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72章 活该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贝议长举行的欢迎酒会就像胤修文想象中的那么无聊,方其朗大部分时间都忙着与那些前来与他寒暄的社会名流们谈笑风生,而他们谈论的话题令胤修文毫无兴趣,插不进话的他站在方其朗的身边,一边矜持着品着美酒,一边想象着自己当初和朋友们在路边摊、或是酒吧里一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欢快模样,远离政治的夜生活对他而言才算充满乐趣。

  方其朗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首都平宁城参与国会的各项会议与决策,即便偶尔回来也因为忙于处理选区的事务,而不能像今晚轻松地这样与海登省政坛的重要人物们齐聚一堂,当然,不是每个海登省选区的议员都有资格获得本省议长亲自主持的接风宴会,方其朗凭借他这些年在国会的出色表现,以及背后那个依旧有着强大经济实力的家族,毫不意外地获得了人们应有的“尊重”,但是这一份尊重并没有过多地惠及他的伴侣,那些热切而崇敬的目光仍只追逐在他的身上,而不是他身边那个神色恹恹的omega身上。

  “修文,你还要喝吗?”好不容易空下来的方其朗看着胤修文不停地倒酒,他知道对方大概有些无聊,可是没有一个alpha议员会在参加活动时不带上自己的omega伴侣,因为这几乎是一种默认的“政治正确”。

  “不喝酒我能做些什么?我又对你们说的那些什么提案法律没兴趣,你总要让我有点事做。”早已面色泛红的胤修文轻轻说道,他的确有些醉意了,可他喜欢这个感觉。

  看着又开始闹脾气的胤修文,方其朗深感无奈,他眉头紧皱、表情严肃,不管怎样,他不能再放纵对方这么喝下去了。

  在酒宴上喝得酩酊大醉是一种非常没有礼貌的行为,而他不想让别人说自己居然连个omega都管不好。

  “宴会很快就要结束,别喝了。”方其朗冷着脸直接从胤修文脱力的手中把酒杯抢了过来,一口喝完之后再还给了对方。

  “干吗非要什么事都管我?”满身酒气的胤修文轻笑着质问道,他已经对丈夫的专制感到了厌烦,方其朗总是对自己管这管那,却管不住他自己。

  “我这是关心你。”方其朗一字一句地说道,胤修文这副不听管教的模样让他莫名火大,更让他有了一种可怕的冲动,要不是在宴会场上,他可真想把对方直接摁在地上狠狠地教训一顿。

  “不……其朗,你并不关心我。我病了……你却一直骂我淫荡。”胤修文苦笑着摇摇头,他的神色逐渐变得沮丧与恍然,香槟酒的后劲直到此刻才完全发挥出来。

  “你喝醉了,修文。有什么我们回去说吧。”方其朗扶住了有些意识恍惚的胤修文,他猜想对方因为信息素缺乏症的事情对自己多有怨怼,而那毕竟是他们作为伴侣之间的事情,不该放到公共场合成为他人的笑柄。

  “回去?”胤修文唇边的笑容愈发苦涩,“回去又能说什么呢?你心里到底有什么想法,你从不会告诉我。我真是看不懂你,其朗。”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酒精已经让你糊涂了吗?”方其朗的眉间拧得越来越紧,他感到自己身旁这个驯服懂事的omega就要失控了。喝醉的人总难免有些胡搅蛮缠,这也是方其朗为什么会尽量阻止胤修文喝醉的缘故,实际上,在此之前的酒宴上对方根本没有喝醉过,但是今天,胤修文显然太过放纵自己了。

  方其朗随即叫来一旁的侍应生:“帮我扶住胤先生。”

  “别碰我!”胤修文不喜欢被陌生人碰,他猛地一甩手,手里的酒杯也骤然落地,摔得一地粉碎。

  原本打算去向贝议长表示告辞的方其朗顿时愣在了原地,他冷冷地看着打破了杯子后显得有些失神的胤修文,在众人围过来之前,上前搀住了连脚步也有些不稳的胤修文。

  “抱歉,修文他有点醉了,没能拿稳杯子。”方其朗面带歉意地对慌忙走过来的贝议长微微一笑。

  胤修文垂着眼,他看着摔碎了一地的玻璃,在明亮的灯光下,它们泛着美丽而虚幻的光,就像一场破碎的幻梦。

  “没关系,没关系。人没伤到吧?”贝议长赶紧摆了摆手,他有些担忧地看了眼方其朗,唯恐对方无法搞定这个喝醉的omega。

  “应该没有。”方其朗匆匆看了眼仍愣在当场的胤修文,对方好像醉得有点怔忡了。

  “那就好,看样子今晚胤先生对我提供的酒很满意嘛。哈哈哈哈,这样我也能安心了,至少这还算是个成功酒会。”贝议长爽朗地说道,虽然他看出了胤修文与方其朗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可他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似的仍竭力表现出了作为主人的热情,无权无势、依附于alpha存在的omega本也不是他们在意的对象,这个酒宴的最重要的客人始终都是方其朗而已。

  “感谢您的招待,不过我们必须离开了。”方其朗一直紧紧抓着胤修文的手,生怕对方会挣脱自己,与此同时,他身上的alpha信息素以前所未有的高浓度散发了出来,甚至冲破了缓释剂的效用,而胤修文在感受到这股狂暴的alpha信息素后,顿时一阵头晕目眩。

  贝议长哈哈一笑:“方议员,何必与我客气,海登省是你的家乡,我们就都是你的家人,你能赏脸来参加酒宴我已经感到十分荣幸了,可惜您的兄长今晚有要事未能前来,不让我就能一次见识两位方家精英的风采了。”

  “他大概是不想看到我这个弟弟。”方其朗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随后,他拽着被自己的信息素压制得浑身发软的胤修文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宴会厅。

  方家的司机早已在方其朗的汽车边等候,看到主人过来之后,立刻打开了车门。

  方其朗走在前面,他头也没回地拉着胤修文,对方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身形踉跄。

  “放开我,方其朗!”胤修文的手腕被方其朗捏得很痛,他嗅到了方其朗身上那股愈发浓郁而强势的信息素气息,这也让他心中逐渐充满了不安。

  “进去。”方其朗面无表情地将胤修文推进了车后座,随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司机见状,急忙坐到了驾驶位,他什么也不敢问,急忙锁了车门,发动了汽车。

  胤修文气喘吁吁地靠在座椅上,虽然方其朗上车之后没有再说一个字,可他却仍被对方身上那股过于强势的alpha信息素所影响压制,甚至产生了呼吸困难、四肢乏力的症状,作为omega,不得不受制于自己alpha信息素这一点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悲哀。

  虽然胤修文知道方其朗或许希望自己向他道歉,可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他却什么都不愿说,他不想认错,也不想示弱。

  “呃……”随着汽车驶出一段距离,胤修文难受地想要扯开自己的领口,大概是喝了太多的酒,他的胃里很不舒服,而方其朗身上那股狂暴的信息素更是让他的精神也饱受折磨。

  “停一下车……”胤修文捂住嘴,语气也变得虚弱了许多。

  “方先生,需要靠边停车吗?”司机在没有得到方其朗的允许前根本不敢随意把车停下,他为难地从后视镜里看向了神色冰冷的方其朗,对方的神色有点可怕。

  方其朗仍在生气,他不是不理解胤修文对自己的怨愤,可无论如何,对方不该在公共场合表现得如此失礼。

  他扭头看了眼在自己身边痛苦呻吟的胤修文,对方身上酒气冲天,简直就像个醉鬼!

  “停车吧。”方其朗眉间一拧,他到底还是不忍心看着胤修文这么难受,“怎么了,不舒服吗?我都叫你少喝点酒了,你却非要逞强!心情不好有很多排解的方式,你为什么非要用这种伤害自己身体的方式?”

  虽然是在关心胤修文,可方其朗的话里仍少不了习惯性的说教语气,他把胤修文当成了自己的所属物,理所当然地想要掌控对方的一切。

  胤修文挣扎着抬头看了一眼神色严厉的方其朗,他咬了咬下唇,心头一股郁气竟找不到地方发泄。

  最后,胃里忽然涌起的一阵翻江倒海感让胤修文他痛苦地低下头,然后冲着方其朗的腿间就是一通狂吐。

  方其朗顿时嫌恶地差点从椅子上跳开,可最后他还是忍住恶心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胤修文:“吐吧,吐出来了会舒服些。”

  胤修文一边吐,一边摇头,最后,他被自己的呕吐物呛得眼眶发红,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气来。

  他软软地靠在车门上,看着方其朗狼狈地用矿泉水冲洗被自己吐脏的衣物,不知不觉就笑了——活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