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59章 平静的早上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胤修文这个夜晚睡得并不踏实,尽管方其朗对他进行了完全标记,可他仍未能从那痛苦纠结的精神煎熬中完全解脱出来,他噩梦连连,浑身虚汗。在梦中,胤修文梦到方其朗面色冷漠地质问自己为什么要戴着人工结去国会酒宴,他无言以对,却因为敏感期逼近而痛苦不堪,只能不断地向对方低头认错,换来的却是对方最无情的讽刺与斥责。

  得不到完全标记的焦虑感在梦中被无限放大,最后,胤修文焦灼地呻吟着醒了过来。

  “呃……”一片黑暗之中,胤修文睁开了双眼,他呼吸急促,好一会儿才确定刚才那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醒来之后,胤修文下意识地就要去拿自己的手机看看时间,他仍没有忘记要为丈夫准备早餐这件事。

  然而很快,他就想起了昨晚的一切:自己声嘶力竭毫无尊严的哀求,以及方其朗面对自己时那冷漠与失望的神色。

  自己到底还是没能成为让方其朗满意的伴侣,这段婚姻也被自己经营得一塌糊涂。

  胤修文苦笑着闭上了眼,他一把搂过睡得打呼噜的崽崽,一边轻轻揉着对方毛茸茸的身体,一边不禁陷入了深思之中。

  原来有时候付出真的不一定会有回报,自己以为的平静幸福的婚姻,只是一个一戳就破的气泡。

  对于高高在上的国会议员方其朗而言,对方需要的是一个温顺懂事、安分得体的伴侣,这个伴侣即便由人偶来扮演也没什么差别,自己就是这个人偶,而与一个人偶**又会有多少兴致呢?也难怪每次自己在床上都只配像条狗似的乖乖趴着,就像献祭给神的牺牲,不过是用来装模作样罢了。

  胤修文越想越觉得丧气,他原以为自己得到过方其朗的爱与关怀,而现在看来,那或许只是对方虚伪的施舍罢了。

  又过了一会儿,窗外晨光乍现,夜幕逐渐消隐,青空白云澄净如画,入眼又是一个明亮的白天。

  天刚亮,胤修文的手机闹钟就响了起来,仿佛今天也和以往每一天一样,但是其实,已经不一样。

  虽然方其朗说过不用胤修文为他准备早餐,可是一早就没了睡意的胤修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些什么。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就像他站在料理台边,第一个念头就是怎样为丈夫煎出一个完美的鸡蛋,而不是做一份有毒的早餐干脆毒死那个昨晚令自己尝尽屈辱的、傲慢冷酷的alpha。

  方其朗对煎蛋十分挑剔,不仅形状要饱满圆润,而且蛋黄一定达到八分熟,既保持溏心的滑嫩口感,又不会随便溢出,以及,绝对不能把蛋白部分煎糊。

  胤修文在与方其朗结婚之后,在方家厨师的指导下,练习了上百个鸡蛋,才终于达到了让丈夫满意的标准。

  煎蛋的时候,将冰箱里的黑麦吐司用面包机重新加热,再把冷藏室的新鲜果蔬菜切碎用油醋汁拌匀,最后再切几片回味悠久的火腿片,这就是一顿简单健康,也还算美味的方其朗式早餐。

  这样的早餐固然营养丰富,可却并不是胤修文习惯的口味。

  有时候,他想喝豆浆,再配上路边老店现炸的油条,一根不够,就吃两根;有时候,他又想单纯地煮一碗面,一定要用不健康的猪油来拌,那样味道才够香;有时候,他还想喝一碗粥,两个包子、一盘咸菜、一个卤蛋;而有时候,他甚至想用快餐店那种满满都是肉的汉堡加上气泡满满的可乐作为早餐,热量越高,幸福感越足。

  胤修文回过神来,他的面前已经摆好了煎蛋、吐司、火腿片以及蔬菜沙拉,他做了两份,因为他也饿了。

  “其朗,早餐准备好了。”

  胤修文鼓起勇气敲响了方其朗的房门,他不确定方其朗是否已经消了气,毕竟对方可是一个很容易生气的alpha。

  过了片刻,只穿了睡袍的方其朗打开了门,他神色倦怠地缓缓看向胤修文,面上早已没了昨晚那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厉与刻薄。

  “我不是说了让你好好休息,不用特意替我准备早餐吗?会期结束了,我暂时不用那么早去上班了。”方其朗轻声说道。因为会期已经结束的缘故,他不必再像平时那样一早就赶去国会大厦办公,收尾的工作交给秘书官李苒和幕僚官谭鸣鸿就可以了,而昨晚那通折腾,实在令他身心疲惫,加上胃里一直不太舒服,他对食物也没什么胃口,只想再躺一会儿。

  “抱歉,我忘记了。”胤修文听出了方其朗语气中的不耐烦,他不想再惹对方生气,干脆低下头,作出了退让的姿态。

  方其朗看着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的胤修文,心头不知为什么忽然一阵难受,他苦笑了一声,伸手一把捧住了胤修文的脸。

  胤修文讶异地望着方其朗,他试图从对方那双深沉的眼里看到些许情绪,可是除了疲惫之外,他什么都没看见。

  “你昨晚没洗澡就睡了吗?脸有点花。”方其朗伸手替胤修文擦了擦唇角,那里不知什么时候糊上些许唇膏的残红。

  高高在上的alpha怎么会明白敏感期刚刚乞求着被完全标记后的omega是怎样的感受?别说洗澡,就是走到自己的房间都已经很累了。想到昨晚自己的遭遇,胤修文心里一阵酸涩,这么多年来,标记完成之后,方其朗愿意留在自己身边过夜的日子真是少之又少,而那个晚上,对方却选择了留在罗德里戈大厦一夜未归。

  “我太累了。”胤修文轻声回答道,这也是他此刻的感受。

  “所以我才让你好好休息,别再费心给我准备早餐了。”方其朗直到此时仍认为自己还是体贴胤修文的,昨晚两人情绪冲突的情况下,他们再继续同床共枕可能只会引发新的矛盾,只是自己当时胃里实在太过难受,而当着胤修文的面吐又似乎不太礼貌,所以还是彼此分开冷静一下为好。

  “反正我习惯这个点起来,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可做,就顺手把早餐准备了。”

  有时候,人活着就是不断地找自己的种种行为寻找借口,胤修文不愿直视自己心中最软弱可悲的那一面,所以他也需要一个借口,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可悲,没那么可怜。

  “谢谢。”方其朗终究没法拒绝胤修文的好意。

  尽管没有胃口,可方其朗还是乖乖坐到了餐桌边用餐,他瞥了眼客厅,昨晚的一片狼藉看来已经被胤修文收拾过了。

  “其朗,咖啡。”胤修文将刚煮好的新鲜咖啡放在了桌上,早餐后一杯清咖啡也是方其朗不变的习惯。

  因为并不像往日那样急着去工作,方其朗也显得悠闲了不少,他浅浅地抿了口还有些烫的咖啡,抬眼凝视着坐在自己对面,才开始正式用餐的胤修文。

  “修文,我想我们得谈谈了。昨晚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不该对你那么凶……对不起。我只是在气头上,又喝了酒,所以才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方其朗十分艰难地向胤修文道了歉,昨晚在胤修文离开之后,他一个人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他惊恐地意识到自己似乎将对赵临的憎恨转移到了同为omega的伴侣身上,哪怕对方昨晚的行为的确有些过分,但是无论如何,自己不该那样骂胤修文,他也从来没有那样骂过那对方,当然,他也从见过那么绝望悲伤的胤修文。

  当胤修文抬起头、红着眼用那种让人心碎的语气说出那些自我作践的言语时,方其朗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甚至不敢面对,所以他才匆匆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是我做错了,你骂我也是应该的。”该来的终要来,胤修文也没想过方其朗会将这件事当作没有发生过,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因为方其朗对自己表示歉意就感到好受,他还是分得清那些话是真的,那些话又只是酒话气话。

  omega天性淫荡这一点,本也是事实,而自己又偏偏的确是个淫荡的omega。

  “修文,这件事上,我们都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可你也必须清楚,在国会酒宴上使用道具的行为的确有些过分。我甚至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癖好的。我们不是伴侣吗?为什么你不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喜欢上了这种小玩意儿。”方其朗对胤修文仍处于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态度,作为年长对方几岁的丈夫,他不止一次提醒,甚至是告诫过胤修文要小心成为国会议员伴侣之后随之而来的种种诱惑,一定不要沾染上那些糟糕的行为。

  只是不管是滥用药物,还是为了追求刺激而使用道具都是方其朗难以忍受的行为。

  omega依赖的应该是alpha,而不是药物或者道具,这对于有伴侣的alpha而言,简直就是最大的耻辱。

  “人工结是朋友给我的。我以前也没用过。我其实并不想把它戴去酒会,只是昨天我突然提前进入敏感期,我有些难受就忍不住拿来用了,可还没等我取出来,你就回来了。我只能戴着它去了。这就是我要对你解释的。”胤修文放下刀叉,他想方其朗不会喜欢自己一边吃东西,一边回答他。

  “为什么不给我说,我难道会不让你取出来吗?”一想到胤修文瞒住自己偷偷使用道具这一点,方其朗的面色就有些难看。

  “你会不高兴的。”胤修文苦笑道,他的想法很简单,只是不想丈夫不高兴罢了。

  方其朗叹了口气,语气里也多了丝无奈:“我当然会不高兴。我的omega用道具来满足自己,这算什么事?你就不能等我回来吗?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与依靠吗?”

  “其朗……这不是信任与依靠的问题。”胤修文摇摇头,他认为方其朗误会了一些内容,“omega的身体是很容易空虚的,尤其是在敏感期的时候。如果随时都能得到丈夫的关爱,我们也不会想要使用药物或者道具来安抚自己的身体。”

  方其朗从胤修文的话中听出了指责的意味,他冷着脸沉默了片刻,说道:“我记得我有给你说过,需要我的时候就立刻给我打电话。可你并没有那么做。你并不信任我,修文。”

  胤修文并不认为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方其朗真的会百忙之中抽空回来安抚自己,他可以想象要是自己真的因为身体空虚寂寞给方其朗打了电话,最后肯定会招致对方的不满,甚至埋怨,他一直以为对方之所以会这样说,只不过是随口哄哄自己罢了,毕竟自己一直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但是现在看来,方其朗好像不是在说笑。然而如果对方真的这么关心自己,又为什么还要出轨赵临?

  就在胤修文恍惚之际,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胤先生您好,我是朗代诺公司的客服经理,您之前来电咨询购买swan999这套袖扣的相关配饰,我帮您查询了一下,发现这套袖扣是方其朗议员的高级私人定制,仅此一套,所以暂时无法为您调货。如果方议员真的想要配齐那套袖扣的话,我们大概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才能重新定制,您看可以吗?”电话那头是一把温厚诚恳的嗓音,面对大客户时,精明的生意人总能奉献出最真诚的态度。

  胤修文神色漠然,他一边听着朗代诺公司客服经理的回应,一边又忍不住看向了眉峰微蹙的方其朗,他那英俊的丈夫看上去也是那么诚恳而认真,难道这也只是对方身为政客习惯性地演戏而已吗?

  “不用了,我已经找到了。多谢。”胤修文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他随即拿起杯子,抬头喝了一大口牛奶。

  “是什么电话?”方其朗随口问道。

  胤修文放下牛奶杯,擦了擦嘴:“没什么,家政公司的,向我们推销假期清洁维护工人,我已经安排好了。”

  “的确,这次回海登省,至少要一个多月才会回平宁城来了。我们不在家的时候,是得找人照顾好这个家。”方其朗站了起来,他看了看表,虽然他不急着工作,可是他却有着比工作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对了,我得去趟国会大厦把剩下的事情安排下。我们回头再聊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