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50章 罪有应得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国会休会鸡尾酒会举行的前一天,因为忙于寻找自己失踪的伴侣而向方其朗告假的韩啸被平宁城警方以暴力伤害omega罪在街上逮捕。在有着三种六性人口的特星,暴力伤害omega这项罪行要比故意伤害罪更为严重,这也是为了彰显这个星球对承担着主要繁育功能的omega们有着特别的重视与保护。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国会议员的人!一群狗杂碎,赶紧放开我!”韩啸被几名高大的alpha警察一起扑倒在地,他面红耳赤地嘶吼着,试图搬出国会议员的名号吓唬这些在他看来只能算是警犬的家伙。

  “国会议员?你是哪位国会议员的人?”为首的警官不屑地轻笑道,周围陆续有人围了过来,大家对现场抓捕罪犯这种刺激的事情总是格外感兴趣。

  韩啸被警察戴上了手铐之后这才被搀了起来,他满面狰狞,俨然已经失去理智。

  “他妈的!没听过方其朗议员吗!我是他的心腹下属,谁们动我就是找他的麻烦?!再说了,我犯了什么罪?!”

  正在韩啸拼命扭动挣扎,冲警察大喊大叫之时,方其朗冷着脸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随即有人认出了这位容貌俊美气质过人的alpha议员,一时间,人群中惊叹连连。

  “他就是方其朗吗?真人好像比电视上更好看。”

  “啊……和历史上那个暴君长得可真像,果然都是方家的人……”

  “国会议员居然会出现在抓捕现场,看样子有一场好戏了。”

  看到方其朗突然出现,韩啸一下子愣在了当场停止了挣扎,他吞了口唾沫,艰难地说道:“方先生……这是怎么回事?我,我做错了什么?”到这时候韩啸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惹了什么麻烦,他甚至以为方其朗怀疑自己与他的政敌串通,毕竟这些狡诈的政客的疑心都太重了。

  方其朗别过头,他的目光落在了一辆停在街边的黑色轿车上,轿车的车窗放了下来,可以清楚地看到坐在里面的柳池以及陪伴在他身旁的胤修文。

  韩啸顺着方其朗目光自然也看到了自己的伴侣,他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双眼一下瞪圆。

  “柳池,你这个贱人!”韩啸当众骂出贱人两个字之后,这才警觉地闭上了嘴。

  “韩啸,你真是令我失望,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是那样一个丧心病狂的人,你居然伤害自己的伴侣。”

  “方先生,您听我解释!不是那样的!是柳池他、他背叛我在先!对,是他出轨了!我才忍不住……”韩啸急忙为自己解释,他结结巴巴,脸上满是惊慌,因为他也知道如果一旦柳池对自己的暴行提出控告,再加上方其朗的介入,自己必然难逃牢狱之灾。

  “不管什么原因!你都不能伤害自己的omega!如果你对他不满,就与他离婚,任何暴力行为都不该发生在伴侣之间!我现在就通知你,你已经被国会雇佣中心解除了聘用合同。以及,你与柳池的婚姻也结束了。他对你提起了人身伤害控告,向法院要求与你强制离婚。根据他目前的伤势,我相信你在被押送往监狱服刑之前就能收到离婚通知书。”方其朗厉声斥责起了韩啸,他特意现身在人前,就是为了让自己坚决反对婚内暴力的态度为众人所知晓,这样一来,即便有媒体想拿韩啸家暴事件攻讦自己,也不敢轻易颠倒黑白。

  方其朗的话音刚落,人群里立即发出了一阵欢呼声与鼓掌声,这时候,大家都已经忘了继续审视这位出身自那个给特星带来巨大阴影的方家、长相俊美而阴郁的国会议员,从古至今,人们得热衷那些正义得到宣扬、邪恶得到惩罚的故事,就像现在一样。

  韩啸面容紧绷,方其朗的话让他愤怒到近乎失去理智,他的人生就这样轻易被对方毁掉了,失去了人们羡慕的国会工作,也失去了自己的omega。

  “我希望你经过这件事能好好反省反省,不要把你身为alpha的尊严像垃圾一样随便扔在地上。”

  说完话,方其朗转过了身,负责此次行动的警方高级督察向他走了过来,殷勤地伸出了手。

  “方议员,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们会把人带回去好好审讯的。”

  “应该的,任何守法的公民都不会坐视罪恶产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如果你们需要找我调查取证,可以提前向我的办公室预约,我一定会尽量抽出时间配合你们的工作。”方其朗友好地与督察警官握了握手,能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完成对柳池的伤势取证,以及获得对韩啸的逮捕许可,这一切都有赖他亲自叮嘱过警界的高层友人。

  “这是那的话!方议员您工作那么忙,光是有这家伙伴侣的证言与受伤鉴定就足够了。”督察警官知道方其朗不过是与自己客气一下,如果警方真的不识好歹地因为这种小事去找忙碌的国会议员调查取证,那便是他们不明白事理了。

  方其朗微微一笑,他又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座驾,冲望着自己这边的柳池与胤修文轻轻挥了挥手,几名身强力壮的保镖守在车门外,警惕着任何想要随意靠近的人,更警惕着状如疯虎的韩啸会挣脱开警方的控制冲过来。

  就在方其朗打算过来与胤修文他们汇合时,他身后的警察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惊呼。

  “抓住他!抓住他!”

  方其朗停下脚步,缓缓转过头,目眦欲裂的韩啸带着他那具铁塔似的身体撞了过来,然而在他就要狠狠撞上方其朗那一刻,警察们拼死拉住了这只脱缰的野马。

  “方其朗!你想扮演什么正义使者吗?!你这种高高在上的政客根本什么都不懂!呵呵呵呵呵!你们这些政客有多么肮脏丑陋,你自己心里清楚!我教训柳池那是我的家务事!你凭什么插手?!你给我记着吧!我不会放过你的,管你什么国会议员,就算你是总统,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事到如今,韩啸也不再装出往日在方其朗面前那副低眉顺眼的模样,他的面容已经完全扭曲,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再加上他这具庞大的身躯,以及那股不受控制散发的alpha信息素,的确给人带来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但是这样的压迫感也只是针对普通人,对于方其朗这种精英级别的alpha,他可不会被对方轻易吓到。

  只不过韩啸叱骂政客肮脏丑陋那句话却令他不禁心头一颤,至少这一点,对方说得没错。

  “就凭我作为alpha,有着应该保护omega的义务,我就不能坐视你犯罪。想找我的麻烦?等你服刑结束再说吧,你这个人渣。”方其朗冷笑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在韩啸那愤怒而无可奈何的嘶吼声中转身走了。他丝毫不把对自己各种恐吓的韩啸看在眼里,对方虽然比他的块头要大不少,但是方其朗不认为韩啸会是自己这个在战场上历练多年的军人的对手,他早就在战场人杀过流匪,而对方却只敢伤害自己的伴侣,只有懦夫才会伤害最亲密的人。

  “没事了,你看,他被抓起来了。”胤修文轻声安慰着柳池,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韩啸露出那样的凶相,只怪对方平时在方其朗与自己面前都隐藏得太好。

  “其实我并不想和他闹到这个地步……”柳池双手捧着脸,身体瑟瑟发抖,他很难说清楚自己现在的心情,看到韩啸被警方控制之后,他并没有完全放下自己的心,反倒因此而生出了更多纠结的情绪。

  “是他的错,你没必要因为别人的错惩罚自己。”胤修文下意识地将柳池抱在了怀中,他神色平静,眉眼之间却不乏坚定。

  随着警察们将韩啸拖上了警车,方其朗这也走了过来,一旁的保镖为他打开了车门之后,他十分绅士地将后座留给了两位omega。

  “其朗,你没事吧?”胤修文虽然在安慰柳池,可他毕竟还是最担心自己丈夫的安危,他在车里看到韩啸向方其朗冲过来的那一刹,他差点就推门出去了。

  “没事。”方其朗笑着点了点头,他微微别过头,对仍在胤修文怀中啜泣的柳池说道,“柳池,一切都结束了。你会有新的人生的,过两天等你做了信息素剥离手术,你可以挑一个你喜欢的地方住下来,至于钱那些,你不必担心,我会为你承担一切费用,直到你能再次找到一个可以照顾好你的alpha。”

  听到方其朗这番贴心的言语,柳池在胤修文的怀里哭得更加厉害了,胤修文叹了口气,只好将对方搂得更紧了一些,虽说安抚omega最好的人选往往都是alpha,可是他怎么舍得将自己的丈夫分享出去呢。

  既然韩啸已经被警方逮捕,柳池的安全也可以得到保障了,不习惯外人介入自己生活的方其朗立刻为对方安排了酒店。要知道前两天柳池在他们家留宿时,方其朗每天回了家就是径直回自己的卧室,之后就再也不会出现在胤修文与柳池的面。

  “这两天真是麻烦您与胤先生了,方议员。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感谢您才好。”柳池提着自己少得可怜的行李,在被方其朗安排的工作人员送去酒店暂住之前,眼里噙着眼泪恭敬地向对方鞠了一个躬。

  “说什么感谢,等你过好自己的日子,有空回来看看我们就好。”胤修文很自然地回答道。

  方其朗轻咳了一声,说实话,他还真有点怕这个看上去柔软而粘人的omega真的经常回来看望他和胤修文,到时候对方作为朋友住在自己家里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可那也意味着自己的家里除了那只入侵的屎臭掉毛猫之外,还会多一个大活人,这对于极其在意个人空间的方其朗而言是十分难以忍受的。

  “韩啸虽然伤了你,但是鉴定出来的结果并不是十分严重。我想他大概不会在监狱里待很久,所以你还是尽量隐藏好自己的行踪比较重要。”方其朗对柳池语重心长地叮嘱道,这样一来,他想对方应该不会经常回平宁城来探望他们才是。

  “希望他出狱后也能重新开始吧。”已经决定下周就要去信息素剥离手术的柳池苦笑了一下,他咬住唇,竭力忍着眼泪,再一次向胤修文与方其朗道别之后,这才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离开了方家。

  看着柳池那寂寞悲伤的背影,胤修文心中也忍不住泛起一阵酸楚,他下意识地挽住了方其朗的手臂,与对方五指相扣。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