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46章 失踪的内裤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方其朗走了,这个家又只属于胤修文一个人了,理所当然的,所有的家务也都归他这个全职主夫来打理。

  和往常一样,胤修文会在方其朗离开家之后为对方整理房间,除了换洗床单被套之外,他也会将对方换下的衣物该送洗的送洗,该手洗的手洗。

  胤修文一进屋就看到了被方其朗径直扔到地上的西服衬衫裤子,对方的性格顽固而决绝,一旦决定不要的东西,就会径直当垃圾一样扔掉,哪怕那明明是价值数十万特星币的高级定制服装。

  “这衣服哪里脏了?”胤修文随手将地上的西服外套和衬衫一一捡了起来,他仔细地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外套或者衬衫上有什么污脏的痕迹,只不过一股淡淡的檀香气息混杂着方其朗本身的楠木气息信息素仍附着其上。

  上次在国会门前的偶遇,胤修文就察觉了赵临这位平权党籍的omega议员似乎没有使用缓释剂的习惯,但是对方这次居然放任信息素达到了可以留在他人衣物上的浓度,这样的行为,即便对方是omega,也远不符合当今的社会道德规范。

  alpha固然应该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不外露,以免引起omega的信息素波动,与此同时,omega也有同样的义务。

  胤修文猜想或许昨晚方其朗他们不仅讨论了工作上的事,还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大餐,说不定还喝了不少酒。

  一来,酒精会让人体内的信息素更易散发;二来,方其朗昨晚在电话中的嗓音明显有些颤抖,听起来就像喝醉了似的,以及要是对方真的没喝酒,怎么会不回来呢?

  不过对于胤修文而言,这都不是他在意的重点,他所在意的是如何处理好这套被自己的丈夫弃若敝屣的昂贵套装,真的当垃圾扔掉那就实在太浪费了。或许自己可以偷偷送去洗干净之后,再挂回对方那堪称成衣店一般的置衣间,反正那些衣服的款式颜色大多相近,方其朗多半也不会认出来。

  正在胤修文为自己完美的计划而感到得意时,他这才发现方其朗衬衫袖子上的袖扣少了一枚,他还记得是自己亲自为对方挑选了这副黑金的天鹅袖扣,这也是他十分喜欢的一套袖扣,因为优雅而美丽天鹅正好与方其朗的气质不谋而合,而且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副小小的袖扣也有着六位数的价格。

  “奇怪……”胤修文赶紧在房间的地板和角落上仔细翻找,他不认为方其朗会粗心或者粗鲁到在脱衣服时弄丢自己的袖扣。然而让胤修文失望的是,他始终没有找到那枚失踪的袖扣。

  方其朗的袖扣不见了一只,这只是神秘失踪事件的开始。因为接下来,就在胤修文打算为对方换洗贴身衣物时,他震惊地发现脏衣兜里居然什么都没有,往日会静静躺在里面等自己清洗的内裤——也不见了!而洁癖如方其朗绝对不会不换内裤。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胤修文再怎么大大咧咧也开始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

  在他的心目中,方其朗是个精明而谨慎的alpha,行事总是考虑得十分周到,这或许与对方曾担任过军队的参谋官职务有关。这样一个精明谨慎的人不可能会任由自己的贴身物品无故消失,除非……他是故意扔掉了,又或者他在某些情况下已经无法再保持冷静理智的状态。

  再联想到今天早上方其朗那些反常的举动,胤修文的心里愈发忐忑,他开始担心自己的丈夫是否因为工作上的事承受了太大的压力。

  傍晚六点,方其朗准时回了家,他最近都很少在晚饭时回来,即将结束的上半年国会会期真真切切地折磨着每一个议员和他们的家属。

  “其朗,你回来了。”正在料理台边忙碌着的胤修文笑着看了眼站在门口脱鞋的方其朗。

  “嗯。”方其朗轻轻应了一声,把外套随手脱了下来,这才一脸疲惫地坐在了沙发上,今天omega权益保护委员会的审核小组又把自己叫去沟通新版的提案草稿,不过身为主席的赵临并没有出现,想必是自己留在对方脸上的痕迹让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稍微有些忌惮。当然,对方没出现也好,要不然自己可能会忍不住当场就和他打起来。

  “我烧了番茄牛腩,还要再炖煮一会儿。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胤修文对于烹饪不算擅长,很多菜他都是现打开app根据当日采购的新鲜食材来决定制作什么,方其朗除了偏爱清淡口味的菜肴外,倒也不挑食。

  方其朗缓缓睁开了眼,他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胤修文,鬼使神差地抬手招了招。

  “过来,陪我坐会儿。”带着命令的语气,温柔而不容回绝。

  “其朗,你看上去真的好累。最近工作很烦吗?”胤修文在方其朗身边坐了下来,他抓过对方的手,轻轻揉搓起了那副修长的手指。

  “就那样吧。”方其朗不愿在胤修文面前多谈自己的议员工作,他单纯地觉得对方不会感兴趣,以及压根不明白那些繁琐的流程。当然,最重要的是,方其朗认为作为alpha,他没必要在自己的omega跟前诉苦。

  胤修文摸了摸方其朗无名指上的戒环,他至今都觉得能与方其朗结婚,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这也让他愿意付出与改变自己来守护他们共同的家庭。

  或许是早上那件离奇的内裤失踪事件在自己心头一直挥之不去,胤修文还是忍不住追问起了自己的丈夫。

  “对了,其朗,我有件事想问你。”

  方其朗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胤修文会追问自己昨晚到底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

  骗人的话,说的次数越多,只会让自己的心里背负的压力与自责变得越多。

  “有什么回头再说好吗?我现在有些累了,又饿,我们还是先吃晚饭吧。”方其朗坐起身,他试图逃避胤修文的追问,逃过一时算一时。

  “也没什么啦,就是早上我想帮你洗内裤时,我到处都没找到你换下来的那条。你早上不是洗了澡吗?我听到你房间的水声响了好久,比平时久很多。”胤修文显然没意识到方其朗想要逃避什么,他自认为这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而作为对方的伴侣,即便是为了自己的幸福,他也觉得自己应该多关注一下对方在某些方面的变化。

  内裤……方其朗想起来了,他匆匆逃离罗德里戈大厦时,压根就没去拿那条被赵临扒下来后弄得脏兮兮的内裤,要不是为了体面地离开,他甚至连身上的衣服也一并不想穿走。

  “我扔掉了。”方其朗语气生硬地回答道,“我今早吐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

  “是这样吗……”胤修文恍然大悟,他倒是不认为方其朗这个洁癖会留着一条被呕吐物弄脏的内裤继续穿,而随即他又想起了方其朗嘱令自己扔掉的外套,那上面倒是意外地没有弄脏什么。

  每个人都有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秘密,哪怕是最亲密的伴侣之间亦然,胤修文明白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如果继续问下去,那恐怕会引起方其朗的反感甚至是愤怒,而他说服自己这个教养良好,人品高贵的alpha一定不会做出什么有悖良心与道德的事情来。

  “对了,我早上让你扔掉的衣物都处理好了吗?”方其朗为了让胤修文不再关注自己失踪的内裤,口气一转就将话题引到了自己不想再见到的那套西服上。

  “我送去干洗了。”胤修文老实地回答道。

  这样的回答瞬间引起了方其朗的不快,他的目光一沉,还没恢复的沙哑嗓音里满是挑剔与不满,他实在不喜欢被自己的omega所悖逆,尤其是在他明确下达过指示之后。

  “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我让你扔掉,还洗它干吗?”方其朗冷冷问道,他感到自己的脾气正变得越来越暴躁,尽管他并不想因为这样的事对胤修文发火。

  “其朗,我只是不想骗你。你的衣服都很贵,你自己也知道,就这么扔了不是太浪费了吗?我想把它洗干净之后捐出去,或许总有需要的人能穿上它。”胤修文最后还是放弃了把那套被方其朗点名扔掉的西服偷偷挂回对方置衣间的想法,但是他还是不愿意做出这种浪费的事情,经历过拮据窘困的他比方其朗更懂得珍惜。

  胤修文的解释让方其朗一时无言以对,浪费是不对的,这也是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可他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居然会做出那种应该被鄙夷的浪费行径来。

  最后,方其朗只好苦笑了一声:“修文,其实你就直接说你扔掉了,我也不会知道你到底怎么处理它们了。不过你说的对,就这么扔了是太过浪费。但是我的确不想再穿这身衣服了,你的处理办法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方其朗的魅力就在于对方在保持着贵族alpha高傲孤矜的同时,却有着绅士一般谦逊自省的风度。

  胤修文被方其朗夸得心里美滋滋的,他抓起丈夫修长的手指,在对方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亲了亲那枚戒环。

  “其朗,我怎么会骗你呢?伴侣之间应该坦诚相对,难道不是吗?”

  方其朗怔怔地看着对自己笑得一脸真诚的胤修文,他神色纠结,好一会儿才费力地点了点头。

  “我们吃饭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