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49章 突然的来访者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方其朗与杜岩密会三日之后,特星国会上半年会期终于落下帷幕。

  在上半年的会期期间,国会一共通过了三十七项新的法案并提交总统签署,这个成绩并不算理想,也因此招致了不少舆论的质疑。一些态度激烈的媒体甚至撰文抨击衣冠楚楚的议员们为了党派的利益,只顾着勾心斗角、互相使绊子,而将国家与人民的利益置之不理,这正是造成国会效率低下的罪魁祸首。

  虽然舆论对国会本期的工作进行了指责与质疑,可国会还是决定照例举行休会前的鸡尾酒会,为辛苦了半年的议员以及支持他们的伴侣们提供一个放松的机会。

  方其朗看着办公桌上印了国会忍冬花纹印鉴的请柬,双手撑住下巴,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秘书官李苒,这个与自家的议员有着同样冷漠性格的beta女性,敏锐而聪慧,最近方其朗情绪上的一些变化让她察觉到对方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她猜想这或许与对方努力推动的omega抑制剂限制提案在本次会期结束之前终究未能通过最后审核有关。

  “如果您不想去,我这就去替您回绝。不过,我必须提醒您的是总统也会出席。”李苒推了下眼镜,等待着方其朗的回答。

  在拥有可以任免政府高官、以及决定是否签署最终议案的总统面前留下好的印象是大多数议员们的不二选择,毕竟在特星,想要成为可以掌握实权的政府高官,曾经担任过议员的资历是一份很不错的竞争筹码,而不少议员最终的目的也是进入政府,成为能用手中权力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方其朗抬眼看向李苒,他试图从对方的镜片后的眼睛里能找到一些支持,或是反对的暗示,然而这位过分冷静理智的秘书官并没有透露任何多余的神色,作为秘书官,她负责联络国会的各办公室、统筹办公室工作,以及为方其朗安排好每日行程,她不像谭鸣鸿这位幕僚官一样需要为方其朗提供各种建议,她只需要严格执行对方的决定即可。

  “算了,我去吧。”方其朗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上的请柬,一想到或许会在酒会上又碰到赵临——这几乎是必然的,他就感到一阵头痛与乏力。

  “是个聪明的决定。”李苒笑了起来,“对了,下午国防军事委员会的高级成员听证会,请您务必记得参加。”

  凯鲁兽星的内战仍在继续,特星政府对此表示密切关注,在这关注的背后,国会相关的专门委员会也正在筹划通过一条特别法案加入由帝星主导的星际联合军,以便能让特星在各个方面介入其中,从而谋取本国的利益,方其朗作为国防军事委员会的高级成员一早就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而军事相关的提案才是他在国会真正的主场。

  “我会记得的,你先出去吧。”方其朗让李苒离开了办公室,他正打算问一下谭鸣鸿杜岩那边安排得怎样了,却突然接到了胤修文的电话。

  方其朗最终缺席了国防军事委员会的高级成员听证会,按照胤修文所说的那样,他并没有让司机韩啸送自己回家,而是叫了一辆计程车。

  “他人呢?”方其朗刚一进院子,就看到了来迎接自己的胤修文,这个豁达而开朗的omega今天俨然一副严肃的模样。

  “在里面,不过他还是有些激动,而且很害怕……你可别吓到他。”胤修文转过头冲客厅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方其朗深吸了一口气,在电话里听到胤修文简单地描述了那件可怕的事情后,他的愤怒一下就从心底冲到了头顶,以至于那张俊美的面容此刻看上去阴郁得吓人。

  一个相貌清隽,身形瘦弱的omega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方其朗快步上前,他并没有立刻开口,只是习惯性地打量起了这个正在哭泣的omega,对方露出了一截的手臂上隐约可以看到青紫的伤痕、手指上也缠着绷带,只有那张还算漂亮清秀的脸上倒是干干净净的。

  “柳池,发生什么了,告诉我。”虽说每天都会有不少第三选区的选民向方其朗发信求助,但是这些求助信大多会由议员办公室的相关工作人员处理,作为议员的方其朗,绝大多数时候顶多在手下遇到棘手的问题时指示对方如何行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属于私密空间的自家里亲自接见来访者,但是他不得不如此,因为来访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专属司机韩啸的伴侣——柳池。

  胤修文随即也走了过来,他在柳池身边坐下,轻声说道:“其朗来了,你有什么都可以对他说,他一定会帮你的。”

  柳池的泪痕未干,他抬起头时,方其朗这才看到对方居然在大热天围了一根丝巾。

  “方议员,请你帮帮我,我实在不想再和韩啸过下去了。”柳池解开了脖子上那根丝巾,被掐得青紫的指印赫然显露。

  方其朗眉间一拧,不用柳池多说,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方其朗捏了捏自己的拳头,他不愿承认自己居然让一个对omega施暴的烂人做了自己的司机,alpha与生俱来强大能力可不是用来欺凌弱者的。

  “我想离婚!可是他威胁我,如果我离婚,他就要杀了我!我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可他每次都骗我!”柳池说着说着,嗓音就开始变得哽咽,接下来他断断续续地亲口向方其朗告知了他与韩啸之间那难以弥合的矛盾。

  因为沉迷赌博,韩啸在一年前就将他们唯一的住房抵押了出去,对方虽然每个月拿着国会的雇佣工资以及方其朗自己掏腰包的补贴,可这笔钱依旧无法满足对方欠下的债务。柳池作为韩啸的伴侣,一开始当然也努力劝说韩啸改掉这个恶习,然而就像所有失去理智的赌徒一样,原本和柳池过着幸福生活的韩啸,逐渐抛弃了自己作为一名alpha应有的担当,他不仅对劝说自己的柳池大打出手,甚至利用敏感期omega对alpha标记的渴求来折磨逼迫对方将工资交出来,当然,在他每次伤害了柳池之后,韩啸总会上演一出痛哭流涕的悔过戏码,然而下一次依旧我行我素。

  心意会冷的柳池向韩啸提出离婚,结果却只是招来对方更为残忍的对待,因为畏惧韩啸的威胁,以及身心的承受能力都已到了极限,柳池不得已找来了方其朗的住所,他不敢去国会大厦,因为他唯恐会在那里撞见韩啸。

  “他曾经向我借过钱,也是为了偿还赌债吗?”方其朗咬了咬下唇,他真要气得想立刻报警把韩啸丢进监狱去。

  柳池哭着点了点头:“很抱歉,方议员,我们的家务事让您困扰了。”

  “不,这不是什么家务事!对伴侣施暴,怎么能是家务事!这已经触犯了特星的刑法!这该死的韩啸,居然敢对你做出这种事!”

  胤修文少有听到方其朗会用该死这样的字眼形容他人,对方的言谈举止总能符合特星最完美的礼仪规范,除了在床上标记自己的时候。

  “其朗,先听听柳池他希望我们怎么帮他吧。”胤修文轻声劝说着情绪有些失控的方其朗。

  方其朗疲惫地揉了揉额角,他不仅为韩啸的所作所为而愤怒,而且也担心对方家暴伴侣的新闻会影响自己的声誉,毕竟特星那些刻薄的媒体向来喜欢放大政治人物身上每一处缺点,每一个丑闻。

  “首先,你得去做标记清除手术,这可以让你摆脱对韩啸信息素的依赖。其次,如果韩啸已经对你施暴已久,考虑到他的心理已经有了问题,为了避免他再度伤害你,你必须搬家到一个他找不到的、安全的地方,然后开始自己新的生活。钱的问题别担心,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切。”方其朗抬眼看向柳池,语调缓慢而疲乏地替他做出了当下最好的安排。

  柳池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他原本以为方其朗顶多会替自己警告韩啸,或是勒令对方与自己离婚。

  “但是你还说了你想和他离婚对吗?”方其朗又继续问道。

  柳池急忙回答道:“是的,我想从法律上也彻底与这个人断绝关系,这样以后他再来找我麻烦,我好歹也能求助警察,而不是像之前那样被警察推回他的身边……”

  在特星,alpha与omega之间的婚姻受到一级保护,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一旦结合,就很难离婚,除非一方有重大过错,只不过家暴是犯罪,早已超过过错的范畴。

  “是的,韩啸不仅必须和你离婚,而且他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方其朗这么说的时候,不仅仅是为了想替柳池伸张正义,更是为了在舆论上获取优势,他的司机犯下了大错,而在被新闻报道出来之前,他已经将对方送到了监狱。

  “只要能和他离婚就好了……我并不奢望他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柳池垂了下眼,他痛恨自己的软弱,直到此时,他仍不能下定决心报复那个伤害自己的alpha。

  “抱歉,这就由不得你做主了。”方其朗一下站了起来,他对胤修文说道,“修文,你把家里的客房收拾一下,让柳池先住进来。我会很快联系警方来为他取证,等韩啸因为对omega实施暴力而被逮捕之后,一拿到离婚证,他就能顺利进行信息素剥离手术了。”

  柳池慌张地看着胤修文,他的确想摆脱韩啸,可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不过,这一次胤修文坚定地站在了自己丈夫这一边,任何家暴行为都是不可容忍的。

  “柳池,既然看到你的遭遇,其朗和我就不能纵容犯罪,你也不能纵容他再次伤害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一旁,方其朗已经开始联系自己相识的警方高层,他绝不包庇自己下属的犯罪行径。

  柳池愣愣地看着神色坚定的胤修文,又看了看自己手指上渗出血丝的绷带,最后发出了悲恸的哀嚎,他需要一场痛哭,才能与过去软弱的自己道别。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