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57章 请你解释一下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方议员,我之前听说您与伴侣都居住在平宁城,怎么今晚没看到他?”

  如果不是知道面前这个鬓发斑白、笑容温厚的alpha男性是特星民主共和国总统盛斯年,对方这副和蔼慈爱的神色或许与任何一个上了年纪,早已看淡世事、有着一副仁厚心肠的的长辈没什么不同。

  原本想主动向总统敬酒问候的方其朗没有想到对方会先一步招呼自己,他愣了一下,胤修文的突然离场毕竟让他的处境有些尴尬。但最后,方其朗还是选择坦诚地面对总统的关怀。

  “总统阁下,我的伴侣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刚才提前回去了,多谢您对他的关心。”

  盛斯年微微颔首,他对方其朗的回答表示理解,omega的身体的确会经常出现这样那样的状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有时候光是宴会上alpha信息素太浓也会引起他们的不适。

  “不舒服的确应该好好休息,我记得他是个可爱的omega小朋友呢。”虽然只是在像今天这样大型的宴会上偶尔瞥见过那个总是紧跟在方其朗身边的omega,可是记忆力惊人的盛斯年并不曾忘记对方,当然,他也不曾忘记在场所有议员的名字以及他们伴侣的大概模样,毕竟要从顶级alpha乃至omega云集的特星脱颖而出、成为一国之领导者,自身也必然有着过人的能力。

  “那方议员您或许也该早点回去陪陪自己的伴侣,omega可是很脆弱的。”站在盛斯年身旁的男人冷冰冰地出了声,虽然他看上去也上了年纪,可他却不是盛斯年那种慈爱的长辈。这个神色冷硬、下颌留着花白短须的男人正是特星第一先生,亦即总统盛斯年的伴侣晏庭栋。因为特星的三性的女性数量实在稀少,所以大部分男性只能选择与男性结为伴侣,这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而令人们诧异的是身为alpha的盛斯年的伴侣并不是传统的omega,而是这样一名alpha男性。

  “咳,亲爱的,omega早已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他们并不脆弱。或许方议员的伴侣只是真的有些不舒服罢了。”盛斯年当初之所以能顺利当选总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对推动omega权益相关政策的许诺。实际上,在这一点上盛斯年如同他承诺的一般做得非常好,完美地弥补了前任政府的不足,让omega切实尝到了政治正确的甜头,当然,与此同时,舆论也批评他偏向omega的政策有些矫枉过正。

  虽然这些年来自己的执政还算顺利,可有一点让盛斯年苦恼的是,他的伴侣晏庭栋骨子里仍是个不折不扣的大alpha主义者,在一些公共场合,对方总能说出一些不太“政治正确”的话来。

  “总统您说得对,除了在敏感期时,其他时候,他们可一点也不脆弱,至少我的伴侣是这样的。”方其朗毫无芥蒂地笑了笑,他注意到晏庭栋听到自己这么说时眼里好像流露出了一丝不屑,看样子对方对omega群体仍持有一些偏见。

  “那很好,要成为政客的伴侣,没有一颗坚强的心可不行。”盛斯年哈哈一笑,他幽默地冲方其朗挤了眼,坚强两个字里包含诸多含义,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

  方其朗一瞬间想到了自己那些不堪的遭遇,还好,到目前为止,需要坚强的人只是自己。

  “对了,方议员,国防部的顾上将转达了你对凯鲁兽星内战的一些提议,我认为那很有趣,不过还需要内阁进一步讨论。必要的话,我会通知国会临时召集,到时候就只能牺牲你们的时间了。”盛斯年的政治业绩已经完成了一半,但是他认为他还需要更多的业绩才能为自己的连任增加牢固的筹码,特星目前处于发展停滞的状态,社会经济趋于饱和,要想拉动内需,刺激经济,将目光放得长远一些也不是个坏事,更何况曾经隶属帝星附属国的特星也时候在这片星海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了。盛斯年之所以会主动与方其朗搭话,很大程度上在于他从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一个野心勃勃,又善于抓住机遇的alpha,这样的人有着极强的能力与行动力,是值得关注的对象。

  “很高兴我的那些浅见薄识能得到总统您的认可。不过,比起我的份内工作,我更想就抑制剂限制提案向总统阁下您进行一点咨询。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是否可以为这个屡次遭到omega权益保护委员会驳回的提案给出一些意见?”方其朗苦笑了一下。

  作为国会众议院国防军事委员会的高级成员对国家对外的军事战略提出建议的确是方其朗的本职工作。

  可是对于大多数选民们而言,他们希望看到的听到的却是更多关于民生权益的内容,这也是为什么方其朗还要卖力推动本不是他专长的omega抑制剂限制提案的原因。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当初竞选的方针中就明确提出了要想办法解决目前omega药物滥用的问题,理智的omega还是占大多数的,他们也认同omega抑制剂成瘾已经逐渐成为严重的社会性问题,但是相反,alpha却很少在意这一点,他们甚至认为omega在使用抑制剂后可以减少对alpha的依赖,也可以减轻他们的责任,向来没什么存在感的beta们则认为用公众的税收去补贴omega抑制剂似乎对他们而言太吃亏了,政府应该削减这部分的公共支出,用在更普惠更多公民的政策上。

  不等盛斯年开口,那位脾气古怪的第一先生晏庭栋已经又冷笑着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屡次遭到驳回,那您得反思您的提案是否真的符合实际,又或者它妨碍了某些利益集团。据我所知,omega权益保护委员会是平权党在把持吧,而最大的omega抑制剂生产公司似乎和平权党来往密切。那可不仅仅是omega的权益,更是一笔大生意。”晏庭栋仰起头,一口喝光了杯里的酒。

  盛斯年无奈地轻叹了一声,他的伴侣说话虽然难听,但是看事情的眼光却十分犀利。

  “涉及omega权益的提案向来是特星最难推动的,方议员你很有勇气。但是作为总统,我不能干涉国会的工作方式。所以很抱歉,我并不能给你太多建议,不过我确信我所在的自由民主党中不少议员应该会对你的提案有兴趣,毕竟保护弱势群体的权益也是我们党派的宗旨。说实话,我认为国会现在迫切需要你这样敢于行动的新鲜血液,如果人人都囿于党派之见不以大局为重,又或是只着眼于自己的利益而过于畏首畏尾,这对特星的政治环境而言未必有什么好处。必要的改变会让这个环境焕然一新,我期待你们这些年轻人努力的结果。”盛斯年微微眯起了眼,他的眼角已经有了鱼尾纹,而这并无损于他那成熟英俊的容颜。

  身为总统,国会酒宴上盛斯年要会晤的重要人物还有很多很多,他不可能把时间都放在方其朗这样的年轻议员身上,他微笑着拿起酒杯浅浅抿上一口之后,挽上自己的第一先生走向了别处,在那边,几位来自自由民主党的资深议员们已经不约而同地向总统举起了酒杯致意。

  “其朗,你和盛总统聊了些什么?”林赞一直在旁边注意与总统搭讪的方其朗,说实话,他有点担心这个性格固执的alpha会在盛斯年面前直接控告赵临的骚扰行径。

  方其朗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放心,我们聊的都是公事。”

  林赞低眉轻笑了一声,常年浸淫政坛,他的脸皮早已堪比城墙又怎么会在意方其朗目光中对自己的鄙夷。

  “想来你也不是那么幼稚的人,有些事捅出去了对大家都没好处。对了,修文怎么不在你身边了?”林赞说着话,转头看了眼自己与其他几名omega贵妇一起说笑的老婆,别人都说他是个幸运的alpha,因为可以娶到珍惜的omega女性,可他从不觉得omega女性有什么特殊的,她们比omega男性更为矫情得多,动作稍微粗暴点就会哭闹不停,情绪上也随时需要安抚,而林赞对自己家里的黄脸婆已经没什么耐心了,这似乎也是必然的,对omega的占有天性让alpha很难满足于只标记一个omega,要不是道德与法律凌驾于天性之上,林赞相信肯定会有不少alpha和自己一样四处寻花问柳。

  “他不舒服。”

  方其朗不耐烦地别开了头,他发现自己不能在林赞或是赵临面前去想胤修文,深藏在心底的罪恶感令他恶心想吐。

  “你之前在洗手间那番话是什么意思?”方其朗不得不想办法转换话题,至少别让他在林赞面前再提到胤修文。

  林赞将空杯子随手递给了四处走动的侍应生,又拿了一杯色彩缤纷的鸡尾酒。

  他喝了口这杯不知名的酒,眉间微微一皱:“就是让你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帮忙的。只有你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与罗德里戈家族对抗。”

  方其朗似乎明白了林赞的意思,alpha是头狼的象征,它们注定不会乖乖被人戴上项圈,哪怕它们也吃到了肉。

  “我说过我也是被逼无奈,像我这样没有退路的人没法放弃一切去反抗。但是你不同,你背后的巅峰集团足以和罗德里戈家族抗衡,瘦死的骆驼也总比马大。”林赞深沉地笑了,既然方其朗终究不会妥协,那么自己也应该提前选好站队,以他的政治敏锐他清楚赵临这样实际上代表着帝星在特星利益、行事又过去飞扬跋扈的omega早就成为特星政坛高层的眼中钉了。

  “顺便提一句,特星最大的omega抑制剂供应商正是罗德里戈集团旗下的生物公司,所以,你认为赵临真的会让你的提案通过吗?除非……”林赞欲言又止,他微微一笑,相信以方其朗的聪明应该会领悟自己的意思。

  “当然,比起担心你的提案是否能最终通过,你还是担心一下如果你不能满足他的贪欲,他会怎么对付你。这家伙可是那种不惜自伤八百也要损人一千的疯子。”林赞又喝光了一杯酒,他放下杯子,在听到自己那黄脸婆叫老公的时候立即换上了一张虚伪的笑脸迎了上去。

  胤修文回到家中的时候,双腿早已发软,从拥堵的平宁城市区要回到郊区的别墅难以避免地要花去不少时间。

  人工结的刺激有些超乎胤修文的想象,但是他却十分享受这样的刺激,这种浑身都软绵绵,像是行走在云上的恍惚感让他的身体完全放松了下来。

  司机一度以为胤修文是醉酒了,直到他看到对方摇摇晃晃地走进了路边的院子之后,这才放心地驾车离去。

  胤修文的确稍微多喝了一些酒,但是还没有到让他会醉到不省人事的程度,真正让他意识恍惚的是腔体内那持续不断的绵密快感。

  不仅没开灯,就连身上这身拘束的晚礼服都没脱下来,胤修文进入卧室后径直就把自己扔在了沙发上,随后,他从衣兜里拿出了那枚小巧的遥控器不断变换频率,让自己彻底沉浸在了这令人难以自拔的刺激之中。

  他不愿去回想自己偷听到的那些话,更不愿去想那枚出现在赵临袖口上的黑天鹅袖扣,以及那天带着一股檀木香气回到家中的丈夫。

  或许一切都是一场梦吧。

  胤修文半眯着眼,神色迷离地露出了一抹轻笑。

  方其朗并没有在酒会待到太晚,虽然仍有很多议员们仍在觥筹交错之间谈笑风生,可是他却没有了那样的心情。

  胤修文的不对劲让方其朗心头像是多了一根刺,尽管他从各个方面都否定了对方或许察觉自己与赵临之间有什么猫腻的可能,可是出自本能的不安,再加上胤修文敏感期意外提前来到这一点,还是令他想要赶紧回去确认一下对方的状况。

  他让谭鸣鸿提前通知代驾到达,随后匆匆赶回了家。

  客厅的灯没有亮,方其朗下意识地认为胤修文或许已经回房洗漱休息了。

  然而当他推开门时,那股熟悉的铃兰信息素扑面而来,差点让他在一瞬间丧失理智。

  方其朗微微皱起了眉,他猜想此刻整栋房子里恐怕都充斥着胤修文的信息素气息,自己的临时标记看来已经彻底失效。

  很快,从惊愕中回过神的方其朗就听到了胤修文那粗重的喘息声,对方的呼吸粘滞,好像意识也不太清明,这的确是omega在不能得到及时标记时会出现的反应,但是在这寂静的卧室中,除了胤修文的喘息声外,似乎还有着什么轻微的蜂鸣声。

  方其朗开灯之后,这才看清楚了趴在沙发上的胤修文,对方连衣服都没脱。

  屋子里那股浓郁的铃兰信息素撩拨着方其朗的身心,他费力吞了口唾沫,这才轻轻地唤出了伴侣的名字:“修文?”

  胤修文并没有回应方其朗,他还是软软地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方其朗只好快步走了过来,他一边走,一边脱掉了自己的礼服外套,又将领结解开之后,这才挽起袖口将人抱在了怀里。

  “唔……”胤修文已经失去了意识,他微微张着嘴,不时会轻轻低吟一声,那张潮热的脸上满是汗液。

  恒温的房间比外面凉爽多了,但是**期的潮热却足以令omega置身火山口。

  方其朗叹了口气,他后悔自己当时没和胤修文一起离开,导致对方不得不在家里独自面对敏感期的折磨。

  “修文,你醒醒,我回来了。我这就标记你好吗?”方其朗轻轻拍了拍胤修文的脸,可对方仍是没什么反应,为了让胤修文舒服些,他也只好先替对方脱去衣物。

  好不容易从昏昏沉沉毫无反应的胤修文身上拔掉了上衣,方其朗将对方翻了个身躺在沙发上,接着开始为对方脱去裤子,然而就在他的手触到胤修文西裤时,他意外地感到那里某些部位似乎有些潮湿。

  方其朗心中一愣,他意识到这一次胤修文的敏感期来得比平时都要强烈许多。

  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愧疚与不安,方其朗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替胤修文脱掉西裤,然而越来越清晰的蜂鸣声却让他脑袋里的某根弦一下绷紧,他终于想起这种蜂鸣声是什么了,与此同时,一枚掉在地板上还闪烁着的小型装置进入了他的眼帘。

  方其朗暂时松开胤修文俯身捡起了人工结的无线遥控器,上面的触控光屏仍亮着。

  ——已工作五小时三十二分,震动频率a,弱电模式开启,温度41c。

  就在这个时候,胤修文终于恢复了些许神志,他恍恍惚惚地瞥了眼坐在自己身边像具雕像似一动不动的丈夫,对方低垂着头,表情让人看不真切,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向对方发出了请求:“其朗……给我完全标记……好吗?”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抓住方其朗,但是下一刻,对方却起身避开了。

  “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方其朗举起了手里的人工结遥控器,平静的嗓音令人不寒而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