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69章 敌意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胤修文刚一打开自己卧室的房门,崽崽立刻喵喵叫着黏了上来。

  “喵喵……”崽崽的叫声就像在责怪胤修文为什么一直在外面不陪自己玩,虽然只被收养了一段时间,可是它已经完全黏上了这个温柔的omega。

  “崽崽乖乖。”胤修文心中的郁结在将这只毛茸茸的小动物抱起时顿时消散了不少,他低下头,用自己的脸蹭起了崽崽的脑袋,这也是他如今唯一能寻求慰藉的方式,毕竟方其朗的怀抱除了让他感到陌生与难受之外,他已无法如往日那般感到爱与安慰了。

  崽崽温顺地任由胤修文蹭着自己的脑袋,它甚至舒服地眯起了眼,嗓子里呜呜个不停。

  从这只毛茸茸的小动物身上获得了些许安慰之后,胤修文忽然意识到自己还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在休会期期间如何解决崽崽的去处,休会期一般会持续一到两个月之久,在此期间他不能任由这个小家伙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平宁城这栋别墅里。而不喜欢的方其朗是不可能让自己把崽崽一同带回海登省的,毕竟之前对方就在催促自己快给崽崽找个收养人了。

  “你这个小可怜,和我一样都是大家不想要的。”看着刚放到地上就立刻玩起自己拖鞋的崽崽,胤修文苦笑了一声,到底还是无忧无虑的动物不用像人类这样承受感情的折磨。

  方其朗虽然口头说要去洗澡,可是他并没有马上行动,被胤修文的病情搅扰得坐立不安的他不时看一眼卧室通往客厅的玄关,等待着伴侣能再次出来,虽然他无法马上给对方完全标记,但是他认为自己至少应该给胤修文一个临时标记。

  过了一会儿,胤修文出来了,手里还搂着那只屎臭掉毛猫。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虽然今天那只小猫身上并没有糊着任何恶臭的粑粑,可方其朗却依稀觉得空气中仍漂浮着那股令自己作呕的气味。

  “修文,你已经注射好抑制剂了吗?”方其朗在看到崽崽的那一刻,眉间顿时微微一皱。

  “嗯,我刚注射好了。”胤修文点点头,赶紧揉了揉开始冲方其朗哈气的崽崽,果然互相讨厌的生物之间连反应都是类似的。

  “那就好。你现在打算做什么呢?”今天的方其朗的确很反常,往日他吃了饭陪胤修文在沙发上坐一会儿之后,不是自己换了衣服出门慢跑,就是回房处理文件,并不会对胤修文接下来要如何过问太多。

  “你之前不是让我给它找个领养人吗?我一直没找到适合的人选,不过我刚才发讯息问了雪风,他愿意收留它,或许我一早就该问问雪风,也免得你一直受到这只小家伙的困扰。”胤修文有些不舍地看了眼崽崽,他也不是故意要丢下这个才和自己熟稔的小家伙,只是他的确暂时无法将对方带在身边。

  “你不想把它送人就别送了,不过带回海登省是挺麻烦的,要不暂时找个宠物店帮你照看它好了。”方其朗破天荒地做出了退让,虽然他真的很不喜欢这只看到自己就凶巴巴的小猫,也讨厌在家里嗅到对方身上那股难以言喻的味道,以及在沙发上找到随时会粘附在自己高档西服上的猫毛。

  可现在,方其朗更不忍心让胤修文难过,对方已经生病了,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自己这个做丈夫的对他关心太少,要是这只屎臭掉毛猫能安慰自己的伴侣,那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必了。雪风或许比我更适合照顾它,毕竟我的病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好呢。”胤修文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是现在要送它去雪风哪里?”方其朗看到胤修文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朴素大方的体恤,以及一条让自己无法欣赏的破洞裤。

  胤修文太熟悉自己的丈夫,当对方皱着眉看向自己的裤子时,他几乎是立刻想到对方可能会说些什么。

  “外面还是很热的,就让我穿舒服点吧,再说了,雪风也不是什么外人,他不会觉得我这副打扮不礼貌的。”

  “我没说什么……”方其朗低声呢喃了一句,虽然他刚才的确有点想建议胤修文至少换条裤子再出门,段雪风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的大人物,可毕竟秦罡还是自己的同僚呢。

  “要我开车送你去吗?你才注射了抑制剂。”方其朗难得这么热情。

  “抑制剂而已,又不是毒药或者酒精。难道omega注射过抑制剂就成了没有行为能力的残废了吗?”胤修文并没有因为丈夫对自己过度的关心而感到欣慰,他并不是那种单纯而天真的人。十多岁就离开了胤家、独自在外闯荡生活,胤修文尝尽了人世的辛酸,也见惯了人性,方其朗不过只是因为愧对自己而有所忍让罢了,总有一天,对方会越看自己越不顺眼,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他终究会离开对方,离开这个家。

  方其朗对于今天话里带刺的胤修文一时感到无语,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烦躁的心情,说实话,他的后颈仍隐隐作痛,这足以令他烦躁不安,甚至生出暴戾的情绪。

  “修文,我只是关心你,别这样对我有敌意好吗?我都对你道歉了。”

  “可我并不想接受你的道歉。”胤修文忽然冷冷地抬起了头,不过在看到方其朗的目光变得震惊时,他很快就戏谑地笑了,“因为……我更想被你标记,其朗别这么紧张,我不过开个玩笑而已。”

  方其朗现在满脑子都是一语成谶这四个字,他午饭的时候刚和谭鸣鸿抱怨了自己的伴侣已然管不住,结果回家之后就真的遭受了对方连番“攻击”,他的修文,一夜之间就变了,人工结那玩意儿还有改变人性格的作用吗?

  “抱歉,修文我现在状态的确不好,所以才给不了你的完全标记,但是我可以给你临时标记。李医生有没有说过临时标也会用?”方其朗打从心底想要补偿这个被伤害的omega,当然,首先是要让对方的病情稳定下来。

  “不必了。我刚才不是注射了抑制剂吗?没必要多此一举,你还是快去洗澡休息吧,我会尽早回来的。”胤修文一边说,一边搂着崽崽走到了门口,他没给方其朗将自己抱入怀中,并强行给自己临时标记的机会。

  段雪风在接到胤修文的电话之后,下意识地就想约对方在美食街碰面,可胤修文却主动提出想来他家里看看。

  向来很好说话的胤修文难得会主动提出请求,段雪风自然没有拒绝对方的理由,只不过他随即匆匆换下了自己穿的女王装,然后警告了被绑在床上接受日常惩罚的秦罡不准发出声响之后,这就锁上了卧房门。

  一个小时之后,胤修文和崽崽在段雪风亲自迎接下,进入了平宁城最高的建筑罗德里戈大厦。

  “下次你来的时候可以把车停到大厦地下停车场,我们家刚好有一个空车位,到时候我可以直接从车库刷卡带你进来。”段雪风笑眯眯地刷了卡,带着胤修文乘坐私人电梯前往自己位于六百二十三层的豪华公寓,对方大概以为除了高级公寓之外还承担着商业娱乐的罗德里戈大厦地下车库早就停满了,所以把车停在了附近不远处的公共停车场,自己抱着小猫走了过来。

  “不必这么麻烦。反正也不远。”胤修文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这一次是为了崽崽他才会找到段雪风,当然也是为了昨天晚上他听到那个关于方其朗的可怕秘密。

  “你今天又穿破洞裤,不怕你家方议员说你吗?”段雪风在电梯里和胤修文开起了玩笑,六百多层的高度,即便电梯的速度已经比普通的快了许多,仍要一会儿才能到达。

  胤修文并没有像平常那样和段雪风轻松地调侃自己的丈夫,他紧紧抱着乖乖趴在自己怀中开始打盹的崽崽,缓缓说道:“雪风,你知道我昨晚提前走了吗?”

  段雪风一愣,他从胤修文的语气说听出了对方低落的情绪,这也让他想起了自己那个口无遮拦的丈夫昨晚在国会宴会上冲自己嚷嚷的那些话,因为并不确定秦罡说的是否是真话,段雪风并不敢冒然将方其朗可能出轨赵临的事情告诉胤修文。

  “呃,方议员说你喝醉了有点不太舒服?”

  “我不是喝醉了,我只是碰巧听到了你和秦议员的谈话。”胤修文无奈地看向了段雪风,那个漂亮的omega几乎是一瞬间面色就变得苍白了。

  段雪风在心里暗骂了口无遮拦的秦罡一通,急忙对胤修文解释道:“那混蛋才是真的喝醉了,他说的那些你别随便相信啊。你也说过方议员他对你很好。赵临那家伙我见过,长得还没你家方议员漂亮,方议员又怎么可能看上他?”

  胤修文苦笑了一下,段雪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看到了那些不该属于赵临的东西,以及方其朗脖子上那个可怕的齿痕。

  “我不也没他漂亮吗?所以他看不上我也是应该的,赵临议员至少有权有势。”

  “修文,你别这么想!方议员他应该不是那么低俗的以貌取人的人!”段雪风都有些语无伦次了,虽然他与胤修文结交不久,可他一直非常欣赏对方的豁达与开朗,看到如此低落沮丧、甚至自暴自弃的胤修文,他的心都跟着痛起来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今天过来,除了把崽崽托付给你之外,就是想亲口再从秦罡议员嘴里确认一下那天他看到的情形。我知道这会给你们带来困扰,非常抱歉,我一定不会说出去是你们告诉我的,我只是想弄清楚一切罢了。”胤修文认真地看着段雪风,他的眼里没有软弱,只有坚定。

  段雪风以前是养过猫的,但是被笨手笨脚的秦罡给不小心放走之后,他就暂时没再养宠物了。

  将睡着的崽崽放到以前那只猫睡过的智能猫窝之后,段雪风这才带着胤修文穿过自家偌大的客厅,来到了一间卧房。

  “呃,其实你来之前,我正打算和秦罡好好玩一下新买到的玩具。因为是定时锁,所以……一会儿你看到什么都别吃惊,也别告诉别人哦。”段雪风在拧开房门之前,神色忐忑地叮嘱了胤修文一声。

  胤修文轻笑了一下,他倒是不至于像段雪风这么狠心,而自尊心极强的方其朗也必定不会任由自己摆弄。

  房门一开,胤修文首先看见的就是那个四肢被拉伸着捆绑在床上的乳胶人形,对方没有一寸肌肤露在外面,连头颅也被泛着光亮的乳胶紧紧包裹着,而一枚巨大的黑色球体则牢牢压在了口部,与此同时,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胤修文还捕捉到了那一丝熟悉的蜂鸣声。

  “秦罡,修文来了。”段雪风坐到黑色人形的身旁,动手取走了那枚沾满了唾液的乳胶球。

  “呃……”目不能视的秦罡立刻张大了嘴,即便听到外人来了,他也只是伴随着蜂鸣声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呜咽。

  “把你那天见到方议员的事再给修文说一下。”段雪风拿出遥控器,暂时关闭了自己放在秦罡体内的人工结。

  胤修文诧异地看着段雪风手里拿个熟悉的东西,他倒是没想到alpha居然也能使用人工结。

  “咳咳……”一直被人工结电击的秦罡终于稍微缓过了一口气,他咳嗽了两声,瘫软的身体和模糊的意识让他一时还不能反应过来。

  “秦议员,很抱歉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打搅您,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其朗他是否真的和赵临议员之间有什么。”胤修文尴尬地站到了床前,他不得不提高自己的声音,以免整颗头都被包裹住、只露出了嘴巴的秦罡听不清自己在说些什么。

  秦罡羞愤而苦涩,可他却依旧不敢反抗,甚至不敢抱怨,因为出轨他人,他的尊严早就被段雪风踩碎了。

  “我只是看到他被赵临的管家接进了电梯,第二天衣衫不整地从罗德里戈大厦出来……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赵临这家伙是国会里出了名的alpha猎艳者,他很可能看上了你的丈夫……又或者他们私下有什么交易,毕竟你丈夫的提案现在就卡在找零手里了……这种权色交易在国会里不是什么新鲜事!”秦罡真的很讨厌段雪风在自己面前夸别人家的alpha,尤其是那个处处都比自己强的方其朗,

  “哼,当然不是什么新鲜事,毕竟没什么交易你们这些alpha也管不住那根东西,不是吗?!”段雪风又想到了自己亲眼目睹秦罡在办公室与他的秘书苟合的画面,他愤恨地抓起橡胶球塞住了秦罡的嘴,对方既然已经回答了胤修文的问题,那么就该继续接受惩罚。

  “秦罡看到的未必都是真相。或许是赵临强迫方议员的也说不定,那家伙真的很强势,要不是拥有omega信息素,我真的不敢相信他居然会是omega,而不是alpha。”段雪风拍着胤修文的肩,将他带出了卧室,当然在关上门之前,他没忘记打开人工结的电击功能让那个出轨者继续享受。

  胤修文木然地站着,他的脑海里又回顾了一遍那天发生的事。

  彻夜未归的方其朗、赵临身上的独一无二的黑天鹅袖扣、以及今天自己看到的那个可怕的齿痕。

  “你不用安慰我了,雪风。我今天在其朗的腺体处看到了一处齿痕,就像alpha对omega的临时标记一样的齿痕,以及……他彻夜未归回来的那天早上,还有今天,我在他身上都嗅到了属于赵临的檀木气息。我好像有些过于自作多情了,我当初和你聊到其朗的时候,我是真心觉得他是疼爱关心我的,我也愿意为他做出改变,包容他那专制霸道还有点别扭的脾气。”胤修文坦然地在友人面前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只是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难过。

  “我就知道这些alpha没一个好东西!修文,你有证据吗?!要是你能找到他出轨的证据,你可以去法院告他!让他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彻底玩完!我相信很多人都等着他姓方的倒下呢!”段雪风的情绪激动了起来,对于被丈夫背叛这种事,他完全感同身受。

  的确,方其朗自己也说过,他成为议员费了不少力气,不少与方家有旧怨的人都希望找出他的把柄将他赶出政坛,所以他才会对自己的各方面有着严格的要求,他需要一个完美的伴侣,这样才能尽可能地减少风险。

  胤修文苦笑着了一声:“说实话,我不忍心那么对他。雪风,我毕竟是爱他的。就像你,就算那么折磨秦议员,不也没舍得让他身败名裂吗?因为有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不到万不得已,真的没必要走到那一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