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66章 彼此的思念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方其朗去了赵临那里已经有好一会儿,这让谭鸣鸿有些坐立不安,方其朗给他看的那些施暴痕迹无疑说明赵临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而疯子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就在谭鸣鸿心神不宁甚至打算给方其朗去通电话时,一股浓烈而凌乱的楠木信息素扑面而来。

  “其朗,你怎么了?!”谭鸣鸿猛地站了起来,他看着方其朗面色苍白、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对方一只手还紧紧捂着颈后的腺体处。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其他的伏案的工作人员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他们中很多人在方其朗的议员办公室工作了四年之久,至今从没嗅到过对方身上的alpha信息素气息。

  “跟我进来。”腺体遭到直接的伤害让方其朗这个alpha完全无法适应,他头脑昏沉,额头不断冒虚汗,就连脚步也有些踉跄,而方其朗也意识到自己每次对胤修文进行啃咬式临时标记时会给对方带去多大的痛苦,哪怕对方也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渴求的信息素,可终究还是太痛了一些。

  一进位于里面的议员办公室,谭鸣鸿立刻关上门,扶着方其朗坐了下来。

  方其朗面色阴沉地低着头,他仍紧紧捂着自己还在流血的后颈,那股浓郁而凌乱的楠木信息素正是通过他的血液从腺体中大量地散发了出来,而随之溢散而出的还有一种令人熟悉而厌恶的檀木气息。

  听方其朗简单地说了一下他的遭遇之后,谭鸣鸿的神色也变得更为担忧。

  “什么,那家伙咬了你的腺体?!让我看看。”他站到方其朗身后,小心地移开了对方僵硬的手腕。

  “呃……”尽管身后的人是自己最信任的幕僚官,可方其朗的心里仍有些抵触被对方看到这个伤痕,他甚至想自己会不会或许是特星唯一被omega咬过腺体的alpha。

  “伤口有点深,还在流血,他妈的,这混蛋!”谭鸣鸿看了眼方其朗后颈上的咬痕,以及对方完全被血洇湿的衣领,赶紧扯了卫生纸想要捂住伤口。alpha不同于omega,他们虽然有着比omega更为强壮的身体,可腺体却不比omega更为强大,实际上,omega们的腺体因为随时需要接受alpha注入式的临时标记,早已衍变进化得十分坚韧,它们可以承受被咬破的伤害,并不会因此造成大量出血,就连腺体处的疼痛神经也比alpha更为钝感,而alpha的生理结构显然不曾为此有所准备。

  “要不要把国会的值班医生叫过来吗?”谭鸣鸿看着摁在方其朗后颈的卫生纸很快被血浸湿,皱紧了眉。

  “用不着,应该过一会儿就能止血。不过我这身衣服完全弄脏了,我得换一身再回去。”

  方其朗的办公室衣柜里放了几套备用的衣物,足够他在需要的时候用以更换,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手掌上的血痕,这情形还真有点可怕,要是胤修文在场也不知会不会被吓到,

  “先别说这个。我得找点东西帮你止血。”谭鸣鸿左右张望了一下,一时没想出方其朗的办公室里会有什么急救的医疗用品。

  “刚才那股楠木气息是方议员的吗?他捂着腺体干什么?”

  “难道alpha也有信息素爆发期?他平时几乎都不会把信息素散发出来啊?真是有点奇怪,还是说他的缓释剂失效了。”

  “原来我们议员的信息素是楠木气息,闻起来真是神秘又高贵。”

  “喂,别花痴了,方议员早就结婚了。”

  “我知道,就是想想嘛……啊,真是羡慕胤先生,有个这么棒的alpha丈夫。”

  办公室里,年轻人们纷纷讨论起了刚才那少见的一幕,甚至开始八卦起了方其朗的私生活。

  李苒作为秘书官有义务维护自己上司的面子,她咳一声,推了推眼镜,对叽叽喳喳兴奋讨论的年轻人命令道:“好了,该做什么赶紧做什么,不想早点下班了吗?!”

  谭鸣鸿从方其朗的房间探出头来,赶紧冲李苒招了招手,压低了声音问道:“李秘书官,办公室里有人酒精和止血用的绷带吗?”

  “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李苒话音刚落,她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方其朗刚才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除了那股浓郁的楠木信息素之外,还有一丝血腥气和混杂其中的檀木气息。

  李苒稍微有点洁癖,她的抽屉里常备着消毒纸巾,可是却没有止血绷带,最后这位女性beta在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咬咬牙贡献出了自己备用的卫生棉片。

  “这个应该可以暂时用一下。”

  谭鸣鸿瞠目结舌地看着李苒递给自己的消毒纸巾,以及那包令人一言难尽的卫生棉片,他是男人,凌非也是男人,这种只属于女性的用品,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放心吧,这是纯棉的,而且……它肯定比你身体的任何地方都要干净。”李苒一脸认真。

  “我难道是泥水里打滚的野猪吗?”谭鸣鸿嘟囔着看了眼这个一本正经的秘书官,还是伸手接过了消毒纸巾和卫生棉片,对方不愧是方其朗亲自面试聘用的心腹属下,一板一眼的作风和方其朗简直如出一辙。

  “你只是臭男人而已。”李苒微笑着说道,她对特星的男人一直有点偏见,尤其是对这位不拘小节的幕僚官。

  “忍一忍。”谭鸣鸿用消毒纸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方其朗腺体处的伤口,暂时清理掉血迹之后,他这才看清了那个深深的齿痕,“天啦,赵临这家伙是狗变的吗?他居然把你的后颈咬成这样,这个齿印要是消不掉了可怎么办!”

  方其朗一听,心里也咯噔了一下,他和胤修文之间已经有了误会,如果自己再让对方看到这个齿痕,他简直不敢想那个平日里温柔亲和的omega会有多么难过,昨晚对方那副红着眼看着自己的样子已经够让人难过了。

  “修文他应该不知道这事吧?”谭鸣鸿替方其朗简单地清理消毒了伤口后,这就将李苒给的卫生棉片拿出来捂在了对方又开始渗血的伤口上,不管如何,只要能先止血就好。

  “我不会告诉他,你也要替我保密。”方其朗想也没想地回答道,随后他很是介意地看了眼谭鸣鸿扔在地上的卫生棉片包装袋,心中又莫名地多出了一阵屈辱感,他毕竟是个宁可磨破胸口也不愿贴上乳贴的男人。

  “唉……也是,要是修文知道你被那狗东西这么伤害,他一定比你还难过吧。好好对他吧,他眼里对你的爱,我都看得出来。”谭鸣鸿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个每天一大早起床为固执的方其朗准备早餐的omega有多么温柔善包容,又多么值得被爱。当然,也有人以身份地位乃至外貌作为评判标准,认为胤修文配不上各方面都异常出众的方其朗,可谭鸣鸿却认为不会再有比胤修文更适合方其朗的omega了。

  “我已经对不起修文,所以,我不想让他再难过了。”方其朗苦笑了一下,想到自己对胤修文的迁怒,他又觉得自己没资格说这句话,“鸣鸿啊,你说的对,我大概是该改一下对修文的态度了,我一直忙于工作,对他忽视了很多。说实话,我原本没有期待过我与修文的婚姻,但是和他一起过了这么些年,好像我也离不开他了,这就是习惯吧。”

  遭受了赵临给予自己前所未有的伤害与屈辱之后,方其朗愈发想念家里那个温顺听话,又体贴备至的omega。

  “别自欺欺人,承认自己爱修文又不丢人。没有爱,哪会有习惯?只有看不顺眼罢了。”谭鸣鸿轻笑了一声,李苒给的卫生棉片还挺好用的,方其朗后颈的血好像慢慢止住了。

  胤修文的习惯是等待,他的丈夫总是很忙、早出晚归,可对方总会尽量抽空回来陪自己吃一顿晚饭。

  那也是一天之中他们最为亲近的时刻,如同其他任何一对伴侣那样,他们会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在夕阳温柔的照耀下不慌不忙地享用着由他亲手烹饪的食物。菜肴或许并不美味,可方其朗也不会挑剔,吃完饭之后,对方如果没有急需处理的工作还会主动帮助收捡碗筷,擦拭餐桌,然后他们会坐在沙发上,喝点茶休息一下,聊一会儿天,虽然方其朗从来都不是谈话中主动的那个人,不过对方却总会礼貌地倾听自己那些琐碎而无聊的言语,时不时微笑着点点头,然后习惯性地适时提出一些建议,这个过于理智而冷静的恋人有时候真像自己的老师,甚至是父亲。

  虽然身体刚经历了信息素波动带来的不适,可胤修文还是忍着不舒服为丈夫准备好了一份符合对方口味的晚餐。

  他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待着丈夫回来,脑海里不断浮现出这四年来他们相处的片段,那些平淡而温馨的日子,时而也会有些不快,时而却又令人哭笑不得,但是那就是生活,五味陈杂却令人甘之如饴。

  而现在,胤修文的心情却有些怅然若失,是因为自己终究不配,还是因为方其朗已经厌倦了与自己这个平凡的omega继续这种毫无波澜的生活?

  胤修文曾以为他与方其朗之间不过只是一场没有感情基础的联姻,自己随时都可以离开对方,可这段婚姻开始之后,他却情不自禁地开始付出感情去经营,他以为这里就是自己永远的家,方其朗也是自己永远的家人,但是现在看来,是自己把现实想得太过美好,早已过了做梦的年龄,为什么还是会沉迷不醒呢?

  胤修文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接着,他看到院子的大门缓缓开启,那辆风格沉稳的汽车也慢慢从车道上驶了进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