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70章 透心凉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胤修文并没有在段雪风家多作停留,他甚至连自己身患信息素缺乏症的消息也没有告诉这位热心的友人,对方能够帮自己照顾好崽崽,已经算是给了他莫大的安慰与帮助。

  虽然胤修文答应了方其朗会早点回去,可实际上他只是驾驶着那辆还残存着对方信息素气息的“老爷车”在平宁城的大街小巷漫无目的地闲逛。自从方其朗成为国会议员之后,每年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座古老而繁华的都市里,然而他却几乎没有像现在这样,用自己的眼睛好好去看一看这座寄寓着特星人民对和平与宁静热切渴望的城市,因为他那双灰蓝色的眼总是情不自禁地追逐着丈夫的身影,他爱方其朗,爱对方的温柔与稳重,也包容着对方的傲慢与专制。

  在驶往位于郊外别墅区的路上,城市的繁华与喧嚣逐渐被抛在了身后,夏夜的凉风从车窗外灌进来,给人带来了一阵清爽的感受,胤修文心中的愁绪却无法被这股凉风吹走,那股属于丈夫的楠木信息素一直在他鼻尖萦绕,撩动着他寂寞的心,也让他的身体开始变得寂寞。

  同样寂寞的人还有被伴侣丢在家里的方其朗,在胤修文以及那只总是喵喵叫个不停的屎臭掉毛猫离开之后,他忽然意识到这个家居然这么空旷。因为不想被外人窥探到自己与胤修文的隐私,方其朗并没有像其他家境优渥的议员那样雇佣一堆仆人,他把照顾家庭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伴侣,也把自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交到了对方手里。

  “怎么还没回来?”洗完澡后就开始在书桌前继续工作的方其朗时不时会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一眼,他想给胤修文去一通电话,可又怕听到对方反常的冷言冷语。

  直到他听到了客厅的开门声。

  “修文,你回来了。”方其朗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他想亲眼确认胤修文的状态,对方所罹患的信息素缺乏症总让他有些担心。

  胤修文正俯身脱鞋,他抬头看了眼已经换上睡袍的方其朗,那股沉郁的楠木信息素正从对方身上不断溢散。

  “和雪风去他家附近逛了一会儿,所以稍微晚了点。让你担心了吗?”胤修文笑着走了过来,从客厅的冰箱里拿出了一瓶之前没喝完一直冰镇着的香槟。

  “你要喝酒?”方其朗有些吃惊地看着主动拿出酒来的胤修文,他们平时在家除了用餐的时候很少喝酒,而他自己也不希望胤修文喝太多酒,酒精毕竟对身体不好,而且影响人的判断,甚至会放纵人的欲望。

  “我已经没开车了,应该可以喝点吧。外面的暑气让我心里有些烦闷。”胤修文自顾自地打开酒瓶倒了一杯,然后对方其朗问道,“其朗,你也要来一杯吗?”

  这个温顺听话的omega是真的变了,自己好像真的管不住胤修文了。

  方其朗在心底深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是平时,他还能耐心地搬出大道理好好劝说对方,可现在他还能对一个被自己伤了心,又因为摄取信息素不足导致信息素缺乏症的omega说些什么呢?

  “我还有一些文件要抓紧处理就不喝了,你少喝点,早些休息,过两天我们就回海登省去。晚安,修文。”

  “嗯,晚安。”胤修文径自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金色液体,这是沃德莱斯,特星最有名、也是最昂贵的香槟,它有着口感浓郁、回味绵长的特点。然而此刻,胤修文的舌尖却怀念着自己当初大学毕业找到第一份工作后、与友人们在街边小店一起喝的那瓶爽辣劲道的烧酒,那种廉价、口感低劣的酒,是他出身高贵的丈夫从来不屑喝的。

  看到胤修文没有继续要和自己交谈下去的意思,方其朗有些失落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胤修文才终于又抬起了头,他盯着方其朗卧房关上的门,一声不吭地拿起杯子,将金色的酒水一口灌进了嘴里,这种粗鲁的喝法是方其朗绝对不愿看到的,就这样豪饮了半瓶沃德莱斯之后,胤修文这才甩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屋里还留着崽崽的气息,包括对方那令人不怎么愉快的猫屎味,胤修文衣服都没脱就在床上躺了下来,当他下意识地想捞住某个小家伙时,这才发现那只小猫咪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了,而即便方其朗就在隔壁房间,可是他却不再能感到安心。

  胤修文在黑暗之中躺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坐起身,沉默一阵之后,他摸索着从床头柜里拿出了那枚冰冷的人工结。

  随着手指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键,方其朗终于把需要自己亲自审阅的文件暂时批复完成。

  方其朗和胤修文的卧室里都有着完善的配套设施,不管他是想洗澡、还是上厕所,抑或是自己喝点什么、吃点什么,他都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完成,可是他还是鬼使神差地打开门来到了走廊上,走廊的一端通向客厅,另一端则通向一个顶端和四周都是玻璃的观景房,夏天的时候他可以和胤修文坐在一起欣赏夏夜繁星,冬天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在那里感受落雪的包围,但是他却几乎没有时间去和胤修文一起做这种浪漫的事。

  炎热的夏日带来的并不仅仅是闷热的天气,繁星、虫鸣,还有明亮的月,甚至只是一场瓢泼大雨都是大自然对人类最美好的馈赠。

  不知为什么,方其朗忽然很想叫上胤修文和自己一起欣赏下久违的夏日月色,作为丈夫,他责无旁贷地应该安抚自己生病受伤的伴侣,同样,受了外界伤害的他也想得到伴侣的安慰。

  方其朗走到了胤修文的卧室门口,门缝里并没有光,这说明对方或许已经睡下了。

  就在方其朗犹豫要不要把胤修文叫起来陪陪自己坐会儿时,他听到了门缝里传出的呻吟声,那是胤修文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只是对方平日在床上受到自己标记时并不会叫得这么大声,也不会叫得这么淫荡……

  很明显,对方又在使用人工结了。

  “其朗……其朗……”

  焦灼的呻吟中伴随着呼唤,听得方其朗那颗本是坚硬如铁的心都狠狠颤了一下。

  方其朗本该一把推开胤修文的房门,他知道对方从来不会上锁,因为他的伴侣或许比任何人都期待着自己这个做丈夫的能随时进入他的房间,占据他的身体。然而他伸出的手,最后缓缓摸向了自己的后颈,那枚可耻的牙印仍清晰地留在那里,提醒着他白天那屈辱的遭遇,而他抚摸皮肤的指尖上仍能迅速地沾染到赵临身上那股令人作呕的檀木气息。

  方其朗不敢想象自己如何带着赵临的印记,以及那股令人作呕的气息去标记胤修文。

  最后,这个以冷静沉着著称的alpha慌张地从自己伴侣卧房门口逃走了,方其朗害怕如果自己继续站在那里,继续嗅到胤修文身上不断散发出的铃兰气息,继续听到那诱人的呼唤与呻吟声,他一定会失去理智。

  其实很多个夜晚,正值壮年的方其朗都会在半夜被自己硬得醒过来,但是那时候他自己睡在一张床上,总还能克制欲望,而现在……光是听到胤修文那令人心疼又着迷的呻吟声,他的血液就要在血管里燃烧起来了。

  习惯真是可怕的事情,在没有标记胤修文之前,方其朗并不觉得自己对任何omega的产生强烈的欲望,他对自己那过人的克制力引以为豪,而现在,他只能在自己的克制力即将崩溃之前灰溜溜地逃回自己的房间,一口气冲进浴室打开了冷水模式,连人带睡衣都淋了个透心凉。

  作为已经被alpha标记的omega,胤修文可以在方其朗使用了缓释剂的情况下也轻易捕捉到对方的气息,所以当对方靠近自己房门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是谁站在门外了。

  虽然已经注射了抑制剂,可是胤修文饱受折磨的内心让他的身体也染上了名为空虚的病毒。

  他想要被自己的alpha标记,哪怕他暂时并不急alpha需信息素,在被定义为omega之前,他只是想作为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爱着而已,爱有很多方式,如果言语无法表达,不如让身体彼此倾诉。

  所以,那一刻,胤修文故意大声呻吟,带着渴求地呼唤方其朗的名字,因为他想要试试对方是否会进来为自己完成标记。

  然而不一会儿,那股凌乱的alpha信息素就消失了。

  黑暗之中,手心里捏着人工结控制器的胤修文渐渐蜷起了身体,他的期望落空了,街边小店卖的烧酒永远比不上身价高昂的沃德莱斯。

  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就好像同为特星九大家族的后裔,方其朗可以活得那么光彩夺目,而自己却被家人弃若敝屣。

  而爱情,也不是付出了就一定会得到回报的,

  胤修文怅然地翻了个身,他张开了自己的四肢,让自己能保持一个舒服些的姿势,人工结仍在他的腔体里恪尽职守地工作着,这枚冰冷的玩具,有时候也并不比人心更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