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60章 暴君与绅士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要自己开车去吗?”胤修文也跟着起身,他每天都会这样目送方其朗去上班,这也是他与丈夫之间的默契。

  “嗯。我自己开车,暂时不需要司机接送了。”因为韩啸涉嫌故意暴力伤害omega罪被逮捕之后,方其朗还没找到适合的司机,而他一时半会也暂时没有再聘用司机的打算,哪怕议员司机的工资一直以来都由国会支付。

  看见胤修文那张憔悴的面容,以及对方脸上那郁郁寡欢的表情,方其朗的心里也不太是滋味,他原本打算直接去卧室换衣服,可现在他却在胤修文面前停下了脚步。

  方其朗握住了胤修文的手,轻轻抚摸起了对方无名指上的戒环。

  “修文……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我今晚会尽早回来陪你的。还有,我替你预约了李先生的检查,我认为你的身体或许出了一些问题,你的信息素波动得不太正常。”

  此刻,方其朗就能嗅到胤修文身上那股浓郁的铃兰气息,这意味着对方的敏感期仍在热烈地进行着。

  胤修文的确又感到了来自身心的躁动与不安,要不是因为他的情绪低落,或许他已经忍不住扑进了面前alpha的怀中。

  “好像是有点。”胤修文无所谓地笑了笑,自己的信息素再波动又如何,极度克制与自律的方其朗反正也不会慷慨地满足自己的渴求。纵欲无益身心,胤修文早已熟悉这句说教。

  “上个月我就劝你去检查身体,可你一直拖着不去,这次可不能再这样了。”方其朗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好,我回头收拾下屋子就去。”胤修文对方其朗的要求回答得很干脆,就像他向来那样。

  “对了,你需要我给你一个临时标记吗?”方其朗虽然确信昨晚自己已经给了胤修文足够的完全标记,可是对方今早这股波动的信息素仍让他有些不太放心,说实话,他真有些在意自己离开后胤修文是否又会偷偷用人工结获取快乐。

  如果换了平时,胤修文当然十分欢迎方其朗主动提出给自己临时标记,可现在,他却宁可忍受敏感期的信息素波动,也不想再去接受这个直斥自己淫荡下流不知廉耻的alpha的施舍,哪怕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在赌气,可他依旧无法轻易放下心中的芥蒂。

  “不必了,昨晚你不是已经完全标记了我吗?你有事忙,就快走吧。”胤修文将自己的手从方其朗的掌心抽了出来,他微笑着看着神色忧虑的方其朗,正是这个看上去十分关心体贴自己的alpha,昨晚将自己逼到了近乎崩溃的边缘。

  冷漠的暴君,温柔的绅士,都是自己的丈夫方其朗。

  “好吧。需要我的话,随时给我电话。”方其朗轻叹了一声,他隐约察觉到胤修文仍在生自己的气,可他终归不能强迫自己的伴侣接受那血淋淋的临时标记。

  胤修文在门口目送丈夫开车离去,等到汽车的身影消失在街角之后,他面上的微笑一下敛了起来,随即露出了虚脱的神色。

  “呃……”胤修文难受地回到客厅坐了下来,那种令人坐立不安的空虚感又开始像一张难以逃脱的大网一般网住了他。

  不过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仍要比昨晚好一些,至少他已经得到了方其朗的完全标记。

  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之后,胤修文这才强打精神将餐具收拾干净了,接着,他又进入了方其朗的房间,为他那洁癖而挑剔的丈夫打扫。

  每次方其朗在卧室标记了自己之后,他的床上物品都是必须要更换的,因为对方不喜欢有任何不干净的液体留在上面。

  胤修文很快找出了一套新的床上用品,他正打算换下那张弄脏的床单时,瞥到了不知什么时候被方其朗放到桌上的人工结,那枚小小的椭圆形金属球静静地躺在一叠卫生纸上,上面还黏附着些许痕迹。

  看着垫在人工结下面厚厚的那叠卫生纸,胤修文可以想象他洁癖的丈夫是如何小心翼翼地拿起这个肮脏的小玩意儿放到桌上的,或许自己还得感谢对方没有一怒之下把它扔进垃圾桶里。

  其实,胤修文已经不太记得起昨晚自己是怎么排出人工结的了,那时候他已经被敏感期折磨得死去活来,除了不顾尊严地向方其朗不断哀求之外,他什么也做不到。

  接着,胤修文在方其朗床边的地板上找到了人工结的遥控器。

  他又瞥了眼桌上的在阳光下泛着金属光泽的人工结,他没有接受方其朗为自己临时标记的施舍,可这并不代表他不想让自己的身体再次得到安抚。

  “唔……”胤修文微微睁着眼,他躺在昨晚与丈夫欢好过后还残存着两人信息素与体液的床上,低声喘息了起来,omega的天性令他很快就从人工结上获得了快感,虽然他也因此不得不承受无法轻易被满足的空虚,但是这总比完全得不到安抚要好。

  胤修文握着遥控器不断调整人工结的频率,他匍匐在这张还残留着方其朗气息的大床上,甚至开始情不自禁地幻想着那个冷酷的alpha此刻正在自己的身后。

  但是事情并没有按照胤修文想象那样发展下去,照常理来说,他在得到完全标记之后,敏感期也会随之进入消缓期,所以即便他再次使用人工结也不至于引起昨晚那样标记缺失性的应激反应,可随着体温逐步升高、呼吸渐变急促、以及腔体又开始产生了那种磨人的空虚与敏感,胤修文恐慌地发现自己似乎再一次产生了对alpha信息素强烈渴求。

  可人工结终究只是机器,它无法满足胤修文对alpha信息素的渴求,甚至连临时标记也无法代替。

  胤修文心头一紧,这是他上次敏感期也出现过的类似状况,一次完全标记已经满足不了这具淫荡的身体。

  趁着身体还没有马上产生应激反应,趁着自己还有清醒的意识,胤修文慌慌张张地拿出了手机。

  ——需要我的话,随时给我电话。

  方其朗的话言犹在耳,可是体内仍放置着人工结的胤修文却不敢、又或是不想按下那个熟悉的联络键。

  胤修文咬了咬牙,在额头上的汗液越渗越多之前,他选择拨打了另一个电话。

  “帮我预约一下大公党林赞议员。”方其朗一走进办公室,立刻向已经坐在位置上工作的秘书官李苒下达了指令。

  “请您稍等。”李苒打开了国会内部网络,她输入了林赞的姓名之后,屏幕上立即弹出了对方的专属主页,她可以立刻通过对方主页的秘书处工作账号进行联络预约。

  方其朗少有如此焦灼的神色,以至于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们都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

  “林赞议员在上午十点二十分之后会有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您可以在那个时候去他的办公室,或者您想约他在别处见面?”李苒一边与林赞的秘书联络,一边立刻向方其朗告知了预约结果。

  “就在他的办公室吧。”方其朗点点头,他不想再拖泥带水,不管林赞到底出于何种目的想和自己联手,对付赵临都是他必然采取的行动。

  “对了,谭鸣鸿幕僚官还没来吗?”方其朗转头看了眼另一侧还空着的办公位,他的幕僚官自从没有免费车蹭之后看样子在时间上就有些不守时了。

  “来了来了!”嘴里叼着饼干的谭鸣鸿正好从外面进来,他喘着粗气,西服也被穿得皱巴巴。

  “昨晚一切还顺利吧?赵临有没有找你麻烦?”谭鸣鸿并不知道方其朗与胤修文之间的事情,他在跟随方其朗进入对方的议员办公室后,自觉地打开咖啡机给自己冲泡了一杯香浓的咖啡。

  “他过来寒暄了几句,我没搭理。”方其朗看了眼笑嘻嘻的谭鸣鸿,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在这个损友面前提及胤修文背着自己偷偷使用人工结的事情,这对他而言,也算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了。

  “不过……林赞倒是找我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打算一会儿去见见他,问个清楚。”方其朗补充道。

  “哦,林赞?”谭鸣鸿好奇地转过头,他一边啜着咖啡,一边朝方其朗走了过来,“你不是说就是他联手赵临设计你的吗?他难道后悔了?”

  “哼。我看他未必后悔,不过是想利用我对付赵临罢了。”方其朗冷笑道。

  谭鸣鸿哈哈一笑,他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

  “他想利用我们,那我们岂不也可以利用他。大家的目的如果只有一个,彼此合作也是理所应当的,是吧?”

  “杜岩呢?”方其朗对谭鸣鸿的说法不置可否,在没有得到林赞的确切回复之前他不想就此事说太多,他顺口问起了杜岩,毕竟对方那桀骜不驯的性子在军队时就一直令自己头痛不已。

  谭鸣鸿神秘地眨了眨眼,低声说道:“我把他送去形象管理了,要钓大鱼,就要投其所好。”

  方其朗大概能想得出谭鸣鸿这出安排是为了什么,杜岩不修边幅的模样的确不适合跻身上流。

  “那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呢?”

  “其实我正在想该怎么合理安排他的身份,如果让他以议员下属的身份出现,会不会太过显眼。不过既然你提到林赞有合作的意向,而且他看上去又是赵临的老相好,要不……就让他来搭这个桥吧。这老家伙一定比我们更熟悉赵临的口味。”谭鸣鸿之前本打算让杜岩代替韩啸暂时充当方其朗的司机,然后再由方其朗安排机会让杜岩接触到赵临,但是这看起来的确太像一个陷阱,赵临那么狡诈的家伙可不一定会上当,只不过如果由林赞出面的话,赵临就未必会提防。

  方其朗刚和谭鸣鸿聊了没多久,秘书官李苒敲门走了进来。

  “有什么事吗?”方其朗冲谭鸣鸿点了下头,对方立即心领神会地闭上了嘴。

  李苒推了推眼镜,说道:“平权党的赵临议员希望下午能与您就omega抑制剂提案的具体细节进行讨论,他预约的时间是下午六点,就在他的办公室。”

  方其朗几乎是一瞬间就攥紧了拳头,看到老友那顿时变得阴沉的脸色,谭鸣鸿不由有些担心。

  “议员先生,我看您有必要和赵临议员再进行一次沟通。毕竟,大家都指望提案能顺利在omega权益委员会审查通过呢。”谭鸣鸿小心地劝说起了方其朗,他们既然决定了要对付赵临,那么就不能前功尽弃。

  听到谭鸣鸿的话,方其朗缓缓松开了紧攥的手指,他面容冷漠地盯着桌上自己的铭牌——方其朗议员,是的,自己终于成为了国会议员,而他绝不会让任何人阻止自己前往更高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