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74章 珍贵的宠爱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一大早,胤修文红肿的屁股感到了一阵温暖,但是那并不是阳光带来的温暖,更像是一条被浸过热水的毛巾。

  因为疼痛,胤修文一晚上在方其朗的怀里换了好几个姿势,最后还是抱着对方的手臂撅着腚睡了过去。

  “呃……”胤修文疲惫地睁开了眼,他身旁的alpha已经不见了,只留了一个枕头给他抱住。

  “醒了吗,修文?我还以为你会多睡会儿。”说话的人是方其朗,他在察觉胤修文醒来之后,立即朝床边走了过来,刚才将热毛巾放在胤修文臀*上的人正是他。

  “其朗,你这是在做什么?”胤修文有些不解,他下意识地想坐起来,却被对方摁住后背趴了下去。

  “别乱动,热敷可以为伤处消肿。抱歉,我昨晚可能有些喝醉了,所以……对你做了不好的事情。”方其朗尴尬地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情绪完全被这个不听话的omega给带偏了,自己的克制在胤修文的不断挑衅面前一败涂地,这导致他早上清醒过来之后,懊悔了好一会儿,不管怎样,作为一名alpha,他实在不该对自己的omega暴力相向,那是可耻的,尤其他曾经还是一名自律甚严的职业军人。

  “我倒是觉得挺好的。不过你的力气可真大,这就是alpha在力量上独有的优势吗?”胤修文轻轻一笑,他根本不会因为这种让自己也得到快乐的事情而去怨怪方其朗,实际上,他十分喜欢方其朗这副在床上完全抛开绅士风度、化身原始野兽的模样,那才是对方最真实的一面,也是自己这个伴侣理应看到并了解的一面。

  “这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方其朗揉了揉眉心,他发现因为自己的放纵,胤修文也变得越来越放肆了,对方居然拿那样私密的事情来开玩笑,可真有点不太正经,随后他有些担忧地问道:“对了,修文,省长晚上会设宴款待我和其他几位隶属海登省选区的议员,你还能去吗?”

  “唉……每次回来比在平宁城还忙。”胤修文抱住方其朗不知什么时候塞给自己的枕头,低声抱怨了起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每个议员在自己的选区都少不了这些应酬。比起应酬,我倒宁愿继续坐在国会议会大厅里开会。所以你要陪我去吗?如果你能确定屁股上的伤不会妨碍到你行动。”方其朗亲昵地拍了拍胤修文被毛巾遮住的屁股。

  “我陪不陪你去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他们也都当我是空气。而且我也说过,你们的那些话题,我不感兴趣,也插不进去。”胤修文早已厌倦了那些上流人士的宴会,他觉得自己站在那里就像一个小丑,就好像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诉说着他不配,不配做方其朗的伴侣。

  “你不用感兴趣,在一旁安静地享用美食就好了。不过,修文你还是要注意热量的摄入,像昨晚那样喝那么多酒的意外,我希望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比起身体欲望,方其朗更难克制的是自己对omega那可怕的控制欲,他一想到胤修文的一举一动都在脱离自己的掌控,他就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因此失去理智与冷静。

  胤修文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方其朗,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它可怜兮兮地在地板上躺了一整夜,直到早上才被方其朗捡起来。

  “我以前在海登省的朋友约我晚上出去吃饭,我很久没见他们了。其朗,我想去。”胤修文侧过身,他虽然是在向方其朗询问,可是眼中并没有那种恳求对方的目光。

  “我很少听你提到你的朋友。他们是做什么的?”方其朗的神色有些谨慎,胤修文作为自己的伴侣,对方在外面的一举一动都与自己的形象息息相关。

  胤修文笑了笑,他就知道方其朗还是不放心自己,这个专制的暴君又怎么可能轻易给自己自由。

  “大货车司机、保险推销员、舞蹈老师、汽车修理工,养牛的……大概就是这些吧。”

  不出所料,胤修文看到方其朗在听到自己对朋友们的简单介绍之后,有些无奈地皱了下眉。

  “虽然听起来都还算正常,不过你真的不陪我去参加宴会吗?”

  “你之前有说过我也应该有私人生活的,我也是有朋友的。”胤修文的态度不卑不亢。

  “好吧。你的确应该有自己的生活,那我祝你晚上玩得开心。”方其朗又一次做出了退步,他甚至有些担心自己会宠坏这个越来越放纵乃至放肆的omega,对方自从被自己无心伤害过之后就好像自暴自弃地放弃了继续做个驯服听话的omega的想法,早知道,自己就不骂他了。

  胤修文这才笑了起来,他抓住方其朗的手,戏谑地说道:“或许你在宴会结束后可以亲自来接我回家,他们一直都没机会见过你这个大忙人呢。”

  “怎么,你要在外面玩到很晚吗?不是只吃饭吗?”方其朗有些愕然,要知道省长的酒宴结束时应该已经不早了。

  “你的问题真是奇怪。你难道没和朋友出去玩过吗?朋友之间吃了饭当然还要继续找点乐子,去酒吧喝一杯、聊聊天,再吃点夜宵什么的。”胤修文好笑地看着方其朗,他当然知道对方私下的生活一直十分的枯燥古板,可他也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能古板到这个地步,也是,自己与方其朗结婚几年来,似乎从未见过对方因为朋友邀约而出去玩到很晚回去,对方即便要接待友人,更多的也是选择高级餐厅或者咖啡馆这种情调高雅的地方作为朋友之间的会面场所。

  “你居然还要去酒吧?!那里不会危险吗?!”方其朗一听到胤修文要去的地方,眉心又紧紧地皱起来了,在方家那种压抑严苛环境下长大的他,并不会去过那种被父亲认为是声色犬马的场所。

  “应该不会比昨晚这间卧室这么危险,至少绝对不会有人打我的屁股,也不会有人把我绑起来,逼我叫他爸爸……”胤修文一本正经地开起了玩笑,他很难想象自己年近四十的丈夫,居然从来不去酒吧那样有趣的地方,当然,对方或许只是单纯地嫌吵罢了。

  听到胤修文的调侃,方其朗的脸不由红了起来,他咳了一声,只好对愈发牙尖嘴利的omega投降,他并不想把自己那雄辩的口才与精力用在与伴侣争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

  “好吧,你们朋友之间的聚会,我实在不该插手太多。不过我恐怕不能亲自来接你,你知道的,我是议员,如果被人拍到我大晚上还随意出入酒吧,哪怕只是接你回家,都有可能会被不良媒体乱写,那些靠想象力来杜撰新闻的家伙会把你去的酒吧写成风月场所也说不定。”方其朗的确有自己的顾虑,作为议员他不得不随时注意自己的形象,也必须注意自己伴侣的形象,“还有,修文我希望你在外面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我说这些,不是想败坏你和朋友聚会的雅兴,只是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现在的你,是我方其朗的伴侣,身份地位和大货车司机,还有养牛的,是不同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去酒吧也就是图个开心,不会乱来的,就像你们去打高尔夫球一样,普通人总有普通人自己的休闲方式,我虽然是你的伴侣,可我终究是个普通人,别给我太大压力了,要不然我只能缠着你给我标记了。”胤修文点点头,他理解方其朗会有这些担忧,因为他的丈夫早已是各种八卦小报的常客。有时候,谣言传多了,人们也就信了,这个社会上,愿意去独立思考,不跟风不站队的人毕竟还是少,人们的主观预设一旦形成,再加上那些煽动性的话语,任谁都百口莫辩,不过也是谁叫方其朗出身于那个声名狼藉的方家呢?对方虽然有钱有势,可依旧因为自己的出身倍受困扰。

  “这才是我听话的修文。”方其朗得到胤修文的承诺之后,这才坐下来,低头在胤修文的面颊上亲了一下,他又捏了捏对方的腰,接着叮嘱道,“觉得少吃点不健康的食物,越不健康的食物越好吃,你也要学会克制才行,可别回一趟海登省,就胖成一个球。回头我们还要去看望母亲呢。”

  听见方其朗特意提到自己的母亲,胤修文的心中一阵暖意徜徉,他期待地看着丈夫,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看母亲呢?”虽然他对胤家已经没有感情,可母亲却是他唯一割舍不下的亲情。

  方其朗思考了一下,即便是休会期,他工作认真负责的幕僚官与秘书官也已经为他安排了好了近期的各项行程。

  “明天我要参加星舰集团在海登省分厂的落成仪式。至于后天嘛,海登省商会的人约我打高尔夫球。大后天我要去办公处接待选民……”方其朗一边说,一边注意到胤修文的脸色渐渐就变得不太好看了,然后他语气轻松地一笑,“放心吧,下周一我让李苒给我空了三天出来,到时候我就陪你回胤家。等去了胤家,我们再回本家看望下父亲和爸爸。”

  “早说嘛,吓我一跳。”胤修文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方其朗真忙得一点时间也抽不出了。

  “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的事情,你的一切,我都记得很清楚。”方其朗骄傲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可你却不知道我并不喜欢绿色森林。

  胤修文沉默地笑了,毕竟像今天这样被自己丈夫哄着的日子是如此珍贵,他不想将它浪费在不必要的争执上。onclick="hui"