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71章 哄哄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胤修文蹲在花园里看着懒洋洋冲自己吐舌头的阿朗,这段时间太多琐碎的事情要忙,再加上又多了崽崽这个让人操心的小家伙,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好好照顾下这个冷漠的爬行动物了,不过好在这是夏季,对方应该能找到不少昆虫作为食物。

  “我走了,你可要照顾好自己。”胤修文将切好的蔬菜和水果推到了阿朗的面前,这也算他和方其朗回海登省休假前留给对方的最后一顿大餐。

  阿朗张了张嘴,他睁着那双厌世的眼冲胤修文缓缓地眨了一下,慢条斯理地开始吞咽起了面前的蔬菜水果。

  不知是不是天气太热的缘故,阿朗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大快朵颐它最爱的蔬果大餐,它吃了几口蔬菜又吞了两块水果,这就恹恹地转过身,努力地用自己短小的爪子拖曳着这具肥胖的身体蹒跚爬向了院子的墙角。

  冷血的爬行动物是不会领情的,胤修文也没指望对方能像崽崽那样亲近自己,他扶着膝盖缓缓站了起来,然后转头看向了大门,那辆沉稳的商务轿车已经停了下来,是方其朗回来了。

  “修文,准备走吧。今晚海登省省议会议长要为我们举行一个接风宴,我们得早点赶过去。”考虑到一会儿还要开车去机场,方其朗并没有把车开进车库,他径直走过来,对还穿着一身t恤破洞裤的胤修文叮嘱道。

  “行李你都打包好了?”方其朗看了眼客厅,两个行李箱正放在了地上。

  “嗯,都收拾好了,就是不知还有没有什么遗漏,这恐怕只能你自己再检查下了。”胤修文点点头,随口地应了一声,他没忘记把人工结也塞到自己的行李箱,毕竟他也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被方其朗的完全标记,当然,他现在也已经不那么期待被丈夫标记,或许……有人工结就够了。

  这两天胤修文依旧是一副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这让方其朗很是苦恼,不过他腺体上的被赵临这狗东西咬出的齿痕毕竟没那么快消失,所以或许还得再过两三天,他才能安心地在床上再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越来越不听话的omega。

  方其朗轻笑了一下:“让你收拾东西,我总是很放心。好了,快去换身得体的衣服吧,毕竟我们一下飞机,议长先生就会派人来接我们去他家。”

  片刻之后,胤修文换上了那身方其朗为自己定制藏青色的西服,他还记得对方上次说自己比较适合深色系的外套,而这一次,他只是单纯不想再听方其朗颐指气使地告诉自己应该怎么穿搭。

  看到胤修文乖乖换上了自己送他的西服,方其朗的心情也跟着变得好了一些,不过在他看到对方打开行李箱把换下来的t恤和破洞裤往里面塞的时候,面色稍微变了变。

  “怎么,你还要带这些回去吗?家里应该有足够换洗的衣物了。还有,修文,你别忘了,就算是休会期,可我们也依旧有许多事情要做,你是我的伴侣,你得和我一起参加出席各种活动与宴会,甚至是接受采访、接待选民……这套衣服恐怕不太合适。”

  “其朗,我会在适合的场合穿适合的衣服配合你。海登省也是我的家乡,那里也有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们出身大多并不高贵,他们或许就是街边小贩、又或者是工厂的工人,甚至是无业游民,你总不能让我穿成这个样子去和他们见面吧?我也应该有自己的私生活,是吧?”

  胤修文就猜到方其朗不想让自己把这种“品味低下”的衣服带回去,可这一次,他却不让再轻易放弃自己的喜好,他在胤家的时候也算见惯了衣冠楚楚的上流人士,他并不认为那些穿着得体的绅士们,就真的是什么高尚的人物,就像自己的丈夫方其朗,即便对方俊美的外貌、端正的品行曾让自己如此迷恋、爱慕、尊敬,可最后还不是出轨赵临。

  “你当然应该有私生活!可是私生活不代表就可以随意放浪,瞧瞧那裤子,那是正经人穿的吗?你难道就找不到一条没洞的裤子吗?非要穿成这个样子出去丢人现眼?!”隐忍了几天之后,控制欲屡屡受挫,又因为赵临的欺侮憋了一肚子气方其朗终于忍无可忍,他刚才已经尽可能委婉地提醒胤修文了,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用这样带着指责的语气回应自己,就仿佛好像自己不让他拥有私生活一样!

  “呵呵呵……瞧你这话说的,其朗,在你心里原来我这个胤家无权无势的庶子是不正经的人?你到底是怕我丢人现眼,还是单纯怕我丢了你的脸?”胤修文一脸好笑地看着满面怒容的方其朗,对方好像有一阵没这么对自己生气过了。

  “修文,你不要曲解我的话,我不是这个意思。”方其朗把怒气压了下来,在看到胤修文眉眼间的疲惫时,他忽然意识到对方还是个需要自己关心体贴的病人,“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是很委屈,你为我已经改变了很多,这一点,我是清楚的。可是修文你必须清楚,既然你选择成为我这个国会议员的伴侣,那你必须考虑一下我的处境。我不想你成为八卦小报的头条,也不想你遭受那些蜚短流长。当然,你可以说我这样的考虑更多的是为了我自己议员的形象和前途,可我也的确希望你可以不受伤害。你病了,但是别害怕,我会陪着你好起来的。”

  方其朗走上去不由分说地将胤修文抱进了怀里,这一招总是很有效,至少对方以前很喜欢自己的怀抱,而他的确也嫌弃过胤修文的出身,这一点令他有些惭愧,出身高贵的人不一定就值得为自己所爱,同样,出身低贱的胤修文依旧可以占据自己心中一席之地。

  这一次,胤修文没有推开方其朗,他昨晚就极度渴望这个温暖的怀抱,而现在他却察觉自己没有太大的感觉了,哪怕萦绕在他鼻尖的是那股令自己身心可以迅速放松的楠木气息。

  “你真的会陪着我吗?”胤修文将下巴枕到了方其朗的肩上,他静静地看着对方穿得严丝合缝的领口,双目微微眯起,虽然有的东西被方其朗隐藏得很好,可他终究看见了。

  方其朗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一旦想清楚了问题之后,他的愤怒被收敛得很快,他不是那种会允许自己的情绪控制自己行为的人,就像他也绝不允许自己成为欲望的奴隶。

  “当然,我会一直陪着你。你是我方其朗这一生谁也无法替代的伴侣。”

  再等几天,到时候,一定要让你在床上哭出来,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

  方其朗一边暗自盘算,一边轻轻拍起了胤修文的后背,就像父亲在哄自己的孩子一样耐心与温柔。

  三个小时之后,方家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了海登省的省府若望市,若望市位于海登省的中部,距离方家本家所处的弦城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除特星首都平宁城之外,海登省是特星最富裕发达的省份,方其朗所代表的第三选区正是包含海登省首府若望市至弦城在内的大片区域,而这也是方家所掌控的巅峰集团的根据地。

  海登省、乃至整个特星,许多人的生活都与涉及多个领域的巅峰集团息息相关,方其朗也因此成为了少数不用为竞选资金而担忧的议员,比起别的议员在休会期期间常常需要花不少时间为下一次的竞选资金而忙碌,方其朗则更愿意将时间花在体察民情、关切民心、在选民心中塑造自己亲民、独立又公正的形象上。

  当然,事情也不都是那么简单,方其朗还没有强势到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步,在赢得选民支持的同时,他也必须尽量获取本党上层人士的支持,否则,下一次他或许连提名的资格都无法获得,也正因为这一点,所以他才无法彻底和林赞撕破脸皮的缘故,利益涉及得太深了,就会令人迷失,这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就如方其朗所想的那样,他的私人飞机刚到机场,海登省议会议长贝济成就已经亲自来接他了。

  “方议员,欢迎回来。”同为大公党成员的贝济成向方其朗这个年轻、却有着光明未来的后辈伸出了手,他完全无视了对方身边的胤修文,毕竟在海登省谁知道胤家早就是个徒有其表的落魄贵族,而庶出又不受胤家现任家主宠爱的胤修文更是无足轻重。

  “贝议长,有劳您大驾了。”方其朗笑着伸出了手,和贝济成寒暄了两句之后,他立刻亲昵地转身看向了胤修文,小声说道,“修文,和贝议长打个招呼吧。”

  “贝议长您好,感谢您百忙中还抽空亲自来接我和其朗,辛苦了。”胤修文笑了一下,他的神色冷漠,语气更是多少有点不在乎,他现在没心情像以前那样为了方其朗的面子就对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笑面以对。

  “应该的应该的,胤先生你们一路才是辛苦了。在平宁城那边还住得开心吧?”贝济成瞥了眼方其朗与胤修文交扣在一起的手,他很快就明白方其朗似乎在外人面前想要营造出一副他对伴侣疼爱有加的模样。

  “还行。”胤修文想停止这种无意义的对话,他之前在touch上发了一条自己回到若望市的内容,以前他每次陪方其朗回到若望市这个让他痛苦又甜蜜的地方,都忙着陪丈夫参加竞选宣传活动或是各种与自己格格不入的酒会而不得不推辞掉与朋友的小聚,而这一次,他不想再错过属于自己的人生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