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44章 脆弱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卧室的音箱里循环着助眠静心的雨声白噪音,方其朗神色怔忡地躺在浴缸里,他的心也正在下着一场雨。

  虽然已经把身体擦洗了半个多小时,甚至一直擦到每一寸肌肤都火热刺痛,可方其朗依旧能感到赵临的手抚摸在自己身上那种恶心的感觉,这让他下意识地又想吐。

  自己脏了。方其朗捂住嘴,费力地滑动着喉结咽下了胃里泛起的酸水,他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吐了,在离开了罗德里戈大厦之后,他就已经在街角吐了两次,回到家之后又抱着马桶一阵狂吐。

  强忍着酸水灼烧咽喉的痛楚,方其朗仰起了头,那双蓝眸曾像海一样深邃漂亮,而现在却被阴翳掩盖了它原本的美。

  在戴上忍冬徽章成为国会议员的那一刻,方其朗就知道自己面前是一条如何艰辛的道路,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像自己这样好歹有着雄厚背景的alpha居然也会沦为他人的猎物,这场游戏,远比自己想得还要肮脏而龌龊。

  方其朗抬起手,他看了眼自己手腕上被绳索磨出的血痕,这难道就是自己的命运吗?无论自己怎么挣扎,也逃不过命运的束缚与伤害,就在方其朗嗟叹自己那不幸的命运之时,他的眼里忽然一亮,他看到了自己无名指上的那枚戒环。

  这是一枚造型十分朴素甚至普通的戒指,环形的光面,连常见的铭文也没有。

  那是因为方其朗一开始就对自己与胤修文的婚姻并没有抱太大的期待,他更将胤修文和自己都视作了交易的一部分,既然只是为了交易而进行的婚姻,似乎不必特别隆重对待,婚戒什么的,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身份,随便怎样都好,而他们的婚姻也十分低调,低调到除了双方的至亲之外,连朋友也没有邀请。

  但是就是这样一场并不被方其朗所期待的婚姻,为他带来了一个全身心包容与爱护他的omega。

  方其朗终于明白,命运并非一直都苛待自己,它终究还是赐给了自己一个温柔体贴的爱人,虽然偶尔,他也会因为对方一些不合时宜的举动而感到心累,但是总的来说,在这个星球上,或许再没有比胤修文更能包容理解自己的omega了。

  “修文……”方其朗又轻轻地呢喃起了胤修文的名字,他很少在胤修文面前流露自己的柔情,

  因为他认为那并不必要,他本就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但是他会给胤修文爱,也会承担自己身为对方丈夫的所有责任,他想那样就够了。

  但是此刻,巨大的痛苦让方其朗的心也变得柔软而敏感了起来,而一向认为alpha象征着绝对强势与强硬的他更是可耻地发现,此刻他居然很希望能被自己的omega抱在怀里,哪怕对方想抚摸自己的身体,或是揉捏自己敏感的部位,他都可以允许对方放肆一次。

  这么一次,就好。想想也好。

  方其朗闭上眼,轻轻吻了一下指间的戒环,那是他身为丈夫,早就该有的柔情。

  谭鸣鸿从自己伴侣凌非那里获取了赵临的相关信息之后,立即试图联系据说去与林赞会面的方其朗,他为自己搜集情报不缜密所导致的疏忽感到万分愧疚。

  他家那位在特星最高检察院高级官员特别调查科任职的伴侣在听到他在电话中提及赵临的名字时,立即警惕地向他问了个究竟,最后更是不惜违反工作中的保密措施对自己的丈夫做出了警告——赵临其实早已因为涉嫌职场性侵被特别调查科盯上了,尽量不要与对方有工作之外的牵扯。

  一位在国会担任过秘书官工作,且受到过赵临职场侵扰的alpha因为无法通过国会内部的纪律部门解决问题,愤而选择向检察院提出了控告,对方还同时提供了一些他自己了解到的关于赵临对国会前任以及现任alpha议员们采取威逼利诱的方式,逼迫他们与他进行不正当交易的风闻。

  身在高位的omega对alpha们进行职场骚扰,这是新成立不久的高级官员特别调查科遇到最为棘手的案子,一来因为涉案者的身份,二来则因为在特星政治正确的环境下,omega似乎被视作了天生需要倍受保护的群体,一般人根本不会相信omega这种受保护的弱势群体会向alpha那样的强势群体进行骚扰与侵犯。

  凌非的上司非常看重这个案子,经过长达一年的秘密搜集之后,特别调查科总算寻获了一丝蛛丝马迹,不过要想继续获得确凿的可以为赵临定罪的证据,他们必须展开进一步的搜查。

  可因为赵临是有着帝星与特星双重国籍的帝星贵族,再加上对方身为自带普通刑事豁免权的国会议员,他们必须取得更高一级的许可——亦即至少两位副总统或是总统的批准之后,才能进入正式调查阶段。

  如今,赵临涉职场骚扰以及不正当交易的卷宗被特别调查科划归为了绝密档案,正处于调查暂停状态,凌非和自己的同事都在小心翼翼地等待着上级的指令,生怕在高层批复之前有人将消息透露出去,导致赵临毁灭证据,逃脱指控。

  在家中,谭鸣鸿与凌非向来互不干预彼此的工作,这已经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所以当凌非主动找到自己说起赵临时,谭鸣鸿立即意识到那位看上去就很不简单的omega议员,的确大有来头。

  果然,对方居然是个alpha猎艳者!而他那位相貌俊美得堪比顶级omega的议员先生岂不正中赵临这个色胚的下怀?

  然而,谭鸣鸿终究还是没有联系上方其朗,他转而联系韩啸,却得知对方已经踏进了罗德里戈大厦,这是远在帝星的罗德里戈公爵名下的产业,对方不仅是帝星掌管商贸的内阁大臣,更是帝星最富有的皇族之一,而赵临正是对方的亲弟弟。

  很明显,林赞并不是那套私人公寓的真正主人,而他也没有自信能够进入那栋安保严密的大楼找出方其朗的踪迹。

  现在,谭鸣鸿正在赶往方其朗家的路上,同时,他依旧打不通方其朗的电话,而他竟不敢让胤修文知道这个消息。

  “昨天,议员他自己一个人进去的吗?难道他没和你约定什么时候去接他吗?”坐在车上的谭鸣鸿面色沉重,他很少会露出这种焦灼的神情,身为议员的幕僚官对他而言并不算多么困难的工作,在军队中他就是最优秀的情报人员以及战略部署者。

  韩啸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又出现了些许细碎的抓痕。

  “没有,方先生他进去之后,就让我先离开了。他说他会打车回家。”

  如果自己贸然向胤修文询问方其朗是否回家,必定会引来对方的猜测,可是偏偏方其朗又联系不上……

  谭鸣鸿担心对方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不知会不会又像那样患上创伤应激反应症,虽然方其朗凭借着过人的毅力,只在疗养院治疗了大半年就康复出院,可是这种病一旦二次患上,就不是那么好治的了。

  “鸣鸿,你怎么过来了?其朗他今天不是想休息一下吗?”闲来无事,趁着天气还不算太热,在院子里修剪树枝杂草的胤修文和匆匆进来的谭鸣鸿笑着打起了招呼,他还以为对方不会来了,毕竟方其朗还在屋里休息。

  “方议员他回来了?”谭鸣鸿从胤修文的语气里听出对方已经回家了,这让他无由松了口气。

  “嗯,才回来不久。他有点不太舒服,现在应该在卧室里休息呢。也不知道是中暑了,还是吃坏肚子,你也知道,他总喜欢穿得那么规矩,可是现在平宁城的天气又这么热。”提到自己憔悴而疲惫的丈夫,胤修文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一些,他当然担心方其朗,可对方却明显不愿让自己过于操心。

  虽然有些话胤修文不能、也不敢直接去问方其朗,可他还是想了解一下对方鲜有的夜不归宿到底是为了什么。

  “对了,其朗他昨晚到底是去做什么了?他以前从来没有彻夜不归过。最近国会的事务这么繁忙吗?”

  看来方其朗什么都没对胤修文提。谭鸣鸿随即一笑,不动声色掩饰了对方其朗的担忧。

  “会期结束之前,国会每个议员都不会清闲,连带着我们这帮手下人也忙得不可开交。各种投票啊,会议啊,简直是一个接一个,让人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可工资呢,还不是就那么点!还好方议员体贴,他总会自掏腰包给我们加班费……”

  谭鸣鸿的话里明显有些顾左右而言他的意思,不过胤修文仍脾气很好地笑着,继续问道:“所以,昨晚其朗他到底干吗去了?议员的行程不都是你们这些幕僚官在管理和安排的吗?”

  “我看看啊。”谭鸣鸿装模作样地打开了手机里的日程安排,“啊,方议员昨晚被大公党党鞭林赞议员邀请去私人宴会了,如果他今早才回来的话,说不定是在宴会上喝醉了。林赞议员可是你的姑父,大家都是亲戚嘛,于公于私偶尔聚一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你也知道,这种所谓的私人宴会,不过是议员们换了环境继续讨论工作上的事罢了。我想方议员不是喝醉了,就是和你姑父讨论工作到太晚。这种事,其实也还挺常见的。”

  “抱歉,我对我这位姑父可真是一点也不熟悉。”

  胤修文对这位姑父毫无熟悉,毕竟当年对方娶他姑母的时候,自己还不知在那里端盘子打工赚明天的生活费呢。

  “不过,话说回来,大公党的议员也会和平权党的议员一起讨论工作吗?”胤修文又想起了那位有着一身檀木气息信息素,气度不凡的omega议员,直到此时,他仍没有怀疑自己的丈夫,只是单纯好奇罢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