法,他信任方其朗,就如同对方信任自己。

  再说了,以自己对方其朗的了解,除了工作之外,还有什么能让对方如此疲惫不堪呢?

  胤修文知道,方其朗最近因为国会会期将近、他的提案却仍被搁置而心烦意乱,在家里加班工作的时间也比往日多了不少。在工作上,他的确帮不了方其朗太多,而在生活上,他希望自己能照顾好对方。

  尽管方其朗婉拒了胤修文的好意,可他还是按照惯例为对方准备了一份早餐,不过在看到方其朗如此疲惫之后,胤修文特地在他的早餐里多加了一份烟熏肉饼。

  “其朗,开开门好吗?”胤修文端着托盘来到了方其朗的卧室门前,他看到门缝里渗出了灯光,这说明对方还没有休息。

  没有任何回答,仿佛方其朗的卧室里没有人,直到胤修文听到了一阵间歇性的呕吐声,以及马桶的冲水声。

  “其朗?!你不舒服吗?!”胤修文愈发担心起丈夫的身体,他忍不住责怪起了自己,要不是沉迷在人工结的抚慰之中,他昨晚在电话里就该多关心一下方其朗的,明明他都听出对方的声音那么疲惫了。

  又过了一会儿,就在胤修文打算去找备用钥匙开门时,方其朗主动打开了门。

  而这时候,胤修文才惊觉方其朗那双漂亮的蓝眸里不知何时已布满了血丝的眼。

  “抱歉,让你担心了。我昨晚稍微都喝了一些酒,吐了舒服多了。”方其朗已经脱下西服,换上了那身夏天穿的黑色丝质睡袍,他的神色虽然依旧冷漠憔悴,可对待伴侣的态度却彬彬有礼。

  “怎么了呢?需要把李医生叫来替你看看吗?”听到方其朗真的不舒服之后,胤修文一下变得神色凝重起来,作为方其朗的omega,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丈夫有着怎样一具强壮健康的身体,要不然的话,他也无法在段雪风面前吹嘘对方是台永动打桩机了。

  “不用麻烦,我没事。”方其朗摇摇头,在看到胤修文如此关心自己之后,他木然的目光中这才悄然泛起了一丝痛苦的愧疚之情。

  “不行,你看你的眼里都是血丝,刚才还吐了,一定得让李医生过来看看!”胤修文从未见过自己的丈夫露出这样一副憔悴的模样,他实在不能放心。

  然而胤修文越是关心方其朗,却让他的内心愈发烦躁。

  一想到自己身上那些被赵临留下了那么多肮脏的痕迹,方其朗就觉得恶心难受,他现在只想洗澡,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想做。

  “我说了没事!你听不明白吗?!你可不可以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别来烦我!你们这些omega为什么都这么烦?!”方其朗再也控制不住内心压抑的怒火,他上一刻还为自己昨晚的行为对胤修文感到抱歉,可此时他却已经斥责起了这个关心自己的omega。

  胤修文也是没想到方其朗的态度会变得这么快,他吃了一惊,一时欲言又止。

  方其朗烦躁不堪地揉了揉额头,大概是赵临用在自己身上那些禁药留下的后遗症,他的头现在非常痛。

  “修文,我真的没事,让我休息一下好吗?”方其朗的语气软了下来,他的理智与教养都告诉自己他没理由,也没资格对一个关心爱护自己的人发怒。

  “那你好好休息吧。”胤修文点点头,他不再多作劝说,因为他了解丈夫的固执。

  “修文,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对你生气的。我只是对我自己的无能……感到不满。”方其朗苦笑了一下,他攥紧拳头,强忍住想将胤修文抱在怀里的冲动,作为alpha,他不能被击溃,更不能让自己的omega为自己过度担心。

  以及,他这具肮脏的身体,又还有什么资格拥抱自己的omega呢?

  胤修文释然一笑,他挑了下眉,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满不在乎。

  “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呢?真的是累坏了吗?你这种精英alpha说自己无能,都对自己不满的话,那我这种普通的omega该怎么办?”

  “不过你应该是熬夜工作了吧,吃点东西再休息好吗?要不然身体可撑不住。”胤修文趁机继续劝说道。

  方其朗虽然根本没有胃口,可是面对胤修文那充满关切的目光,他却无法拒绝。

  “拿进来吧。”方其朗侧过身,给胤修文让出了一条路。

  胤修文将餐盘放在了桌上,他看着站在自己身旁一声不吭的方其朗,很想再问些什么,可是理智却告诉他这个时候或许最好不要继续打搅自己的丈夫,对方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其朗,你吃了就好好休息吧。我不会吵到你的,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胤修文走到门口,对方其朗笑着说道。

  方其朗怔怔地看着胤修文脸上温和的笑容,对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一副好脾气,即便刚被自己训斥了,也总能露出这样毫无芥蒂的微笑面对自己。这一刻,方其朗感到自己那颗痛苦而疲惫的心,仿佛也被温柔地接纳了。

  虽然笑着替方其朗关上了门,可胤修文的心中却并没有真的放松。

  在客厅心不在焉收拾料理台的他不时担忧地看一眼方其朗的卧室,在他离开之后,方其朗的卧室就响起了水声,对方果然没有立刻用餐,更让胤修文担忧的是方其朗在自己面前流露出的自我否定态度,他很难相信自己那个意气风发,自信骄傲的丈夫也会有如此颓然的一天。与此同时,胤修文的心里也多了些许别样的感触,原来他那看似无懈可击的丈夫也会在自己面前露出如此软弱的一面。

  难道是因为长跑时**被磨破的画面在网络上疯传给了对方太大的打击?方其朗并不是那种会轻易受到打击的人,对方的内心比自己认识的大部分alpha都要强悍坚韧,胤修文因为自己那可笑的念头忍不住自顾自地摇了摇头,随后,他切了一些水果和蔬菜放在碗里,走到院子里开始召唤起了阿朗。

  这一阵有了崽崽之后,他对阿朗的照顾难免有些疏忽,不过好在对方并不会因此而吃醋,甚至和自己置气。

  听到熟悉的呼唤声后,四肢短小身材肥硕的石龙子缓缓从院子的角落里爬了出来,它眨着自己生无可怜的眼睛,慢吞吞地爬到胤修文面前,开始大口嚼起了对方手里的草莓。

  “你也病了吗?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胤修文戳了戳阿朗的背,对方的背上出现了些许破损的伤痕,也不知是不是和别的小动物打架了,又或是这几天太阳太大给晒伤了。

  阿朗从来都不会回应胤修文什么,它默默地吃了几口草莓,兴趣缺缺地转过身往后爬了去。

  “唉……看来阿朗的胃口不太好啊。”胤修文轻叹着看了眼还剩了不少蔬果的碗,他又开始担心起屋子里那个阿朗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